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加快啊!可是背著30公斤的東西,那能快得起來啊!」肥龍苦笑著道。

「泡不泡中藥沒關係!我只想要兩包特供煙!為了特供我今天要拚命了!」吳泰萊咬著牙道。

「那我也拼一次吧!要不然我看你抽多鬧心啊!」肥龍苦笑著道。

「我也拼了!」趙飛虎大吼著道。

「抽抽抽死你們!那個藥液可是能增加內力的!價值五千萬呢!你們如要不要這個名額,全部給我們女兵!」高艷拿瞪著眼睛道。

「啊?五千萬?這也太值錢了吧?那不是平均一個人要用二十多萬?」趙飛虎吃驚的道。

吳泰萊聽完馬上轉身就往後跑,一邊跑一邊大聲的喊道:「兄弟們!快跑啊!那個藥液可是值五千萬啊!」

「老吳!你如果無聊就拉著我一起跑!別在這裡開玩笑!」沈宏遠一邊跑一邊氣喘吁吁的道。

「開個屁開笑!這是真的!你如果不信就在後面慢慢跑吧!」吳泰萊說完轉身就向著前面跑去。 二十分鐘后,肥龍第一個衝到了終點,緊接著趙飛虎、高麗娜、吳泰萊也沖了過來。

金清石立即向著他們大喊著道:「快去泡葯!」

「是!」四個人立即向著浴室衝去。

又二十分鐘過去了,訓練場上只有三十個警察和二十個教官在堅持著。

金清石舉起步槍大吼著道:「所有教官!馬上離開訓練場!」

二十個教官大汗淋漓、喘著粗氣、雙腿打晃著向著浴室走去。

「砰!」金清石向著跑在最後一個警察的腳後跟扣動了扳機!

子彈濺起的泥土立即射在了那個小腿肚子上,「哎呀媽啊!還真開槍啊!」那個警察大聲喊道。

「這只是警告!如果你們再不加快速度,我真拉打穿你們的腿!」金清石大吼著道。

「你敢!」跑在最後面的警察馬上停下來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砰!」

「啊!」一聲槍響過後,那個警察立即抱著小腿倒在了地上,其他警察立即圍了上來,他們看到褲子上的彈孔,立即向著金清石沖了過來。

「是誰給你開槍的權力?你這是違法的!我們要投訴你!」黃國華指著金清石大吼著道。

「我們基地里有死亡名額!我就是斃了他也沒關係!如果你們怕吃苦、怕被打死就給我滾出基地!」金清石大吼著道。

「算你狠!這個仇我記下了!」黃國華咬牙切齒的道。

「就你那兩下子還想找我報仇?簡直就是白日做夢!」金清石冷冷的道。

「有本事就跟我單挑!」黃國華大吼著道。

「好!你們三十個一起上吧!」金清石把槍往背後一背,然後大聲的喊道。

「三十個?我一個就能打得你滿地找牙!」黃國華冷冷的道。

「你真的要一個人跟我單挑?」金清石再一次問道。

「是的!」黃國華大聲的道。

「如果你能接住我一拳,我就算你贏!」金清石笑著道。

「哼!你以為你是誰啊?拳王阿里啊?」

「我不認識什麼拳王阿里,只知道阿里巴巴!如果你想動手就快一點!我沒時間跟垃圾浪費時間!」

「你才是垃圾!」黃國華大叫一聲輪起拳頭向著金清石胸口狠狠的砸了過來。

金清石冷笑著揮起左拳,向著黃國華的右拳撞了過去。

兩隻拳頭「砰!」的一聲撞在一起!

