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巫術不行,媚術總可以吧?”

上官林夕說着就像個八爪魚一樣爬到了我身上,因爲我一進門就坐在椅子上,所以她纔會爬上來,看到她不斷的對我放電,我也沒有拒絕,反正有美人相伴,我又有什麼不滿意的。

“只是這樣好像還不夠嗎?”

“那這樣呢?”

上官林夕說着嘴裏就發出了嬌喘聲,然後當着我的面脫起了自己的衣服來,看到她潔白光滑的身軀,我感覺自己有些難受了起來。 上官林夕脫完衣服就趴在了我身上,我剛想要進一步的時候,結果房門直接被人從外面踢開了,而我腦子也恢復了清明,這個該死的上官林夕,沒想到她媚術這麼厲害。

當我看清楚眼前的來人後,我的心也冰冷了,就在我穿好衣服的時候,來人直接給了上官林夕一個耳光,上官林夕也不敢說什麼,只是慌亂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女媧大神,您怎麼會來這裏?”

前來的人正是女媧大神,看到她一臉怒火,我連忙小心翼翼的問話,生怕惹怒她也給我一個巴掌。

“我不來,你今晚還能安然無恙的走出這裏嗎?夕兒,你真讓我失望。”

“母親,夕兒做不到,夕兒真的忘不了……”

上官林夕竟然是女媧大神的女兒,這倒是讓我挺意外的,看到上官林夕哭着跪在女媧大神跟前,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既然上官林夕是女媧大神的女兒,那她對付我的事情,女媧大神八成也是知道的。

一想到女媧大神和上官林夕的關係,我立馬就心生出逃跑的念頭,就在我打算悄悄的離開時,結果女媧大神直接把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只不過她並沒有跟我說話,而是繼續跟她的女兒說話。

“夕兒,當年你在母親面前可是發了誓的,難道你還想她再死一次嗎?”

“不,母親不要,夕兒走,夕兒會走的遠遠的,不再觸怒母親,夕兒知錯了。”

上官林夕和女媧大神的舉止很詭異,我怎麼都沒有聽明白她們到底再說什麼,不過我猜想應該跟我是有關係的,尤其是女媧大神眼裏對我的恨意。

“既然知錯了,那還不趕緊走。”

女媧大神走的話一出口,上官林夕想也沒想就從我眼前消失了,見上官林夕消失後,女媧大神這才放開了我,只是她對我再也沒有以前那種包容心了,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女媧大神對我已經產生了強烈的敵意。

“女媧大神,我想知道你爲什麼那麼怨恨我?我好像並沒有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吧?”

“哼!你好自爲之吧!”

女媧大神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直接瞪了我一眼就離開了,看到空蕩蕩的房屋,我忽然感覺剛纔是事情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如果不是胳膊上傳來疼痛的話。

“媽蛋的,死老妖婆,下手那麼重。”

解開了上衣的鈕釦,當我看到剛纔被女媧大神抓過的地方青紫一片後,我心裏就來了莫名的火氣,這女媧大神難不成也瘋魔了不成?而且她竟然還是上官林夕的母親,太讓人意外了。

“主人,你快回來一趟吧!有人找你。”

就在我納悶的時候神龍發來精神念力,我回應了一聲就回了巫門,結果竟然是陶大師的那個保鏢,而且還有一個人,那人我熟悉的不得了,正是推銷員。

“我靠,你們兩個怎麼找到這裏來的?”

