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聽錯吧?他給一個助理送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譚洛汐已經驚訝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她是不是在做夢?

詹乾拉著譚晴的手,「還好我們和好了,不然詹家就有了一個勁敵。」

譚晴輕笑一聲,「你也知道啊,林均可是很護短的,你傷害譚家他可饒不了你。

還真是世事無常,這麼快他就是帝凰的副總裁,不過洛洛跟著他我也就放心了。」

一個又一個的炸彈讓詹嘯難以言語,想著之前他打擊林均的話是有多諷刺。

他嘆了口氣,自己徹底沒有希望了。

鄭欣手中的酒杯落到地上,譚洛汐的家族落寞,她心裡一直很得意。

可如今她竟然要嫁給帝凰的副總裁,而自己什麼都沒有得到,她的心裡極度不平衡。

林均也都被炸懵了,「爺,你這是幹什麼?」

「這是你應得的,我已經讓律師處理好,流程已經在走了。」

「林助理,不對,以後得叫你林副總了,你就不要推辭,這是他的一番心意。

總不可能讓你一點本錢都沒有就娶媳婦吧?傳出去多丟人?」

譚洛汐垂著頭,「我……我不在乎他有沒有錢。」

「哈哈,看看這樣的好媳婦上哪找?林助理你就接受了吧,反正還回來也來不及。

就當是我們送給你們的新婚禮物,你們可以計劃一下結婚了。」

催婚大軍再度來襲,林均心中被暖意所吞噬。

「太太……」

「不許道謝,你好好對小洛洛就是我們想要看到的。」

顧錦笑眯眯道:「今晚帝凰大喜,請大家盡情暢飲。」全場的人都用羨慕嫉妒恨的表情看著林均,他是被錦鯉附身了嗎,居然這麼幸運! 早在遲宴給他看照片的時候他就想起了這個女人,但他現在心裡想的只有顧錦。

司厲霆在斟酌,他不能馬上就問顧錦的事情,以免打草驚蛇。

「我記得你。」不管她是什麼心思,他先順著她的意思走就是了。

「大哥哥,你終於想起我了,當年你救了我就離開,我一直沒有機會和你說一聲謝謝,我找了你十五年!

沒想到居然在這裡找到你,老天爺待我不薄。」

小七滿臉洋溢著笑容,正像是林均說的那樣,這丫頭看似真的很簡單。

司厲霆並沒有被她的笑容所迷惑,而是繼續問道:「如果我沒記錯,我救你的時候你在歐洲,你怎麼到這裡來的?」

這個問題小七要是撒謊就證明她心機深沉,她會不會把卡特給供出來?

小七認真的回答:「是一個叫卡特的大哥哥帶我過來的,他說是你的兄長,他果然沒有騙我。」

她就這麼直接回答了?這個回答讓司厲霆很意外,他本以為小七會編造一個故事。

顧錦生病徹底打斷了卡特的計劃,卡特匆忙將小七帶走。

當時顧錦生病那麼嚴重,他也沒心思和小七交代什麼。

他將小七安置在他的一棟別墅里,想要等顧錦情況穩定一點再慢慢從長計議。

千叮嚀萬囑咐小七不要亂跑,小七一路上都很乖,他也就沒有上心。

他沒有預料到陰差陽錯小七這麼早就遇上了司厲霆,他還沒來得及給小七洗腦。

「對,他是我的兄長,是他將你送過來的?」司厲霆就不相信她身上沒有弱點。

小七聲音溫柔道:「卡特哥哥說要帶我和你見面,可是他好像出了什麼急事,一路上心情都很糟糕。

剛剛回到中國就離開了,他說過幾天再帶我來見你,讓我乖乖在家等他。

閃婚厚愛:誤嫁天價老公 我第一次來中國,真的好開心呢,我在院子里玩的的時候不小心從後門離開。

這裡和我的國家完全不同,我一出來就忘記了卡特哥哥的囑咐,我走了一段時間遇到一個老奶奶。

她讓我送她回家,後來就將我帶到一個黑漆漆的房間不讓我離開,還好這個大哥哥帶我離開了。

不知道那個老奶奶要做什麼?感覺很可怕呢。」

小七的故事讓他們找不到一絲破綻,她似乎還沒有意識到那個老奶奶是人販子這麼回事。

如果不是自己的人盯著她,她現在已經被賣到山區去給別人當童養媳了。

司厲霆和林均對視一眼,林均的眼神彷彿在說:「你看,我說的吧,這個丫頭不像是假裝。」

「那卡特去哪了?」

雖然不知道卡特和她是怎麼交涉的,既然她肯說實話,事情就要好辦多了。

「我不知道,但這一回來的路上一下飛機他就和人通話,好像是他很重要的人一個人生病了。

他一直在問那個人的身體怎麼樣,一到中國他就離開了,只讓我等他回來,我也不知道他去什麼地方。」

最重要的人生病,難道是顧錦?

