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果強上了呢?’凌辰話中充滿了調侃。

【……強上,扣好感度。】一定給以後的玩家加上節|操點,爲嘛第一個玩家就是喜歡掉節|操的呢?難道是我rp不夠?

‘呵呵……’本來他也沒打算去強上,喜歡強上的那是畜生好嗎?

瞅了眼幸村精市,凌辰問系統:‘他的病要怎麼治好?’

【叮咚!方法有兩種:1.提前發現,治癒機率上升。2.和凌辰啪啪啪了。】

‘……系統,你是打算啪啪啪拯救世界嗎?’凌辰鄙視道。

系統委屈極了,【我是新系統,新手你懂嗎?系統的能力是根據宿主的能力來提升的,這隻能證明你太弱了。】

那個得到了系統不是歡喜的,就它家的這個玩家喜歡鄙視系統智商。還好沒人知道,否則它該多沒面子啊。

#被系統鄙視了#

“乖~”凌辰安撫,“別人家的宿主也沒有我安全啊,你看培養出來的玩家,滅了的系統和主神少嗎?至少我不會背叛你很安全啊。”

說的也對?

【本系統就大方的原諒你吧。】被安撫的系統按照凌辰說的對比了一下,瞬間又開心了起來。

對比那些被其他系統好不容易培養出來,又被反噬,最後什麼也沒得到反而賠上自己的系統和主神,它覺得自己還不錯。雖然凌辰喜歡鄙視它智商,至少不用擔心凌辰會反噬,而且凌辰還會幫它尋找能量讓它升級,早晚有一天它會成爲偉大的第一系統,將所有鄙視它的踩在腳下o(n_n)o哈哈~

【哈哈……】

“……”又抽了,凌辰汗顏。 別看凌辰一副無節操的樣子,實際上對於戀愛他是新手,唯一一次戀情還是女追男直接在一起的。

就算是經驗,那也是來自網上的小說和衆多調侃,也就是說他是理論大師,實踐……還想,畢竟結過婚了。

想來是人追他,沒見他追人。

現在他就是追求者,他追求的人還不是一般人,而是衆多二次元三次元的男神。

向系統要了幾篇網王同人和幸村精市的男主文,看完以後凌辰整個人都不好了。

系統你是不是故意的,放着正常的言情,純愛你不選擇,你給我拿過來的是什麼?

【凌辰又必要向裏面的主角學習。】系統歡快的蹦躂着。

“學習什麼?是學習莫名其妙被人追捧,還是學習狗血的劇情。”凌辰按着額頭忍不住開口諷刺。

系統是非要刷新他正常的三觀嗎?

那什麼一見鍾情在街上,二見傾心在身旁,三見已經爬山g。

系統君,如此奇葩的文,你那裏弄來的,《網球王子》這部漫畫應該很受歡迎,它衍生的同人也不少,按照常理來說有瑪麗蘇文,小言情,總攻,總受都不稀奇,稀奇的是系統君淘給他的文。

看完直接刷新了他的三觀,堪比某點的rou文種|馬。

系統意思到凌辰的態度不好,反省的查看了它弄來的同人,默默的看完,系統淚流滿面,【凌辰我對不起你。】

“你也看了,告訴我你從那疙瘩翻出來的小說吧。太掉下限了。”他的三觀啪嗒啪嗒的碎了。

你的下限已經沒有了,掉了也沒什麼,心中吐槽系統嘴上說道:【哦~我隨便找的。沒想到是rou文。】

沒錯,系統君的rp太好了,它找到的全部是肉文,不管是言情還是純愛都是……浴室什麼的paly,書桌什麼的paly,不要太多喲~

前腳是攻的,後腳就受了。

ωwш▲TTKдN▲℃O

“系統,表妹這個女主太不合格了。”凌辰突然對清水小百合這個女主表示了懷疑。

清水小百合最近有發展歪的趨勢,怎麼可以這樣?身爲女主就要做女主應該做的事情,放過幸村精市,其他的都還是女主可以攻略的。

身爲他凌辰的表妹,怎麼可以那麼遜呢?欠缺調|教。

“系統君~你說我第一篇文就以paly開始好不好~”凌辰眼睛一轉,突然衝系統笑的燦爛。

系統抖了抖,【……好。】嗚嗚,是凌辰本來就沒下限了,絕對不是我的錯,拿成rou文不是我自願的,凌辰笑的好可怕。

凌辰沒什麼,他只是被rou文刺激的黑化了,決定好好的回報這個世界。

至於文中經常被攻略的幸村精市,夜遼他現在不想見,剛剛看過文見到真人會忍不住腦補的,腦補多了萬一真控制不住將他就醬就醬1了。

凌辰不想見到幸村精市就不代表他不出現。

有一個人你對他感覺還不錯,就在他一天三次纏着你的時候你沒有感覺,而當他突然消失了,你就會覺得不習慣,是的,不是喜歡,而是不習慣。

可以加油讓習慣變成喜歡的。

“喂,要不要去打球。”