一看到他們兩個,我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我寧肯被女媧大神多抓幾下,也不想看到眼前這兩個人,因爲他們真的是太像口香糖了,怎麼都甩不掉。

“陳道長,您就收了我們兩個吧!自從那日您一走,我們兩個就一直尋找您,沒想到還真給找到了,真的是太高興太激動了……”

推銷員又開始了囉嗦的程序,見此我揉了揉腦袋,轉身就把神龍拉了過來。

“搞定那兩個逗比,還有,永遠不要讓他們兩個靠近我。”

“主人,其實我們巫門也可以招收一些打雜的弟子,比如掃掃地做做飯養養花草什麼的。”

被神龍這麼一說,我還真覺得巫門人少,每次都讓安然和朱雀做飯,那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而且巫門這麼大,清理的人也是必不可少的,況且這兩人心地也不懷,而且還那麼忠心。

想到這裏後,我也來了辦法:“既然你們兩個那麼想來我巫門,但是你們也知道,依照你們的情況,收你們做弟子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你們自身也沒有什麼靈力,根本就不能修道的,所以我再三考慮,如果你們願意的話,就來巫門做清潔工作,也就是傭人,平常就做做飯,打掃打掃院子,你們覺得意下如何?”

“願意願意。”

“我也願意,只要能留下我們,我們做什麼都可以。”

看到他們兩人狗腿子的答應了,我也不再爲難了,大不了以後多給他們一些工作,也省的他們整天都無所事事的囉嗦來囉嗦去,而且我也不用擔心整天都被他們黏着。

“既然你們都願意了,那就跟我進來吧!神龍,你等下拿巫門下人的衣服給他們穿上,弟子長老和下人的衣服可都是要分開的,這樣來人一看也就能明白彼此的身份,免得有些人亂了身份。”

“是,主人,交給我放心好了。”

神龍很快帶着他們就走了,看着巫門如此冷清,我也覺得是時候廣招弟子了,如今落塵也走了,木殤一個在門派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我可以把招收弟子這件事情交給他,而我也能四處走走看看,多留意一些可造之材。

想好後,我立刻就把落塵和木殤召集了起來,“爲師叫你們來,就是爲了巫門以後發展的事情,落塵,你也可以協助木殤處理門派之間的事物,木殤,眼下招收弟子,並不是給你們招收師弟妹,而是給你們各自招收徒弟,如今你們也算是出師了,所以也該有你們自己的弟子了。”

“是,師傅,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呢?”

“明天就開始吧!不過招收什麼樣的弟子做你們的徒弟,你們可要多留個心,爲師可不想看到以後巫門出現內訌的情況,更不想看到弟子們互相殘殺,還有就是富有心計的人,最好不要招收進來。”

“弟子明白。”

該說的都說完後,我就讓落塵和木殤散了,落塵作爲巫門大長老,他自然是要協助巫門招收弟子了,而且他也需要招收他自己的弟子,也確保他自己在公會的實力,而木殤以後是要接收巫門的,所以他必須招收自己的弟子。

對於弟子的年齡,我也沒有限制,因爲好的苗子,是不看年紀的,當然了,有些年紀過大的,我想木殤和落塵自然也不會選擇,因爲他們年齡就擺在那裏,總不可能選一個都能當自己父親的弟子吧!

作爲師傅的我,自然是隱退二線了,而神龍他們自然也是擔任客卿長老,當然了,他們也會招手各自的徒弟,只不過他們的徒弟跟木殤和落塵的不同,他們的徒弟只是靈獸一類的,並不是人類。

當然了,這也是我要求的,因爲靈獸很稀少,如果能把它們都聚集起來,那到時候也是很強大的實力,況且有神龍他們的調教,也不至於它們滅絕,這樣一來,我也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一切都搞定後,我第二天就下山了,木殤和落塵怎麼招收徒弟,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而我也會在最終出來驗證那些弟子何不合格,只有合格的弟子,才能最終留在巫門學道。

“主人,你到底要挑選什麼樣子的弟子呢?”

“當然是跟落塵和木殤相當匹配的人了,好歹我也是給木殤和落塵挑選師弟師妹,總不能選一個能力弱爆了的人吧!而且木殤和落塵已經開始招收自己的弟子了,總得要強過那些弟子。”

“主人,你說的也在理,可是人海茫茫,我們怎麼知道什麼人合適呢?而且現在自身帶有靈術的人,大部分都被人搶走了,資質好一點的,早投門派了,哪裏還會傻傻的等着我們呢?”

