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詩韻微微一笑,當下陪着我一起來到了鄱陽湖的岸邊,遠處的夕陽漸漸拉下帷幕,天際漂浮着朵朵火燒雲,他張開雙臂小聲說道,好多年沒有感受到陽光了。

我倆就坐在湖邊的岩石上,靜靜的看着遠方的夕陽,她將腦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微微閉目享受着所剩不多的時光。

當夜幕徹底降臨,我抱着她,再次深深的吻了下去,不知吻了多久,我倆無言以對,最後她沉默不語,站在原地靜靜的看着我。

我知道,離別終將到來,當下對她揮了揮手,振翅高飛,在空中對她回眸一笑,飛向了遠方。

至此,鄱陽湖底的三頭蚺,徹底的告一段落,游塵師傅被救了出來,大師伯也安安穩穩的回到了開天教,我記得開天教隕落之時,九大弟子,死的死,逃的逃,現在老大老二老四老七都在,還差五個,這五個人當中,究竟還有幾個活着?

我一邊往開天教趕,一邊不停的思索,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感覺身後飄來一陣彩光,我回頭一看,嚇了一跳!

在這漆黑的夜空中,河神詩韻不知爲何竟然追了上來。

我問她,詩韻姑娘,你爲何追趕而來?

她有些氣喘,當下忙不迭的對我說,公子,鄱陽湖中大亂了!

我一愣,趕緊問她,怎麼回事?三頭蚺不是被殺掉了嗎?

河神詩韻先是恩了一聲,隨後又說道,正是因爲三頭蚺的死去,所以其餘的妖獸開始興風作浪,現在鄱陽湖上陰雲密佈,湖水翻騰不已,而且湖水中還傳來陣陣男人的廝殺聲以及女人的哭聲。

我靠,我一聽這樣,那還了解?這三頭蚺是我殺的,我殺掉了三頭蚺之後,使鄱陽湖變成了這樣,我也有責任,這種不擦屁股的事,我是不會幹的,說什麼也要處理乾淨!

我這麼一想,當下二話不說,抱着河神詩韻,展開大黑天神翼,瞬間朝着鄱陽湖再次飛去。

到了鄱陽湖上空之時,尼瑪,我嚇了一跳,本來天色就暗了下來,加之鄱陽湖的天空上還密佈着陰雲,時不時的再劈下兩道閃電。

而鄱陽湖中,則是大浪滔天,一反常態,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我打開法眼,朝着鄱陽湖中看去,在湖水中露出一個個光影,乍一看還以爲是一隻只的水母或者別的水生物,只不過會發光而已。

但仔細一看,我渾身是不寒而慄,尼瑪,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水生物,而是一個個的靈魂!

這鄱陽湖中頓時怨魂萬千,沒有了三頭蚺的壓制,他們此時變的更爲兇惡,若是有漁民下水,恐怕別想活着再上岸。

媽的,我心說到底該怎麼辦?面對着萬千幽魂,我自己肯定是殺不乾淨的,記得上一次在廢棄工廠中屠殺萬千惡鬼,只是因爲我手中有文法照天鏡,現在照天鏡放回了雲南萬魔山,我根本無法取回,而魔劍也沒在手中,這可如何是好?

我急的團團轉,爲了避免在空中出現危險,我抱着詩韻飛到了岸邊,我倆剛站在原地,就看到鄱陽湖的湖水中爬出來了許多螃蟹,還有烏龜什麼的,敢情都是快被嚇尿了。

而當我打開法眼朝着湖中再次仔細觀看之時,我驚訝的發現洛神船也被那萬千遊魂野鬼給佔領了!

臥槽!

這他媽的絕對是叔可忍,嬸不能忍啊! 孩子他爹,給條活路 我對詩韻說道,你先別急,讓我好好的想個辦法,媽的,不弄死他們,今天我就不走了!

說話間,我盤腿坐在了地上,說實話,我身上沒有什麼絕世兵器,想要大面積的屠殺這些冤魂野鬼,至少我還沒有那個本事。

就在我想不明白怎麼解決問題之時,忽然遠方黑暗的天邊閃爍出一點金光,那金光就像是一道流星一樣,朝着我們就飛了過來。

我心中疑惑,心說這金光看起來怎麼如此熟悉?

