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氣息,令辰夜感覺起來,好像有些熟悉,不過還沒進去,也容不得他多想,見到老者已經讓到了一邊,他半分準備都不曾有,身影一動,向着那魔氣滔天地閃掠而去。

大唐楊國舅 “年輕人,你記住,這雖然是老夫一手幻化出來的地方,但,就連老夫本身,都是無法真正的掌控。一旦開始運行,除非你破開而出,否則,死路一條!所以,你也別打算,危機之時,老夫會出手相救!”

“從來都沒想過!”

辰夜冷冷一聲,身影,完全沒入其中!

“邪魔獄!多少年了,老夫還是第一次開啓,年輕人,你好自珍重吧!”

ps:很好,兄弟們很強大!

最終成績,12名,不錯了,本來我們的人氣就比別人差,這個成績,可以表安慰了,謝謝大家,所以今天會有三更,呵呵!

新的一月,沒有新書榜了,也沒打算爭總榜,因爲自知實力不夠,但是兄弟們,還是請繼續訂閱吧,不爭爲之爭之,咱不能放棄的,對吧?訂閱,來吧!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老傢伙邪魔獄你終於還是開啓了該說一聲恭喜嗎”

九嬰王自虛空中掠出望着老者那與從前不同的神色有心想要嘲笑幾句卻也因爲後者的凝重非常而壓回了心中

“恭喜倒不必只不過這一天老夫都不知道等多久了確實不容易”看了九嬰王一眼老者淡淡道

“不容易”

九嬰王搖了搖頭道:“你的心已經有所猶豫了爲何不一直猶豫下去”

“心猶豫九嬰王你會不知道老夫有沒有心”

老者似笑非笑一聲隨即淡漠道:“接下來便是等待了如果他走不出來九嬰王這片天地的開啓時間段便要縮短一些你去準備吧”

聞言九嬰王忍不住怪笑了起來:“老傢伙別說這些言不由衷的話而且本王相信他如果真的走不出來那麼你多年的渴望就將一朝落空不但如此你往後的日子將無比艱難或許數十後這片天地將永不復存在”

“是否開啓沒那個必要了”

這番話或許惹的老者震怒他的眼神陡然如寒冰一般凝望九嬰王冷冽道:“你想找死”

“嘿嘿老傢伙本王也正想試一下多年都不曾出手了你究竟到了那種地步”

驚天大戰頓時在這片虛無地帶拉開

辰夜自是無法感知的到他如今所處的空間亦彷彿與世隔絕了一般然而老者最後那一句自言自語的話不知道是老者故意還是他的靈魂感知力實在太強竟然聽見了

“邪魔獄”

辰夜輕喃了幾聲突然眼神大變

他終於明白這裏爲什麼會被稱之爲邪魔獄因爲魔氣之中所夾雜着的另外一道氣息名爲邪氣

之所以讓他有種似曾相識之感那是因爲小丫身上攜帶着這一種氣息

而不管是如今這所謂的邪魔獄中所擁有着的xiéè氣息還是小丫身上那如出一轍的氣息都不是辰夜最早感受過的

最早時候那一次死亡森林中偶遇柳家衆人突然出現一名xiéè高手

那人至邪至惡手段更是血腥xiéè之極讓辰夜難以忘記的卻是那人身上時刻所散出來的氣息

這氣息如今因爲邪魔獄他終於想到不單是與這邪魔獄中的邪氣想像與小丫身上的氣息竟也驚人的相似

“小丫”

辰夜不禁握緊了拳頭上次離開太過匆匆而小丫的師傅又是那般神祕現身一見都不行強行帶走了小丫致使有很多疑問都不曾詳細問個清楚

當時小丫師傅邪風說他所做的絕對不會傷害到小丫這句話辰夜相信因爲那是自內心中邪風的關愛

所以長久時間以來辰夜都不曾爲小丫擔心過

然而今天當他將三道氣息聯繫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心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小丫從小孤苦因爲太陰之力被她家人拋棄即使後來來到辰夜辰家上下也沒有把她當成外人可過早懂事的她卻是由於這個原因一直都無法真正開懷起來

