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孤狼與白狐等人相遇時,那些神祕的紫衣徒出現了。

隨着兩名紫衣徒從通道內走出,無形的威懾迅速蔓延開,沉重的死氣就像迷霧般向衆人襲來。

“小心!”

在白狐的警示下,衆人紛紛後退,以備不測,只是戰鷹性格暴躁,加之在這迷宮般的地下管道內轉來轉去,他的耐心早就消耗殆盡。

“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去死!”

怒喝中,戰鷹手執軍刀衝了上去,其中一名紫衣徒微微側身,輕易躲過戰鷹的攻擊,見此空隙,白狐迅速衝上,手持匕首刺向紫衣徒。

作爲天鳴閣的議員,他們的都是槍炮術的格鬥高手,在科學的演化下,所有攻擊都可以歸爲意識行列,眼下,速度最快的白狐與性情最暴躁的戰鷹同時進攻,受到夾擊的紫衣徒竟然有些慌亂,就這失神的功夫,白狐在他肋間留下一道血痕。

“呲…..”

一道血線從紫衣徒的長袍內噴出,瞅準時機,獵刀手執銀彈槍對準他就是三槍,原以爲可以搞定這些故作神祕的傢伙,誰想,子彈就像打在水裏一樣。

看到同伴受傷,另一名紫衣徒悶聲低吼,揮手撤掉自己的長袍,漏出了他本來的面目,僅此一眼,孤狼等人的視覺神經受到了莫大刺激。

這名紫衣徒渾身上下爬滿指甲大小的腐蟲,他裸露的上半身沒有一塊完好的肌膚,血跡斑斑的傷口早已化膿,胸前,一副妖蟲紋身看起就像嵌盡肉裏一樣。

“裘落,你的身後退步了,這麼下去,是無法追隨聖主的…”

閃身退後躲開戰鷹後續攻擊的紫衣徒裘落冷笑出聲。

“蝕孿,別忘了,沒有我的血氣,你早就被腐蟲侵蝕而亡了!”

“哼!”

蝕孿冷哼一聲,看着白狐等人,他褐色的牟子看似無神,但是他腐爛蒼白的雙手已經突變,鋒利的骨爪硬生生撐破膚表。

孤狼盯着這麼噁心骯髒的傢伙反手奪過旁人的榴彈槍,對着蝕孿就是一發。

可是蝕孿是聖主六人衆的御蟲者,看似腐化的屍體其實比鋼鐵還硬。

“砰”的一聲,榴彈爆照,整個同道內都是煙霧,衆人被這一聲響震的兩耳轟鳴。

白狐定睛看去,面前煙塵滾滾,突然,一道危機從心底迸射出來。

“呼…”的一聲,蝕孿從煙霧中衝出來,腐化的利爪飛撲直上,看樣子要將白狐穿胸撕碎。

“小心!”

戰鷹一聲威嚇,他一個箭步從側方衝過來,兩把裂魂軍刀好似兩條白龍,但是他忘記還有一名紫衣徒——裘落。

“卑賤的生命!”

裘落低聲賤罵,與蝕孿不同,裘落是六人衆的屍靈者,任何殘骸古屍都可以爲他所用。

就在戰鷹衝向蝕孿,殊不知裘落的長袍內飛出一具殘破的屍骸,長滿屍蟲的屍骸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陰白無光的利爪衝着戰鷹刺去。

“咔嚓”一聲。

犀牛壯碩的身軀不知何時閃了過來,他粗壯的大手毫不畏懼屍骸上的屍毒,也就眨眼間,屍骸被犀牛一把撕開,碎成數段。

這邊,戰鷹的裂魂刀直直砍在蝕孿骯髒的手臂上,瞬間,裂魂刀的陽性與蝕孿本身的陰性相互侵蝕,對此,蝕孿怒喝,反手一揮,無數腐蟲飛濺出來,戰鷹躲閃不及,整個手臂沾上不少腐蟲。

“混賬!”