黃國華先是感覺到拳頭傳來一陣劇痛,緊接著他的身體向後迅速飛了出去。

「撲通!」黃國華的身體飛出三米多遠后落在了地上。

「隊長!老黃!你怎麼樣?」那群警察連忙跑到身邊大叫著道。

「狗日的吳泰萊!我跟你沒完!」黃國華向著天空怒吼著。

「少廢話!五公里還跑不跑?」金清石冷冷的道。

「跑!」黃國華咬著牙道。

「那就快跑!別躺在地上裝死!」金清石大聲的道。

「跑!大家就是爬也要把五公里爬下來!」黃國華站起身立即向著向前跑去。

那個中槍的警察,看到自已的小腿肚上只是出現了一道血痕,他馬上閉上了嘴巴,拚命的向著奔跑著。

十分鐘后,那個中槍的警察第一個到達了中點,他一邊穿著粗氣一邊向著金清石道:「總教官!如果不是你打偏了!恐怕我這條腿廢了!」

「你現在就去浴室里問一下那些人,我是不是那種會打偏的人!你們在葯池裡多跑一會!身體透支的越厲害,吸收的藥性也就會越多!這次你是因禍得福了!趕緊去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真的?」那個警察激動的道。

「還煮的呢!快滾吧!」金清石笑著道。

黃國華他們互相攙扶著走進了浴室,就看到大家一個個光著身體,閉著眼睛全都盤坐在四個巨大的水池裡,他們連忙輕輕的進到了黒色的葯池裡。

沒過多久,金清石提著兩個大水桶走了進來,將桶里的藥液分別倒入到四個池子里。

一個半小時過去了,黒色的藥液開始變得清澈,大家開始慢慢的睜開眼睛,原先疲憊的感覺早就一掃而光,澎湃的內力在身體滾動著。

吳泰萊緊緊握著雙拳向著肥龍激動的道:「肥龍!現在感覺怎麼樣?」

「一個字!爽!二個字!很爽!三個字!太他媽的爽了!」肥龍同興的道。

「靠!那是六個字!這藥液果然是太神奇了!難怪霸王花想要我們的名額!這要是泡上三個月,我就可以打遍總隊無敵手了!」吳泰萊興奮的道。

「你做夢呢?還想打敗總教官?」肥龍鄙視著道。

「你丫的!我是說我們京城總隊!我做夢都沒有想過會打敗總教官!」吳泰萊苦笑著道。

「吳泰萊!你這個大坑貨!以後我的酒就是倒進下水道,也不會給你一滴!」黃國華大叫著道。

「老黃!什麼情況?是不是中藥進腦了?」吳泰萊好奇的道。

「狗日的!你說你一隻胳膊都能打倒總教官!我跟總教官剛一交手,就被他一拳打飛了!」黃國華大吼著道。

「老黃!你跟總教官交手了?是一個人還是群毆啊?」吳泰萊立即高興的問道。

「我…我..我跟他單挑的!」黃國華尷尬的道。

「呵!呵!呵!………」浴室里的所有人都大聲的笑了起來!

「老黃啊!老黃!我是說教官一隻胳膊就能把我們打趴下!你怎麼還要去跟他比武啊?這不是腦殘嗎?昨天,他一個人單挑我們一百人,把我們全都打趴下了!而且槍法更是把我們嚇傻了!」吳泰萊搖著腦袋嚴肅的道。

「我插!你如果早告訴我這些,我會拿雞蛋碰石頭嗎?狗日的!難怪你這麼聽話,跑得比兔子還快!」黃國華大叫著道。

「呵!呵!這回服不?」

「能不服嗎?總教官的拳頭硬啊!」黃國華苦笑著道。

「今天泡完葯澡,明天你們就會好很多了!雖然比不上女兵,不過時間會提前一些了!」

「唉!可還是墊底啊!我相信總教官一定會把最後的人扔進糞坑裡的,而很有可能就是我們這群人!」

「隊長!那我們加班訓練!一定要超過女兵!」一個警察大聲喊道。

「對!我們自已增加訓練量!一定要超過女兵!」

「我們可以丟命!卻不可以丟人!」

「拼了!」

「拼了!」三十個警察大聲的吼著! 「嘟嘟……」集合的哨聲響了起來!大家馬上衝出葯池,快速的穿著衣服。

三分鐘后,所有人整整齊齊的站在了空地上,金清石看著一個個精神抖擻的戰士,滿意了點了點頭道:「你們的收穫要比我想像的要好!付出的越多收穫也就越大!現在!目標飯堂!出發!」