片刻後,我恍然大悟,對!是祖師爺來了!哈哈哈,祖師爺來了!

我站在原地大叫道,祖師爺!我在這,我在這!

不一會金光落在了我們的旁邊,祖師爺的金身出現了,隨同他一起出現的,還有一把七彩的寶劍。

正是魔劍!

祖師爺來到我的身旁,笑道,張亮,我見游塵先回來了,但卻等你許久,發現你遲遲未回,就請神查看了一番,知道你遇上了麻煩,我親自帶上魔劍前來支援。

我笑道,祖師爺啊,你真是太貼心了,不知貼心還貼身呢,比護舒寶都貼身!

祖師爺一愣,沒有說話,詩韻則是小聲問我,公子,護舒寶是什麼?是一種護身法寶嗎?

呃…這個問題有點深度。

我說這護舒寶吧,對於女人來說,算是法寶吧,女人每個月都必須要用的,河神詩韻哦了一聲,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其實我也不知道河神詩韻會不會像正常女人一樣來月經,但看她能夠流出那種液體,至少我認爲她還是有女人正常的生理特徵的,不然的話,豈不是一輩子不孕不育了?

祖師爺眯眼盯着鄱陽湖的湖面,此時將魔劍遞給了我,振聲說道,張亮,你大師伯曾經教過你真幻劍訣,這一次,就是你提升修爲的最佳時刻,去吧。

我恩了一聲,還沒來得及離開,詩韻趕緊從口中吐出避水珠,遞給了我,同時關心道,張亮,有這避水珠護身,你也能更加安全一點。

爲了儘快幹掉這些怨魂,我二話不說擡手抓起避水珠塞進了口中,當下震動大黑天神翼,飛入鄱陽湖!

撲通!

當我從天而降,掉入鄱陽湖當中的那一瞬間,萬千冤魂野鬼同時朝着我涌了過來,我微微閉目,念起法決,瞬間使出真幻劍訣的第五重,真幻迴轉!

蒼啷!

我拔出魔劍,揮動之際,魔劍上的黑霧都變成了幻影,我像是被一團黑霧包裹着一樣,那些冤魂野鬼剛一衝過來,還沒來到我身邊之時,就立刻被魔劍絞殺!

簡直就是沾邊死!過了一個死一個,過來兩個死一雙,但無奈湖中鬼魂太多,一時半會殺不乾淨,我連續舞動劍訣數十分鐘,不知絞殺了多少,但擡眼看去,湖水中還是擠滿了怨魂。

我大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劍法!這一次我並沒有幻化出別的兵器,而是將幻化劍的力量籠罩到了魔劍的劍身上!

擡手甩出魔劍的瞬間,一道金色但卻夾雜着黑霧的光芒,猛然呼嘯而出,穿過那些怨魂的身體之時,眨眼間將其絞殺!

這一招果然夠快,果然夠狠,沒用多久,我直殺的鄱陽湖中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那翻騰的湖水慢慢的平息了下來,大多數怨魂也都死在了我的魔劍之下,而我要的正是這種效果,讓鄱陽湖歸於平靜!

等我提着魔劍上岸的時候,下一刻問題重新出現了,河神詩韻的洛神船被那些鬼魂所佔領,而且大肆破壞,現在已經破敗不堪,她以後該何去何從? 我吐出避水珠遞給詩韻,同時說道,詩韻姑娘,今後你有何打算?

她一聲不吭,站在原地,就一直看着面前的鄱陽湖,過了許久之後她嘆了口氣說,我也不知。

這一瞬間我猛的一激動,說了一句,要不你跟我走吧?

我這一句話說完,祖師爺差點趴到在地上,我已經有了周璐璐和婷婷,要是再弄回去一個,這…這特麼的都能湊成一桌麻將了!