“那木殤和落塵當初我還不是這樣得來的,總有挑漏了的,這個世界上,自身帶有靈術的人是不多,但是也不少,只要我們用心去找,總能找到的。”

“是可以找到不少,可是又要心地善良,又要有慧根,而且靈術也不低,又聰明飛凡的,這麼多條件加起來,我看世界上也沒幾個。”

“我又不需要很多,我這次來就想再找一兩個,我的弟子在精不在多,好了,你就別囉嗦了,這一路你都囉嗦太多了,有這個口水,還不如留着等下見到合適的人選給他做思想工作。”

看到神龍一直在我耳旁囉嗦,我心裏也不滿了起來,早知道就不該帶這個傢伙出來,也不知道他爲什麼那麼多話,比八婆還要八婆。

就在我不滿的訓斥神龍的時候,忽然一隻火紅的小鳥出現在我們面前,小鳥渾身似火,長得很漂亮,看到那隻小鳥,我頓時想到了火鳳凰。

“火鳳凰,竟然是火鳳凰,這裏竟然出現這種神物,太稀奇了。”

“主人,我看還是把它帶給朱雀吧!我想朱雀一定很喜歡。”

“嗯,我也正有此意,帶走吧!”

“沒想到這次下山收穫蠻不小的,唉!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碰到我的種類,那樣我也有了自己的傳人弟子了。”

神龍拿起火鳳凰就感慨了一番,看到他一臉羨慕,我笑了兩聲道:“我想你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條龍了,就別想自己的同類了。”

“嘁,無知,就算沒有龍,那我大不了招收蛇類弟子啊!反正也差不多了,等修煉夠了,蛇也是可以變成龍的好不好。”

“哈哈哈哈……那我就先恭祝你成功。”

跟神龍調侃了幾句,我們就回山了,有了火鳳凰這個收穫其實也蠻不錯的,雖然沒有找到適合我的弟子,但是有木殤和落塵我也滿足了。

“朱雀,你看這是什麼?”

我一回來,就把火鳳凰拿到了朱雀跟前,朱雀一看到我手裏的火鳳凰,立馬就瞪大了雙眼,一雙眼裏都是滿滿的欣喜和震驚。

“哇塞,太棒了,竟然被你們找到了火鳳凰,而且還是雛鳥,還沒有認主的這種,太給力了,主人,你真的是我們的福星。”

朱雀激動的抱着我親了一口,剛好被路過的安然瞧見,好在她沒有吃醋,或許是因爲朱雀的身份緣故吧!所以安然從來不吃朱雀的醋,因爲她也清楚我根本就不會去喜歡一個鳥人,雖然說朱雀是上古神獸,可是對我來說,她還是鳥人。 朱雀很高興就帶着火鳳凰回屋去了,至於她會怎麼對待和教導那隻火鳳凰,那都看她自己了,反正我也不懂得怎麼教育火鳳凰的,我的手段還是隻能用在人身上,再加上我也不懂得鳥語。

木殤和落塵都開始了自己的招收弟子,木殤雖然沒有落塵的公會會長身份,可是他的實力不凡,所以也吸引了很多慕名前來的人,看到下面不下千人的團隊,我忽然感覺我弱爆了。

“主人,我覺得這就是差距,你看看人家木殤和落塵,他們一說要招收弟子,就來了這麼多人,你昨天跟我跑了一整天,都沒有找到一個弟子,你說這是不是很諷刺啊?”

神龍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旁邊,看到他一臉看好戲的盯着人羣中,我心裏也不耐煩起來。

“我說叉叉,你是不是最近真的閒的發慌?要不你去閉關修煉去吧!”

