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把這個消息告訴紀茗霜,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只是紀茗霜明顯不相信,她發現陸方的眼中還帶著一絲閃躲,接著一臉疑惑的說:「是嗎?那我們繼續前進吧,看看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說著紀茗霜也不理會陸方。

陸方知道紀茗霜肯定不會相信,他微微的嘆出一口氣,隨後靜靜的走在紀茗霜身後,繼續往石室裡面走去。

這裡的景象和方才陸方看到的一樣,只是陸方驚訝的是,剛才那一個圓形的石台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地。

什麼情況?

圓形的凸台去哪裡了?

陸方感覺一陣頭皮發麻,他剛才進來的時候明顯有一個凸台,如今卻消失不見,如此一個狀況,讓陸方完全想不明白,此刻他手上還是刻畫著一個小小的紋身,告訴他,剛才那一切都是真的。

就在這時,紀茗霜的聲音突然響起:「這是什麼?怎麼這麼好看?聞著還挺香的!!」

聞言,陸方不由皺著眉頭,往紀茗霜說的看過去,只見她從旁邊的石壁摘下了一枚長相古怪的花朵,不得不說這花的形狀的確挺漂亮的,和華夏的玫瑰頗有幾分相似,不過它的顏色卻是五彩的,這花當中還散發出一股特別的幽香,讓陸方有些異樣之感。

不對!!

我剛才發現石壁的四周全部都是一些石頭,根本沒有任何花朵的存在,再說了,石頭的山洞中終日不見陽光,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花?

很快陸方就反應了過來,就在他正準備說話的時候,紀茗霜手中七彩奇異的花朵已經化為了一縷青煙,隨後消失在空氣中,讓陸方皺起了眉頭。

但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因為陸方突然感覺身體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心中更是升起濃濃烈火,臉色也因此憋得通紅,喉嚨里傳來了一股口乾舌燥的感覺。

我擦??

這種感覺怎麼這麼熟悉?

陸方心中暗叫一聲不好,身體的邪火在這一刻更為猛烈了,這也讓陸方心中一陣哀嚎,他已經大概猜到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植物了,想來這正是催動人體邪火的植物。

就在陸方抬起頭的時候,雙眸不由睜大,眼中噴射出一股濃濃的起火。

因為紀茗霜俏臉的小臉染上了迷人的紅暈,如清水般的美瞳更是閃過一絲迷茫,顯然是吸入了異樣氣味。

因為紀茗霜和藥物有直接接觸,她的情況更為嚴重,只見紀茗霜已經剋制不住身體的火熱,開始拉扯著身體的衣裳,口中發出一聲聲讓人血液沸騰的聲音。

「我怎麼突然感覺很熱很熱,我也很想……」

紀茗霜的聲音越來越小,聲音中蘊含著濃濃的嬌意,這更讓陸方有一種把持不住的感覺,與此同時,他身體火熱的程度也越來越烈。

許是因為紀茗霜感覺到了陸方那火熱的目光,那帶著邪欲的雙眸落在了陸方身上。

下一秒,紀茗霜往陸方走了過來,小手還放在了腰帶位置,芊芊玉手輕輕一扯,系在腰間的腰帶就此脫落,紀茗霜的舉動還沒停下,身上的衣裳一件一件的減少。

等她來到陸方面前的時候,如雪如脂的肌膚,完全映在陸方的眼中。

喉嚨艱難的動了一下,雖然陸方心中已經在強行壓抑住邪火,可還是無可奈何,因為他也中招了,根本就沒能把持住,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就已經把紀茗霜擁入懷中。

沒過多久,就響起了一聲略帶痛苦而又略帶興奮的叫聲,但這聲音更加激起人體最原始的邪欲,讓陸方整個人都陷入了沉迷中,甚至眼中還出現了一絲猩紅,身體的動作更是沒有停止。

也不知過了多久,石室裡面的大戰終於停了下來,陸方整個人趴在紀茗霜身上,臉上露出了一股滿足,紀茗霜的俏臉還揚起了幅度。

許是因為藥效已經得到了緩解,如今的陸方腦海中也恢復了幾分理智,心中升起了一股濃濃的無奈,沒想到事情最終還是發展到了此等程度…….