「是!」所有人興奮的大吼著道。

「總教官!晚上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幫我們檢查一下身體!」楊雄跑到金清石的身邊小聲的道。

「晚上九點鐘!你們二十個人還到浴室里,我已經熬了一些療傷葯,我給你們治完病,你們就在這裡好好泡一泡!什麼時候葯池裡的水變清了,你們再出來,連續泡上一個星期,你們的身體應該就全部恢復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謝謝總教官!」楊雄聽到還要泡那種神奇的藥液,他激動的道。

「這是你們應得的!付出和收穫永遠是成正比的!走吧!趕緊去吃飯!我已經讓炊事班加了菜!」金清石微笑著道。

「是!」楊雄立即敬了一個軍禮大聲的回答道。

「你們快看一看!女兵是不是有點不一樣啊?」沈宏遠一邊吃著飯一邊向著大家小聲的道。

「靠!有什麼不一樣的?你不是餓瘋了,看誰都像是西施啊?」廢龍笑著道。

「滾!你們好好看一看,那些女兵是不是變白了?」沈宏遠急著道。

大家立即把目光射向了女兵的方向。

「咦?還真是白了好多啊!以前個個都像是煤球似的,現在竟然白了這麼多!」肥龍吃驚的道。

「現在感覺順眼多了!這樣看著才舒服嗎!」吳泰萊點了點頭道。

「一定是總教官幫她們漂白的!為什麼就不幫我們也漂一下呢?」趙飛虎鬱悶的道。

「那你去問一下總教官啊!讓他也給你漂一下!」高勝利笑著道。

「我怕總教官把我給滅了啊!現在我看到他腿肚子都抽筋!」趙飛虎苦笑著道。

「其實總教官沒有那麼可怕的!雖然在訓練場上像頭惡狼!可是私下裡一點都不嚴肅!」吳泰萊笑著道。

「你小子說什麼我都不會再信了!你就是一個大坑貨!」黃國華瞪著眼睛道。

「老吳!既然你這麼有自信,能不能先把我們隊長的福利要回來啊?」沈宏遠冷笑著道。

「對啊!總教官可是說過隊長每月有一條特供呢!現在兄弟們都在問我要呢!」高勝利急著道。

「老吳!趁著總教官臉色還沒有變黒之前,趕緊過去問一下!」肥龍小聲的道。

「你們以為我不敢問啊?他是我老大!當然不會為難我這個小弟了!我現在就過去!」吳泰萊說完馬上起身向著金清石走去。

正在一邊吃著飯一邊跟教官小聲聊著天的金清石看到吳泰萊向著自已走了過來,他馬上放下筷子微笑著問道:「什麼情況?是不是又想找我單挑啊?」

「不不不!我們雖然有這個想法,但目前還沒有這個膽量!總教官!我是受大家的委託,來問一下我們隊長福利的事情!」吳泰萊連忙擺手道。

「呵!呵!福利都準備好了!王參謀!一會把東西給他們送過去!女兵的零食也別忘了!」金清石笑著道。

「是!」王海賓立即回答道。

「謝謝總教官!」吳泰萊高興的敬了一個軍禮大聲的道。

十個隊長每人都得到了一條特供,而女兵們拿著一大堆零食興奮的大叫著。

晚上十點鐘,一個個光著身子的教官盤坐在葯池裡,吸收著池子里的藥液,金清石擦乾臉上的汗水,輕輕的離開浴室向著宿舍走去。

把一個個房間全部檢查完,已經是凌晨一點鐘,金清石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自已的宿舍里,一倒在床上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早上,外面還是漆黑一片,哨聲又急促的響了起來,金清石站在空地上,看著一個個房間迅速亮起了燈光,一道一道身影從兩棟大樓快速的沖了出來。

當最後一名站士站到了隊伍里后,金清石大聲的喊道:「很好!三分鐘全部到齊!你們不要怪總教官冷酷無情!因為你們三個月後,很有可能會去執行一件非常危險的任務!我不想看到你們變成烈士!人們常總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而我的標準就是平時少流血,戰時不流血!因為流血的永遠是你們的敵人!大家有信心沒有?」

