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將枕頭拿了過來,墊到頭下。

「這枕頭,我要用的。」

太無恥了。

楊心怡在房間找來找去,不到合適的東西當三八線,只好作罷。

「別亂來,不然我會生氣的……」。

話未完,葉雄翻身過去,抱住她就吻了起來。

「不行……」「

「我不……要。」

「我生氣……」

葉雄用嘴把她的話堵住,就像想象中那樣,楊心怡很快就失去反抗,甚至回應起來。,

可以看出來,她很喜歡接吻,特別在兩人洗完澡刷完牙,全身最乾淨的時候,她特別喜歡。

葉雄吻了下,手溜進她衣服,揉搓著她的胸口。

楊心怡由他亂來,反正不是第一次。

但是當他進攻她下身的時候,楊心怡一把抓住他的手,頭搖得像潑浪鼓一樣,斷然拒絕:「不行。」

「都這樣了,還不行嗎?」葉雄苦著臉。

「我不行,就不行。」楊心怡死死護住下身。

葉雄沒有辦法,只好將手放到她胸口上。

經過幾次試探,葉雄知道她的底線了,就是上半身可以隨便來,下半身絕對不許碰,那怕是隔著衣服,不然就翻臉。

親倒是可以,她甚至很享受這種美秒的感覺,每次葉雄想更進一步的時候,都被阻止了。

幾次之後,楊心怡差發飆,要把他一腳踢到床上。

在葉雄誓言旦旦保證,沒經過她同意,絕對不能有進一步動作之後,楊心怡終於給了他最後一次機會。

這一夜,楊心怡睡得好香。

第一次在自己喜歡的男人懷抱中睡覺,那種感覺好幸福。

這一夜,葉雄睡得好累。

懷抱著個絕世美女,可以親,可以摸,就是不可以啪啪,這種感覺,只有試過的男人才知道。

不知道數了多少只綿羊之後,他終於睡著了。

第二天,楊心怡醒來,發現身邊睡著自己喜歡的男人,突然之間感覺好幸福。

她伸出手指,撫摸著他如刀削般,稜角分明的臉龐,似乎想把這個的臉容記在心裡,正在這時候,葉雄睜開了眼睛。

楊心怡連忙縮回手,像做壞事被人發現一樣,從床上跳了起來,拿起衣服到浴室里換。

半晌之後,一身休閑裝打扮的美女,就出現在葉雄身邊。

這個老婆,真是什麼東西穿在她身上,都覺得好看,這就是氣質。

兩人從房間下來,客廳里只有楊月如一個人,唐寧跟洋洋估計還沒起來,唐建軍出去跑步了。

一邊吃早餐,一邊打開新聞。

早間新聞,開始報道昨晚珠寶展發生的事情,包括葉雄出現,將董旋拉下馬,包括將凶神惡剎的匪徒殺掉,在新聞報道上,把他當成神一樣的男人。

「這下子你出名了,現在的京城,起碼有一半人都聽你的名頭了。」月如笑道。

「我寧願誰也不認識我,沒那麼麻煩。」葉雄嘆了口氣。

昨夜事情鬧得那麼大,他想再瞞身份,估計是不可能了,如果他猜得不錯,龍組的人,應該很快就會找上門來。

剛這樣想著,門鈴響了起來。

楊月如去開門。

兩名穿著襯衫西褲的男人走了進來,來到葉雄身邊:「葉軍先生,你好,我們是龍組的,首長想見你。」

兩人掏出證件,在葉雄面前示了一下。

葉雄曾經是龍組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證件的真假,淡淡地道:「還沒吃早餐,你們出去等一下吧!」

兩名龍組成員了頭,退了出去。

等他們離開之後,楊心怡有些擔心地問道:「龍組是什麼組織,他們找你幹什麼?」

「就是去見一下老朋友,不會有事的。」葉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他別擔心。

吃完早餐之後,葉雄坐上車子,車子朝龍組總部而去。 事隔一年,再次踏進龍組,葉雄心裡一陣感慨。?????.

