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步由這部分人,根據系統總結之後得到的情況,如同數學公式一樣,對該技巧進行表面公式化;

第四步將公式化的技巧進行學校、或書籍模式的大面積推廣。

這樣四步走方式的出現,很好地解決了‘朋族越來越多的實用技巧、更爲龐大的原理學習時間,與人生短暫時間之間的矛盾’問題,使當前大量技巧得以在短時間內讓人學會並使用出來。

而這四步走其實還可以擴展出更多內容。那就是,在學會了大量技巧的使用之後,該人還可以根據個人習慣,選擇某一個技巧,或某一個同系別的技巧去研究其原理,更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實力。

其中,‘技巧系別’,也是在上面四步走方式出現之後,才逐步產生的比‘能量、精神、意識、身體’更爲精細的劃分。

例如:

將各種以宏觀上控制電能,以爆發方式產生作用的大量能量技巧,就被歸入‘擴散爆發系’;

以精細控制少量電能,刺激身體或者刺激外界物體的衆多能量技巧,就被歸入‘精細控制系’;

單純以能量產生的電能,去幹擾敵我體內生物電流動,從而對己方產生增幅,對敵方產生干擾的衆多技巧,則被歸入了‘能量擾動系’;

諸如此類,系別繁多。

當然,這些系別都是對靈魂級及其以下實力等級非能量體、非長生者而言的,畢竟現有系別之中,還沒有‘修習一種就不能修習另一種’的說法。

其實關鍵還是在於時間上,系別的劃分和技巧的公式化,都只是爲了在短時間提升某個人的實力做出的措施而已,不過出現之後意外產生了‘更方便修煉’的效果,就是額外獎勵了。

在這種公式化的方法出現之後,各種實用技巧開始大量發展,技巧系別不斷完善,朋人的個體實力也很快得到了一個飛速的提升,並由此進一步擴大了朋族的整體戰鬥實力。

而像這位朋人能量體此時使用的溫度控制,就是這種模式化的技巧之一。

其具體原理,其實與微波爐差不多,只不過用於驅寒之時,其加熱的方向當然不可能對着生物(除非想烤肉),只是將附近空氣加熱到讓人感到溫暖的程度而已。

不過,這種技巧本來是用作攻擊和金屬加熱等工作用的,而生物體的朋人常常只是用來攻擊,因爲這樣短暫,耗能少;而耗能極高,而且需要持續的金屬加熱技巧,則一般用機械替代。

此時這位能量體朋人將這個技巧用來保暖用,在沒有念力束縛暖意的情況之下,就必須持續加熱,其耗能之大可想而知。

若是生物體的朋人,不說這耗能量,單單持久激發體內潛伏的能量,導致其變爲活性,就很容易對身體造成傷害。

因此,也只有能量存量遠超普通翼人,而且是能量化身體的能量體侍從們,纔敢於用來幫自己的遁甲朋友禦寒。

當然,既然他能夠用這種技巧那保暖,可見此人對這方面的原理理解也有了一定的基礎。

不過,這些東西,行走在路上的甲言一無所知,朋人也不會將這些說出來對方也無法理解的東西給擺出來。這既是爲了保密,也是避免給好友造成麻煩。

在一路上不斷感嘆着對方的成長,並交流着最近的心得體會(你當春遊啊)之後,兩人來到了機場航站樓。

在甲言前方,出現了三名朋人。

其中一人外形與他身旁的好友差不多(都是燈泡),應該也是能量體。而且看雙方的衣着也差不多相同,恐怕工作也是類似的。即便對方手裏多了根裝飾華麗的棍子,基本上也不會是長老;(爲什麼他就沒想過,會不會自己朋友就是長老呢?嘎。)

另一名男性身高介於翼人(1.3m左右)與原人(2.2m左右)之間,各項外形數值看起來比普通人高那麼一點點,比那些高人卻又低那麼一點點的路人君。

其身體並沒有好友這種能量體的閃亮,卻又與自己平時所見到的朋人那種生物體皮膚有細微差別,身體表面似有若無地散發着淡淡微光。

會不會是這人的能量沒好友高呢?

