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剛剛有點的線索,立刻再一次崩盤,小不點也只能嘆氣。

那車子開得太快,而且距離又遠,沒有燈光的照明,她也看不到車牌照。

“或許我有辦法,試着用電腦的聯想破譯,看看能不能拼出車牌號碼來。”

潘瑤坐在副駕駛上,急忙拿出筆記本,將視頻傳到了自己的電腦上後,又用專用的軟件上傳到服務器。

這種大型的運算方法,可不是她的筆記本可以做到的,好在作爲翠鳥,她依舊可以連接到天河計算機上。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即便是天河計算機,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破譯,牛博宇控制着車子,轉過頭來問道。

“先回市區吧,我打個電話。”

雲天思考了一下後,還是掏出了電話,他總是隱隱的覺得,這件事情絕對不會輕易結束。

牛博宇答應一聲,急忙加快了車速,這黑色的商務車立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一場突襲就這樣結束了。

從懷中拿出一張金色的名片,看着那上面的電話號碼,這裏雲天臨走前百靈鳳送給他的。

而這個女人的眼神之中,好似斷定自己一定會給她打電話一樣。

原本雲天確實沒有這個想法,畢竟太誘人的女人,絕對是一種毒藥。

但是現在,他不得不求助於這個好似知道很多事的百靈鳳了。

真不知道這麼晚了,她會不會睡覺了。 車子行駛在高速上,車速不慢,而坐在後座上的雲天按下了那串數字。

放在耳邊,看着那漆黑的夜空,不知道自己的感覺是否正確。

“你終於來電話了。”

很快,電話的另一頭就傳來了百靈鳳那清脆妖嬈的聲音。

而且雲天可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過,她怎麼就知道是雲天呢。

“你怎麼知道一定會是我?”

雲天微笑着靠在椅背上,這個女人太精明,精明的讓人害怕。

“當然是你了,我這個電話號碼可是隨身攜帶的,這世界上不超過十個人,知道這個電話。”

百靈鳳微笑着,雖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那笑聲就足以讓人感覺到心中甜蜜了。

“好吧,既然你知道我會打電話,那你也應該知道,我爲什麼要打電話吧?”

雲天微微皺眉,很顯然百靈鳳的舉動讓他真的有些害怕,畢竟他們只見過一次,如此熱情非奸即盜。

對於這種高智商的女人,雲天不得不防備一點,因爲你永遠都不知道她下一秒會做什麼。

“我或許知道,但有的時候作爲女人還是不知道的爲好,如果你要想請我吃飯,我非常樂意。”

百靈鳳的聲音永遠都是那麼的甜,卻又不膩,如此女人絕對是男人夢寐以求的。

但這絕對不是雲天喜歡的,因爲她真的太聰明,知道太多事情。

你不張嘴她的猜得透你的心,但你卻永遠無法知道她在想什麼。

因爲她那絕美的臉蛋和火辣的身材,永遠都是最好的保護傘。

“吃飯沒有問題,只不過我現在又遇到了點麻煩,變色龍被人滅口,殺手還逍遙法外。”

雲天當然不是要請她吃飯纔給她打電話的,而這一點百靈鳳也非常的清楚。

所以截然大家都明知道是什麼,倒不如把事情挑明。

“我的大少爺,我這裏可不是尋人啓示的地方,我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吧,爲什麼總來我這裏找人呢?”

百靈鳳的聲音,帶着撒嬌的曖昧,盈盈切切,卻絕對是知道什麼。

“我現在真的很急,如果你有什麼線索告訴我,你也可以提你的條件。”

雲天無奈,百靈鳳這種女人,真是男人的剋星,明知道她什麼都知道,可她若是不說,也拿她沒辦法。

“哦?條件隨我提嗎?”

百靈鳳突然追問道,很明顯,她果然知道。

“是的,只要不違背良心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

雲天現在沒有別的辦法,紅龍那邊也提供不了太多的消息,她纔是這裏的地頭蛇。

“好,那明晚陪我吃飯,怎麼樣?這不算違背良心吧,不過我只要你一個人陪我。”

百靈鳳的話,絕對是雲天最害怕的,單獨和這個女人在一起,對於男人,雖然是夢寐以求,但依舊充滿了危險。

可眼下,誰都沒有辦法的時候,他只能點頭答應,吃飯嘛,他應該可以剋制的住。

“我只能告訴你一個新聞,今天凌晨四點,將有一家科索夫集團的飛機完成它的處女秀飛行。”

百靈鳳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後,神祕的笑着對雲天說道。

“什麼意思?我沒有明白?”