好不容易打開了心扉可以融入到辰家這個大家庭中誰知又是一連貫的意外不斷生

如今辰家沒了小丫再度孤獨漂流世間雖說有一個疼愛她的師傅在身邊可原來的寄託終究是變得極其稀少了

到了現在辰夜已然不能把握究竟那邪氣代表着什麼即便邪風信誓旦旦不會對小丫有任何影響可他的心不在有往日那般相信了

“這次回去後一定要將這事弄清楚不過先得離開這鬼地方纔行”

辰夜深吸了口氣望向前方天刀離他還很遙遠可當此之際與天刀的那股心神相連感覺再一次涌現儘管周圍魔氣滔天模糊了視線也能夠讓他準確無誤的找到天刀

片刻後辰夜邁動雙腳快若閃電般的向着天刀所在地掠去

“咻”

度之快彷彿利箭穿行

然而辰夜纔剛剛前進就他雙腳剛離開原來的地方陡然這如波浪翻滾着的滔天魔氣猛地開始涌動了起來

旋即自那魔氣深處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攜帶着xiéè的氣息向着辰夜重重拍下

突如其來的攻擊並未令辰夜有半點意外如果這所謂的邪魔獄僅是魔氣籠罩那也當不得那老者最後的考驗了

迎着巨掌拍來辰夜不避不閃有心想要試一下究竟這邪魔獄有着多大的威力

“蓬”

雙掌在半空中相撞有着極爲詭異的能量漣漪迅散開去震的這片空間都是在嗡嗡的響着不過除此之外再無任何波動

辰夜面色微微一變身影自半空上飛快的落下

方纔那一掌或許對自己也只是試探並未全力卻擁有的力道已然是達到了力玄境界

這纔剛剛開始

辰夜臉色緊了一緊不在有任何大意不過單是這樣的攻擊也無法令他有太多的忌憚

倆月時間的黃泉路中歷練固然是重新開始的肉身xiūliàn可在出來的時候辰夜就已經現黃泉路中xiūliàn得到的力量在自己可以重新擁有原來的力量時候前者並未消失也不曾與原來的力量相融而是疊加起來

也就是說黃泉路中的xiūliàn其實也是在自己原有的基礎上繼續xiūliàn

而黃泉路中的殘酷雖然僅僅是倆個月卻讓辰夜所得到的比他在平常環境中的一年xiūliàn都要多的多

如此疊加下固然對玄氣修爲沒有太多幫助可於肉身xiūliàn而言辰夜覺得如果說以前的他充其量只是個強壯的小孩子現在的他已經長大chéngrén

倆者之間如雲泥之別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正是肉身修爲質的改變才讓辰夜對於這最後一關擁有了更多的自信

隨着腳步前行滔天魔氣再一次的劇烈震盪一隻巨大的拳頭自魔氣深處兇狠而來

望着這些辰夜巍然不動一笑輕喝:“給我滾”

拳出如山重重的砸在魔拳上

那魔拳彷彿帶着靈智在如山般的力道下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隨後砰地一聲盡數的散開與這無邊魔氣相融回去

“如果只是這一點手段那就不用來了”

震散了魔拳辰夜長嘯一聲再不猶豫身化游龍古帝殿環繞周圍其人如箭般的飛穿掠出去

這一路所過他遇神殺神遇魔誅魔憑藉着強悍的肉身力量及各種手段無論那魔氣如何幻化出怎樣的攻擊全都被辰夜一次性解決掉

那般兇猛之勢令得周圍魔氣都是感到駭然

不過隨着不斷的深入所遭遇到的攻擊也是越來越強大並且也讓辰夜現它們的靈智越來越高

就在不久前剛剛滅殺掉的一道魔氣居然在消散之前還對他辰夜放了一句狠話

固然那話音不明聽來斷斷續續可確確實實乃是一句話

更是讓辰夜心神爲之緊張的是明明與天刀的心神聯繫中後者就在不遠處的前方這一路的過來粗略算一下已不下百餘十里但依舊是見不到天刀的影子

“桀桀”

突然一陣尖銳的怪笑聲響起伴隨着這笑聲的還有極度的黑暗xiéè與陰冷那笑聲不似人類令人不寒而慄

“人類的氣息啊桀桀多少年了本王都快要忘記了人類的味道是什麼樣子的了兒郎們你們是否也十分渴望吞噬人類的精血呢”