司厲霆此刻心情又緊張又激動,如果顧錦生病很有可能去醫院,那麼他多了一條線索。

另外一方面,他又很擔心顧錦的身體狀況。

她的身體本來就不好,當時在海里又遇上爆炸,不知道她有沒有受傷。

司厲霆一顆心都著急壞了,偏偏他還不能暴露出來。

「卡特還給你說了什麼?」

「唔……他的話很少,而且一直都很著急,什麼都沒有說,大哥哥,你怎麼了?

難道你看到小七你不開心嗎?小七看到你很開心呢。

這些年來我一直想要見你,可是身體不太好,我不能出門,塵哥哥答應幫我找你,找了很久很久也都沒有找到。

我還以為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大哥哥,我覺得像是做夢一樣呢。」

面前的少女笑得天真無邪,她的臉上你看不到一點陰鬱的神色,看到她司厲霆從她身上看到了三年前的顧錦。

「塵哥哥是?」

「是穆塵哥哥,他對我可好了,這輩子再也找不到比他對我更好的人了。」

現在司厲霆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小七是真的天真,連穆塵的事情她都如實回答。

看來事情和自己想象中的有一些偏差,她並沒有想象中那樣心機。

「他對你最好,那你父母呢?」

林均都很佩服司厲霆,在一個和顧錦這麼相似的女孩面前,他還能冷靜成這樣,冷靜的讓人覺得可怕。

倒也是,這個世上除了顧錦,還有什麼人能讓他失去理智。

哪怕是這個和顧錦長相一樣的女孩也不能!

提到她父母的時候小七明顯臉上有些失望,「我沒有見過我媽咪,爹地還是很小的時候見過一面。

也許是我身體太差了,所以爹地不喜歡小七吧,雖然小七已經很努力了,他總是不來看我。」

看來這對父母有著很大的問題,幾個孩子沒有一個是幸福的。

顧錦不幸福,顧安南也不像是幸福的樣子,這個小七依然如此。

「你爹地是誰?」

「我不知道,穆塵哥哥也從來不告訴我。」

她的人生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就算是那個人回來過她也不會知道。

司厲霆聽完整個故事也差不多明白了一些問題,「你是偷偷逃出來的,那穆塵呢?」

小七吐了吐舌,「塵哥哥有事找爹地去了,他擔心我的身體,總是不讓我出遠門,我好不容易才跑出來的。

看來還是我自己最厲害,我一下就找到大哥哥你了。」

「你長途跋涉辛苦了,現在我這裡住下,我現在有點事情要處理,晚點我們再談好嗎?」

「不行啊大哥哥,我沒有給卡特哥哥打招呼就走了,他回來看不到我會著急的,小七不是壞孩子。」

小七臉上出現很為難的神色,看來她還是一個很有責任感的人。

司厲霆還有很多話想問,但他現在沒有時間一一問。

看樣子顧安南是跟著媽媽,小七跟著爸爸,她的身上還有很多可以問的東西。

「我會告訴卡特你在我這,外面很危險,你不要隨便亂跑。」

「為什麼你們都說外面很危險,卡特哥哥之前也是這麼說的。」

「剛剛帶你走的老婆婆是人販子,她會要將你騙走賣給別人,總之你就安心住在這裡,等我回來。」

小七想了一下,「那你一定要給卡特哥哥說一聲,不然不告而別很不禮貌。」

「嗯。」司厲霆招來管家安置好小七。

總裁獵愛:老婆要乖乖 傭人帶小七去換衣服的時候,司厲霆冷冷吩咐道:「看好她。」

「是,少爺。」

「爺,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

「你馬上去調查所有醫院,尤其是私人醫院,品質最高的。」

「好。」

如果真的是顧錦出事了,那麼卡特是不會將她送回美國的,一來路程遙遠,二來身體不方便。

她們肯定還在國內!只要自己去排查所有的醫院,一切就簡單了。

有句話叫外面的人想進來,裡面的人想出去,當司厲霆的人在費力查找顧錦下落的同時,顧錦也在拚命逃走。

她找了一個時機,從窗子翻走。

當她離開醫院的時候,她覺得自己整個世界都亮了。

厲霆哥哥,你等著,我馬上就來見你!

