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呢!

【叮!恭喜您獲得“網絡神豪體驗卡”一張,請在系統界面查看使用說明和注意事項】

系統提示聲音響起。

沈浩立刻招出系統界面,果然發生了變化,多出了一些內容。

【抽獎:網絡神豪體驗卡,品質C級】

【生效時間:即刻起,有效時間三個月整】

【使用說明:爲了讓宿主提前體驗到身爲神豪的樂趣,此體驗卡可以提供三億人民幣供宿主進行網絡虛擬消費,所有資金存放在一張特供的農業銀行卡中,已綁定宿主信息,可放心進行消費。此卡可自行在宿主手機上查看,密碼和宿主招商卡完全一致。】

【注意事項:體驗卡提供資金只可用於網絡虛擬消費,不得購買任何實物,不得直接或間接地轉移給自己。同時,使用體驗卡的資金進行消費,不會增加經驗值】

沈浩反覆讀了幾遍,算是明白了,這意思就是給自己三億讓自己在網絡上進行揮霍,提前感受一下神豪的快樂唄。

而且限制了消費範圍,只能進行網絡虛擬消費,也就是說不能給自己或者親戚朋友購買任何東西,花出去的錢得不到任何好處……

這有什麼用啊!

怪不得品質只是C級,應該是比較低級的品質吧。

他心中默唸,“系統,抽獎都能獲得什麼獎勵呢,這個神豪體驗卡是不是屬於低級物品?”

【叮!系統抽獎可以抽出任何獎勵,包括你想到的、想不到的。可以提示一點,凡是和錢相關的物品,都屬於低級物品,因爲這都是身外之物。真正高級別的物品,能從本質上改變你!】

沈浩微微激動,高級別物品能從本質上改變自己?

難道說能讓自己變成超人?

或者蜘蛛俠!

又或者像是傳說中那樣的仙人?

移山倒海,騰雲駕霧,無所不能!

【叮!請宿主注意,本系統是神豪系統,一切的獎勵都圍繞將宿主培養成爲一名神豪而進行】

沈浩嘆了口氣,好吧,自己又多想了……

按照系統提示,他再次拿出手機,發現手機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安裝好了農業銀行APP,嘗試登陸,在登陸密碼處輸入他那張招商銀行的登陸密碼後,順利地登陸了進去。

點開“我的賬戶”後,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看到那一長串數字時,沈浩依然瞬間瞳孔縮小、嘴巴張大,頭腦一片空白。

“賬戶餘額:300000000.00”

這麼多的零……

原來三億人民幣是這個樣子的……

一個人呆呆地坐在沙發上好半天,沈浩才從那一連串數字帶來的衝擊中恢復過來。

規則很明白了,這三個億就是讓自己在網絡上“揮霍”的!

不過自己不能使用這些錢來爲自己買什麼東西,也不能通過直播打賞之類的投機取巧手段來轉移給親朋好友。

系統只是讓自己提前體驗一下身爲神豪,揮金如土時是什麼感覺。

說到底,這三個億還不如實實在在地給自己三百萬……

不,三十萬,甚至三萬都比這個強啊。

但現實就是如此,自己抽獎只拿到了這麼個體驗卡,無力反抗的話,那就閉上眼享受吧。

以前自己在看直播看小說時,看到有錢人打賞動輒幾千上萬的,也不是沒有幻想過如果有一天自己有錢了,也可以像有錢人那樣,給自己喜歡的主播們打賞一大筆錢。

讓他們高呼“老鐵666,老鐵沒毛病!”

現在總算有機會了…… 因爲突如其來的系統,沈浩興奮地折騰了半夜,才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定的三個鬧鐘都沒有叫醒他。

等他終於睜開眼睛時,才發現已經上午十點多了。

條件反射般的坐了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機,在部門微信羣裏@經理。

“老大,我是沈浩,不好意思啊身體有點不舒服,上午請個假。下午我到公司補個請假條好嗎?”

按理說,這種請假必須是提前請的,這都快中午了你才請假,明顯是起來晚了,找藉口。

不過在公司裏面,大家也都心照不宣,一般情況下,領導也不會揭穿你這小把戲。

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嘛,這就是人情世故。

沈浩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他可是一個勤勞的員工,每天公司裏基本上都是他最早到最晚走!

請假的消息剛發出去,手機還沒放下呢,經理的回覆就過來了。

“現在都幾點了?你好意思現在請假!上午算曠工處理,請假條不用補了。”

微信羣內別的同事也有人在說話了。

“哈哈,小沈昨晚幹什麼去了,今天怎麼沒起來啊,年輕人要多注意身體啊。”這樣的發言還算友好的。

“呵呵,現在的年輕人工作態度真是有問題!明明是曠工,還說什麼身體不舒服要請假,你能拿出來市級醫院的證明嗎?誰能證明你生病了呢?”這種人就是落水下石了。

先不說請個假和工作態度有什麼問題,就算是真的生病了,如果不是什麼大病的話,一般人不都是自己休息一下,最多去藥店拿點藥就行了嗎?