戰鷹怒罵,但是腐蟲毒性強烈,身後的獵刀眼疾手快,一把柳葉刀不知何時抄在手裏,他突飛進躍,刀閃影飛,而後,戰鷹右臂上袖臂被剔除乾淨。

看到搭檔受挫,犀牛怒喝,結果分神中,兩具嬰靈般額屍骸急速飛來,在他背上留下數道血痕。

“懦弱的生命….”

一個交鋒下來,裘落與蝕孿毫髮無傷,可是白狐等人已經陷入苦戰。

戰鷹回身退後,靠在牆上,看着開始腐爛的左臂,他緊咬牙關,右手揮刀,白光閃過,左臂從肩膀處斷開,見此,獵刀即刻掏出冷凍噴霧劑,爲他止血。

蝕孿玩弄着身上的腐蟲,一邊看着眼前的雜碎。

“裘落,一人一半!”

裘落坐在下水管道上,陰笑着。

“我對雜魚不感興趣,不過真要是玩弄一下,還是可以的!”

說着,數具屍骸從潮溼的泥土中鑽出來,圍聚在裘落四周。

這邊,白狐將腹部的傷口用腰帶纏緊,看着兩個不人不鬼的東西,她眼中的憤怒幾乎要化成烈焰噴射出來。

“呼….”

戰鷹長傳一口氣,身旁,獵刀蒼白的眼瞳緩緩變黑,看到這,戰鷹慘笑道:“獵刀,你加入天鳴閣這麼久,我對你一點都不瞭解,怎麼?這次決定動真格了!”

外門大師兄 對於戰鷹的戲虐,孤狼心知這話的意思,獵刀,原名敖天成,他是司馬閣老親自從外帶回來的,沒人知道他底細。

看着戰鷹慘烈的模樣,犀牛悶聲不吭,對於背上的傷口毫不在乎,一雙牛眼死死盯着裘落,緊接着,他從腰包內掏出五隻蠱毒劑紮在自己腰間。

瞬間,他黝黑的牟子變得血紅,幾乎滴出血來,在蠱毒的刺激下,犀牛身軀急速膨脹,血脈暴凸,一根根青筋幾乎要撐破皮膚。

一旁的孤狼頓時大吼:“犀牛,你他媽瘋了!”

就在這空擋,蝕孿陰笑着衝上來,見此,其餘隊員抄起銀彈槍就是連射,可是蝕孿作爲御蟲者,這些熱武器除非將他瞬間打爛成灰,否則滿身寄生的腐蟲在肉眼可見的速度內吸食腐化,成爲新的肌膚組織重生。

“無知的傢伙,你們不過是上層的工具而已,死不足惜!”

蝕孿狂嘯着飛撲過來,他迅捷的身軀在白狐神前一閃而過,白狐只覺得腹部一涼,緊接着,一道血線從腹部涌出。

衝進人羣的蝕孿大展雙臂,渾身的腐蟲頓時四濺,獵刀由白轉黑的牟子瞬間釋放出大量的黑氣,隨即,兩道血淚順着他的臉頰滑落。

也正是這黑氣的出現,使得蝕孿不得不後撤退回,那些飛濺的腐蟲在黑氣釋放的瞬間便腐化成濃水滴落在地。 只是,蝕孿的突進依舊傷到數名隊員。

在腐蟲的侵蝕下,他們的身體快速腐爛,聽着慘叫聲,孤狼幾乎要瘋狂了,就在他失去理智要以死拼搏時,獵刀伸手攔住了他。

對面,裘落盯着獵刀,戲虐的神情漏出一絲驚訝。

“祭魂者?”

對於這三個字,獵刀陰冷如冰,沒有任何反應。

他慢慢褪去上衣,漏出刻滿紋身的身軀,背後,一隻好似惡鬼的獨眼緊緊閉着,隨着獵刀微吐氣息,他後背的脈絡逐漸清晰起來,甚至獨眼也有睜開的態勢。

“祭魂者,難道就是鑄命一族的旁支走狗?”