一年前。

龍天涯收到來自情報科四名情報員的情報,決定讓死神小隊去國外執行一項任務,行動代號:獵魔行動,

作為死神小的隊長,葉雄理所當然成了這次行動的指揮官。

他帶領五名隊員,深入中東某國,獵殺國內一名掌握著華夏國十分重要生化方面資料的科學家。

這名科學家,被國外特.務策反,帶著國內最先進的人類研究成果,逃到這個國家,被恐怖組織裝武保護。

四名特工,曾經在這個恐怖組織周圍探查了兩個月,得到任務的可行性,各自做了一份詳細的報告。

死神小隊,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開始出動的。

就在死神帶著小隊深入恐怖組織深處,正準備行動的時候,突然被鋪天蓋地的雇傭兵包圍,在獵殺數百名恐怖份子之後,死神小隊的五名隊員,全部壯烈犧牲。

死神身中多槍,最後暈迷,成為這個恐怖組織的實驗體。

實驗失敗之後,死神埋在地下大半個月,基因在體內神秘激動,重新窮醒過來。

醒來之後,死神欲進入恐怖組織查找原因,發現整個組織全部失蹤,包括那名科學家也失蹤了,基地的東西全部被搬走了,只剩下一個空空的地下研究中心。

葉雄回到華夏,暗地查探任務失敗真相,被龍天涯發現沒死。

兩人見面之後,不歡而散。

龍天涯欲讓他繼續呆在龍源,為國效力。

只可惜,死神已經心死,從此遊戲花都,過著沒心沒肺的日子。

想起這段歷史,葉雄的心揪了起來。

車子進入一片防守森嚴的區域,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這一帶,是整個京城,防衛最強的地方,是整個華夏,高手雲集的地方。

車子在一幢三層的樓房面前停了下來。

「首長讓你去格鬥訓練場找他。」一名龍組成員說。

格鬥場是龍組成員切磋武藝的地方,龍在天不叫他去辦公室,叫他去格鬥場幹什麼?

既然來了,葉雄自然不會害怕,大步朝格鬥場走去。

格鬥場在二樓,遠遠就傳來打鬥聲音。

二樓是個碩大的大廳,以前隔開幾個房間的,現在圍牆全部被清空,建成一個非常大的格鬥場。

此刻,格鬥場上,兩名高手正在比拼,場下幾十名龍組成員,正在觀望。

格鬥場旁邊一塊牌子寫著:龍鱗選撥賽。

看來,今天在這裡舉行的,是從龍爪之中,選出高手進入龍鱗。

場中間,一名身穿軍裝,威風凜凜,氣勢十分強大的四十多歲中年人,正站在格鬥場邊,仔細地看著場上兩人比拼。

似乎感覺到葉雄目光打量,中年軍人的眼神如同刀刃一樣,瞬間就落到葉雄身上,那彷彿實質化的凌厲眼神,讓葉雄心神一亂。

好強的氣場!

每個人,都有氣場,這種氣場,隨著本人的實力而遞增。

葉雄這些年,還從來沒試過被人用眼神一瞪,就失去了心神,這是第一次。

這軍裝中年人,應該就是代替龍天涯接管龍組,軍中第一高手,被稱之為華夏戰神的龍在天。

你牛逼,老子不看你行了吧!

葉雄轉過眼神,去望格鬥台上,懶得理他。

此時,格鬥場上發生了變化,身材矮小那位男子,用匕首在對方胸口上捅了進去,頓地血液狂涌而起,這還不罷休,矮小男子飛起一腳,將受傷的對手踢到場下。

「帶人回去療傷。」

龍在天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繼續喊道:「下一組對手上場。」

接下來的幾場比拼,繼續有人受傷,甚至是重傷,而場下的人,似乎已經麻木了,彷彿對手是自己的敵人,而不是戰友。

葉雄心底一鼓怒火冒了出來。

以前龍天涯掌管龍組的時候,也時不時有選拔,但是極少用兵器,就算用也是點到為止,哪像現在這樣,拿了命在拼。

就在這時候,一個熟悉的人影,走到了台上。

龍源組員,代號影子,以前葉雄當龍源教官的時候,影子是他非常看重的一名隊員。

親愛的我愛你 (解釋一下:龍組分內外兩個部門,以前龍天涯在的時候,內部組織叫龍魂,外部組織叫龍源;龍在天掌管之後,龍魂改名為龍鱗,龍源改名為龍爪。)

葉雄之所以看重影子,不是因為他的武功強,而是影子是他見過,腦子最靈活的組員,他的環境適應能力非常強,技能方面涉獵非常廣,是個不可多得的全能型人才。

唯一的弱項,就是他的武功一般般。

影子的對手,是個新面孔,葉雄沒見過,不過面容長得非常彪悍,應該是龍爪新招的組員。

「開始!」

彪悍大漢握著匕首,狠狠地衝過來,兩人戰在一起。

從局面上看,彪形大漢的實力比起影子強多了,如果不是影子恃著聰明,以遊走方式戰鬥,他早就落敗了。

最後,影子被逼死角,再也沒辦法躲了。

一道白影閃過,狠狠地朝他胸口刺來,這一下被刺中,非得受重傷不可能。

「我認輸。」影子連忙舉手。

哪知道,對方根本就不肯放過他,手中的匕首去勢不減,朝他胸口刺過去。

很有可能,兩人私底下有恩怨。

葉雄本不想惹事,但是對方的做法太過分了,人家已經認輸了,還不放過他。

一鼓火氣,騰地冒了起來,他身體如同大鵬展翅,飛身而上,后發先至。

轟!