誰會大動干戈地跑去市級醫院看病呢?

這年頭,進醫院容易出醫院難啊,就算你只是頭痛發燒之類的小病,只要去了,不掏個一兩千也很難走出醫院!

“哎吆,沈浩你身體不舒服了嗎?不會是因爲昨天經理批評了你,你就有情緒,故意不來上班吧。”這是同事小劉的發言,看得沈浩牙癢癢的。

這個小劉,真夠狠的啊,這不是直接把自己架到火上烤了嘛。

正要發言爲自己辯解一下時,又有同事說話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請過假,人家沈浩進公司一年多了吧,好像這是第一次請假。誰還能沒有個頭痛發熱的呢?經理,你就別算沈浩曠工了,他平時的表現大家也都看得到,部門裏還有比他更努力的嗎?”

總算有同時爲自己說好話了,沈浩感覺心裏一暖。

這是部門的客服主管胡姐,負責S級以上玩家。年齡比沈浩大幾歲,是個性格很和善對同事都很好的大姐。

胡姐的面子還是有用的,看到她都爲沈浩說話了,經理的語氣也變了。

他有發了一條信息,“行了,那沈浩你下午準時到公司上班吧,下不爲例啊!”

…………

沮喪地放下手機後,沈浩準備洗漱去公司了。

站在狹小的洗手間裏,正在刷牙的沈浩無意間擡頭,看了看掛在洗手池上面的鏡子。

出現在鏡子裏的,是一個朝氣蓬勃的臉龐,眉目清秀,皮膚乾淨,短短的頭髮顯得小夥子異常精神。

沈浩眨巴眨巴眼睛,似乎想起來了什麼,嘴裏咬着牙刷楞在那裏。

自己可是已經獲得神豪系統的男人啊!

爲什麼還要受經理和同事的氣呢?

剛剛就應該直接懟經理幾句,然後豪爽地說一句“爺不伺候了,辭職!”

這樣做多解氣啊!

幹嘛還要苦巴巴地跑去公司,每天加班累得像條狗一樣,然後每個月工資到手四千來塊錢呢?

系統升級後,每天給予自己的獎勵可是就有四千多了,剛好頂得上自己一個月的工資。

天天躺在家裏都能掙一個月的工資,爲什麼還要去公司受那個氣!

一時衝動,沈浩吐出嘴裏的牙膏沫,漱了一下口,扭頭回到臥室,拿起手機準備給經理打電話。

正要撥通號碼時,他停了下來。

昨天經理、小劉,還有玩家對自己說的話在腦海中再次浮現。

“你一個臭客服,一個月掙幾個破錢,憑什麼讓爺對你客氣!”

“整天還那麼清高,裝給誰看呢!”

“我對你的解釋毫無興趣!”

“什麼狗屁理想,你的理想對我來說一文不值,我根本就不關心!”

在他們眼中,自己微不足道,可以隨便訓斥,根本不用考慮自己的感受。

自己辭職是輕鬆了,但是在那些人的眼中,自己可能就是一個夾着尾巴灰溜溜跑掉的“逃兵”吧。

以後偶爾說起自己時,臉上依然會掛着嘲諷的笑容。

而且,遊戲行業是自己最熟悉也是最喜歡的行業,以後想要賺錢升級系統的話,可能還要着落在遊戲行業上。

所以,自己還不能走!

最起碼是不能灰溜溜地走。

當有一天,自己要離開這家公司時,也必須是昂首挺胸地離開!

…………

洗漱好,穿好衣服後,看看時間都十一點多了。

沈浩先到樓下快餐店吃了份豬腳飯,有了系統後人就是不一樣,底氣很足。

原來只敢點十五塊一份的單拼,現在直接要了一份二十五的雙拼加雞腿豪華套餐!

吃飽喝足後,出門向公交車站走去。

今天的太陽有點毒辣,剛走幾步就感覺要渾身出汗了。

事實上,鵬城的夏天除了下雨天外,一直都是那麼酷熱難耐。

想了想,沈浩暗罵自己糊塗,自己都是日入四千多,月入十二萬,年入百萬的人了。

怎麼還是那麼摳門,這種天氣怎麼能去擠公交車呢?