話音響徹無邊邪魔獄頓時大變

前方是無窮無盡的黑暗

在這黑暗的世界中不存在一絲的光明陰冷且xiéè而在黑暗的深處一陣陣低低的私語聲傳來聽不清在說什麼與私語聲混在一起的更有陣陣瘋狂、xiéè的尖笑聲

這笑聲卻是顯得極爲暢快顯然對於辰夜這個人類的到來它們抱有着極大的興趣

“美味已經出現了兒郎們你們還等什麼呢快去享受吧”

一陣陰風突如其來暴涌出現在那風中有着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xiéè氣息若那地底蟻蟲般鋪天蓋地的向着辰夜衝去

無數的陰影自那魔氣中躍出旋即都是露出鋒利的牙齒張開了猙獰的大嘴自四面八方而來轉瞬後便將辰夜包裹了進去

“都給我滾開”

辰夜怒喝了一聲古帝殿光芒閃耀出猶若日月之光頓時讓得這些陰影如風雪遇上烈火迅消散的無影無蹤

而他的度此時更快

這裏魔氣無邊仍由他辰夜滅殺永遠都不可能殺的完那些惡魔般的陰影顯然是魔氣所化並控辰夜可沒有太多時間與這些糾纏

擒賊先擒王

在古帝殿的包裹下他化作一條紫色的長龍向着那道怪笑聲無比快捷的衝過去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轟!”

紫色長龍,散着霸道龍威,在這滔天魔氣中,猶入如人之境,鋪天蓋地而來的恐怖陰影,全都在一瞬間中被震散。

然而,這裏是邪魔獄中,魔氣無窮無盡!

辰夜倒是希望現在紫萱真的在這裏,她那一手真火,即使不能焚盡這滔天魔氣,起碼,真火之下,必是讓這些魔氣近不了身。

魔女的交換 “呼!”

一股無形的煞氣,突然像是狂風一般的吹襲了過來,煞氣猶若千百柄利劍所組成,令人皮膚,都是生生痛着。

“桀桀!人類小子,你很不錯啊,居然能夠衝到這裏。看來,也只有本王才能對付你了。”

話音陰森淒涼,彷彿是受盡了天下所有的委屈,然而,卻又夾雜着一股霸道,乃至尊貴之意。

辰夜驀然偏頭向一側看去,只見,一道身影,身穿黃金色的盔甲,威武雄壯的站在那裏,令辰夜爲之微微凝重的,是這人手中的那柄長劍。

你在天堂,我入地獄 長劍通體漆黑一片,彷彿是黑碳不曾被打磨過,但是,長劍本身,有着一股極端淒厲之感,被辰夜清晰的捕捉到,正是這股感覺,讓他心神與魂魄,都是不覺爲之輕輕的顫抖着。

“好奇怪的一把劍!”

辰夜眉心稍凝,一把劍,便直接能夠直指人心,並且,竟還使人魂魄都爲之不安穩不知道這把劍,在器的範疇中,到底達到了那種品質?

“人類小子,怎麼悶住了,是不是見到本王,嚇倒了?桀桀!”

辰夜不禁失笑了聲,這傢伙,倒是挺自戀的,不過,能夠自稱爲王,在這片世界中,手段應該不弱,尤其那柄利劍。

“你是誰?”

“小子,你聽好了,本王乃是掌管這片世界的大陰邪魔王。”

那道身影自傲一笑,看向辰夜的目光中,突然有了幾分好奇,他說道:“小子,你走到這裏,算是極其不錯的了,本王很欣賞你。這樣,只要你答應臣服,本王不但不吞噬你,反而讓你成爲這片世界中的一人之下,萬萬之上,如何?”

“就你們,也能被稱作爲人?”辰夜笑着搖了搖頭。

一路衝到這裏,爲的就是擒賊先擒王!

當下,辰夜也懶得與他羅嗦,身影一動,如電般的掠出,古帝殿的紫色光芒,化成一條龐大的真龍,呼嘯而出。

陣陣龍威,散着君臨天下的氣息,將其身前一道道的魔氣,全都給兇狠的碾去無影無蹤。

瞧着辰夜這麼蠻橫,又這麼快的衝了過來,那大陰邪魔王居然眼瞳中有着一抹恐慌之色浮現,飛快的揮動着手中長劍,大叫:“好小子,竟然敢偷襲,看本王不把你給吞噬了。”

長劍直刺而出,一股兇威順勢散,攪動整片邪魔獄一陣無與倫比的滔天駭浪,眼見得,這片世界,彷彿如煮沸的開水般在沸騰了起來。

辰夜眼瞳,又是一凝,這一次的吃驚,不是因爲大陰邪魔王這一手的強大,而是,威勢固然足了,但,這一劍並沒有想像中的精妙,反而,猶如一個剛剛踏進武道之人,劍刺出,也只是本能反應,毫無半點武技可言!

