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特種兵王,爆熊坎特!印度古瑜伽上師,桑賈一.辛格!歐洲殺手之王,格雷格.託尼!那個是……黑龍,卡西莫!”有眼光毒辣的高手,一下子就將場上的人認全了。

如果說其他人還讓在場的人感到疑惑不解的話,那最後一個人就讓所有人震驚了,因爲那個人正是不久前被蘇瑾在這個會場的擂臺上打死的人,火烈鳥傭兵團的一代傳奇,黑龍卡西莫!

所有人都凌亂了,以死之人怎麼會又活過來,別說是其他人假扮的,那根本不可能,因爲這些高手的武功套路都擁有自己的特點,就算是他們的親傳弟子也未必能夠施展的有臺上這些人的精髓。

“果然都是已死之人麼?不過活着尚且不是我的對手,死了又能怎麼樣?”蘇瑾心中暗道,這些死人的手段確實不錯,活着的時候都是一方豪傑王者,可是畢竟只是凡人手段,和自己並沒有可比性,如果幕後的那個傢伙只有這點手段,他可就要失望了。

“只有這點手段對付我!?”蘇瑾一掌將黑龍卡西莫砸進青石板的地面,卡西莫的腦袋跟鑽頭一樣直接向下砸了過去,來了個倒栽蔥,而蘇瑾鎖定了那個控制這些死人的傢伙,以精神力發動了一條信息過去。

“果然是精神力者,不過這些手段就夠你受的了,精神力的核心是精神力量,而這些死人可沒有什麼精神,你的力量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阿巴斯坐在人羣之中,譏笑着看向蘇瑾,他倒是想看看這個新冒出來的傢伙,怎麼隊伍自己的死人軍團。

“這些傢伙?精神力量對他們確實無用,可是……不用精神力我也能捏死他們!”蘇瑾神色一變,他的肌肉微微一鼓,而後蘇瑾展現出了真實的力量,那近乎神明的肉體,直接將西亞王室的武師拍出了肉餅。

“嘶!這還是人麼?”“好恐怖,那傢伙是一頭人形暴龍吧?”“能一次應付七個超級強者,這傢伙恐怕比暴龍還可怕,就算真是一頭人形暴龍在這七人的聯手下,也該被打成碎骨了,但他居然還反殺了一個。”周圍的議論聲不停,畢竟發生在他們眼前的事情太過匪夷所思,他們估計在夢裏都沒有敢想過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阿巴斯坐在觀衆的位置上,饒有興致的觀察蘇瑾是如何應對那些死人的,他默默點頭道“確實肉身很強悍啊!即使在暗黑議會團裏,恐怕也只有議會長能夠抗衡一下了,不過只有這點本事的話,今天我要殺你!”

蘇瑾鎖定了阿巴斯的精神,所以對他的反應十分敏感,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個傢伙對自己殺意。

“暗黑議會團,所以說你和唐絲那幾個傢伙有關係了?”蘇瑾一腳側踢,直接將地下拳王的腦袋從脖子上踢了下來,然後一腳踩爛,順便又一把將殺手之王開膛破肚。

“不錯,唐絲那丫頭是我的女兒!”阿巴斯站起身來,他眼中殺意極盛道“小傢伙,你居然敢拘禁我的女兒,我給你兩條路走,一,成爲我的僕人十年,十年後我放你自由,二,今天,此地,去死!”

蘇瑾笑了,他接二連三將剩下的幾名高手全部斬殺,最後一指點在柳千生的額間,將他釘在了擂臺上,然後他身邊一道黑色流光飛射而去,直接射向擂臺下的阿巴斯。

阿巴斯似乎早有防備,他胸前一道黑氣涌動,化成一道盾牌攔住了黑色流光,那黑色流光正是蘇瑾精神力操縱的流言,不過阿巴斯顯然不知道流言的特性,就在他攔住第一次流言攻擊之後,下一道攻擊幾乎無差別到達,然後是接二連三,似乎永無止境的攻擊。

蘇瑾如今早就將流言與自己的精神力融合的堪稱完美了,對於他來說,流言就好像是身體的一部分,隨着自己心念一動,流言就會以最迅捷的方式發動攻擊。

噗噗噗!