蝕孿嘲弄的說出這話,看向獵刀也是輕蔑之色。

只是獵刀自始至終都像一座冰雕,神色之上沒有任何改變。

“白狐,你帶着他們從有石牛雕塑的洞口走,那應該是出口,他們兩個,我盡力而爲!”

一聽這話,蝕孿放聲狂嘯,在他的癲瘋之下,身上腐蟲迅速蠕動掉落,無數細小的腐蟲相互吞噬,急速膨脹,也就幾個呼吸的功夫,一條近兩米長的巨型腐蟲出現在腳邊,這腐蟲遍體黑磷,腥臭污黃的粘液好似止不住一樣從鱗片間滲透出來,兩對數寸長的刺牙在額前晃動。

“蝕孿,這麼早就將蝕王釋放出來,怎麼,沒有耐心玩下去了?”

裘落耍弄着手中的屍骸,滿是奚落。

“祭魂者,老子最痛恨的就是他們這些自以爲正尊者的雜碎!”

話落,蝕孿四肢着地,鋒利的刺爪深陷泥土,大有衝擊之勢。

見此,獵刀怒吼:“快走!如果你們能活着出去,見到司馬閣老,給我帶句話,他的恩情,我下輩子再還!”

說話間,獵刀已經雙腿蹬地,好似離弦之箭飛躍出去,他一臉陰殺之氣,純黑的眼眸好似地獄幽魂一般。

“同爲骯髒之人,你未免太過囂張了!”

裘落十分憎惡獵刀的言行,一聲冷喝,兩具屍骸快速飛來。

身後,犀牛悶聲不吭,在蠱毒的刺激下,他大步衝上去,面對兩具屍骸,雙拳其出,砂鍋大的拳頭好似飛彈直衝上前。

瞬間,屍骸被拳頭大的粉碎。

混亂中,孤狼衝白狐怒喝:“帶上戰鷹和其它人立刻離開!”而後這位熟知槍炮格鬥術的傢伙一手銀彈槍,一手裂魂刀衝向蝕孿。

就在白狐也要衝上去時,戰鷹閃身擋在她的前面。

“凌心,你是女人,你走,這裏的消息,必須有人帶出去!”凌心是白狐的本名,只是他們這些人加入天鳴閣已久,幾乎淡忘掉過去。

邪王專寵:毒妃,別亂來! “可是…”白狐還想爭辯。

結果暴躁的戰鷹衝僅存的數名隊員怒吼:“立刻帶這個離開!”

緊接着,獨臂戰鷹瘋狂衝向蝕孿,衝向這個奪走他手臂的雜碎。

蝕王遍體都是腐化之毒,感受到獵刀的攻擊,蝕王看似笨拙的身軀竟然無比靈活的從地上躬曲彈起,兩對尖利的刺牙閃着毒光,衝向獵刀。

可是獵刀目標是蝕孿,因此並不打算與這個畜生相爭,他側身微進,閃過蝕王的刺牙,同時他左手快速揮動,匕首在蝕王肥胖的軀體上劃過一道銀龍。

受到攻擊的蝕王悶吼着衝到一旁,但是獵刀並不停息,看着身在眼前的蝕孿,他的黑瞳集聚瞳膜,迸射出強大的死氣,衝向蝕孿。

對此,蝕孿一驚,張開大口,吐出濃厚的腐毒。

瞬間,死氣腐毒相互衝擊,那要命的威勢讓蝕孿不禁後退數步,或許第一次釋放自己的能力,獵刀雖未後退,但是他略微顫抖的身軀也表明自己受到了反噬。

這邊,犀牛衝破數具屍骸,看着近在眼前的傢伙,他好似坦克般的身軀瘋狂撲上去,勢要一拳幹掉裘落,可是裘落已經深陷慾念漩渦,實屬半妖的雜碎,焉能能被犀牛幹掉?