凌辰從資料堆裏擡起頭,透過眼鏡凌辰迷濛的看着帶着帽子拿着網球拍的人影,摘掉保護視力的眼鏡眨了眨眼,這纔看清來人是誰,青學的小正選,本源世界的主角越前龍馬。

“越前。怎麼沒去訓練?”來到人家的世界了,雖然是同人版的,對主角還是客氣點好,萬一主角死了,那可就是世界崩潰了。

越前龍馬壓了壓帽子,網球拍指着凌辰,說:“打一場。”

打一場?很容易誤會的說法。若是不知道這是網球世界第一反應就是打架。

“抱歉,我還有資料要處理。”凌辰示意越前龍馬看他面前。

看着凌辰面前堆起的高高的資料,越前龍馬收回球拍,壓了壓帽子。

凌辰右腿擡起壓在左腿上,身體向後,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龍馬,怎麼會想到找我打球?我可是輸給你家不二學長了~”觀月初可是輸給不二週助了,越前龍馬找觀月初打球?

“不是。”越前龍馬看着他。

“嗯哼~”凌辰疑問的揚了下下巴,示意越前龍馬解答。

“你不是觀月初。”越前龍馬的語氣十分確信,外貌還是那個外貌,人看似還是那個人感覺上卻已經不一樣了,何況他本人還沒有絲毫隱瞞的意思,發現的人不止是他一個。

“打一場。”琥珀色的貓眼帶着戰意望着他。

對上越前龍馬的眼睛,凌辰莫名的感覺心虛,‘系統你兌換湯姆蘇光環給我了。’否則小王子怎麼在他身上看到網球高手氣息的,要知道他可是個一天24小時宅到家,根本除了ooxx運動外其他的都沒坐過的阿宅。

【不要將什麼事情都推給系統。】系統語氣幽怨的爬了上來,【那是你自己的問題。】

“我不會網球。”凌辰實話實說。

“我教你。”說着越前龍馬抓住凌辰的手腕,拉着他向網球場走去,哼~不會網球,別墅建那麼大的網球場做什麼?

“我……”凌辰無語的看着小王子,小王子你告訴我,我身上那裏顯示我會網球了,我改還不行嗎?

“吶~”無視網球場投來的好奇目光,越前龍馬將球拍塞到他手裏,“打球。”

“……”我突然升起一種想寫關於小王子小說的衝動,凌辰低頭手掩脣故作深沉。

【……又進化了。】爲什麼我有種凌辰纔是系統,我是玩家的感覺。

“幸村精市vs不二週助。”

聽到另外一個球場傳來的聲音,凌辰立即爽快的拉住越前龍馬,“龍馬~~我們去看比賽吧。”

幸村精市……夫人,你真是我的救星。

越前龍馬瞅了眼凌辰,見對方真的沒有學習網球的意思就作罷了,不喜歡總不能強求吧,還是先看網球賽吧,說不定看完以後就喜歡上了。

“表哥,你夫人跟他情敵打起來了。”一見到凌辰的身影,清水小百合立即飛奔了過來,興奮的報告。

“……”xn。

清水妹子,你能不說的這麼曖昧嗎?好好的比賽到了你嘴裏怎麼成了三角戀,兩男爭一男了。

凌辰伸手揉了揉清水小百合的頭髮,看着她一副被主人安慰了很開心的模樣,凌辰莫名有一種馴養了寵物的感覺。

一道冰冷的視線盯在凌辰手上,凌辰擡頭順着目光的方向望去,正對上手冢國光面無表情的盯着他們的臉龐。明明手冢國光沒有表情,凌辰就是察覺到了他在生氣,看了看清水錶妹,凌辰一笑,手冢國光嗎?