她身上沒錢沒電話,她的腿受傷,根本就不可能跑太遠。

顧錦尋求路人的幫助,「你好,我可不可以借你的手機打一個電話?」

「好。」

顧錦拿起電話撥通司厲霆的手機,她的心臟猛跳,通了,通了。

厲霆哥哥,快接電話。

「喂。」

聽到那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顧錦喜極而泣,「厲霆哥哥……」腦袋咚的一聲,她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當顧錦醒來的時候眼睛被蒙,自己的手被綁著,身體輕微的搖晃著,鼻下聞到一股子煙味和不明氣味混合在一起。

這是在車上,而且還是一輛很髒亂環境很差的車。

顧錦感冒了本來就頭疼,被人敲了那一下現在更加難受。

怎麼回事?她記得當時她好不容易拖著受傷的腿逃到醫院的周邊,遇上一個路人。

她借了電話給司厲霆報信,才叫了他的名字,下一秒自己就失去意識昏迷不醒。

有人打暈了她!

顧錦都快氣死了,明明和司厲霆那麼接近,只需要等著他來接她就好,誰知道遇上這樣的事情。

她這是被人綁架了?

顧錦能確定綁架她的人並不是卡特,卡特雖然有點過分,在這些日子對她還是很好的。

尤其是在她生病以後,卡特對她更好,不是卡特。

那是愛麗絲?也不對,車身搖晃的這麼厲害,伴隨著晃動她很明顯感覺到這是一輛很廉價且破舊的車。

她的身體是被丟後排的地上,這麼說來應該是一輛破舊的麵包車。

愛麗絲的身價不可能專門找一輛麵包車來綁架她。

不是她認識的人,那麼就是路人了?那個路人有問題。

只是路人的話顧錦平時還算是淡定,關鍵是現在她還在發燒感冒,腿受了傷,體力這麼差,她的情況很危險。

顧錦不知道是不是今年是不是她水逆,好不容易從狼窩跑出來,她又掉進了虎穴。

車身顛簸的厲害,顯然並不是在平坦的路上,顧錦感覺應該是在村級路行駛,才會這麼顛簸。

她沒有叫喊,反正她眼睛上蒙著紗布別人也不知道她清醒了沒有。

好在她最後將電話撥通,司厲霆覺察到不對勁一定會追蹤那個號碼找過來的。

顧錦要做的就是好好保護自己,等待著司厲霆的救援。

開車的人正在說笑,聽聲音是個年輕的壯漢,

「沒想到這次運氣這麼好,居然抓到了一個大美女,不知道是挖了她的器官去賣,還是直接賣給別人當兒媳婦。」

顧錦苦著一張臉,她不是這麼倒霉吧,遇到的人不僅是個人販子,而且還是會挖別人器官的人販子。

「她長得這麼漂亮,挖器官我們也就只能賣十萬,那些該死的二手販子,大錢全都讓他們給賺走了。

以我說,不如拿去賣給別人當兒媳婦,也好過這麼一張臉被浪費了。」

很顯然抓住她的兩個是個慣犯,不僅到處挖活人的器官進行非法販賣,而且還順便做賣人的兼職。

想著以前在新聞上看到什麼少女去見網友被挖腎,路邊被人迷暈,醒來腎不見之類的。

沒想到她有生之年居然還能遇到這些作惡的畜生。

另外一人說道:「哎,要不是那個老不死的抓了一個女人被人發現扭送警局,咱們也不至於現在就跑到深山裡避風頭。」

深山?顧錦心裡有些慌張了,深山還會有信號嗎?要是司厲霆找不到她該怎麼辦?

「這女人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什麼千金小姐,老子還沒有上過千金小姐呢,不如一會兒停下來先讓咱們哥兩爽爽?」

顧錦一聽,那還得了,以她現在手無縛雞之力的身體怎麼對付別人?

兩個精蟲上腦的男人很快就要停車,顧錦想要從附近找到什麼利器,無奈她手上的繩索還沒有解開。

她手沒有力氣,解的就要慢很多。

車子被停到了路邊,兩個男人拉開後面的門,「看看這皮膚,嫩的都能掐出水來,改不會是個雛吧?」

「我在生病。」顧錦冷冷開口。

兩人對視一眼,他們也抓了很多女人,但從來沒有哪個是這麼淡定的。

顧錦已經弄清楚了現在的情況,對這樣的男人她越是緊張慌亂只會激發男人的獸慾。

這一點在司厲霆和卡特身上她已經學會了。

要冷靜,這種時候絕對不能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