下意識地轉頭看了看好友,甲言又自我認同地點了點頭,瞬間將對方從長老的可能性中剔除,渾然不覺身旁好友迷惑的眼神。

此時,那位被認爲沒自己好友厲害的人,正滿臉無奈地拉着一旁比他身高矮上半個頭的女性。

要評說的話,那就是漂亮、文靜、有氣質……

不過當他具體地想要找個形容詞來描述對方之時,甲言卻發現自己真的學藝不精,或許改回小學重修一次。

對周圍一切視若無物的美女,此時正手捧厚厚的書籍,一臉認真地翻看着。即便是身旁那名男性吵死人(心理作用)的呼叫,對方依然不爲所動。

(對!這纔是對那些有不良意圖的男人,最好的應對方式。)

既然對方是朋人,而自己是遁甲男性,沒有任何機會的甲言,不介意在腦海中爲朋族男性們添一添堵。不知不覺之中,他的腦海似乎有什麼邪惡的意志在產生。

“一定是位女神吧。”

心中的想法被忍不住說出口來之後,擡頭等待好友解釋的甲言才發覺對方一臉驚訝:“怎麼呢?”

“你小子看人還真厲害,這位捧着書的,就是我說的雷神楚霞大人。”

“額。”

自己只不過隨口說說,居然是真的。不過,也只有這樣才足以描述對方吧。

甲言一臉贊同,隨後又戰戰兢兢地轉頭看向那位女神,卻發覺對方根本沒有理睬自己。

“至於他旁邊的那位,就是我給你說的空幻長老。”

“誒!”

這下是真的驚住了。 誤會的產生原因,在空幻和楚霞被那聲驚呼吸引之後,就通過精神力發現了。

畢竟遁甲人可沒有影族那樣‘對其他種族精神力豁免’的強大能力,而且空幻與遁甲族的關係還很好,所以對遁甲人的思維模式也相對熟悉。

不過,‘長得普通=不是長老’這原因,怎麼看都讓空幻感覺尷尬。

所以,頂着楚霞戲謔的眼神,無論是自知不對的甲言,還是感到鬱悶的空幻,都沒有將此事說出來。

之後所謂的嚮導選拔,既然有自己神侍作保,那當然也沒什麼反對的心思,一個嚮導而已,空幻也不是那麼苛刻的人。

很快,幾人便告別了機場的政府人員,踏上了遊覽G03的路程。

至於說空幻的工作……這還需要解釋嗎?(在G03各處考察的政府三院代表發來賀電,並表示,自己也要努力學習長老,努力成爲長老,至於超越,那還是很遙遠的事。)

當然,實際上由於工業區也是屬於朋族直轄的行政單位,各項事務都有向新朋島報備,代表民並不需要考察具體的諸如人口等麻煩的東西。

而且,不同於領土浮空島‘在維持朋族的基礎政治體制之下,進行內政自治’的處理情況,工業區是完全直轄於新朋島的單位。

這也是爲了維持新朋島的中央政權而做出的措施,在各個工業區控制在新朋島的情況下,只有農業、第三產業和少量輕工業的領土浮空島根本沒有獨立的可能。

相對的,工業區的重要性,也導致位於新朋島的中央政府對其極爲了解,很多東西在政府都有記錄。

因此,此次代表們的目的,也只是實地查看一下工業區的產品產能、防禦能力、以及生產安全等問題,爲之後對抗蟲族做出詳細規劃。

因爲事情不多,劍魚在這裏只會停留3天,並在隨後用兩個月的時間裏,按規劃好的路程相繼考察10工業區。

於是,空幻幾人想要郊遊的時間,也顯得很是緊迫。

不過……

“走吧,楚霞。”

直接要求剛成爲嚮導甲言帶路,並確定第一目標是城牆,以便觀察城防能力之後,空幻踏前一步,卻感覺手中拉着的人一動不動。

“切,失敗了。”