阿巴斯被流言潮水般的攻擊嚇了一跳,他轉身就跑,在這種相對狹小的空間裏被這種攻擊鎖定的話,他就只有捱打的份,必須找到一個空曠的地方,到時候躲避起來也要簡單的多,而在北非,這種地方簡直到處都是。

阿巴斯衝出會場,蘇瑾也絲毫不猶豫的跟了出去,至於會場裏自然有主辦方去清理,用不着他操心。

阿巴斯的速度很快,他似乎是懸空而動,腳下被那黑色的氣息拖動,而蘇瑾也不慢,單憑腳程就能死死吊在阿巴斯的身後,如果使用精神力飛行的話,他的速度還可以再次提升一段,不過他知道阿巴斯想找一個空曠無人的地方開戰,這正好和他的想法不謀而合。

終於,兩人到了一處荒原,阿巴斯直接停下了腳步,似乎在等待蘇瑾,而蘇瑾也停了下來,兩人相距數十米而立,都警惕的看着對方。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阿巴斯,地獄手冊宿主排名第一百位,也有人叫我縱屍犯阿巴斯!”阿巴斯看起來非常有禮貌,但隨着他雙手網上一託,周圍的地面下涌出一根根白骨。

北非,野生動物的天堂,這裏代表着自由,也代表着弱肉強食,而弱肉強食從某個方面來說就代表着肆無忌憚的捕獵和死亡,所以北非的這片土地下,不知道埋藏了多少骸骨,不管是人的,大象的,犀牛的,獅子的,還是野牛的,總之這片土地說是一個天然的墓地也不爲過。

而對阿巴斯來說,他的主場就是墓地,他的力量源自死亡,越是靠近死亡的地方,他就越強大。

“這股力量,死亡,冰冷……所以你的靈能不是什麼傀儡術一類的,而是純粹的,對死亡之力的操縱麼?”蘇瑾有些疑惑,地獄手冊的靈能何止成千上萬,有些偏門的靈能也許只有極個別的人覺醒過,並不爲人所知,而這個阿巴斯的靈能,蘇瑾就猜不出到底是什麼。

“不不不,我的靈能名爲喚醒,與其說是死亡,倒不如說是生命!”阿巴斯迷戀的嗅着空氣中被翻過的泥土味,洋洋自得的說道。

蘇瑾微微點頭,他眼中精神力流轉,緩聲道“既然你自我介紹了一番,那我也不好施禮,雖然你對我大概已經有所瞭解了。”

“不錯,你叫蘇瑾,華夏人,似乎還算是地獄手冊的新人,但你的實力非常不錯,強大的精神力者,不過以我的資料來看,你更強的實際上是肉身,除此之外你似乎和華夏的官方有過合作,這倒是非常少見。”阿巴斯發動暗黑議會團的力量,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得到了一份相對詳細的資料,不過關於蘇瑾的一些祕密,他還是什麼都沒有查到。

蘇瑾微微點頭,然後補充似的自我介紹道“我叫蘇瑾,地獄手冊宿主排名第九十一位,精神力者!”

蘇瑾的介紹相對阿巴斯來說要簡短的多,但是其中幾個字卻讓阿巴斯猛然一震,他面帶不安的道“你說……你說你排名多少?”

“你可以自己看一看。” 反腹黑攻略 蘇瑾笑了笑,他暫時將地獄手冊上的資料改成向其他人顯示,這樣一來別的宿主就可以通過地獄手冊的排行榜來找到自己了。

阿巴斯立即打開地獄手冊,當他在第九十一位看到蘇瑾的時候,身體忍不住顫了一下,他是地獄手冊排名第一百位的高手,更比別人清楚地獄手冊的排名,哪怕只是高一位,在力量上也有很大的差距,更何況蘇瑾比他的排名高了快十位了。

“好了,介紹完畢,可以開打了!”蘇瑾話音一落,整個人就如同出膛的炮彈彈了出去。

阿巴斯雖然還處於震驚之中,但他畢竟是排名前百的高手,這可是比吳辰還要高的多的排名,所以他在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那些被他召喚出來的白骨立即凝聚成一道骨牆,將蘇瑾攔住!

“給我碎!”蘇瑾爆喝一聲,他的拳頭狠狠的砸在骨牆上,利用寸勁的技巧一抹,只聽見一陣咔哧聲響起,那面骨牆立即崩碎,發黃的骨頭渣子崩碎的滿地都是。

阿巴斯現在知道他對蘇瑾的肉身還是小視了,同時他也知道這一戰只有打下去,勢均力敵之下,自己如果沒有萬全的逃生技能,那貿然逃走其實和找死沒什麼區別。 阿巴斯的靈能非常古怪,而且開發的很好,在靈能開發這一點上蘇瑾也自愧不如,實際上精神力相對來說非常難以開發,就算是徐然也在摸索階段。

靈能是否強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取決於其等階,比如同樣是控制型靈能,但精神力就要比念力更強大,但也不是絕對的,有些天才宿主在對自己的靈能開發,操作上有非常精深的研究,使即使看起來很普通的靈能,也可以發揮出巨大的威力。