面對勢大力強的犀牛,裘落陰笑不止,此番模樣看在犀牛眼中更是挑釁,結果犀牛還未觸碰到裘落,兩支蒼白的利骨從裘落的長袍飛出,深深刺入犀牛兩肋。

“空有蠻力,生格再硬又如何,你終究是卑賤的螻蟻!”

怒視着僅在眼前的裘落,犀牛哇的吐出一口污血,只聽‘呲’的一聲,裘落迅速後退,將兩道利骨抽出。

瞬間,鮮血從他肋間的血窟窿內淌出。

但是犀牛真是天生的命硬,他不顧傷口,奮力揮拳,竭盡全力想要打爛眼前的混蛋,可是,裘落就像戲耍猴子般左突右閃,在他眼裏,犀牛力竭而亡的痛苦絕對是他生命中的快樂。

就在這時,寒風吹來,殺氣四溢,裘落只顧戲耍,卻不知一道身影不知何時已經突進到他的背後,隨着白光一閃,裘落只感覺冷若寒冰的氣勢從背後劃過。

緊接着,‘嗤啦’一聲,裘落的長袍被劃破爛爲兩段,隨之而來的便是裘落的暴怒。

“螻蟻,畜生!”

怒喝之下,十多具屍骸朝背後之人衝殺去,而戰鷹陰眉冷目,將槍炮格鬥術發揮到極致,在屍骸雜亂瘋狂的圍攻下,戰鷹以不可思議的身法躲開鋒利的骨刺利爪,即便只剩一隻手臂,但是裂魂刀所帶來殺伐戰鬥氣勢仍舊強悍不已。

可戰鷹終究是人,不是神,裘落非人,已化半妖。

就在戰鷹凌空閃身躲避數只骨刺的襲擊時,裘落突身過來,他渾身裹滿漆白陰冷的屍骸,須臾之後,裘落已近戰鷹身前,看着這個偷襲自己的螻蟻,裘落陰笑連連,鋒利的刺骨伴隨身軀舞動,準確無誤捅進戰鷹的心臟。

瞬間,犀牛狂暴怒吼,好似野獸般衝過來,可是爲時已晚。

裘落盯着戰鷹,戲虐着。

“螻蟻,放心,你死後,我會留下你的屍骸…”

意識的散失讓戰鷹神思消散,身軀微涼,即便有心再戰,也無力堅持。

緊接着,裘落用力將他甩出,重重撞在牆上,頃刻間,幾具屍骸飛撲上去,要將戰鷹的身軀撕碎。

目睹同伴身亡,孤狼怒火滿腔,他衝着飛落在腳邊的蝕王上去三槍,直把蝕王腦袋打的稀爛,而後孤狼凸步衝去,手中軍刀三起三落,三具屍骸被砍成數段。

誰才是算無遺策 裘落轉身,看着衝上前的傻大個,他猛聚氣息,隨着死氣聚身,他膚表的屍骨迅速擴張,延伸化爲一副白骨鎧甲。

“去死!”

犀牛怒吼,揮拳打來,對此,裘落不躲不閃,陰森雪白的骨拳直直了上去。

‘咣’的一聲悶響。

犀牛被一股反力震得的後退數步,在無形的威壓之下,又是一口污血噴出。 (感謝寂靜於、墨玖夏、猛鬼懸賞令的支持!)

“生格再硬又能如何?你終究是個螻蟻,卑賤的雜碎。”

面對裘落,犀牛外受重傷,內遭蠱毒侵蝕,情勢之下,他的膚色開始急劇變化,無形的黑氣迅速從胸前拓展,也就眨眼功夫便覆蓋全身。

這邊,獵刀與蝕孿勉強對敵,對於獵刀而言,他們作爲鑄命一族中的異道者,確實強大,在無數人命和鮮血的堆積下,說他們是妖怪都不爲過。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在天鳴閣衆人奮力苦戰之時,深陷危險境地的毅瀟臣也在心魂的支撐下,抵抗着眼前老東西的吞噬。