「有!」

「有!」

「有!」

「好!開始訓練!」金清石大吼著道。

戰士們馬上把隊形散開,開始做著俯卧撐,今天的速度明顯快了許多,三十個警察雖然還是最好完成的,可是時間卻減少了很多。

眨眼間五天過去了,金清石讓那二十個教員負責監督戰士們的訓練,他馬上趕到了301醫院。

在301醫院的貴賓室里,無塵、沈國放、趙影、杜娟、杜媽媽、小虎、強子、奎奎和阿依蓮、老謝、小志、老廣圍在沈雅的身邊小聲的安慰著。

金清石急沖沖的推開房門走了進來,趙影瞪著眼睛道:「你怎麼才回來啊?」

「對不起!對不起!訓練基地的事情真是太忙了!我想應該是這兩天寶寶才會出生,所以才今天趕回來!」金清石苦笑著道。

「石頭!我今天肚子有點疼,可能是快生了!娟子背著我通知了大家,其實我一個人能行的!而且師父還有師父在身邊呢!」沈雅微笑著道。

「雅姐!娟子做得對!這這些人都在等著這一天呢!這件事情比什麼都重要!」金清石握著沈雅的手輕輕的道。

「石頭!小雅應該今天就會生了!孩子有點大,你要進產房幫幫她!」無塵認真的道。

「師父!要不你跟我一起進去吧!我現在手有點發抖!」金清石苦笑著道。

「扯蛋!我是和尚!而且那個地方我怎麼能進去呢!」無塵瞪著眼睛道。

「石頭!你一定要沉住氣!第一次當爹雖然有點緊張,可是我們當大爺的也著急啊!」老廣嚴肅的道。

「孩子他大爺!你給寶寶準備好禮物了嗎?」老謝笑著道。

「當然準備了!準備了一張六百六十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元的支票!而且還有長命瑣、衣服、進口的奶粉、嬰兒車!」老廣得意的道。

「好!非常好!既然你都準備好了,那我們都省了!」老謝點了點頭道。

「行啊!如果雅姐沒有意見,我是無所謂啊!」老廣笑著道。

「你們誰也跑不了!每個人都必須準備!」沈雅笑著道。

「雅姐!你就放心吧!我們把該想到的都買了!尿布都買了十大包!」老謝連忙說道。

「呵!呵!這也太多了吧?哎呀!石頭!孩子出來了!」沈雅突然大叫起來。 「快叫醫生!」沈國放急著道。

「快送去產房!」杜媽媽急著道。

301醫院的院長帶著六個教授迅速跑了過來,檢查完后目馬上將沈雅送進了產房。

金清石穿著無菌服抓著沈雅手小聲的說著:「雅姐!千萬別緊接張!我一會通過手掌將真氣灌入到你的身體里,寶寶一定會順利出生的!」

「石頭!我算是大齡產婦了,如果有危險你一定先救寶寶!」沈雅認真的道。

「我暈!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你可是一個武林高手,身體比二十多歲的小姑娘還健康!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而且不是還有我嗎!」金清石笑著道。

「我就是緊張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在我這裡沒有萬字只有條子!如果不行我們就剖腹產!這樣最安全!」

「我不要剖腹產!肚子上會留下疤痕的!」沈雅急著道。

「我不會介意的!」

「可是我介意!」

「那就自然生!」

「可是我害怕!」

二十分鐘過去了,醫生們緊張的觀察著沈雅,沈雅緊張的抓著金清石的雙手,咬緊牙關用力的使勁著。

「深吸一口氣!然後用力往下推!寶寶馬上就要出來了!」 重生八零福氣包 一個五十多歲的女醫生大聲喊道。

「雅姐!加油!」金清石緊張的大叫著道。

一團烏黑的毛髮開始露了出來,女醫生小心翼翼的用雙手輕輕抱住寶寶的頭部,然後大聲的道:「孩子的頭部已經出來了,只要再加一把勁,寶寶就全出來了!」

「啊!」沈雅突然大吼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