比如操縱水元素的靈能,剛剛覺醒的資深者一般只能夠控制水流等等,但是真正的天才,在經過發掘開發後,甚至可以直接將生物體內的水元素抽取,其對戰時的威力何止成幾何倍增加。

阿巴斯就屬於開發非常完善的那一類,特別是在北非的平原上,太多逝去生物的殘骸可以被他操縱使用,所以即使蘇瑾比阿巴斯的排名更高,但在這種情況下,阿巴斯也未必沒有獲勝的可能。

“死戰,要是逃走,我纔會死的很慘!”阿巴斯很清楚自己現在所處的情況,只有和蘇瑾死戰一條路可以選擇,而且這裏對他來說算是主場,他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成堆的白骨從地面下翻出,整個北非平原就好像暴走的骸骨深淵一樣,數之不盡的白骨以各種方式向蘇瑾發動攻擊,組合成矛,化成骨劍,聚合在一起的白骨巨人,他們竭力阻擋蘇瑾向着阿巴斯前進。

蘇瑾雙眼中銀色的光芒閃爍不停,不過他依舊覺得很煩,這些骸骨的數量太多了,如果用精神力去爭奪控制權的話,那除非自己被瘋帽子封印的精神力全部解放,不然根本不可能做的到。

好在他除了精神力外,肉身也足夠強大,任由那些白骨轟擊在自己的身上,除了暫時阻擋自己前行的腳步外,倒是不會造成什麼傷害。

“不愧是排名前百的宿主,對自己的力量簡直讓人驚歎。”蘇瑾忍不住讚歎,周圍鋪天蓋地的白骨彷彿讓自己陷身於地獄一般,能夠控制這種等量級的東西,阿巴斯前百之名就實至名歸,同時也讓蘇瑾心中感嘆,排名一百的阿巴斯就如此強大,那神無,徐然他們的真正實力又到達了什麼地步呢?

其實從徐然和瘋帽子的一戰蘇瑾大概就能夠猜到一些,瘋帽子可是貨真價實的神明,即使按照他自己說的,現實世界壓制了他的力量,可他只是被壓制而已,並非沒有了力量,想來他至少比一名全勝的半神要強大的多吧!

但徐然在那種情況下居然和瘋帽子打了個兩敗俱傷,天知道當時是個什麼景象,說不定b市都被兩人掀翻了,反正徐然事後也有能力去處理那些麻煩,了不起直接給全市人民來一次洗腦就是了。

至於神無,他那一手控制熱量的能力簡直讓人恐懼,所有的生命都不可能無視熱量,物體的行動必須消耗能量,而熱量對於生物來說,就是最重要的能量源,可那個傢伙能夠隨意控制一個生物體內的熱量,甚至連周邊環境都可以控制,在這種情況下能夠與他對陣的人真是不多。

不過蘇瑾自己倒是還好,諸神之賜附帶的技能能夠免疫元素類的攻擊,而控制熱量似乎被默認在元素類的衍生之中,就好像之前說的,控制水的能力,在開發後一樣能夠控制生物身體中的水分,而神無的控制熱量,不知道原本是哪一種基礎靈能。

“控制,改造!”蘇瑾一拳將一具白骨巨人震碎成了骨粉,他看着眼前的白骨海洋,愈發明白了對自己靈能研究的重要性。

“皚皚白骨,如海傾覆!蘇瑾,就算你排名靠前,但是在這裏,在我的主場,你有什麼勝算!”阿巴斯見自己掌控住了局面,而蘇瑾則被困在白骨之中難以寸進,一時間心中豪氣升騰,從剛開始的惶恐,轉變成了一種必勝的信念。

蘇瑾好像茫然了一般,他眼中的銀光開始黯淡,眼神空洞如同失去了靈性,身體也不再反擊,任由皚皚白骨將他的身體淹沒。

短短一分鐘的時間,白骨海洋充斥着大片的平原地面,最中心的地盤由白骨堆積成了一座雄山,一座不比大自然造就的雄山差半分的白骨山,而蘇瑾就被鎮壓在了白骨山下。

“我很喜歡華夏的名著,其中一篇名爲西遊記的小說在世界範圍內都廣受好評,在那部小說裏,孫悟空被如來佛祖壓在了五行山下,你蘇瑾就算是齊天大聖孫悟空,我阿巴斯也會是鎮壓你的如來佛祖,讓你永世不得翻身!”阿巴斯露出狂妄的笑容,排名九十一位又如何?還不是被我阿巴斯強行鎮壓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阿巴斯感覺白骨山似乎有些不對,山體的空隙間隱隱有銀色的光芒在閃爍顫抖,似乎……似乎要炸裂了一樣。

錚……!