河神詩韻嘆了口氣說,不了,我還是留在鄱陽湖吧,你將這鄱陽湖中的冤魂野鬼都殺掉了大半,我留在這裏不會有危險的,況且我還有避水珠護體,一般冤魂野鬼是不可能對我造成傷害的,洛神船隨破,但我有辦法修復的。

我一聽她有辦法修復洛神船,那心裏還好受了點,我倆站在原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過了許久,祖師爺咳嗽了一聲說道,張亮,我們該走了。

我嘆了口氣,當着祖師爺的面,也不好意思再去抱詩韻,也不好意思親她,只得與她禮貌一笑,隨後跟隨祖師爺飛到了天空之上。

她站在原地,朝着我飛出的方向,駐足凝望,久久沒有離去。

等我到了開天教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還沒睡,就坐在大廳裏一直等着我,看到我和祖師爺一起平安歸來,衆人才算是安下了心。

不知道爲什麼,沒把河神詩韻帶回來,我的心裏竟然隱隱有一種失落感,好像在我的內心當中,我就已經認定她是我的女人了,她必須屬於我。

慶功的什麼話我也懶得說,吃飯的時候大家都是很高興,而我則張口問道,對了,祖師爺,你找到有什麼好用的屍體了嗎?我想幫七師叔尋找肉身,咱們要壯大開天教,就必須廣收子弟,先讓我這幾位師叔師伯全部恢復當年的法力,然後再廣爲收徒,怎麼樣?

師傅眯眼一笑,滿意的恩了一聲,大師伯捋了一下只有寸許長的鬍鬚,也是點了點頭。

七師叔有些驚訝,沒想到我還一直掛念着幫他尋找肉體的事情,他很是感動,但在座的各位,都比他有威望,所以他也沒有說話。

祖師爺想了想,隨後說道,這一段時間我也查找到方圓上千裏的地方,那些保存完好的屍體,一具都沒有,若想仔細尋找,怕是還要多耽誤一些時間,不過,就在今晚從鄱陽湖回來的時候,我卻忽然想到了一處地方,那裏應該能夠找到適合老七的肉體。

我們衆人同時一驚,趕緊問道,哪裏?

祖師爺笑了笑,側頭對我說,張亮,我們飛躍一座山脈的時候,你可曾聽到一陣呼喊聲?

我一愣,我說這個我倒真沒在意。

當時回來的時候,我心裏一直都在思念河神詩韻,所以祖師爺所說的這種呼喊聲,我確實沒有在意。

祖師爺說道,在湖北神農架那一片山脈中,我聽到了一陣昂長的呼喊,類似於動物之類,但又像是人在打呼嚕,若是不假的話,定當是傳說中的野人。

我靠,我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神農架野人的傳說由來已久,但到底有沒有野人,這個科學家們也不敢確定,只是在神農架那裏發現過紅色的毛髮,以及寬大的腳印,按理說,這種種跡象,是表明應該有野人的,但野人長啥樣,誰也沒見過。

此時大師伯忽然插口說道,師侄,神農架確實是有野人的,你們都知道的,我喜歡看一些古籍,在浩瀚的中國古代典籍當中,曾經多處記載了一種神祕的人形動物。《山海經》中就有這樣的描述,梟陽,其爲人,人面,長脣,黑身有毛,反踵,見人笑亦笑。

而屈原的《山鬼》、明代《本草綱目》、清代神農架周邊的房縣、興山等縣縣誌都有關於野人的記載!

我靠,我驚訝至極,我趕緊問大師伯,難道神農架真的有野人嗎?

大師伯笑道《本草綱目》你知道吧?見我點頭,他繼續說,上邊曾有記載,南康有神曰‘山都’,形如人,長丈餘,黑色,赤目黃髮,深山樹中作窠……這般描述以及山都,說的就是野人。

七師叔有點想不明白了,就問祖師爺,祖師爺,你難道是想幫我尋找野人的肉體嗎?

祖師爺點點頭,恩了一聲。

我們一羣人瞬間震驚!祖師爺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臥槽,找不到沒有腐化的屍體就不說了,竟然偷懶想要弄個野人的肉體來含糊過去?

