戲志才的注意力都在古代神謀身上,並沒有留意到其他活死人的狀況。

而對面的古代神謀,與那些活死人,彷彿有什麼聯繫,竟然隔著一座陰脈之山都能感應到。

這十四道身影,落在坑洞后,古代神謀沒有猶豫,神色一緊,把他的乾涸的嘴巴張開,然後喉嚨一陣蠕動,竟然從他的肚子中,吐出了一個古樸的戒指。

這個戒指雖然在其肚子中,卻沒有一點濕潤,彷彿就是從口袋中拿出來一般。

「肚中藏物?想必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戲志才看到古代神謀如此表現,眉頭一蹙,神色也是一緊,繼而大聲喊道:「漢升、幼平……快,攻!」

戲志才言簡意賅,同時把那股召喚出來的黑色液體猛地一揮,繼而一道巨大的黑影陡然出現在半空中。

「吼~~~~~」這道黑影,如龍非龍,頗為神異。

戲志才凝化的這個黑影一出現,對面的古代神謀驚異一聲:「鬼谷之術,幽冥游龍!」

這道幽冥游龍一出現在半空中,並沒有如那九極朱雀一般翱翔,而是徑直撲向古代神謀。

古代神謀眉頭一挑,飛快一抹手中的那古樸戒指,三枚黑黝黝的玉質符篆出現在手中。

繼而,他快速把三枚符篆都用力捏碎,其中一道符篆化作一張巨大的網,迎風而變大,竟然把那幽冥游龍包裹在一起。

此舉如同漁民捕魚那般!

「神溟玉符!好大的底蘊!」戲志才看到古代神謀三枚玉質符篆,也低喝一聲。

他在艱難操縱著幽冥游龍,以他目前的修為和技藝,此術有點超乎他的能力之上。

這個時候,彷彿決戰之緊急時刻,眾人都把所有壓箱底的道具都使用了出來。

然而,戲志才的底蘊,明顯比這古代神謀的底蘊淺薄,戲志才全憑自身修為和那枚自製的龜甲來抵禦對手,若不是其修為深厚,龜甲奇異,想必都被擊敗了!

古代神謀的其中一枚符篆召喚出現的巨黑色巨網把戲志才的幽冥游龍網住后,其他兩枚符篆也各有奇效。

其中一枚化作一道巨大的金色結界,把一金甲活死人和七銀甲活死人籠罩著。

它在庇護眾位武將活死人!

大荒領地的七位虎將,竟然被那金色結界阻擋在外,一時之間如同那幽冥游龍那般,無可奈何!

至於最後一枚符篆,它化作一道金色的月牙輪,緩緩升起,漸漸漂浮到巨大的坑洞上方!

繼而,這道月輪,極速旋轉起來,形成一個漩渦。

它如同一個饕餮凶獸一般,把上方那淡淡的光芒吸納進去其中。

繼而,坑洞出現大面積的黑斑。

吸取光線?!!

這道月牙輪的效果讓人驚駭!

不但如此,本來下著雷陣雨的天氣,陡然雲散陽出,變得天氣晴朗起來。

霎那間,無數陽光被金色的月牙輪吸納!

「【生陽之陣】!原來如此,他之前使用那招九極朱雀的目的是想要把山頂擊破,不但迎來幫手,也迎來陽光,同時,那洞窟之穹上,應該刻畫著【生陽之陣】的陣紋,他的攻擊,不是隨機爆裂的,反而是有目的的!」在操縱幽冥游龍的戲志才,看到古代神謀數次行動后,彷彿把所有的東西串聯起來了!

「那八個通風之道,是【生陽之陣】陣道,也是八陰星將凝龍陣的陣道,一脈之道兩用,厲害!厲害!」

戲志才終於把那層雲霧撥開了,看清了一切事情的本質!

這個古代神謀,不但只是守護中央墓宮的鎮墓之人,也是把眾位活死人消陰轉陽的關鍵人物!

不過,他為什麼要現在轉陽呢?戲志才心中猛地想到此問題。

難道……

………………

……

瘋狂攻擊龍運之界的林牧,在古代神謀把洞窟之頂炸毀后,大荒領地七大虎將出現的霎那,耳邊驀然傳來一連串的系統提示聲:

「叮!」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獲得增益屬性:【溟水之力】,在水環境中,移動速度增加500%,破壞力+3!」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獲得增益屬性:【無堅不陷】,破壞力+1,戰鬥力提升200%!」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獲得增益屬性:【騎兵統御】,騎在坐騎上,戰鬥力提升50%!」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士氣提升86%!」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你獲得大師級【突襲】增益效果,破壞力+1,移動速度+100%。」

有錢任性:寵個債戶當老婆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你獲得宗師級【奮勇】增益效果,破壞力+3,移動速度+200%。」

「……」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你獲得神級特長【九陽之力】增益效果,毀滅之力+3!」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你獲得神級特長【擎破蒼穹】增益效果,弓箭類特長臨時提升兩個等級,上限為神級!持續時間為一個時辰!」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由於你在特殊編製下,你獲得宗師級特長【烈陽天弓】增益效果,擁有此增益效果之人,射出的箭矢都著附!」

密密麻麻的增益效果陡然出現,手中持續的攻擊的速度陡然增加數倍,讓林牧措手不及!