一聲空鳴,白骨山從下向上,一道耀眼的銀光沖天而起,那是一柄刀,一柄沒有把的鋒刃,一把純粹由精神力構成的精神力之刀!

精神力之刀將白骨山猛然劈開,而蘇瑾則順着被劈開的白骨山換換踏步而出,他眼中有一絲明悟,精神力是高等靈能,先天不屬於任何靈能,它能夠發揮出多大的力量,就要看宿主如果去使用,去開發了。

“我不是徐然,我有自己的道路,我除了精神力強悍之外,還有媲美神靈一般的肉身,既然如此……看我法武合一,開創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蘇瑾眼中的銀色光芒簡直要從瞳孔中溢了出來,只見他手指輕彈,一柄精神力構成的利刃立即漂浮在他的身前。

蘇瑾探手抓刀,隨手一劈,便將阻擋在他身前的白骨全部化作了灰燼,刀只是精神力具象化的表情,蘇瑾手中的精神力之刀,威力由蘇瑾的心念操縱,細緻時可劈斬髮絲,狂暴時可開天闢地。

阿巴斯臉色狂變,他能夠感覺到蘇瑾和之前不同了,這個男人之前如果是一柄在刀鞘中的利刃,那現在這利刃不但出鞘了,還打磨的更具鋒芒,而他馬上就是這柄利刃的試刀石了。

“突破了,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破了!?”阿巴斯暗恨,但他以無退路,只見他將手按在地獄手冊上,一瞬間五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殺,隨我殺人!”阿巴斯低喝一身,他手指一點,只見周圍的白骨紛紛粉碎,粉碎的骨粉中飄出星星點點的精髓,然後凝聚在一起,然後全部都聚集在五個人影的身上,替他們幻化出了一具具白骨鎧甲,而更多的則是籠罩在了他自己身上,幻化出一件猙獰的骨甲。

“死亡骨甲!”這是阿巴斯最強大的防禦招式,利用骨骼中的精粹製造而出,也只有在北非這種地方能夠一次性造出這麼多來,要知道他每製造一件,都要消耗數十噸白骨,但是對於阿巴斯來說,這些消耗是值得的,因爲每一具死亡骨甲的防禦力都極其出色,能夠媲美地級防具。

蘇瑾緩步向前,就好像在自家的庭院中散步一樣,但凡有白骨生物衝過來,他便微微一揮手,精神力之刀便會立即將其粉碎。

“這些人……是死去的宿主!”蘇瑾看到五人的手中,居然各自拿着一本地獄手冊,不由的一愣,沒有想到阿巴斯的力量居然如此恐怖,連已經死去的宿主都能夠控制,他的這種力量如果繼續發展開發下去,那麼死去的神明……是否也能夠被控制呢?

蘇瑾不知道答案是什麼,但他知道阿巴斯已經沒有機會了,他的靈能很強大,開發的也非常不錯,可惜他在錯誤的時間挑戰了錯誤的人,既然敢對自己和自己的朋友下手,那就必須承擔其代價。

轟……!

蘇瑾一揮精神力之刀,他身前那些白骨生物立即像是遭受到了炸彈衝擊一樣,一寸寸的分裂成了骨粉消散,但蘇瑾的目標不是他們,而是隱藏在他們身後,那五個已經死去,卻被阿巴斯所操控的宿主。

五個宿主的行走速度相當,但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名妖豔的女人將速度稍微加快了一些,她走到了衆人的身前,首當其衝面對上了蘇瑾的精神力刀氣!

轟……!

只見她的身前,一道氣盾時隱時現,這個女人的靈能與氣有關,她聚攏壓縮了周圍的氣,將其作爲自己的防禦層來抵擋蘇瑾的精神力刀氣。

“芭芭拉在大事件前就死去了,但是如果她還活着的話,絕對是能夠排入前兩百名的強者,而且她很擅長防禦,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阿巴斯叫囂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雙眼一瞪,因爲他看見芭芭拉的氣盾在支持了幾秒後,居然轟然散去,被蘇瑾強行開了一道口子,而首當其衝的芭芭拉也直接被蘇瑾斬成了兩半,無力的倒在了地面。 芭芭拉倒地不起,蘇瑾沒有繼續追擊,而是觀察了起來,他看見其他四名宿主繼續向前,但是芭芭拉卻被阿巴斯放棄不管了。