就在此時。

陸方突然感覺一股極其精純而又強大的能量進入了他的身體,並且不斷的往經脈和丹田位置游去,此等浩蕩的能量如同湧泉一般,不斷湧入陸方的身體,讓陸方產生了一股暖洋洋的感覺。

他身體的功法也在這一刻不由自主的運轉了起來,這股精純的能量不停在陸方經脈快速的運行,很快就經過了轉化,成為了他身體的能力。

隨著能量越來越大,陸方的經脈已經出現了一絲脹痛的感覺,因為這股能量實在是有點龐大,讓陸方的經脈有點吃不消,反觀紀茗霜,額頭上也露出了一絲晶瑩的汗水。

想來她身體本就已經變成了一個葯庫,如果她和男人發生了肌膚之親,這會捅穿葯庫之身,將藥力不停的揮發,不僅會造福和她發生肌膚之親的男子,也會給自身帶來巨大的收益。

但這個過程無疑是痛苦的,因為葯庫的藥力是極其強大的,在這期間他們必須要通過一定的衝擊。

此刻,陸方和紀茗霜兩人都陷入了修鍊當中,他們知道這正好是一個絕佳的時機,如果不把握好這個機會的話,極有可能會錯過如此一個機會,如果不把這些藥力給煉化的話,極有可能會把他們的身體給撐破。

大戰才剛剛結束,兩人的火熱再度打起,不過他們還是保持著那曖味的動作,陸方未曾從紀茗霜身上出來。

隨著運轉,兩人身上散發著一股七彩的光芒,這個光芒不停的順著他們的身體而流轉。

這樣瘋狂的舉動,意味著大量的藥力出現在陸方的經脈中,讓他有一種陣痛的感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這股藥力在身體里運行一個周天,隨後進入丹田中,化為他本身的元力,這個過程是痛苦的,不停的湧向陸方,完成一波之後必須要進行下一波移動,身體的經脈被擠破。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豬顏改,情自來 陸方口中突然發出一聲怒吼,緊隨著一股極強的氣息從他身上傳起,而陸方丹田裡那一片星空也經過了不斷的推算,原本只是一片金光,這一刻已經完全轉化成為了一片宇宙。

感覺身體裡面的能量穩定下來之後,陸方才重重地呼出一口氣,在丹田的另外一處,還有一團接近實體化的圓球,這個圓球並不是屬於陸方的實力,而是被陸方封印在丹田位置的藥力。

陸方根本就沒法煉化如此之多的藥力,他能做的就只有把多餘的藥力給驅逐到丹田,隨後將其封印起來,不過這藥力著實是有點太多了。

導致出現了如此一個大圓球,而且也是經過了無數的壓縮,才達到如此程度,難以想象這個圓球中蘊含的藥力到底有多麼的龐大,不過這對於陸方來說是一件好事,這就說明他身體有一股極其強大的藥力,以後他在修鍊或者是突破的時候,可以利用這些藥力一舉突破。 安定好身體里的情況,陸方才緩緩睜開眼睛,眼中也因此爆發出一股耀眼的金光,身體也在這一刻變得更加強烈,特別是他如今的身體已經變得十分的有線條感,胸前出現了兩塊不大不小的腹肌,手上的肌肉更是有著美感,誰也不能懷疑這肌肉中強大的爆發力。

感受到身體傳來的陣陣強力,陸方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再是那散靈小子了!

經過這樣的藥力煉化,他已經成為了正正規規的渡劫強者,並且還達到了中期。

如果陸方繼續修鍊下去的話,或許能一舉突破渡劫期,達到碎五行的存在。

但陸方並沒有這麼做,他知道修鍊這種東西絕對不能著急,特別是基礎方面的事情,必須要打得蹋蹋實實,如今他突然跳了幾個等級,必須要穩下來,好好穩定一下自己的基礎,才有了他封印藥力的那一幕。

當陸方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眼眸流轉著一絲金光,連身上的氣勢都已經得到了巨大的改變。

就在這時,陸方突然感覺一股溫柔的目光傳來,不由低頭一看,發現一雙如秋水般的美眸,定定的盯住陸方,眼裡滿是柔情。

紀茗霜在很早之前就已經醒了過來,只是她看到陸方還在不停的變強,說明還在修鍊重,所以她一直沒有動靜,一直等待陸方醒來的那一刻。

只是如今他們還保持著原來的狀況,陸方還沒有從紀茗霜的身上離開,讓紀茗霜的小臉升起了一絲紅暈。

說實在的,紀茗霜心中對陸方有一定的好感,發生了這種情況,她也不是不可接受,她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既然已經和陸方發生了這樣的關係,自然會接受陸方的存在。

