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挺煩這老傢伙裝文化人兒

本來小學就上那麼兩天

還趕上個大禮拜

裝什麼禿尾巴鷹啊

“你看看你

急了不是

放心

我接下來就給你講一講梅子家都出什麼事兒了

你對號入座就全明白啦

服務員

在來一大盤花生

一大盤毛豆

”陳老道看着吃空了的盤子

趕緊招呼服務員填滿

那次我跟老曹離開了以後

梅子應該是按照我跟老曹給她的圖紙

在曉鬆家中佈置了官運亨通這道風水局兒

至於夫妻和睦

看樣子應該是沒去理會

否則也不會出現後來的事情了

按照劉總的說法

這丫頭佈置完了以後

回去跟自己的爹媽密謀的好久

最後做出決定

不惜一切代價往上爬

要說不信還真不信

你梅子想往上爬

可你也得有機會啊

問題佈置完風水局以後也就一個多月吧

梅子她們科室的副科長居然因爲突發性腦淤血掛掉了

這讓對前途感到迷茫的梅子眼前爲之一亮

於是梅子找到曉鬆的母親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死乞白賴的要來了一筆疏通上面的費用

好幫助她參選副科長

可那會兒的公務員已經不是老江時代了

最後有一道民主投票

如果參選人不能超過半數

即便你梅子花再多的錢

也當不了那個副科長

而且由於梅子長久以來一直不上班

單位內對她的評價並不好

因此梅子能成功當選那個副科長的面兒並不大

無巧不成書

妹子單位的頭非常好色

單位內但凡有點姿色的妞兒

他都玩個遍

之所以沒碰梅子

一來是梅子很少上班

接觸的不多;二來當年梅子家的背景很硬

怕自己惹禍上身;三來是梅子嫁到曉鬆家以後

過得很好

完全不缺單位頭兒施捨的那點兒小恩小惠

可這次競選副科長就不同啦

梅子有求於人家啊

而且此時的梅子可以說是要什麼沒什麼

沒權沒錢沒背景

於是那個頭兒便利用手中的這點權力

順勢把梅子搞上牀了

別看梅子總被自己父母說缺心眼

可這丫頭畢竟是在父母的薰陶下長大的

當官兒的這點事情摸得是門兒清

知道要想制約住這個好色的單位一把手

就必須得掐住對方的小辮子

這樣對方纔會爲己所用

計算好了得失之後

梅子開始落實了下去

每次跟頭兒出去開房

梅子都不做任何的安全措施

對自己的領導則謊稱吃過口服的避孕藥了

那當頭兒的還不開心啊

畢竟戴tt做起來不爽嘛

結果

一來二去梅子懷孕了

爲了避免曉鬆家人懷疑

梅子在得知自己懷孕後

想盡一切辦法跟曉鬆打了一炮

或者說梅子把睡夢之中的曉鬆給了

隨後

梅子將自己懷孕的事情告知給了頭兒

這下那個老色狼坐不住咯

拼了命的許下各種承諾

希望梅子將孩子流掉

這會兒的梅子可不是最初巴結頭兒的那個人了

腰桿兒挺得倍兒直

說起話來底氣十足

反觀這一把手

從趾高氣揚變爲低聲下氣

只要是梅子提出的條件

全部同意

前提就是隻要梅子別把孩子生下來

梅子口頭答應了領導的要求

但實際上卻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眼見着梅子的肚子開始發生變化

那個單位的一把手不得不利用手中的權利將梅子保舉到副科長的位置上

結果在短短的三個月內

梅子從一個基本不上班的普通科員

坐着直升飛機直接飛到了副科長的職位

這讓單位內部的其他科員非常不滿

但在中國這種完全以領導的看法爲主的國度內

下面的人不論如何生氣

都特麼得憋着

除非你丫不想在這個單位混了

又過了一個多月

單位的某個副局長退居到政協了

梅子再一次找到了孩子他爹

這次單位的頭頭兒非常爲難

要知道涉及到局級幹部

可不是由他說了算的

這得經過市委組織部和人事部的審覈

書記的批准後

才能任用的

可梅子是誰

那就是當代潑婦的代言人啊

守着頭頭的面就開始在辦公室內撒起潑來

鬧得這個頭頭兒是相當的無奈的

而且頭頭兒在梅子撒潑的過程中

知道了梅子居然沒有打掉肚子裏的孩子

這讓頭頭兒意識了事情的嚴重性

爲了避免這種不光彩的事情傳揚出去

這個頭頭兒只好暫時口頭答應了梅子

待到對方離開以後

這個頭頭兒開始私下運作起來

問題是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不透風的牆

不是有那麼句老話兒說得好嘛:“要想人不知

除非己莫爲



梅子如果不去局長辦公室鬧的話

她跟局長這點破事兒還不至於被抖露出來

這一鬧不要緊

基本她們局內的人都知道她這副科長是怎麼當上的了

結果沒選上的候選人裏

有心術不正之徒看看都是什麼人當公務猿啊

就變着法的將梅子跟局長的事情滲透給了曉鬆的母親知道

這真是應了蘇軾的那首:“人皆養子望聰明

我被聰明誤一生

惟願孩兒愚且魯

無災無難到公卿



待續 任何一個家庭都無法接受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曉鬆家也不例外。。

電話那邊,梅子她媽還特遭人煩的炫耀自己女兒有多本事,一分錢沒花就能進入副局長的候選名單呢。

兩下里這麼一對質,梅子的謊言不攻自破,本來還猶豫不決的曉鬆,照着梅子的肚子就是一記飛踹,然後劈頭蓋臉這頓削啊,直打得梅子鼻孔噴血。

可打着打着曉鬆發現梅子居然沒動靜了,再仔細一看,梅子的下體開始往外流血,這個搞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啊,於是曉鬆的家人趕緊七手八腳的將梅子送到醫院,好歹是救了梅子一條命,只不過孩子卻沒了。

聞訊趕來的梅子父母,在醫院內就跟曉鬆的家人動起手了,一時之間醫院走廊上,那是人頭攢動,圍觀的病人和病人家屬那叫一個多啊國人的素質,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