七師叔也是傻了,坐在原地眨巴着眼睛,一臉疑惑的看着祖師爺。

祖師爺拍了拍七師叔的肩膀,他笑道,老七,除了我傳授於你的絕技之外,你還學到了什麼絕技?告訴張亮。

我一聽七師叔還有別的絕技,立馬興趣上頭,趕緊問他,七師叔啊,你還有啥絕活?說說看呀。

七師叔笑了笑說,也不是什麼絕活,就是年輕之時遊歷天下大川,曾意外得到高僧相傳的少林絕技,金鐘罩!

金鐘罩?臥槽牛逼!我一拍桌子,嚇了衆人一跳,我趕緊說道,七師叔,那你能表演給我看一下嗎?我靠金鐘罩啊,我小時候天天做武俠夢,你就表演給我看一次,行不行?

七師叔搖了搖頭說,我現在乃魂魄之身,沒有法力,是無法運用出金鐘罩的,這金鐘罩在運轉之時,會有一口金鐘籠罩在身上,可抵禦各種法寶以及法力的攻擊,隨着自身修爲的增加,抵禦的力量也能不斷增加,這就是少林絕技中的獨特之道!

我嚥了一口吐沫,心有不甘,媽的,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的金鐘罩啊,我做夢都想學的啊。

當下我嘿嘿笑道,七師叔,要是你變成了活人,哪有機會的話,教教我金鐘罩如何?

七師叔灑脫道,你是我的師侄,你想學什麼我都教你,只要我會的,我就一定也讓你會,放心吧。

我倆說了這麼久,祖師爺笑道,而我把注意力放在野人的身上,正是因爲野人身體之中蘊含天地靈氣,他們先天性的造化就堪比人類,而且四肢發達,身體堅硬,適合老七使用,畢竟老七自身也有金鐘罩絕技,加上堅硬的肉體,更可事半功倍!

我趕緊說道,那據說野人的智商都低啊,萬一七師叔用了野人的肉體,將來變的像是個嬰兒一樣,那該怎麼辦?

祖師爺笑了笑說,你的啓天返魂術,不是能夠讓靈魂佔據別人肉身嗎?智商只會依照老七的來,不可能會被野人的智商所侵佔大腦的。

我哦了一聲,然後說,那野人據說都兩米多高,將來七師叔怎麼上大街?

我說完這句話之後,不光是祖師爺,屋裏所有人都笑了,游塵師傅眯眼對我說道,這個你就不用管了,祖師爺自有妙計,我們想讓老七復活,但我們不想去殺害無辜的人,尋找古墓中沒有腐化的屍體,目前也無法尋找到,最接近人類,最可靠的,目前看來也就剩下野人了,野人我沒見過,但根據古典雞記載,其身體堅硬程度,應該能比得上殭屍了,這種肉體最爲上乘!

我靠,我一聽是這樣,那還說別的嗎?當下一拍桌子振聲道,那好,這幾天咱們就抓野人去!奶奶的,搞定了野人,讓七師叔復活,咱們就振興開天教,到時候我也是開山弟子之一了,哈哈哈!

就在此時,祖師爺忽然對我說道,張亮,這次去神農架抓野人,只能你一個人去,不能帶別人一起同行,切記,只能你一個人去!

我驚訝道,爲什麼? 祖師爺說道,從那神農架野人的吼叫之聲中,我能夠感受到其器官敏銳,聽覺定然發達,若我們去的人多,肯定會打草驚蛇。

我哦了一聲,隨後說道,那我自己去的話,該怎麼尋找?

還別說,我這句話倒是讓衆人給問住了,沒人知道該怎麼尋找,師傅大師伯祖師爺,乃至七師叔沒人懂的怎麼尋找野人。

我試探性的說,我開啓法力去感受,這樣能找到不?

祖師爺搖了搖頭說,回來的路上我就感受了一番,野人身上根本沒有法力,這需要你自己去尋找,還有一件事,你定要牢記於心。

我問道,什麼事?

祖師爺站起身,雙手負於身後,一邊漫步一邊說道,神農架地區,神祕異常,自古以來兇險至極,多茹毛飲血之輩,說不上來是野人還是什麼猛獸,所以,你去了那個地方之後,定要加倍小心。

哦,這樣啊?