“所以你想要發動一個逝者的全部能力,他的屍體就不能夠殘缺,或者說不能殘缺的太厲害,必須有一定的限度麼?”蘇瑾大概明白了,這個規定還是比較合理的,不然阿巴斯只要不停的去挖掘那些超級強者的墳墓就能夠無限變強了。

“哼,你的肉身這麼完美,等你死後,肉身肯定還是完好的,到時候我就把你的肉身當做新玩具,讓你永遠成爲我的奴隸!”阿巴斯惡狠狠的說道。

蘇瑾微微一挑嘴角,阿巴斯被他的表情弄的一愣,這傢伙這麼捱了罵,卻好像還很高興的樣子,可下一秒,他忽然感覺到一股危險來臨的感覺,他瘋狂的召喚白骨護住自己,就在他召喚來白骨的一瞬間,那些白骨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轟成了骨粉,他在這個間隙看見,一個和蘇瑾一模一樣,不過卻是精神力構成的人,發動了對他的偷襲。

精神力蘇瑾手持白燼與黑火,兩柄槍不停的扣動扳機,神聖屬性與黑暗屬性兩種截然不同屬性的光彈如同雨水傾瀉而出,但是並沒有持續太久就消失不見。

“唔,效果還不錯。”蘇瑾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個精神力自己雖然沒有真正的自己強大靈活,但卻能夠繼承自己的裝備,不過這也在蘇瑾的意料之中,精神力體與自己本體除了沒有血肉之外,幾乎一模一樣,甚至可以說那就是沒有肉身的蘇瑾,地獄手冊對宿主進行鑑別的時候,看的也不是肉身,而是靈魂,所以精神力體才能夠使用白燼與黑火。

一場戰鬥,蘇瑾對自己精神力的改造已經很熟練了,精神力武器和精神力體,這對他的力量都會是一次不錯的提升,精神力武器可以應付在一些無法使用武器的情況下,召之即來,使用時比從地獄手冊中召喚裝備要隱匿多了。

而精神力體更是讓他欣喜了,一個能夠使用道具的分身,在事件中用處或許不大,但是換做其他的戰場,比如小隊對戰的時候,那絕對是一手讓人意想不到的手段。

阿巴斯已經膽寒了,眼前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妖孽,他真的是事件場次不過十餘次的新人?這種在生死戰鬥中還能夠提升自己實力的做法,難不倒不是在熱血漫畫中才會有的劇情麼?亦或者自己對他……根本就沒有造成太打威脅,所以他纔會如此從容的提升調整自己的力量。

而實際上蘇瑾對阿巴斯很滿意,當然阿巴斯從一開始確實沒有表現出能夠危急到蘇瑾生命的力量,因爲他總是想隱藏一手,如果他從一開始就召喚出五名宿主,並且悍然發動攻擊的話,蘇瑾還真未必能贏。

但是當他發動這一招的時候,蘇瑾已經領悟了精神力武器和精神力體,這五個宿主對他來說威脅大大降低,所謂獅子搏兔亦用全力,阿巴斯顯然沒有遵從這個法則。

蘇瑾希望阿巴斯能夠給他更多的驚喜,但顯然阿巴斯要讓他失望了,阿巴斯接下來除了不停召喚白骨,和那四名死去的宿主外,並沒有太多新鮮的手段了。

四名已經死去的宿主實力不錯,如果還活着的話,應該都是能夠排進五千名的那種,可想而知阿巴斯爲了得到這些宿主的屍體,恐怕沒有少花心思。

但是死去的就是死去的,失去了自己的主觀意識,一切行動都是肉身的記憶和阿巴斯的操縱,這樣的傢伙比傀儡能強多少?不,可以肯定的說,這些傢伙只不過是比較精緻的傀儡而已。

“都是地獄手冊的宿主,在活下的道路上付出了太多,所以我不會說什麼你褻瀆死者之類的話,因爲沒有經歷過地獄手冊事件的人,是不會明白在那種絕望中,我們的選擇本就不多的情況下,任何讓我們活下去的力量都是必須借用的。”蘇瑾大踏步的向前,他眼神一掃,精神力體忽然出現在一名已經死去的宿主身旁,流言環繞着他的身體,嗡鳴着飛射出去,將那名宿主打成了螞蜂窩,頹廢的倒在地上。

“嗯,配合流言更具有機動性啊!”蘇瑾微微點頭,流言因爲自動迴歸的特性,配合上神出鬼沒的精神力體,機動性很強。

“既然活下去已經那麼困難了,何必還對同樣艱難的宿主下手?我可不是那種會隨意傷害別人的人。”蘇瑾繼續對阿巴斯說道“哈哈……話說的有些太冠冕堂皇了,雖然我知道每個人因爲性格在處理事情上都會有不同的想法,所以你所做的事情我也不能說就一定是錯的,不過我能夠確定有一件事情你一定是錯了。”