百靈鳳的話,讓雲天一愣,他不明白這件事情和變色龍有什麼關係。

“據我所知,最近幾天,全球最少有一億資金進入股市,就購買這家航空公司的股票並且大量拋售。”

那甜蜜的聲音再一次響起,這情報聽起來毫無關係,但是雲天眼珠一轉,一下子明白了。

“你的意思,如果那首飛失敗的話,股市就會大跌,到時候那些資金就可以暴漲,對嘛?”

眼前這個提示,已經不再是關於變色龍的了,畢竟這小子只不過是一個二手的傢伙。

他的身家可沒有這麼多,所以這一切唯一有關係的,恐怕就是隱藏在他背後的大鱷。

而眼下,對方的目標正是飛機場那場首飛儀式,只要那飛機被炸燬,他就可以發橫財了。

“剩下的事情,等明白我們吃飯的時候慢慢聊吧。”

百靈鳳沒有再說其他的,直接掛斷了電話,而電話這一邊的雲天卻緊縮雙眉。

“立刻聯絡紅龍,讓他們調查一下最近到底是誰在大肆購買科索夫集團的股票拋售。”

雲天急忙對着唐曦說道,然後拍了拍牛博宇的肩膀,告訴他目標應該會在機場。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而此時的雲天,則撥通了薩琳的電話。

讓她立刻帶人封鎖整個機場,嚴防死守着對方的突襲行動。

再一次掛斷電話,雲天靠在椅背上,這件事情水越來越深了。

這個背後的大鱷,到底準備了什麼樣的陰謀,而這一次百靈鳳解開的謎底,真是讓他有所明白了。

關於這幾次的爆炸事件,其背後都會有大型的跨國公司。

原本雲天認爲,這些都是副總統密謀安排的,爲的就是打擊邁哈邁德的旅遊計劃。

但是現在開起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之前他也曾經聽說過關於洗錢的方法。

其中最聰明的方法,就是設法控制股市的漲跌,畢竟進入到股市裏的錢,很難尋找源頭。

再加上一旦控制股市的某隻國際公司的股票,那隨便的漲跌都是百倍的。

從股市裏的錢再出來,那麼就成爲了正常流通的貨幣,這種洗錢的方式雖然最爲快捷,但也十分難以操控。

看起來,這大鱷是爲了利用這個國家的混亂,趁機發動關於這裏的襲擊,以武力達到自己的目的。

水越來越清澈,事情的真相也一點點的浮出水面,今晚雲天絕對不會讓他得逞的。

而且一旦阻止了這場襲擊,不僅可以打碎這個背後大鱷的控制權,同時可以給他一個重創。

畢竟要想做空一隻股票,尤其是跨國公司的股票,那其中的資金投入可是非常驚人的。

到時候首飛成功,股票也會跟着大漲,那麼他之前所有的投入,將會瞬間付之東流。

“牌照分析出來了,人臉也辨別清楚了。”

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潘瑤突然興奮的說道,經過她的努力,車牌照真的被複原回來。

而且不僅如此,因爲那個殺手在開車的時候,將駕駛位置的窗戶放下來。

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是強大的天河計算機,還是大概還原了他的相貌。

潘瑤急忙把電腦遞給了雲天,他們終於找到了這個殺手的樣貌了。

這殺手三十多歲,留着絡腮鬍子,帶着棒球帽雖然遮擋了他的頭髮,但是手臂上的一個紋身卻成爲了最有力的線索。

那個好似六芒星圖的紋身,中間還有一個w字符,不知道是他的名字縮寫,還是有其他的意義。

可不管怎麼樣,現在終於確定了嫌犯的容貌和車牌,雲天也第一時間將資料發給了薩琳。

疾馳的商務車,又用了大概二十分鐘的時候,終於來到了機場。

雖然這裏作爲首都,但因爲內戰的原因,到現在也僅僅只開放了一個機場而已。

所以不會有其他選擇後,牛博宇急忙把車子停了下來。

“小不點,你在車裏等着,絕對不要出來,知道嗎?”

一個手持炸彈的傢伙就在這機場之中的某一個角落,雲天當然不會讓小不點涉險了。

莫太太又去採訪了 於是急忙轉過身來,交代小不點不要亂動。

“哥,你放心去吧,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小不點乖乖的點了點頭,懂事的她知道,自己現在就是一個拖累。

“好,我們走!”

雲天點了點頭,急忙隨着三個戰友說道,這偌大的機場,要想找一個人絕對非常困難。

看着雲天他們跑遠的背影,小不點趴在車上,她的心其實早就隨着雲天的離開而離開了。

“我也要變得更強!”