「額……你這麼快就醒過來了??」

感覺著紀茗霜的目光,陸方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尷尬。

「嗯!我已經在這裡等你很久了…..」

紀茗霜的聲音很是輕柔,小臉還是紅撲撲的,語氣中更是帶著無限嬌羞。

但無疑這樣的一個動作,對男人來說絕對極大的誘惑,原本已經降火的陸方,這一刻再度邪意上心頭,陸方清楚的感覺到身體傳來的柔軟感,還有紀茗霜上傳來特殊的幽香,沒有哪一點不是男人為之而瘋狂的。

紀茗霜也感覺到了陸方身體的情況,還察覺了從弱小變到強大的一幕,這樣的情況讓紀茗霜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閃過一絲痛苦,美眸里出現了一絲霧氣……….

「你…..你要幹什麼??」

哪怕心中十分的害羞,紀茗霜還是咬牙蹦出了如此一句,只是美眸中的霧氣完全出賣了她,這一刻,陸方嘴角露出了濃濃的邪笑:「你說我現在要幹嘛,?話說之前的情況雖然是無意之間,但如今我和你已經發生了這種關係,那你以後就是我陸方的人了。」

「誰,誰要跟著你….」

紀茗霜輕聲狡辯,只是語氣里卻沒有半點不願意,反而帶著一絲打情罵俏的意思。

「我不管,反正從今天起,你就要跟著我陸方,從此以後你就是我陸方的女人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身上所背負的仇恨,我會幫你全部取回來,不過在這之前,你必須要付出一點代價……」

說完,陸方猛然動了起來。

「啊!!」

突然受到襲擊,紀茗霜口中發出了一個略為痛苦的叫聲,這讓陸方的動作停了下來。

「怎麼了??」

陸方眼中出現了一絲擔憂之色,他不明白紀茗霜為什麼會發出如此痛苦的聲音。

「你,你輕點,人家還沒有恢復,就算你要也要溫柔一點~」

……….

紀茗霜的反應讓陸方獸血沸騰,不過,陸方還是很憐香惜玉的,動作開始注意了下來,一直到紀茗霜完全適應之後,才進行大規模的動作。

這一戰又是天昏地暗,香汗淋漓…….

完事之後,陸方和紀茗霜紛紛穿上了衣服,不過陸方驚訝的發現紀茗霜實力已經達到了渡劫後期的實力,離碎五行就只有一步之遙。

這樣的跨越讓陸方略感驚訝,一想到自己的收穫頓時就平穩了下來,如果當時他想的話,直接就可以突破這個境界,但他並沒有這麼做,因為他一直把天老的話記在心中,無論在什麼時候,基礎都是最重要的。

如果根基都不穩的話,以後的成就必定不會高,這段日子陸方的實力提升的如此之快,他的確需要好好的鞏固一番。

哪怕是現在結束了這件事情,紀茗霜還是一臉嬌羞的模樣,如今跟在陸方身後,如同一個小媳婦一般。

發生了這樣的意外之事,陸方心中非常的迷茫,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原來的家鄉,陸方是必定要回去的,可如今紀茗霜已經他有了這樣一層關係,他也沒法離紀茗霜而去。

思考了一會,陸方最終還是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紀茗霜,如今他們已經有了一定的關係,陸方自然得把自己的情況和紀茗霜說一下。

開始的時候,紀茗霜還非常的懵逼,沒想到除了這三千世界之外,還有一個華夏的存在,這讓她無比的疑惑,但對於陸方說的話,她還是沒有任何的懷疑。

「那你以後要回去那個世界嗎?」

聽到了陸方的故事之後,紀茗霜忍不住一臉期待的看著陸方。

「是的,這裡本來就不是我該留的地方,我遲早要離開這裡…….」

「那你帶著我一起離開這裡吧,反正這世界已經沒有我親友所在了。」

陸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紀茗霜所打斷,並且眼神帶著濃濃的堅定之意,她之前有崑崙道派的存在,換做之前的她絕對不會放棄這三千世界,但這一切都已經毀了,這件事讓她感覺到了人情冷暖。

一直到遇到陸方的存在,才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義,聽到陸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的消息,她什麼都沒有想,第一時間的意思就是想跟著陸方一起回去。

面對紀茗霜這個回答,陸方也是滿意一笑,說實話,這是最為美好的一個局面。

「好了,這件事我們還是先不要提為好,畢竟如今的我根本就沒有這個實力,也不知道我有沒有能力回到我原來的世界,我們還是先出了這個洞穴再說吧。」

聞言,紀茗霜點點頭:「嗯!我都聽你的,陸方,我相信你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你一定能在這裡闖出你的一方天地,也能帶著我回到你的世界。」

很溫柔很體貼!!