我心說,那我去神農架之前,就打探清楚消息唄,現在互聯網這麼發達,我先查閱一下資料再說,等摸清了神農架地區的特點,我就立即動身。

吃過了飯,我回到樓上,婷婷正在lol,看他現在的技術,玩的還不錯,至少不是坑比了。

等婷婷玩了一把之後,我對婷婷說,那什麼,你先起來,讓我查一下神農架,我這兩天就要去神農架呢。

婷婷也不理我,也不看我,自顧自的玩遊戲。

我頓時就愣住了,我低下頭問她,婷婷,你怎麼了?

婷婷撅着小嘴,滿臉的不高興,但她就是不理我,我說婷婷你到底怎麼了啊?有事你就跟我說啊,你這樣子,讓我很尷尬。

婷婷一聽,隨後側頭對我指責道,你還知道尷尬啊?回來那麼久,只顧着跟你師傅師叔師伯們說話了,早把我忘了吧。

我嘆了口氣說,哎呀,婷婷你別這麼想啊,那不是爲了彙報任務嗎?你要理解我啊,我可是赤膽忠心,學習雷鋒的好榜樣,在學校還是三八紅旗手什麼的,哦不是,不是三八紅旗手,是三好學生紅旗手。

婷婷撲哧一聲就被我逗笑了,她捏着我的鼻子笑道,那你今晚要好好陪我。

我忙不迭點頭道,好好好,那必須的啊,我當然要陪你,嘿嘿嘿嘿。

婷婷一聽我這麼淫蕩的笑道,當下也嘿嘿的壞笑道,今晚至少弄九次,行不行?

我說我靠,不是吧?雖然我現在擁有飲血太歲中的萬鈞神力,同樣也有金石太歲中的堅硬如鋼,但要是弄九次的話,那得浪費多長時間啊?我現在這麼猛,每一次少說也得半個小時吧?我靠,弄九次直接都弄到天亮了。

婷婷嘟着嘴晃着身子說,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弄九次,第一次我要在上邊,等我爽夠了,你再隨便換姿勢,怎麼樣?

哎,我嘆了口氣,心說這才幾天不見啊?就變得如此生猛?僅僅是憋了幾天而已就給她憋成這樣了,看來老方丈說的不錯啊,女人是老虎。

奶奶個爪耙子的,豈止是老虎,簡直就是猛虎!猛到不行不行的。

當下婷婷見我默認點頭,撲哧一聲笑了,隨後鑽進我的懷裏,猛的一下把我按到了牀上,二話不說就騎在我身上,扒開瘋狂的脫着我的衣服。

此時此刻我特麼怎麼有種被強姦的感覺?

跟婷婷弄了兩次之後,她就躺在我的身邊,上氣不接下氣了,我心中冷笑一聲,心說敢挑戰我飲血太歲外加金石太歲的力量?找死!

她已經爽到了一種昏死的狀態,此時躺在一邊,一聲不吭,滿臉紅潮只顧着喘氣了。

我穿上睡衣,來到電腦前,趁着這短暫的寧靜,開始查找關於神農架的資料,畢竟孫子兵法中有句話叫做,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句話可以運用到行軍打仗當中,也可以運用到很多別的事情當中,多瞭解一些神農架的知識,到時候不至於遇到危險情況的話,會很倉促。

結果這神農架我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啊!

這神農架位於湖北省西部邊陲,東與湖北省保康縣接壤,西與重慶市巫山縣毗鄰,南依興山、巴東而瀕三峽,北倚房縣、竹山且近武當,地跨東經109°56&p日me;–110°58&p日me;,北緯31°15&p日me;–31°75&p日me;,總面積3253平方公里!

他奶奶那粗壯的小胸毛!這神農架竟然也在神奇的北緯30°線上!

我心驚肉跳啊,這北緯30°線上的奇聞奇蹟奇談那可是真不少,沒想到這自古以來流傳着野人傳說的神農架,竟然就在北緯30°線上!