他當然明白對方的想法,不過是要空幻繼續他之前,帶着楚霞外出的行動方式而已。

可在,在劍魚中還好,大家早已經習慣了,可以破罐子破摔。但此時可是工業區,路上指不定多少人,更別說城牆上大量士兵,要讓空幻在如此萬衆矚目的情況下做出那種動作,怎麼看都感覺很……不好意思。

因此,他還想着能否混過去,不過大概,空幻的想法還是被楚霞看出來了吧。

“我要看書,沒時間看路,所以你懂得。”

“……”

楚霞依舊一手拉着空幻,一手捧着書本,兩根觸手翻動書頁,雙腳彷彿釘在地上一般。根據之前的經驗,這雙腳是要往上拔纔會出來。

而此時,楚霞還善解人意地給了空幻一個臺階。

(但問題是,誰不知道身爲女神的你可以飛啊!)

“好吧,服了你了。”

無論多少次,失敗的似乎都是空幻。

鬆開抓着楚霞的手,他自己雙手伸出,攔腰將楚霞給抱了起來,隨後如同對待固執小孩般地用小巴點了點對方額頭,在用力蹭了蹭(在外人看來純粹得了便宜賣乖)。

隨後,空幻才一臉無奈地向前方驚地目瞪口呆的甲言,以及一臉見怪不怪的兩名侍從點頭。

至於周圍其他被驚住、或者不明真相而起鬨的人,他已經懶得理會了。

一路上,甲言都顯得很是拘謹,或者說神情恍然,以擔憂爲由查看對方思想,發覺這小子居然是因爲對空幻的行爲感到震驚和無法接受之後,空幻頓時毫不客氣地丟過去一個清醒術(精神力衝擊修改版)。

“額,剛剛怎麼呢?”當城牆上的武器都已經歷歷在目,這位不明原因陷入自怨自艾的遁甲人,終於在空幻的‘幫助’下恢復過來。

然後在侍從好友的催促之下,有些記不清剛剛發生什麼事的甲言,開始向衆人講解沿途各種建築。

“油脂廠據說是將植物油和動物脂肪進行深加工的廠區,不過裏面味道不怎麼好,所以沒去看過,但至少從外表上看,還是很乾淨的,出產的東西似乎有:食用油、蠟燭、肥皂、香料等等亂七八糟一堆。”

空幻擦了擦冷汗,要知道這些東西可是朋族現在不可或缺的生活永平,居然被以‘亂七八糟’來評論。

“橡膠廠據說是將一種樹的油還是什麼的,加工成那種可以隔電的物質,不過工業區種不出來那種樹,每個月都會從南面運好多原來來,應該是南面某個地方在大量種植吧。”

這方面空幻清楚,橡膠樹被種植在了赤道附近的幾個近岸島嶼,那時黑骨族內部還沒穩定,也不可能爲朋族提供穩定的資源,所以只能選擇近岸島嶼區域,當時是用海船,而現在改用更加安全隱蔽的浮空船了。

“污水處理場是連通了各個工廠的,整個工業區現在有6個污水處理場均勻分佈在各地,隨後通過幾條人工渠將處理過的水,經過自然過濾流回貫穿工業區的長柳河……”

幾乎每個工業區都有臨近或者貫穿的河流,箇中原因想來都知道,就是爲了保證水源。

當然,爲了安全,各個工業區都有兩套水源方案,地底水和懸空水道都是作爲生活用水而存在。

而此時,出現在衆人眼前的,是一個龐大的廠區,也就是甲言介紹到的污水處理場,這既是朋族自己的保護環境意識,也能讓8051和雙月高興,何樂不爲。

精神力掃過,行走其中的大多是月靈人,感應之中出現的朋人只有10名,分佈在各個崗位的管理部門,也只有排污渠似乎有兩名遁甲人是作爲監督者而存在。

月靈人中,大多都只是陰魂級的普通月靈人。

而精神力掃過大部分工業區,其中月靈人的實力也不過如此。

但若因此就認爲朋族的月靈人實力弱小,朋族繁殖巢穴故意限制他們實力,可就大錯特錯了。

實際上,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只是在於凡是靈魂級及其以上的月靈人,都被編入了軍隊之中,一方面便於管理,另一方面也是物盡其用。