「這些增益效果出現,表明是黃忠、周泰等虎將進來洞窟了!看來其他的活死人也是如此,這樣一來,就證明了此氣運結界對他們的重要性了!」

林牧這個時候,心頭那股危險不但沒有消失,反而變得更為駭然,讓林牧心中鼓盪不已。

他心有靈犀,彷彿,這就是……最後的決戰來臨了!

若是他能把握這次的機會,將是大荒領地龍運的騰飛!

林牧心中先是一喜,繼而,一股凶氣陡然出現! 就算這些龍運是有主的又如何,既然我見之,則搶之!奪之!

此刻,林牧就是想要當一個強盜!

林牧手中的攻擊動作停了下來,輕輕用手背摸了摸懷中的某一個物品,心中一陣猶豫。

而就在他猶豫的時候,那個殘破的玉璽竟然爆裂出一陣金光。

它被激活了!

彷彿就是響應主人的號召一般被激活了。

此個現象一出,讓林牧一陣心顫,看來外面發生了一些變故!

望了望雖殘破卻仍然堅挺的淡金色結界,林牧心中無奈。

繼而,想到那數十龍龍運的存在,林牧還是咬了咬牙,下了某個決定。

林牧提著龍神槍,毅然轉身而去。

楊土等護衛,不知道主公林牧怎麼突然停了下來,不再攻擊這個已然搖搖欲墜的結界,反而轉身離去……

主公他從懷中拿出了一片樹葉。

樹葉?樹葉!!

不過他們都沒有出聲詢問,因為此時的林牧,一臉肅穆,如同趕赴前線慘烈戰場的將士。

並且,他們在主公的眼中可以看出,此時的主公林牧,有一股瘋狂的光芒。

如同賭徒面對最後一場瘋狂賭局的光芒!

……

中央墓宮外界,戲志才撥開雲霧后,把一切都想通了。

古代神謀想要讓其主公還陽,恢復神智,繼而把那數十龍運入體,化作奇異的存在,而不是儲存在殘破玉璽中的具體之物!

龍運,本是某種頗為虛無縹緲的東西,是實也虛,沒有特殊手段之人,根本就感覺不出它的存在,而有特殊手段的人,甚至都可以把他具體化!

「若被那麼多龍運入體,奇異因果誕生,也許就是我們落敗開始了!得要破壞這個還陽儀式……」戲志才心中念頭極速轉動,但卻想不通其中的關鍵,此時的他,也束手無策!

彷彿感覺到戲志才的無奈,古代神謀暢懷一笑,道:「你們的底蘊還是太淺薄了。雖然有意外發生,雖然提前讓主公還陽,有一些弊端,但比起失去那些龍運來說,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

古代神謀的調侃話語,眾武將也聽到。

此時的古代神謀,使用底牌后,確實力勝一籌。

……

箭神黃忠發現他奈何不了眼前之護罩時,收起了奇異的大刀,心念一動,把那巨大的神弓召喚出來。

他沒有繼續攻擊結界,反而轉身,微微一仰頭,望著巨大坑洞上方的那個月牙輪。

他準備以神力之箭破壞那個月牙輪,因為他從這個東西上感受到了一股危機。

殺青香 虯龍般的肌肉一陣青筋凸起,黃忠猛地一拉大弓,一道縈繞淡淡陽芒的箭矢快速成型。

「咻!」一道尖銳的破空聲驀然響起,引起眾人的注意。

伴隨著破空聲,一道黃芒夾帶著擎天破蒼穹的攻勢,射向月牙輪。

「噗~!」一道沉悶的聲響響徹起來,黃忠的光箭,竟然沒對那月牙輪造成致命傷害,反而也被那月牙輪吸納了!

黃忠的光箭,彷彿遇到了天敵一般。

黃忠望著自己的一擊無建功后,眉頭猛地一跳,他此時束手無策了。

深厚修為,高強武力的他,面對古代神謀的兩種奇異符篆召喚出來的東西,無可奈何,可見它們的神異!

而就在黃忠等人眉頭緊皺的時候,數十道腳步聲從中央墓宮中傳來,引起場中眾武將的注意。

眾人凝神望去,竟然是林牧等人。

「咦,道九怎麼出來了?」戲志才之前把注意力從林牧身上移開,並不知道他的情況。

此時的林牧,臉色古井無波,手中拿著一枚奇異的青色樹葉!