“什麼!?”阿巴斯下意識的問道。

“你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啊!”蘇瑾忽然神色一冷,聲音更是冰冷無情的說道。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是瞬間,三具精神力體同時出現,流言,黑火,白燼各自出現在他們的手中,將三名已經死去的宿主徹底轟成了碎片。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阿巴斯引以爲傲的底牌就被蘇瑾徹底撕碎了,這是力量上差距的體現,但同時也是阿巴斯對蘇瑾的輕視所造成的惡果,如果他一開始就能夠全力對付蘇瑾,就算無法獲勝,至少還有逃走的機會,而現在……他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了。

阿巴斯雙眼圓睜,冷汗從他的額頭滑落,他死咬牙關,忽然爆喝一聲,但出現的只有更多的白骨而已,如果他面對的是普通人,甚至是普通的宿主,這些白骨堆也把對手給堆死了。

“不甘心,是不甘心失敗,還是不甘心就此死掉?”蘇瑾的精神力再次凝聚,這一次精神力在他的身體後化作一對天使之翼,每一根羽毛都是由純粹的精神力構成,銀光閃爍中還點綴着星星點點的藍色。

遠遠看去,阿巴斯被白骨擁護,身着一身猙獰的骨甲,彷彿地獄的王者,俯視一切活着的生命。

蘇瑾蘇瑾則一身休閒裝,身後銀色的天使之翼微微扇動,像是無害的天使,行走在人間,淡然的觀察生命的精彩。

地獄之王,人間天使,兩種全然不同的畫風出現在了同一副畫面裏,那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其中之一必須被消滅,使這副畫徹底的和諧完美。

“我……不會失敗,更不會死!”阿巴斯咆哮,他怒吼道“你以爲自己贏定了,你認爲輕視對方的只有我?犯錯誤的還有你啊!”

“萬骨囚籠,給我爆!”阿巴斯雙眼血紅,如同海洋一般的白骨在一瞬間全部向蘇瑾和他聚集,從外界看就好像一顆巨大的由白骨構成的球體,將兩人困在了其中。

轟……!

一根根白骨忽然被引爆,那力量毀天滅地,劇烈的聲音響徹天空,數百里之外的居民區倒是沒有什麼驚愕恐慌,在這片地界戰爭太平凡了,他們還以爲是兩個武裝組織交戰,動用了大殺傷性的武器,只有花野真衣等人神色微變,知道這恐怕和蘇瑾有關。

爆炸中心,精神力構成的天使之翼將蘇瑾包裹,他雙手插兜就好像是在看一部效果極佳的3d電影一樣,那威力強大的爆炸完全被天使之翼阻擋。

爆炸一直在繼續,遠處的人們終於感覺到不對了,即使是兩個武裝組織交戰,理論上也不可能有如此密集的交火,那爆炸聲連一丁點的停歇都沒有,如果不仔細聽的話,還以爲是一聲爆炸拉出了一個長音。

而蘇瑾此時也皺起了眉頭,爆炸太猛烈,持續的時間也太長,這些爆炸不足以突破天使之翼的保護,但是……蘇瑾的靈能卻不足以繼續支撐天使之翼了。

“該死!”蘇瑾苦笑,一瞬間,精神力構成的天使之翼碎裂成點點銀光,劇烈的爆炸立即將蘇瑾吞沒在其中。

“哈哈……就算是死,你也要給我陪葬!”阿巴斯作爲白骨的控制者,儘量讓爆炸遠離自己,但白骨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連鎖的爆炸威力早已經超出了他的控制,這讓他免不了也受到牽連,身體多處已經重創,不過他咬牙堅持,至少要拉蘇瑾墊背。

爆炸足足持續了二十分鐘,平民們已經徹底慌了,他們收拾行禮和財務,瘋狂的向爆炸聲傳來的反方向逃亡,當地政府也派出特別部隊向爆炸聲的來源進行探索,他們要確定到底是什麼產生了這麼持續的爆炸,但是他們還沒有靠近爆炸區,便被暗黑議會團的人全部殺死。

爆炸終於平息,阿巴斯已經如同一個爛布娃娃一樣,下半身在爆炸中被炸的支離破碎,上半身的身體也有多出重創,迎接他的只有死亡,但他沒有後悔,能夠拖一個一起死,他不算虧。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看見不遠處,那爆炸最集中的地方,一個身影豎立在那裏,在發現他後緩緩向他走來。