“閉關修煉還是算了,主人,其實我說的也沒有什麼錯,你就是條件太多了,如果你沒有什麼條件,我估計這整個天下的人,都會慕名你的名氣而來。”

“得了吧!我可不是秦始皇,也沒他那麼大的霸氣和雄心,我只想要幾個好徒弟就行了,現在木殤和落塵已經出師了,我也要再招收四個弟子來,剛好湊夠六個徒弟。”

“爲什麼是六個呢?”

“當然是爲了接替我們以後的職位了,木殤接替我的掌門人,落塵接替你的職位,朱雀玄武白虎和麒麟的職位自然也要有人頂替了,這樣我們也可以去更高層的世界了。”

“更高層的世界?主人,你都想起來了?”

神龍瞪大了雙眼,我點了點頭道:“早想起來了,人類世界並不是最高層的世界,在往上還有靈術世界,等我們都弄好這裏的一切後,我們就去靈術世界發展去,把我們的名字推向更高層,難道你不想再去那個世界看看嗎?”

“想啊!不過依照我們現在的實力,去了也只是弱小者,所以我們現在要更加強大自己,然後再去靈術世界。”

“那是自然的,你也別看我一直東跑西跑,其實我也是不斷的磨練自己,一個人不光是要術法強大,也要有強大的體魄和心境,再就是用人手段也不能弱勢要不然以後真的就只能孤家寡人了,而我始終都相信,團隊的力量纔是最強大的。”

“是啊!如果你以前也明白這個道理,那現在整個天下都是你的了,而你也不用受這麼多世的苦。”

神龍說着說着就流起了眼淚來,這倒是讓我感到有些尷尬起來。

“我說你怎麼回事?這是開心的事情,你怎麼反而哭了起來呢?你可是上古神獸神龍,好歹也是活了那麼大歲數的老傢伙,怎麼說哭就哭呢?還要不要臉了,要是被那些下面的人看到了,以後看你還怎麼在他們面前混。”

“好了主人,就會拿我取笑,我不哭就是了,只是因爲太久都沒有聽到你有如此大的雄心,所以小小的激動了一下,原本還真以爲你這一輩子就這麼過去了,沒想到主人你依舊是有那麼大的智慧。”

“少拍馬屁了,行了,趕緊幫你自己的事情去吧!你找機會調教調教落塵,爭取在我們走的時候,把他迅速的變強大,這樣我們到時候走也可以走的放心。”

“是,主人,您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神龍笑了笑就走了,而我也收起自己臉上的笑容,直接嚴肅的木殤房間走去,一到木殤房間,我就看到木殤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木殤,你怎麼睡在這裏?”

我搖醒了木殤,木殤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

“不好意思啊師傅,剛纔想着看報名弟子名單來着,結果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爲師也知道你辛苦,好了,你先去休息吧!等你睡起來了再來找爲師,爲師有事情告訴你。”

“師傅,您說吧!弟子不困了,剛小睡了一會兒,現在精神也恢復了一些。”

木殤說完就在我面前挺起了腰板,見他恢復力那麼強,我也不在說什麼,直接告訴了我今天和神龍的話,木殤聽完一臉震驚。

“師傅,你是說,還有更高的世界嗎?那個靈術世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世界呢?”

“那是另外一個世界,跟我們的世界不同,我們的世界最主要是平凡的人類,而靈術世界的人都會靈術,在那個世界裏,如果沒有靈術的話,是無法生存的,而且他們沒有人類的食物,所以到了那裏,只能靠靈氣飽腹,不能在吃飯了,這也是我如今遲遲不肯去那裏的原因,因爲我們現在還只是凡胎**,不可能離開食物。”

“師傅,那照你這麼說,那個世界我們永遠都不可能去了。”

木殤失落了起來,看到他還是沒有想通透,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在修煉到最頂級的時候,是可以經過靈力淬鍊身體的,然後讓我們跟五穀雜糧隔絕,從而只用靈力就可以飽腹。”

“那得修煉到什麼時候去啊?”