就算被清水錶妹噎了一下,比賽還是繼續進行了。

凌辰不懂網球,他不喜歡運動,也不怎麼關心比賽,除非是自己國家舉辦的運動會他纔會稍微在意一下比賽結果,即使幸村精市和不二週助的比賽很精彩他也看不懂。

看不懂沒有關係,不知道網球招數沒有關係,他看到不是比賽,是人啊!夫人~~

我家夫人好霸氣,擦口水。

看那打球跳躍還穩穩的停在肩上的外套,看那認真專注的眼神,看那飛揚起來的頭髮,好霸氣。

“夫人~~加油!贏了今晚我給你暖g~~”凌辰興奮的將心理的話脫口而出。

“15——0。”

凌辰剛喊完比賽就停了,像是爲了驗證凌辰的話,這一局幸村精市贏了。

“表哥,夫人贏了你今晚就去爬g,周助贏了呢?”站在凌辰身邊的清水小百合好奇的問。

漫不經心的瞟了眼不二週助,“等他贏了再說。”他愛的是不二週助露出藍眸,神情冰冷的看着他的時刻,現在的不二週助不是他的菜。

表哥對夫人才是真愛。清水小百合默默的下了結論,等比賽結束了她就去刷論壇,將消息分享給同盟,表哥我可是你和夫人的忠實支持者,你可要堅定立場啊,雖然周助也不錯。

絲毫不知道身邊清水錶妹已經將他給賣了的凌辰興奮的注視着比賽,什麼0分15分,什麼的他看不懂,他看的就是夫人的英姿啊。

球場上的幸村精市沒有生活中的溫和,脣瓣抿起相當的嚴肅認真。舉手擡足都帶着一種渾然天成的霸氣,不愧是能領導網球部二連霸的男人呢。

陣陣微風起,掠過他紫藍色的短髮,露出精緻的臉龐,帶着讓人沉淪的魅力。

“系統,系統~我家夫人,真是霸氣啊。”讓人想沉淪在他腳下被他用霸氣的眼神注視着,那種感覺~真是美妙。

凌辰不自覺的陷入幻想。

【……現在還不是你家夫人。】系統忍了忍沒忍住開口諷刺。

“除了我,還有誰配的上我家夫人呢,有人窺覬我的東西……”凌辰微微一笑,煞是好看,“殺了便是。”他輕聲回答像是在說情話。

好冷,大夏天的,哪裏來的冷氣。

一邊的清水小百合抖了抖,不由自主的抓住凌辰的衣服,靠在他身上,接觸到另一個人溫暖的體溫,身上的果然不冷了,清水小百合愉快的笑了笑。

“怎麼了?”凌辰低頭問快要鑽到他懷裏的清水錶妹。

“沒事。”清水小百合討好的笑了笑,表哥看着我這麼誠心誠意的份上就無視我吧,黑化什麼的找你家夫人。

又一道目光停在他身上,凌辰擡頭望去正對上手冢國光停留在清水錶妹身上的眼神,看到凌辰瞅他,手冢國光點點頭絲毫沒有遮掩的意思。

比起幸村精市這個最終的boss,不二週助這個莫名其妙的從友情變爲愛情的人選。手冢國光這個從一開始就喜歡着清水小百合的人,纔是清水錶妹的真愛吧。凌辰看着遲鈍的還什麼都不知道的清水錶妹想。

既然將人家的後宮弄散了,將清水錶妹也變腐了,那麼……手冢國光還是清水錶妹自己留着吧。

手冢國光黑化了,這絕對不是我的錯。清水錶妹絕對是你人品出問題了,好好的男主都能黑化,瞧那佔有慾嘖嘖……

清水錶妹你節哀。我會爲你點蠟的。你註定逃不出手冢國光的手心了。

默默點蠟,清水錶妹。 凌辰他不是喜新厭舊的人,只是從未對一個人有過這麼長時間的興趣,很榮幸的,幸村精市成爲了第一個。

生活中溫和又有點小腹黑的幸村精市,最多讓凌辰將興趣維持了下來,球場上那個風華絕代霸氣凌然的‘神之子’卻是赫然的讓他心動了。

瞧,他那舉手擡足間的自信,瞧他認真的眼神,怎麼不讓人心跳不已。

“比賽結束……”裁判喊出比賽結束。

沒有聽比賽結果究竟是多少,比賽已結束,凌辰已經躥了出去,“夫人,毛巾。”乖乖遞上毛巾。

“謝謝。”幸村精市接過毛巾道謝。

“夫人,水。”星星眼的遞上水。

幸村精市手頓了頓,接了過來再度道謝。

“不過是一會兒沒見,觀月怎麼又不對勁了。”丸井文太將手放在切原赤也肩上。

“有嗎?”切原赤也撓撓頭,他沒看出來哪裏不對啊。

“你看他對幸村殷勤的樣子。”丸井文太指着圍着幸村精市轉圈的凌辰。

切原赤也想了想,蹦出一句:“那是他夫人。”觀月很厲害,竟然叫部長夫人。

“……不和你說了。”丸井文太收回手,無語極了。

擦過汗,喝過水,幸村精市收起球拍,訓練結束了,該休息一下吃飯,下午還要繼續訓練。

“夫人,你去哪裏?”一伸手兩手環住幸村精市的腰,凌辰從背後貼了上來。

“……”他該說他很熱,還是該說我們的姿勢太曖昧了,幸村精市想。

名媛S小姐大曝光 凌辰可不會給他拒絕的機會,他像是無尾熊一樣直接掛在了幸村精市身上,“夫人累嗎?”