這是陸方對紀茗霜的評價,同時,心中也是非常的溫暖,心中也暗暗發誓,以後必定要拼盡性命保護紀茗霜,如果有誰想傷害紀茗霜的話,必定要從他的屍體上踏過。

同時他心中也一陣感慨,沒想到這葯庫的作用如此之大,難怪之前這麼多的人想找到紀茗霜,如果是渡劫期的強者得到紀茗霜,那他們豈不是直接進入藍怒大陸?

重生:嫡女威武 進來的時候陸方沒有受到阻力,出去之際也是輕鬆無比。

陸方沒有白費任何的吹灰之力,就已經從洞穴走了出來,當陸方走出這個洞穴的時候,頓時發現情況有點不太妙,因為在他面前,正有三個人被五花大綁的綁在旁邊的一塊石頭上。

白髮老翁手中正提著一把鋒利的佩劍站在旁邊。

「陸方小子,兩天了,我總算是盼你盼出來的,我還以為你要在這洞穴裡面待上一輩子。」

看到陸方的出現,白髮老翁忍不住開口說道,眼中泛起了絲絲冷意,目光更是不停在陸方身上掃視,好像在找著什麼東西的存在,但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陸方手腕之上那一個劍形紋身,眼中不由露出了一絲狂熱。

「你竟然真的得到了血龍星劍?你得到了它的認可??」

白髮老翁睜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陸方。

此刻的陸方不由皺起了眉頭:「這和你有什麼關係?話說你今天在這裡剛好,我也有一筆賬要和你算,你綁架我和我的女朋友,今天我要和你好好算這一筆賬,要是你跪地求饒的話,或許我還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對於白髮老翁,陸方可不會給他任何的好臉色,畢竟這個老傢伙之前可是企圖想要奪取他的性命,並且用他們的性命來進行血祭!

「哈哈哈哈!!」

聽到陸方的威脅,白髮老翁就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整個人都變得瘋狂無比,這笑聲更是傳遍了附近,聽著都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因為之前的屍體還沒有被處理,這裡壓根就是一個修羅戰場。

許是因為這兩天時間的等待,白髮老翁有了些不同,性格變得異常的奇怪,連頭上的白髮也垂了幾根,看上去就如同一個瘋子一樣。

「陸方兄弟,你竟然真的從裡面出來了,還真的有一手啊你!!」

被綁在旁邊的彭天輝也睜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方,其實對於當初那一幕,他也是非常的驚訝,沒想到陸方能輕而易舉的突破了封印,現在還安安全全的從裡面走出來,身體的氣息和比起以前好像也強大了不少。

「你是唯一一個讓我感到敬佩的人,看來之前我認你做老大,的確不虧。」

冰龍緊接著開口,雖然臉色還是冷冽的,但是語氣中帶著一絲毋庸置疑,之前他和陸方打賭輸了,已是陸方的小弟了。

「嗯?小弟你放心好了,等我把這白髮老翁給干倒,我就過去救你,你先不要著急。」

對於冰龍這一句老大叫的陸方也是心花怒放,沒想到自己在這強大的三千世界中,還能收一個渡劫期的小弟,這著實讓他感到非常的心滿意足。

「小子,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把你身體裡面的血龍星劍給我交出來,不然休怪老夫對你不客氣。」

此刻的白髮老翁聽到陸方那狂妄的話,沒有半點懼意,反而是冷著臉看著陸方,要知道他在這谷底下呆了這麼多年的時間,就是因為這把佩劍的存在,如今陸方卻不費吹灰之力就拿到了這把劍,這讓他心中產生了濃濃的殺意。 「你還真把老子當作是一個三歲小毛孩?就算我把佩劍交給你,你會饒了我嗎?你就別說這些沒用的廢話了,老子今天絕對不會把這劍拿出的來,在我祭出佩劍之時,就是你人頭落地的時候,來吧,我們新帳舊賬一起算。」