“有些人,一輩子都不可能修煉到這種地步,而有些人,幾十年甚至十幾年就可以修煉到這種地方,所以還是多靠自己,在修煉這條道路上,是沒有什麼捷徑可走的,而爲師也希望能在另外的世界裏看到你和落塵。”

“師傅,弟子知道以後該怎麼辦,放心吧!我們一定還會在靈術世界見面的,而且弟子也不甘心一直都在平凡的世界中存活,人總得往前看。”

見木殤已經想開了,我也放心的退出了房間,因爲我還要去看看落塵,也不知道這小子今天招收弟子怎麼樣了。

一到靈術師公會,那些人立馬就朝我涌了過來,看到他們都圍在我身邊噓寒問暖的,我感覺自己都成了國寶,好在落塵住的房間不算太遠,要不然我還要被圍觀一陣子,還真是人怕出名豬怕壯。

“師傅,您來了,是不是看我招手多少弟子來了?”

落塵一見到我,就沒了正形,跟平時在公會處理事情的態度完全不一樣,或許人都是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面前,才能毫不保留的表現出自己最真實的一面,就像我曾經在師傅面前一樣。

“我這次來不光是看你招收弟子情況,還爲了告訴你一些事情。”

我說着就把對木殤說過的話告訴了落塵,結果落塵並沒有太過震驚,看到他的表現,我反而有些奇怪了,難不成這小子早知道了靈術世界?

“你小子是不是早知道有靈術世界的,所以才表現這麼淡定?”

“嗯,師傅,我在靈術師公會這裏查過很多資料,有資料說過那個世界,不過弟子愚笨,我想自己肯定不可能去那裏,因爲弟子對食物可是非常鍾愛的,弟子根本就無法戒掉食物。”

“這件事情先不說,等你以後自己再做打算吧!你既然知道了那個世界,那你也應該知道,人都是會往前衝的,木殤和師傅以後都會去那個地方,至於你自己,爲師希望你到時候會做出最理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

“師傅放心,如果真的到那個時候了,弟子一定會做出選擇的。”

“好了,說說你今天招收弟子的情況吧!”

wωω☢ тTkan☢ ¢ o

“弟子這次招收的弟子在精不在多,所以並沒有多少,喏,這是最優秀的十位,不過還要再次選拔,因爲弟子不想招收一些對公會不利的人進來。”

“嗯,這樣的想法是很好的,師傅支持你,對了,你是怎麼從那麼多人裏面挑選出這十位優秀的人員呢?我看木殤現在還一頭霧水呢。”

落塵神祕一笑,接着就說道:“其實弟子也只是根據在公會處理的幾件事情中得來的感悟,那些前來的人雖然多,可是真正有實力的根本就沒有幾個,弟子只是提出了幾個條件和任務,結果就挑選出了最終這十名,當然了,明天還是有最後一個任務的,如果他們過關了,才能真正的成爲弟子的徒弟。”

“那要是他們都不過關,那你這次豈不是一個徒弟都招收不到了?”

“也有這種可能,可是弟子寧缺毋濫,就像師傅一樣,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成爲我們的人的,師傅,這可是你教導弟子的,寧肯沒有,也不要一個不利於自己的徒弟。”

“你小子,還學會拿師傅的話教導師傅了,行了,你有這種思想覺悟,那爲師也放心了不少,其實爲師也是擔憂你們會挑選出那些歹人來,這纔來觀摩的。”

“那師傅,你覺得我和木殤之間,誰更勝一籌啊?”