緊握着小拳頭,小不點暗暗發誓,只有變得和潘瑤、唐曦一樣的強,她纔有機會陪伴在雲天身邊。

只不過這思春的少女當然不會知道,那出生入死的日子,絕對沒有絲毫的輕鬆。

就在他們剛剛衝入機場的時候,此時薩琳早已經協調了警察部門進行封鎖。

不過要想從數千的乘客中找到一個人,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事情怎麼樣了?”

終於匯合了薩琳的雲天,也來不及給她介紹潘瑤她們了,現在距離凌晨四點只剩下一個多小時了。

“暫時沒有發現,而且大批的記者都在機場等候飛機的降落呢。”

薩琳雙眉緊鎖,這首行的降落也引起了很多媒體的關注,一旦有什麼差錯,瞬間就會讓全球都知道。

“如果找不到的話,就讓飛機別降落了唄。”

牛博宇忍不住開口說道,還不知道那炸彈客隱藏在那裏,若是沒有及時阻止,後果不堪設想。

“那不行,不管怎麼樣,這飛機必須安全降落,否則以後沒有航空公司會和我們合作了。”

薩琳急忙說道,這一次可是邁哈邁德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來了這樣的好項目。

這也關係着整個重建計劃,絕對必須保證百分百安全。

“那也不能拿人的生命開玩笑吧,那飛機上幾百人呢。”

唐曦皺了皺眉,現在那個人隱藏太深,單憑几百人的警察想要抓住他,絕非可能。

可就在幾個人還在討論着怎麼辦的時候,突然間一陣槍聲傳了過來。 ?這槍聲很急,不過並沒有連成片,這應該是赫克勒-科赫USP手槍的聲音。

雲天一皺眉頭,這手槍是本地警察部門和其他執法部門的標配,難道說他們發現了什麼嗎。

急忙向着槍聲的方向衝了過去,可就在這時,突然間又一陣疾風一般的槍聲轟鳴起來。

子彈彈速非常之快,這應該是衝鋒槍的聲音,看起來雙方已經交火了。

爆發槍戰的位置,是一個地下停車庫,等到幾個人趕到的時候,裏面已經開始往外擡傷員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

薩利急忙叫來了警長,開口詢問道。

“剛纔我們在搜索嫌疑車輛,找到了疑似那臺麪包車,可我們剛過去,就發現有可疑人員。”

警長右肩中彈,冷汗直流的他急忙對着薩琳大概的介紹了一下。

“看起來應該是找到人了。”

雲天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一些,看樣子這兇徒已經被困死在這裏。

這樣一來,不僅可以抓住他,而且還可以避免惡性事件的發生。

“你們在這裏休息,這種事情交給我們就可以了。”

雲天剛想進入地下停車庫,薩琳卻攔住了他,此時雲天的身上依舊很狼狽。

既然他已經提供瞭如此詳盡的資料,再加上嫌疑分子現在被困在下面,根本無法逃脫。

剩下的事情就由他們動手就好了,於是一揮手,一堆特警直接衝了下去。

“我們真的什麼都不勇幹?”

看着有人衝進去了,牛博宇揉了揉鼻子走了過來。

“休息一下吧,對方只是困獸之鬥,應該還用不上我們。”

雲天點了點頭,自己畢竟是外來的人員,如果一直都讓他們去做,豈不是打了薩琳的臉。

雖說自己的邁哈邁德指定的人物,但每一個國家都有着自己的尊嚴。

“好吧。”

既然人家都不讓幫忙,幾個人也樂得清閒,只要抓到那個傢伙,就可以解除危機了。

找了個地方,四個人坐了下來,還穿着裝備的他們,看着那如墨的夜空。

槍聲還在持續,看起來對方還在做着困獸之鬥,而坐在雲天身邊的潘瑤,則拉了拉雲天的胳膊。

“是不是應該坦白一下,你都和百靈鳳說什麼了?”

潘瑤撅着小嘴,很明顯這個百靈鳳讓她很不放心,因爲這個女人實在是優秀的讓人仰望。

“也沒有什麼了,怎麼了?吃醋了?”

雲天壞笑着看着潘瑤,這個小妞吃起醋來還真不是一般的酸。

“我纔不會呢,我只是要提醒你,對於女人你可要小心點。”

潘瑤當然不會承認自己也會這麼小家子氣,但是腦海之中,百靈鳳的身影揮之不去。

貌美的臉龐,火辣的身材,智慧的腦子,高超的交際,還有那身家數億的經濟。

不管怎麼看,百靈鳳簡直就堪稱完美,可以鳳目一挑做女王,也可以光着腳丫做蘿莉。

那一顰一笑,別說男人了,就連潘瑤都有一種想要接近的感覺,怪不得她的人際關係會那麼好呢。

“放心吧,吃頓飯而已,她又不會吃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