必須打車啊。

站在路邊樹蔭下,打開微信上的滴滴小程序。

到公司的話,快車只要二十六,而專車需要三十八。

那自然是要選快車了,雖然現在有錢了,那也不能浪費不是。

………… 打車確實比擠公交舒服多了,一路上聽着音樂吹着空調,十幾分鍾後就來到了公司。

沈浩所在的這家手遊公司,就在鵬城FT區車公廟,這裏高高矮矮地都是辦公樓。

其中既有東海國際中心、NEO商務中心、金運世紀大廈、財富廣場這樣的高端甲級寫字樓,也有老式的簡陋辦公樓。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在這裏,有拿百萬甚至千萬年薪的金領,也有大把月入三四千的小白領。

而沈浩所在的手遊公司,就位於一棟破舊不堪的老式辦公樓中。

聽老同事說,天悅互動遊戲公司曾經也輝煌過的。

在前幾年,年營收也做到過五六千萬,淨利潤更是達到近兩千萬。

當時公司可是在NEO商務中心租了一整層,裝修更是奢華得不行。

但現在市場競爭太激烈了,公司攤子也撲得太大,營收被腰斬,而利潤更是隻有可憐的幾十萬。

老闆經常感嘆,在外人眼中,自己公司規模這麼大,不知道的還以爲自己一年能掙多少呢。

但實際上呢,可能一年忙活下來,都沒一個高管拿得多。

…………

公司在五樓,沈浩就打算乘電梯上去。

這種老式辦公樓的電梯,當然談不上什麼高級,事實上就是那種空間很大的貨梯。

速度慢不說,乘坐時還“咣咣咣……”地伴隨着異響,第一次乘坐的人肯定心驚肉跳。

可惜,就這樣的電梯,今天也乘不了,因爲它又又又……壞了!

沒辦法,沈浩只能爬樓梯了,。

這種天氣,爬五層樓真的也是個重體力活啊。

等他喘着粗氣伸着舌頭出現在公司大門口時,身上的圓領衫已經被汗水打溼了。

“哎吆,這不是我們的大帥哥沈浩嗎?怎麼,才這麼一會就病好了?”剛到公司門口,迎面就聽到了同事小劉的聲音。

小劉扭動着她那圓滾滾的矮胖身體,正在站在前臺邊,和前臺小妹聊着什麼,看到沈浩從外面走來,忍不住就開口想嘲諷他兩句。

兩人之間確實沒有發生過什麼矛盾,如果有的話,大概也是由愛生恨吧……

當然,這是小劉單方面的,與沈浩無關。

“呵呵,小眉你好。對了,有我一個快遞,到了嗎?”

沈浩壓根沒把小劉的嘲諷放在心上,笑着和前臺小妹打招呼道。

現在有了系統,他心情很好。

自己可是要成爲神豪的男人,怎麼會和小劉這樣的人去計較呢,那豈不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前臺小妹對沈浩觀感還是不錯的,畢竟小夥子還是有點帥氣的,平時說話又好聽。

事實上,公司內的女同事,除了小劉這樣由愛生恨的之外,其餘人對沈浩還是不錯的。

“浩哥中午好,快遞到了,剛剛纔送過來。你買了什麼啊,快遞小哥還說是什麼貴重物品,讓我注意放好。”

前臺小妹好奇地問道,然後從下面拿出一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小紙箱,遞給了沈浩。

“沒什麼,就是剛買了個手機。”沈浩隨口回答道,然後把紙箱接了過來。

提到手機,小劉的眉頭一挑,伸手掏出自己的蘋果手機,裝作不經意地擺弄了幾下,說道:“你那破手機早該換了!怎麼着,從榮耀換成小米了嗎?聽說小米手機可是屌絲專用,價格便宜性能還行,比較符合你的身份啊,呵呵……”

說着,自個樂得捂着嘴笑了起來。

沈浩和前臺小妹相對無語,不知道她說的這話有什麼好笑的,也不知道她的笑點在哪裏。

“不是小米,不是整天聽你說蘋果手機好用嘛,我也買了一個,試試到底怎麼樣。”沈浩輕描淡寫地說道。

小劉的笑聲戛然而止,她驚異地看向沈浩,似乎不相信他說的話,脫口問道:“你說什麼……你也買了個蘋果手機?新款的蘋果,最便宜的也要五千多呢,你那點工資買得起嗎?”

“嘿,手機這玩意,再貴又能花幾個錢呢。我買的是256版本的iPhone X,也不貴吧,萬把塊錢而已。”

沈浩說着,從前臺小妹的辦公桌上拿過來一把剪刀,把紙箱拆開了。

“你騙鬼呢!還256的X?你一年能攢下來一萬塊嗎!”小劉認爲沈浩是在騙她,壓根就不信。

大家的工資有多少,誰還不知道誰啊。

雖然公司明文禁止互相打聽工資,但是這種事,怎麼可能不打聽呢。

在客服部,沈浩的工資是最低一檔,每個月到手只有四千塊出頭。

小劉比沈浩更資深,每個月工資也多了一千塊,就她爲了買蘋果手機,也是省吃儉用了小半年才攢下錢來。

買的還只是最便宜的版本,64GB的iPhone8,就這還花了5888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