因為實力大漲,陸方現在信心十足,面對白髮老翁的時候,手中突然金光一閃,血龍星劍出現在陸方手中,晶瑩剔透的刀鋒,給人一種極其鋒利的感覺,劍身更是傳來一股凌厲的感覺,讓人不由得睜大了眼睛,神色也微微一泄。

不過在這過程中,就只有紀茗霜是不為之而感到驚訝的,因為之前陸方已經老老實實把這些東西告訴了她,看到戰鬥已經打響,紀茗霜沒有說什麼,靜靜站在旁邊等候陸方的戰鬥。

女人都是善變的,一旦和男人發生了關係,就會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而紀茗霜正是這種女人,她已經把全部信心都放在陸方身上,如今的她一點也不擔心。

反觀白髮老翁,看到這血龍星劍出現在陸方手中的時候,眼中的貪婪越來越大,隨後揮動手中的佩劍,快速地往陸方劈砍而去,口中更是瘋狂的大喊:「這血龍星劍是屬於我白髮老翁的,你們誰也不能擁有它,我在這裡守候了這麼多年,為的就是得到這把劍,你要是不肯交出來,就去死吧。」

而對於白髮老翁的攻擊,陸方毫不示弱,舉起手中的血龍星劍,對著白髮老翁就是一劍,他的實力已經得到了巨大的提升,面對渡劫強者的進攻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無力感。

毒醫狠妃 在這一瞬間,陸方揮動手中的血龍星劍。

砰!!

空氣中頓時傳來了一聲鐵器碰撞的聲音。

不過現場卻出現了一幕讓冰龍他們睜大眼睛的一幕,因為白髮老翁手中的本命武器,這一刻竟轟然而碎,面對血龍星劍的一擊,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本命武器被毀,白髮老翁口中狠狠的吐出一口殷紅的鮮血。

看到如此情況,陸方知道正好是一個絕佳的時機,就在他正準備再次出劍之際,腦海中突然升起了一個聲音。

血龍星劍第一式。

力砍山河!

這個聲音的出現,讓陸方的眼眸中不由出現了一絲紅芒,身體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個極其生澀的動作,原本晶瑩剔透的劍身更是覆蓋著一層紅色的紅芒,因此發出了一聲聲的悲鳴。

只是一瞬間的時間,陸方手中的佩劍一甩,一道凌厲而又氣勢磅礴的劍氣瞬間脫劍而出,伴隨著一股強大的能量直逼白髮老翁。

雖然白髮老翁受到了一定的傷害,可他還是能感覺到這凌厲的攻擊,眼中露出了濃濃的震驚,渾濁的眼眸也在這一刻無限的放大。

很快他就做出了反應,只見他手中多出了一個金光組成的金色盾牌,企圖想擋住這凌厲劍氣的攻擊。

在劍氣擊打在盾牌上的時候,看似強大的盾牌如同豆腐一般,直接被切成了兩半,劍氣因此沒入了白髮老翁的身體。

噗!

白髮老翁的雙眸瞪得大大的,口中的鮮血更是急噴不已,胸口位置已經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鮮血像不要錢似的冒出,身體也因此向後面倒退了好幾步,搖搖晃晃隨時都有可能倒在地上。

「你…..你….竟然掌握了….噗」

白髮老翁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口中噴射出大量的鮮血,就這樣倒在了地上,身體的氣息更是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足以說明這渡劫強者已經損落。

此刻,陸方眼中的紅芒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驚訝,他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手中這把剛剛得到的血龍星劍。

什麼情況??

這把劍竟然自帶招式??

陸方簡直不可置信,更多的卻是濃濃的喜悅。

「這種神級兵器,怎麼可能沒有記載招式?」

就在這時,天老的聲音突然傳來,看得出來,此刻的天老對陸方手中的佩劍也十分的驚訝。

「我操,你終於捨得出現了,之前我呼喚你的時候,你為什麼沒有出現?」

陸方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的埋怨,因為之前的情況他一直在呼叫天老,但天老卻沒有任何的回應,一直到如今,解決完情況之後,天老才冒頭,陸方豈能不埋怨?

「你以為這是我想的嗎??你可知道之前你闖入了什麼地方,在那種地方中,我的魂魄已經受到了限制,導致我和你斷絕了所有的聯繫,想來這山洞絕不是什麼平凡的山洞,能起到隔絕魂魄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