“不,不……!”阿巴斯的喉嚨裏發出不甘的嘶吼,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那個該死的傢伙,居然還活着! 走到阿巴斯的身前,這個傢伙居然也還頑強的活着,不過他的情況就沒有那麼樂觀了,身上任何一處傷勢都足以要了他的命,除非他現在就進入地獄手冊的事件之中,利用地獄手冊的力量來恢復,不然死定了。

但是地獄手冊也不是說進入就能夠進入其中的,如果這傢伙上一次事件剛剛經歷過沒多久,那他就別指望了,而且自己就在這裏,就算阿巴斯進入事件,那當他出來的時候,蘇瑾也可以在一瞬間要了他的性命。

阿巴斯絕望的看着蘇瑾,他無法想象在這種爆炸中,蘇瑾還能夠存活下來,這個傢伙的肉身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就算是暗黑議會團的議會長,那個擁有魔王之體的傢伙,自己自信在萬骨囚籠中也必死無疑,但這個傢伙居然毫髮無損。

“你……你……!”阿巴斯的喉嚨已經破損的很嚴重了,並無法發出太準確的聲音,而且他現在想說什麼,蘇瑾也無需去聽,猜都猜到了。

“唔,是的!我的肉身強大到完全可以無視你弄出的這些爆炸,我想就算是用核彈轟擊我,我也未必會死,除非你有一些特殊的攻擊手段。”蘇瑾隨意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將那些沾染在自己發間的骨粉清除出去。

阿巴斯苦笑,原來從一開始他就毫無勝算,能夠抵擋核彈級攻擊的傢伙,這樣的傢伙從一開始就能夠免疫自己所有的攻擊手段吧?從一開始他就已經站在不敗之地了。

阿巴斯疑惑的眼神看向蘇瑾,蘇瑾一副瞭解的樣子道“哦!之所以用精神力構成的羽翼進行防禦,並不是我害怕你那些爆炸,而是……我這身衣服是真衣買給我的,如果我弄壞它們的話……回去就慘了。”

霸道總裁深度寵 蘇瑾很是無奈,花野真衣給自己買了這一身衣服,自己都答應她一定會好好愛惜的,結果……這才幾天時間就碎的連灰都找不到了,雖然以真衣的脾氣來說肯定不會說什麼,但生悶氣絕對跑不掉了。

阿巴斯徹底絕望,人家所謂的防禦只不過是珍惜身上的衣服,可悲自己還嘲諷他小看了自己,原來從頭到尾明明都是自己小看了人家。

蘇瑾一屁股坐在地上,忍不住道“你也很不錯了,我的精神力徹底消耗乾淨了,如果不是肉身足夠強大,這一場贏的是你。”

被蘇瑾這樣一說,阿巴斯的臉色終於好了點,但想了想又黑了下去,屬於自己的力量沒理由說什麼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如果他的肉身真的不夠強大,或許從一開始他就會用其他的辦法和自己戰鬥,自己也無法拖到對方精神力耗盡。

“其實我很奇怪,從一開始就是你女兒來找我的麻煩,我雖然教育了她一下,但最終還是放她走了,別跟我說什麼是暗黑議會團的人救的她,如果我真的不想讓她走,這地球上恐怖還沒有人能夠帶走她!”蘇瑾的話聽起來很狂妄,但蘇瑾真的想殺唐絲,那她就絕對沒有辦法被活着救出去,他自然有手段讓即使是徐然那樣的強者,也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看着唐絲去死。

“然後你這個當爹的又來找我的麻煩,你們是不是腦子都有病?不佔便宜就是吃虧?就算是事情從一開頭算起,我殺了暗黑議會團的那個傢伙,但是殺一個對我本身造成威脅的蠢貨,難道還是我的錯不成?”蘇瑾搖頭道。

阿巴斯沒有力氣反駁蘇瑾,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有力氣也反駁不了,大家有拳頭的時候,他只認拳頭,顯然只有人家有拳頭,他自己的拳頭卻被卸掉的時候,他就只有認倒黴了。

講道理?他要是有道理的話,也不至於一來就揮拳頭,所以只有認倒黴了。

“所以說啊!你看我們華夏多好,所有爭端都可以放在桌面上解決嘛,何必動刀動槍的咧,一開始你來道個歉,我完全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大家做朋友也未嘗不可,你的做法實在是夠蠢的。”蘇瑾喋喋不休的說道。

阿巴斯一愣,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他掙扎着從嗓子裏擠出了幾個字來“我……道歉!”