“在術法上,木殤比你強,可是在用人和思維方面,你比他強,說到底,你們兩個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所以爲師也希望你們師兄弟兩個能互補一下,這樣以後不管有什麼問題,你們都會可以迎刃而解。”

“師傅,弟子知道了,以後不忙的時候,弟子會多去找木殤比試的。”

跟落塵說完話後,我就回巫門了,第二天的時候,我帶着木殤前來參觀落塵選弟子的最後通關考驗,這也是爲了讓木殤從中吸取到經驗,也利於他今後在門派的發展和管理。

“很好,你們十位是最優秀的,但是這還不夠,因爲你們只有在通過最後一關的時候,才能正式的成爲本人的弟子,而你們也終會以靈術師公會核心弟子的身份加入進來。”

“師傅,沒想到落塵還真有一套。”

木殤見落塵站在臺上激昂的說詞後,他心裏也一陣佩服,而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自信滿滿的落塵,看來他真的出師了。

隨着落塵的話音落下,下面的人就開始鼓掌起來,接着那十位弟子就朝落塵設置的陣法中走去,當然了,這個陣法我剛纔也進去看了一下,這也是爲了防止有弟子在這裏出事。

看着那十位弟子進入陣法後,圍觀的人也開始念起咒語來,這樣一來,大家也都能看到闖陣者在裏面的情況,而且還能感受一番陣法的威力。

“師傅,那我們是不是也要去體驗體驗?”

“那是必然的,你也可以根據落塵的做法衡量出你自己的計劃。” 木殤嘆了口氣,最終還是選擇念出了術法,見衆人都對那十名弟子感興趣,我也來了一點小興趣,反正眼下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做,所以我也念了一句術法就看起了那些弟子來。

那十位弟子一進到陣法中,就互相散開了,因爲這是落塵強調要求的,這是單獨作戰計劃,而這十名弟子,當初之所以可以勝出,就是因爲他們團結,所以纔會脫穎而出。

而落塵想要的,不光是團結的力量,還要的是他們單獨作戰的魄力,因爲很多時候,任務都是單獨下發的,所以最主要還是他們自身各自的實力情況。

“師傅,你覺得那十個人誰會勝出啊?”

木殤一邊看着那些人的闖關,一邊撐着下巴問我,其實我心裏早有了答案,可是就這麼說出來的話,那還有什麼懸念呢?還不如他自己看來的好。

“木殤,不是所有答案都會讓你滿意,所以你還是自己用心去看吧!爲師也希望你能從中吸取到教訓,記住了,這次不光是一次挑選弟子大會,也是給你們自己心中立下警鐘的時刻。”

“師傅,你在說什麼啊?弟子怎麼越聽越不懂了,感覺你說話好奇怪。”

木殤一臉鬱悶,而落塵也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見他們都不明白,我笑而不語,因爲我知道他們很快就會明白了。

“師傅,到底是什麼啊?你就解釋解釋吧?”

“不用爲師解釋,等下你們就知道了,好了,注意力集中,不要一直看着我,又不是我闖關。”

被我一說,那些剛纔還看着我的人,都紛紛轉過了頭去,那幾個弟子的最終闖關也到了結束,十個人有兩個不過關,其餘的都過了,但是他們出來後,一個個都多多少少受了點傷。

“你們這次不錯,能有八個人闖關成功,我心裏很是激動,恭喜你們成功。”

“會長,能不能請您讓那兩位也加入我們呢?剛纔他們只是錯了一步而已。”

過關的人中有一個高喊了一聲,結果剩下那幾位也都喊叫了起來,希望落塵能給那兩名失敗者一個機會。

“失敗就是失敗了,我是可以給他們一次機會,可是如果真的是到了戰場上怎麼辦?誰會給你們機會呢?生命也只有一次,沒有重來的可能,你們記住了,不是什麼都有第二次機會的,如果你們想要走到最遠,那就要做好一切心裏準備,包括失敗。”

落塵的一席話,也讓那些人停止了吶喊,看到一個個心情失落的樣子,我笑了笑,木殤則是皺着眉頭,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忽然那些弟子中有一個走向了失敗者。

“會長,我們是一起來的,如果他們兩個不能跟我們一起,那我寧肯不要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