衆所周知,神祕的北緯30°線,鏈接着一串串絢麗多彩、懾人心魄的世界自然之謎,百慕大三角、埃及金字塔、諾亞方舟、撒哈拉大沙漠、珠穆朗瑪峯,還有我剛去過的鄱陽湖老爺廟水域,最後這神農架野人之謎也令人注目地串在這條神祕緯線上。

我心說這一次真的不能大意了,又是一處比較神祕的地方了,此時的我,在心中忽然冒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想。

是否在這神祕的北緯30°線上,那些所有的奇蹟奇聞奇談的起因,會不會是一些妖獸或者鬼怪更或者像是三頭蚺一樣的上古魔獸所製造的?

我這麼一想,瞬間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因爲一個更誇張的想法從我的腦中冒了出來。

黎明之劍 尼瑪,那野人會不會就是什麼妖獸?更或者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什麼物種?若是單單說成是野人的話,常年生活在山區,冬天冰封萬里,夏天熱氣炎炎,他們究竟是怎麼生存的?說不好,那些野人還真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什麼物種!

我現在是越來越激動,尼瑪,以前我就是個凡人,關於神農架野人之謎,我也就是在電視上看看,現在不一樣了,我牛逼了,我有神羽太歲啊,在水中我就不說了,那是個例外,但在陸地上或者在空中,我是不用懼怕任何東西的,實在打不過的話,媽的轉頭就跑,除非是遇到天魔和祖師爺那樣的高手,不然沒人能追上我的。

我已經決定了,明天就出去,去神農架!尋找野人,到時候活捉野人弄回來給七師叔使用啓天返魂術,哈哈哈,振興開天教的時日不遠了!

我越想越激動,此時激動的那個東西重新硬了起來,我二話不說,關掉電腦就衝到了牀上。

當下一把將婷婷拉了過來,壓在身下,婷婷嬌呼道,亮,你幹啥啊?

我嘿嘿笑道,我還要!

婷婷嚇了一跳說,不行,不行!剛纔你太猛了,我那裏都有點疼了,今天不行了,明天再說。

我學着小智那淫蕩的笑聲說道,嘿嘿,你不是說今晚要九次嗎?這才兩次啊,來吧,不要也得要!

說話間,我壓到了婷婷的身上,立馬引起了她的一陣嬌呼。

第二天,婷婷已經被我弄的雙腿軟到站不起來,她想下牀上廁所,但剛把雙腿放在地上,就差點跪了下來,她的兩腿真心用不上一丁點力氣了。

我抱着她去上了個廁所,在她上廁所的時候,我一邊看着她,一邊學着小智那淫蕩的笑聲,讓婷婷弄的很是尷尬,她紅着臉說,哎呀張亮你現在咋這麼壞啊,你別一直看着我啊,不然出不來,你去給我買早餐!快點哦!

其實我就是故意逗她的,我心裏想的都是神農架野人,現在在我的心裏,野人要比女人更有吸引力!

我剛走出開天教,小溼妹就從後邊笑嘻嘻的追了上來,我一看她壞笑的表情,我就知道,她肯定找我有事! 我說小師妹你又想幹什麼?別打什麼歪主意啊,直接給我敞開大屌說直話。

小溼妹嘿嘿笑道,師哥呀,我怎麼會打歪主意呢,你要去神農架了是吧?

我恩了一聲,小師妹繼續說道,那你帶我去行嗎?我保證不搗亂,我現在法力更加精進了,到時候肯定能幫你的。

我搖了搖頭說,那可不行,祖師爺說過,只能讓我一個人去,去的人多了不好,容易打草驚蛇,野人誰也沒見過,能不能抓到還是一回事,所以你別鬧了,趕緊回去。

小師妹再三要求,我也沒打算讓她帶出來,畢竟事關重大,能夠找到野人的話,七師叔的肉頭就有着落了。

我購買了許多生活必需品,以及帳篷手電什麼的,最後纔來到無人的地方,振翅飛向神農架,在空中我仔細想想,可能祖師爺的做法是對的,因爲若是用殭屍的肉體來幫七師叔復活,說不好,還極有可能出現金鈴公主那樣的事情,就是魂魄本身並不能快速佔據肉體,而是被肉體上本來的靈魂侵佔。

不過這個可能性也小,畢竟金鈴公主不同於常人,她是被施了法術的,靈魂全部被封印在了體內,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