例如此時,空幻將精神力在掃過2000米外的城牆上時,其中的月靈人防禦士兵,就大都是靈魂級的月靈人。

單單這一面的城牆上,就有1000人左右,其中甚至還有3名靈魂級高期的月靈人存在,在靈族也算高等靈人了。

就靈魂級數量而言,月靈人實際上已經超出了朋人數倍。

不過月靈人高端實力,在從從前那隻腦蟲處得知了‘靈族統御者(幽神級)只會從腦蟲中出現,組合成爲靈人之後的人,都無法再突破靈魂級與幽神級的桎梏’之後,朋族就沒有多麼擔心靈魂級月靈人的數量問題。

甚至於,長老院還討論過,是否擴大腦蟲羣體的數量,以在其中組裝出幾名月靈族的統御者。畢竟在朋人之中,幽神級已經趨於二線,現如今佔據高端實力的是四名陰神級,所以即便是下屬物種出現幾隻幽神,也不足爲慮。

當然,出於安全考慮,這項提議暫時只作爲參考用,不付諸實際。也就是說:朋族不壓制腦蟲的實力,也不去刻意推動腦蟲數量的提升。

這種中庸政策在朋族之中依然沒能維持多久。

自從上次蟲子隕石沒頭沒腦地落下來之後,不僅黑骨族的暗血緊急叫停了黑骨族內戰,並開始考慮解除對幾名黑骨人的實力限制,讓他們進入幽神級;朋族也在考慮,提高腦蟲的數量,以產生統御者;甚至最近還開始聯繫靈族、海族,計劃組件雙月戰爭陣線。

不過,海族的聯絡困難重重,空幻也只是從8051處得知曾經有海族進入過內河,卻很快就沒了消息,現在的內河區域,乾淨的像個蠻荒世界。

海洋對朋人而言卻又太過危險和缺乏吸引力,以至於到現在爲止,朋族連海族的影子都沒瞧見,反倒是期間遇到了幾頭史詩生物,讓朋人囧然不已:難不成海族比史詩生物還少。

想到這兒,空幻就不由地感嘆,從海洋走出來的自己所發展出來的種族,卻回不到海洋之中,這還真是個奇怪的進化路線。

至於地下的靈族,月靈人之前已經派出了人員接洽,對方也很和善地接待了己方的人員。

可惜,對方的答覆卻讓空幻鬱悶想要吐血。

我們是和平的愛好者,戰鬥什麼的,只能表示無力。

和平你妹啊!

空幻當時就想噴對方一臉,是誰幾十年前還和朋族打了一仗,雙方死傷上萬?是誰幾十年前內鬥打的連還在胚胎階段的可愛小蘿莉雙月,都不得不對其做出懲罰措施?是誰導致地底世界物種近乎滅絕的?……

到現在,這貨不過被無戰論影響了十幾年,就張口和平,閉口平和了!

“現在這種情況,談你妹的和平啊!” 雖然對靈族的無節操回答感到火大,但靜下來的空幻等人還是能很快反應過來,此事急不來。

何況之前朋族控制下的月靈人,還與人家對持了幾年來着。真說起來,靈族肯定還有‘不信任月靈人甚至朋人’的因素在裏面。

這算是自作自受嗎?

但若是蟲子不是早了近一百多年過來,朋族也不會這麼被動。

所以,最終還是歸結爲一句話:計劃趕不上變化,特別是在敵人情況不明之下。

因此,鬱悶歸鬱悶,最高議會也只能根據當前情況,提議木紋等人(負責靈族事物的管理者)暫停衝突模式。然後根據當前朋族所面臨的問題,修改最初的對靈族計劃,將計劃變得溫和一些。

最好,朋族能夠在潛移默化之下,用文化、經濟、宗教等方式將靈族給收編;即便不能收編,也需要讓對方投入朋族一方;最糟糕,也必須要保證能夠繼續維持住當前的中立態勢。

要是讓不知道深重,而且只要食物蟲族就能飛速擴張的靈族,以爲蟲族與他們無利益衝突,而聯合敵人和朋族爲敵,那可就好看了。

畢竟,若敵人只是蟲子,作爲外敵,雙月和8051都可以做一些實際工作,但若是其中還有這雙月星本土生物,她倆就沒法直接參戰。

如此一來,空幻猛然間發現因爲蟲子們極爲不守時的無節操行爲,朋族的外交政策居然在一夜之間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各種問題矛盾一下子全部冒頭,都有些來不及敲打了。

“你們這些破壞地區和平穩定的混蛋啊!”