這枚青色的樹葉,一出現,就把眾人的目光吸引住了,但是眾人使用鑒定之術都鑒定不出它的屬性,即便是神將黃忠,神謀戲志才等。

它的屬性,只有林牧能看到:

名稱:【菩提龍紋符】

等階:奇物

特性:祝福類道具

屬性:【龍紋因果】:可獻祭龍運,達成神秘因果,此屬性技能的作用,因獻祭的龍運多寡而效果不同。使用次數1/2。

介紹: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此符乃是某位神階頂尖符篆大匠花費大量心力鑄造出來的。使用道樹之葉為主體,凝化某種神秘規則於其上,頗為奇異。神階匠師在鑄造此符時,遇到一天地龍脈,感悟了一絲龍之因果。他將此感悟,銘刻於此符篆上,達成神秘之效果!

……

這份符篆,好奇異!

並且,這枚符篆已經被使用過一次了!

是林牧使用了?那他已經激活了神秘因果了?

上次于禁建立世界上歸屬玩家領地的第一軍團,得系統賞賜而獲得一口天階女媧寶箱。

這份符篆,就是林牧開啟此天階女媧寶箱而得的底牌!

它核心的作用,就是獻祭龍運,然後激活神秘的因果。若是把龍運獻祭出來,卻沒有丁點收穫,那就虧大了!

它就是一個不確定的符篆!

但林牧為了那三十六龍龍運,拼了,他準備把除卻那一龍本源龍運外,其他五龍之運都獻祭出來,然後激活神秘因果,將翻盤!

林牧開啟了三個天階女媧寶箱,第一個是獲得了兩枚本源之果,九葉無花果,而第二口女媧寶箱,只是開出了一張建築圖紙,點將台建築,至於這口寶箱,則開出了這枚奇物級的【菩提龍紋符】!

林牧一出現,馬上把手中的青色『樹葉』拋出,繼而,它如同太陽一般,猛然爆裂出無數光芒,這些光芒並沒有被月牙之輪吸收,反而瀰漫出一股洪荒蒼莽之之意。

林牧眼中迸射無數欣喜,繼而心中猛地一喝:「【紫微雷霆天】!」

那些光芒,隨著林牧的心喝,緩緩形成一股奇異的氣息,將整個洞窟都籠罩起來。

「這是……這是神通!領域類神通!」古代神謀在這股氣息一出現后,臉色大變,驚駭道。

見識不凡的他,一感受就其中的關鍵。

「怎麼可能,他一個區區六龍之力的諸侯,黃階武將的螻蟻般實力,竟然能領悟如此神通! 遼東之虎 即便憑藉道具,也不可能這般吧!這怎麼可能!!!」

(林牧的真正力量終於顯示出來了!) 古代神謀一陣嘶吼,此時的他,絕望之色充滿了臉龐之上。

這股絕望,更甚早前知道林牧手中之槍是奪運之槍。

之前那柄槍,雖然是對他們是有致命之威脅,但仍然有手段應付。

他可以提前讓主公還陽,恢復神智,繼而把玉璽重新掌控起來。

愛上豪門大少 玉璽,存儲有三十六龍龍運,它需要真正的生人方可掌控。

他之前使用自己的壓箱底技能九極朱雀,又使用神異之符篆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這個時代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完全脫離了他的想象力!

此時的古代神謀,喜極而悲。他的心情,可謂如同坐過山車一般。

……

即便是歸屬於林牧一方的戲志才,在林牧使用此招后,瞳孔也是猛地一縮,心中驀然誕生一抹驚駭。

「道九隱藏的手段真多!果然不愧是修鍊帝皇之道的人,手段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戲志才心中感慨道。

「道九已經彰顯帝皇之象了!」

老實說,戲志才會慢慢接受林牧,加入大荒領地,有很多原因,但絕對不包括林牧所修的帝皇之道的深厚程度這個因素。

林牧的帝皇之道還非常稚嫩,王霸之氣未能彰顯出來,只是在不斷凝聚之中而已。

帝皇之道,包括很多東西,其中一樣,就是帝皇之道的底牌、後手,會讓敵人,甚至讓同陣營的人都措手不及。

這是帝皇之道中的【藏】!

帝皇者,會藏!

然而,此次活死人墓宮之行,讓他又深入了解了林牧的後手手段,種種表現,確實把他驚艷到了!

也許是林牧運氣好,也許是龍運之庇護,但戲志纔此時,真的對林牧有了很高的認可度!

可惜,目前戲志才還未入籍加入大荒領地,不然林牧耳邊肯定傳來戲志才的忠誠度的提升!

他之前只是對林牧有濃厚興趣而已,可現在,在戲志才心中,他誕生了一股對林牧的忌憚之意,雖然非常淺薄,但也被他自己注意到了。

一個神階謀士忌憚才黃階修為,武力平平的武將林牧林道九!

—————————-

時間回到林牧帶著眾人剛離開庇護玉璽結界的時候。

楊土帶著眾人跟隨在林牧身後,而就在這個時候,主公林牧,彷彿激活了什麼東西,竟然咻的一聲,消失不見了,空曠的大殿中,沒有了林牧的身影。

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主公會不會有危險,面面相覷,一臉懵逼。

出現這個狀況,是林牧使用了那枚樹葉的原因。

他在把除了本源龍運外,其他五龍之運獻祭后,耳邊如期傳來系統提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