雖然魂炙的甦醒極大幫助毅瀟臣抵抗了死魂妖的吞噬,但是骯髒的慾望之源也在快速反噬着他的至善之根。

聽着耳邊撼天動地的哭嚎,無數憐憫悲哀在毅瀟臣眼前劃過,那種刺進靈魂深處的痛苦讓他漸漸失去理智。

腹黑總裁請接招 隨着死魂妖的不斷吞噬,濃黑無盡的魂力在死氣的纏繞下滲透到毅瀟臣的每一寸肌膚中,以至於他的膚色早已化爲烏黑。

面對毅瀟臣心魂深處的抗拒之力,自稱爲聖主之神的老者大聲怒吼,癲狂如魔。

“不可能,這不可能…一隻螻蟻之靈,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反噬之力,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狂嘯聲中,老者乾枯腐朽的身子釋放出極強的氣勢,他昏暗無光的魂力好似滔天波浪一般向四周衝去。

瞬間,那些繭桶腐蟲在魂力中化爲塵埃。

不遠處的通道內,兩名紫衣徒冷冷站着。

“彌惡,他們四個已經去阻止那些螻蟻之輩,我們呢?”

聽到這話,叫做彌惡的紫衣徒摘下斗篷,漏出一張蒼白無神的悄臉,她殷紅如血的眼眸充滿冷酷。

“岐倉,這個老東西瘋了,我們沒必要陪着他一起死!”

“什麼?彌惡,你怎麼會這麼說?他可是救了你的命啊!”

岐倉話中充滿驚愕,他不敢相信,身爲六人衆之首的御魂者彌惡竟然會有叛變之思。

對於岐倉的話,彌惡漏出十分厭惡的神色,瞬間,幽暗之暈快速延伸到岐倉身上,這種無形的心魂之罰讓岐倉痛苦難耐,幾欲倒地。

“岐倉,毅瀟臣極可能是毅姓族人,他們可是唯一秉承正道的鑄命師,蒼天有眼,萬世因果,這一生一世的路途是不可能被這個老東西所阻斷的!”

“可是…”

“哼!”彌惡冷喝一聲,她重新帶上斗篷,向通道進頭走去。

“岐倉,如果你非要爲他尋死,你大可前去,我不會攔你,但你也最好不要阻攔我!”

從魂罰中解脫出來,岐倉看着越發瘋狂的老者,愁思片刻,轉身向彌惡跑去。

“彌惡,不,以後沒有六人衆了,只有天亦和心月姐,心月姐,我想跟着你…”

“走吧,我們離開這個骯髒之地!”

雖然林嘯總是那副戲虐癲瘋的模樣,但是在煌倪面前,他的這一套似乎沒有什麼用。

出身地玄閣,煌倪一張幽冥符足夠讓林嘯爽半天,在她非人爲畜生的折磨下,林嘯幾乎死掉。

“祭靈者,鳳夕瑤,哈哈哈…四十年了,我一直記着她的味道…”

看着哈哈大笑的畜生,煌倪怒火滿腔,貝齒銀牙幾乎咬碎。

“住口,不准你這個敗類提那個名字!”

‘噗’的一聲。

林嘯噴出一口鮮血,低頭看去,煌倪手握匕首狠狠捅在他的心臟一寸之下的位置,由此也可以看去,煌倪還想留他一命。

“起來,帶我去找毅瀟臣…”

“哈哈哈…哈哈哈…月虧之時,便是鬼兇之刻,看來我要命喪於此了…鳳夕瑤,我欠你惡,馬上就換了…”

“住口…….”

在林嘯的刺激下,煌倪幾欲瘋狂,她清脆的嘶吼瞬間灌滿整個地道。

隨後,在煌倪的要挾之下,林嘯被她拖着向地下心臟之處跑去。

NC市北的一處廢棄工廠,十幾個長袍漢子在空地上挖出一條進入地下通道的洞口,方老身旁,雲泉好唧唧歪歪、哭求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