做到如此地步者,或是那種奪天地之造化,無上巔峯之輩,或是絲毫武道修爲都沒有的人。

萬靈滅魔陣 這倆者,大陰邪魔王顯然都不可能是,但如此的一劍,偏偏就使了出來。

辰夜當真有些搞不清楚大陰邪魔王了,而自進入到邪魔獄後,他的靈魂感知力彷彿也是被壓制了許多,後者的修爲,很模糊,模糊到連分辨一下都不可以。

“真正的試一下就知道了。”

念頭閃過,辰夜拳勢一變,原本尚有一分試探的氣機全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乃是剛猛霸道的意志。

“轟!”

如山拳勢,重重的砸在了漆黑長劍劍身上,一股沉悶如雷般的聲音豁然響徹而出,旋即有着輕微的悶哼聲出現,那大陰邪魔王,在衝力之下,腳步蹬蹬的全後退着。

這一下,讓辰夜清楚的感應到了大陰邪魔王的實力,力玄二重境界!

“才力玄二重境界?”

辰夜眉心一挑,大爲吃驚。

他的修爲,進入到衆神之墓後,這一連串的歷練當中,尤其是與紫金雙翼獅一戰,早已讓他達到了通玄三重境界。

黃泉路中的歷練,固然只是肉身,對玄氣修爲並無明顯的精進,但也不可能一點幫助都沒有。

如今辰夜的真實修爲,在通玄四重境界!

加上肉身的強大,以及龍氣的灌入,說老實話,力玄二重境界的高手,對他而言,絲毫不存在半點威懾力。

但,大陰邪魔王怎麼只有這點修爲?難道說,在這邪魔獄中,還有着許多個大陰邪魔王,而那些魔王的修爲,要遠在眼前這道身影之上?

還是,一如既往的,這些傢伙的實力,都壓制在與實力相近的地步了?

“不管那麼多了,先將這傢伙解決掉,找回天刀纔是正途。”

拋卻心中諸多雜念,辰夜再度閃身掠出,他知道,如果是壓制的話,對方已經感受到自己的實力,那麼,必定會有所提升,否則,他不介意將這傢伙給解決了。

“吼!”

龍吟聲中,霸道氣勢籠罩天地,無匹攻擊,悍然而到,再一次,重重的轟擊在了那柄刺來的長劍上。

這一次,辰夜全力施展,在震開了長劍的同時,那兇猛的一拳,也是直接的砸在了大陰邪魔王的胸膛上。

“蓬!”

大陰邪魔王淒厲的慘叫一聲,黃金色的盔甲迅破裂開來,隨後,他整個人化成了魔氣,融入在了這片天地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唯有那柄漆黑長劍,竟如此堅固,依舊是懸浮在半空中。

辰夜劍眉一挑,這一幕自然是意料之外的,即使他的實力,可以戰勝力玄二重高手,但如此輕而易舉,也是無法做到的。

“桀桀!人類小子,你以爲,就這樣,便可以擊殺本王了嗎?實在可笑!”

怪異的笑聲,頓時自四面八方響徹出來,與此同時,滔天的魔氣,再一次兇猛的激盪了起來,在半空中,迅相融凝合,竟剎那之後,大陰邪魔王再度化形而出。

那柄漆黑長劍,電一般的射回了大陰邪魔王的手中。

“邪魔獄不毀,這傢伙就永遠存在!”

辰夜馬上明白了過來,眼望着那自得不已的傢伙,心神一動,古帝殿立即出現於九天之上,紫色光芒萬丈而下。

既然大陰邪魔王殺不死,那試着,看看能不能將之束縛在這裏。

辰夜相信,沒有了大陰邪魔王的阻攔,他可以儘快的找到天刀所在地方,到那個時候,即使這傢伙還來糾纏,也不用過多擔心了。

萬丈紫芒,鋪天蓋地的而下,以大陰邪魔王爲中心,方圓十數裏範圍,皆被籠罩而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