蘇瑾也楞了,他楞楞的看了眼阿巴斯,忽然道“我靠,你當我傻的,挑釁的是你,道歉的是你,受苦受罪的是我朋友,道歉,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做什麼?你去死吧!”

說罷蘇瑾在阿巴斯驚愕的表情裏直接一拳砸碎了他的腦袋。

“切!”蘇瑾發出一聲鄙夷聲,自己自然可以接受道歉,但那是在衝突發生之前,衝突都發生了你跟我道歉,那我也很抱歉,我不接受,你用拳頭開的爭端,那我就用拳頭解決爭端。

自己看了眼自己一身的黑灰,本來想找個有個有水源的地方洗一下,但結果發現根本不用找,剛纔的爆炸楞生生將爆炸中心的地面炸出了個十幾米的深坑來,此時深坑裏已經有地下水冒了出來。

給自己梳洗了一下,蘇瑾依舊光着屁股,地獄手冊裏他也沒準備備用的衣服,這讓蘇瑾很無奈,雖然說可以用精神力修改一路上人的視覺,讓自己如同隱形人一樣走回去,但還是有一種怪怪的,好像被視奸的感覺。

“等等……精神力徹底空了,想要恢復到能夠供我走回別墅的話,至少要一夜的時間……我難不成要在這裏荒野求生?”蘇瑾心中咯噔一下,這次自己似乎玩脫了。

而在這個時候,暗黑議會團的人開始向爆炸地的中心靠近,他們之前解決了當地政府的人,現在戰鬥結束,他們要去替阿巴斯打掃戰場,但是遠遠的,他們只看見蘇瑾在洗漱自己的身體,而阿巴斯只有一具殘破不堪的屍體倒在地上。

“阿巴斯大人……敗了!”幾名暗黑議會團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能夠和議會長談笑風生,在西方宿主世界中舉足輕重的超級強者……居然就這樣戰敗,而且連逃生都做不到,變成了一具屍體,可笑的是他本身就被稱作縱屍犯。

幾人不敢發出一丁點的聲音,他們快速後退遠離戰場,他們相信一旦蘇瑾發現了他們,那麼北非平原的大地上,只會多出幾具屍體而已。

實際上蘇瑾在他們靠近戰場的時候就發現了他們,本來蘇瑾確實想出手把他們都幹掉的,但想想自己現在光着屁股跑出去殺人,自己實在接受不了,而且他也需要這些人回去,讓暗黑議會團的人知道,有些人他們不該招惹,再者,這次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他也需要一些人擦屁股,暗黑議會團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空無一人的戰場中,蘇瑾想了各種辦法,總不能真的在這裏待一夜吧?雖然自己不會着涼,可這種事情一旦被楚義和司徒燼他們知道,妥妥的會成爲嘲笑自己的黑資料。

“跑回去?以我的速度……不行不行,我又不是閃電俠,速度也不是我擅長的,在人羣密集的地區,絕對會被發現的。”

“做一套樹葉……附近都被炸平了,我到哪裏去找樹葉?”

“該死,我之前爲什麼不在地獄手冊裏準備一些衣服?”蘇瑾哀嚎一聲,以前他還嘲笑花野真衣和安寧在地獄手冊裏準備大量的衣服,現在看來人家纔是真正的明智,自己則是大笨蛋。

就在蘇瑾苦惱的時候,他聽到一輛馬力十足的越野車引擎發出的聲音,這個聲音他很熟悉,這應該是托馬斯的車,這讓蘇瑾大喜,真是親人啊!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沒想到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居然是那個黑兄弟。

“唉,我在這!”蘇瑾看到了托馬斯的越野車,他開心的揮着手,只見遠處一串塵土飛揚不散,因爲地面上碎骨太多的原因,導致路況不是很好,如果不是這輛越野車性能極佳,恐怕開到半路就廢掉了。

越野車一路搖搖晃晃的往蘇瑾這裏來,蘇瑾覺得實在是太慢了,只能自己邁開腳步迎了上去,很快雙方終於相聚在了一起,但當越野車的車門打開後,蘇瑾忽然愣住了,他有種想要逃走的感覺,而且這慾望恐怕比面對瘋帽子那種神明時還要強烈。

越野車的大門打開,一個人影從車上走了下來,但走下來的人並不是托馬斯,而的花野真衣。

花野真衣一身白色連衣裙,頭上帶着一頂漂亮的遮陽帽,幾朵非洲特有的花裝飾在上面,將花野真衣映襯的既純潔又有別樣風情,這樣的花野真衣無論在什麼膚色的人眼中,都絕對是一等一的大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