只能這麼對蟲子們下如此的評語,空幻一手捂額(是觸手,雙手另有它用),沒有反應過來在哪兒的他,無奈地發出一聲長嘆。

“怎麼呢?”

大概是正好翻頁,所以有閒暇時間注意他人的楚霞,擡頭之際就看到空幻的動作,出於純潔的友誼關係,擺出一副大姐臉詢問了一句,可惜被抱在空幻懷中的外形將這種氣質消磨的一乾二淨,只是讓人好笑。

例如此時,空幻就忍不住顫動着雙肩。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在擔心,蟲子大規模降臨是什麼時候,以現在我族的實力……還很勉強。”

剛剛恢復一點的好心情,這時候又不得不降下去,大敵不除,做什麼事都讓空幻感到不舒服。

“事已至此,考慮哪些也沒用。”楚霞伸手輕撫空幻的臉,隨後溫言說道:“有各地天文臺監控,同時又有8051她們的密切監視,實際上已經足夠了。我們控制好現在的朋族實力,在敵人來之前努力提升每一點實力,到時候全力應對即可。”

“嗯。”

盡人事聽天命,這種選擇很無奈,也讓空幻不願意接受。

但仔細想想,現在的事情也就是如此,蟲子們佔據了絕對主動,朋族只能被動防禦,在努力攀科技數,力求在嚴酷的現狀下發展出宇宙實力。到那時,朋族才能做出反擊,而在此之前,防禦吧,殺敵吧……

想通之後,本就不喜歡糾纏某一件事的空幻,直接搖頭將擔憂揮去,擡頭正好看見城牆周圍壯麗的風景。

“……”

不知不覺之中,幾人居然已經抵達了工業區的防禦城牆上。

※※※

城牆是規劃中,各地工業區的第一道防線,此後還有城市防禦,地底防禦,機動防禦以及浮空防禦等等。

而此時,站在城牆上擡眼望去,能夠看到了龐大的工業區一角。

此時的朋族,雖說已經可以建設20層左右的高樓,但爲了戰爭考慮,各地的建築,依然以牢固的4、5層樓房爲主。

然而,各地工業區的城牆,卻是以20米高度爲基礎,在第一期工程建設完成之後,各地的城牆加固都沒有停止,而是不斷強化。

此時空幻等人腳下的城牆,高度已經達到22米,厚度更是有30米。當然,內部並非全部實心,而是有着連通各個區域的通道,作爲戰時的流通道路。

仔細觀察的話,甚至還能發現幾個地方正在建設,現在只在劍魚上使用的旋轉炮塔底座,可以想象未來將以此建設數量不少的固定電磁巨炮或者速射炮。

不過,此時的城牆上,居然只有寥寥幾門電磁炮,大多數底座都是空地,這讓衆人有些疑惑。

“本來一開始安裝在城牆上的城防炮數量是很多的,但那些都是單發裝彈、炮管封閉的第一代電磁炮,最近武器局修改了設計之後,要對現有城防炮進行改造,所以大都被撤了下去了。”

“多久呢?”空幻皺眉詢問。

“算起來,應該有一個月了……”

“那這段時間的城防呢?”

“現在城牆上的守衛力量,以裝備了單發電磁槍的月靈人爲主。哦,對了,前天還調來了一峽(500人)裝備了新式半自動電磁武器的朋人部隊……”

能夠將城防說的如此詳細,這當然不是嚮導甲言這個地下農場的小農場主能夠辦到的(能辦到他就危險了),眼前在對空幻等人講述情況的,是作爲這一段城牆的負責人:陳曉中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