“還好。”幸村精市說着推了推他,無奈凌辰纏的很緊腿也推不下去,“下來,很熱。”幸村精市無奈的對他說。

凌辰乖乖放開手,也是大夏天的,剛打過球正是最熱的時候另一個人貼上去確實夠嗆的。

“我去洗澡。”幸村精市說着將網球包遞給他,這也算另一種認同吧。

凌辰抱着寫着幸村精市名字的網球包笑的睜不開眼,我家夫人對我真好。

【凌辰~你抖m了了了~~~~】系統顫抖着吶喊,宿主,玩家,你能不能正常了。

‘一邊去,小孩子懂什麼。’揮了揮手將系統趕到一邊,凌辰屁顛屁顛的跟在幸村精市身後。 婚寵99次:腹黑BOSS的出逃嬌妻 他纔不是m,就算是他也是s好嗎?不信我精分給你看啊。

隱婚甜妻:總裁,借個火 當然如果夫人要做s,他m一下也不錯,笑。

‘表哥,你笑的好猥瑣。’不小心看到的清水小百合心裏吶喊卻不敢說出口,誰知道說出來他會不會有更厲害的等着她。

幸村精市沒有回頭,就知道凌辰一定跟在他身後,他嘴角微微彎起,打開房門,還沒關,抱着網球包的那個人就擠了進來,對他笑了笑關上門,悠閒自在的打量他的房間。

幸村精市掏出手機,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接着他就舉起手機對準了房間中的另一個男人。白色的襯衫扣到頂端,搭配着天藍色的牛仔褲,純白的球鞋,他的頭髮烏黑,稍長的劉海隱隱遮住眼睛,脣角漫不經心地勾起,眼中時不時掠過謹慎和邪魅。

幸村精市按鍵,將這一幕拍了下來,沒有驚動還在打量着他房間的人。

這個人,性情看似柔順冷靜,只是一種表面,他內心多變,喜新厭舊,性情多疑,最厭惡背叛,很任性啊。幸村精市心中下了判定。

誰讓他看上他了,現在只是有好感,沒有到達愛的程度,那不妨礙他進行佈網計劃。叫了他夫人,就要付出代價,也許……讓他成爲夫人也不錯。幸村精市微微一笑。

打量完幸村精市的佈置,凌辰默不作聲的將分析出的東西記在心裏,“夫人,你去洗澡吧。我下去看看。”嗯,問問管家是什麼飯,有沒有夫人喜歡吃的。

“不急。”幸村精市眉眼淺笑,“先告訴我,你的名字,嗯~”

凌辰眼中閃了閃,“我的名字,你不是知道嗎?”怎麼一個兩個都知道他不是了,他也沒做什麼可以的改變啊。

【不,你是從來沒有仔細僞裝過。看你穿的衣服就知道了……】系統默默飄過。

“是嗎?”幸村精市歪了下腦袋,眉目一挑,紫藍色的眸子流露出鋒利的目光。

哇!就是這種神情,霸氣的眼神……

“夫人,你要問什麼,我什麼都說。”凌辰立即投降臣服在幸村精市眼神下面。

他想要身上環住幸村精市的腰,幸村精市側身躲過他伸來的手。

“夫人。”凌辰瞬間包子臉了,夫人躲他,嚶嚶……

嗯,包子臉很可愛,幸村精市心想,臉上卻不露聲色,繼續欺壓他,你不是在追求他嗎?那就老老實實的交待了吧。

包子臉凌辰嘟了嘟嘴,滿含期待的瞅着幸村精市,交待:“姓名:凌辰。年齡:15歲。”凌辰毫不客氣的盜用了觀月初的年齡,反正他現在身體就是15歲,除了他和系統沒有人知道他真實年齡。

“繼續~”幸村精市慵懶的道。

夫人好性感,偷偷瞄了眼幸村精市好看的臉龐,凌辰繼續交待:“最喜歡的人是:夫人~”

“呵呵……”幸村精市低聲笑着,“算了,這次就先放過你吧。”以爲他不清楚除了名字,其他的都沒有交待嗎?

現在可以摟了吧,凌辰小心翼翼的望着幸村精市。

幸村精市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有時候爲了更好的繼續要適當給點甜頭,也不能給的太多,否則就不好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