一拳直接轟在彪形大漢胸口上,強大的羅旋內勁,直接將他震飛下擂台。

大漢胸口的衣服,直接被羅旋內功轟成碎片。

這還是葉雄手下留情,不然的話,這一拳直接就要了他半條人命。

影子沒想到突然有人出來幫自己,目光落到來人身上,頓時又驚又喜:「教官,你沒死?」

「教官。」

「教官回來了。」

「教官沒死,真是太好了。」

場下,二十幾名被葉雄教導過的龍源舊成員,紛紛跑了過來,將他圍了起來,全都十分激動。 一年前,在龍組之中,死神是最得人心的戰士。

因為他的絕世武功,因為他對敵人冷酷無情,更因為他對自己兄弟的守護。

沒有一個被他帶過的龍組成員,不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征服。

這些舊成員那激動的模樣,感染了葉雄。

如果不是因為去年的獵魔行動,也許他還跟這幫朋友繼續在一起,為華夏的安全和榮譽戰鬥。

虎彪大漢被葉雄轟下台,半晌才緩過氣,站起來吼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破壞比試的規矩?」

葉雄雙目如電,狠狠地落到虎彪大漢身上,強大的殺氣釋放出去。

「你到底是跟自己的兄弟拼殺,還是在跟敵人拼殺?他已經認輸了,你還不放過他,你到底是龍組的成員,還是無惡不作的兇徒?」

大漢被他的目光逼視,感覺壓力山大,不敢再狂,弱弱地說道:「首長說了,習武的最終目標,就是不顧一切擊倒對方。他說可以使用兵器,要像戰場殺敵一樣,人只有瀕臨絕境,才能釋放出最大的戰鬥力。」

「放屁。」葉雄怒吼。

「首長,他說你放屁。」

虎彪大漢知道葉雄不好惹,直接將火勢引到首長身上,他就不相信,有了首長撐腰,對方還敢狂。

「剛才他說的話,就是我的宗詣,真正的高手,是在戰場上拼殺出來了,赤手空拳,小打小鬧,根本就訓練不出真正的高手。」龍在天背著手,冷冷地說。

「原來不是他在放屁,是你在放屁。」

葉雄一想到龍組被這傢伙訓煉成一群沒有靈魂,沒有夥伴,只有任務跟冷血的行屍走肉,他心裡就說不出的窩火。

「龍天涯雖然是個糊塗的老頭子,至少懂和憐惜部下,有點人性,而你根本就是部戰爭機器,比起龍天涯,你這首長的能力差遠了。」

當空降官,最忌諱的是什麼?

就是別人把自己跟上一任相比,而且說自己遠遠不如上一任。

葉雄這一番話,直接觸及龍在天的底線。

「放肆。」

一聲虎嘯狼號的怒吼,讓全場所有人為之一震。

龍在天死死盯著葉雄,憤怒地喝道:「瞧瞧你身邊那群軟柿子,哪個像當兵的料,遇到問題就喜歡粘人,還有沒有軍人的血性?我只是想把他們訓練得像樣子一點,不然怎麼出去執行任務?」

「對自己人好,不等於軟弱,如果你以為,只有拼殺才能訓練出最強的手下,那你的目光是不是太短淺了。我從來沒跟同伴拼殺過,你是不是也覺得我是軟柿子?」葉雄道。

「教官從來沒跟自己人拼殺過,誰敢說他是軟柿子?」

「誰不知道,教官是龍組的第一高手。」

「教官說得好。」

一群舊龍源成員,似乎壓抑得久了,此刻全都爆發出來。

「我就看看你這傳聞中,龍組的第一高手,有什麼能耐。」

龍在天說完,躍到格鬥場上,冷冷地說道:「有種的話,上來跟我一戰。」

葉雄本來不想動手,但是對方逼到這種程度,如果再不出手的話,以後在這些龍組的兄弟,就抬不起頭來了。

輸,可以,但是絕對不能不應戰。

「我也正想瞧瞧,傳聞軍中的華夏戰神,到底強到什麼程度。」

葉雄躍身上去,站在龍在天面前,凝視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