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可能?

難道對方身上有一種可以隔絕靈識窺探的絕世法寶?

是這樣,一定是這樣子的。

「你似乎很有信心啊!」嚴婧華問。

「我這人最喜歡挑戰了。」葉雄不置可否,繼續問:「我就問你,敢不敢跟我切磋。」

「賭注是什麼?」

「我輸了,隨你處置,我若贏了,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別說一件,一萬件都行。」

嚴婧華實在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理由會輸?

對方的資料天神帝國公布了,在十幾年前。

十幾年前,哪怕對方有三頭六臂,資質逆天,最多也只能進一階,進入合體中期。

合體中期想對陣自己合體巔峰,那不是痴人說夢話嗎?

別說合體中期,哪怕合體後期也不可能,星球人都知道,合體中期跟後期之間,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她想了一千遍,一萬遍,也找不到自己會輸的理由。

「爽快,我最喜歡跟爽快的人打交道了,那咱們就找個地方,開始吧!」

葉雄說完,身體突然在半空消失。

嚴婧華居然差點找不到他的行動蹤跡,臉色瞬間就變了。

這種遁術,絕對不可能是合體初期能擁有的。

甚至合體後期,也說不一定能辦到。

不會被天神帝國的資料給坑了吧?

帶著不安的心情,嚴婧華跟在葉雄後面,兩人來到這片宇宙最空曠的深處。

在這裡大戰,不會波及到星球。

「就這裡吧,你可以出手了。」葉雄背手望著她,淡淡地說道。

(PS:四更完畢,今晚看心情更新。爽文一直爽,你爽我也爽,以後就這麼不帶腦子寫,不是想爆更嗎,天天爆給你們看。) 你現在到底是什麼境界?」嚴婧華並沒有出手,而是開口詢問。

這個男人,成功引起了她的興趣。

面對她這名強大的合體巔峰修士,在神界也是金字塔頂端的人,他還能這麼坦然,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他是傻子。

第二,他胸有成足。

被天神帝國追捕了二十年,他都沒有被抓到,會是傻子嗎?

「你出手不就知道了?」葉雄笑道。

「我是前輩,你是後輩,若我向你出手,傳出去我還有什麼顏面?」嚴婧華道。

「這樣啊,好吧,我就先出手了。」

葉雄不緊不慢,從身上將落日弓拿出來,握在手中。

「落日弓。」

看到葉雄手中神器,嚴婧華神色瞬間嚴肅起來。

落日弓被稱之為宇宙中單體攻擊第一神器,雖然這話可能有些託大,但是也可以看出,落日弓何等厲害。

「小心了。」

葉雄一邊說,一邊挽弓凝箭。

七層梵聖功佛氣,跟七層吞天魔功魔氣,凝聚在弓上,組成一支黑金相間虛無之箭。

佛魔箭,脫手。

嗖!

比光速還要快無倍的長箭射出。

頓時,驚天地,泣鬼神,強大的威勢,如同流星墜落。

不好!

僅僅一瞬間,堂堂合體巔峰修士,就臉色微變,急速後退,一連在身上布了十幾層防禦。

佛魔箭衝破七八層防禦,這才停了下來。

雖然沒有給嚴靖華帶來傷害,卻也驚出她一身冷汗。

「這絕對不可能是合體初期跟中期能射出的箭,你到底是什麼修為?」嚴婧華震驚道。

葉雄微笑了一下,不再掩蓋自己修為,合體後期修為氣勢,從身上散發出去。

「合體後期,這怎麼可能?」嚴婧華氣極敗壞,罵道:「可惡的天神帝國,居然散播錯誤消息,明明是合體後期,卻說是合體初期,這不是讓人往火坑上推嗎?」

可以想象,如果一些合體中期,或者合體後期的修士,想去抓葉雄,結果下場可想而知。

「天神帝國發布的消息沒錯,是你忽略了一點,那消息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葉雄笑道。

「你的意思是,十幾年前你還是合體初期,現在是合體後期?」嚴婧華說這話,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沒錯。」葉雄點了點頭。

「不可能,你騙鬼,我是絕對不可能相信你了。」嚴婧華連連搖頭。

這太荒唐了,太天荒夜談了。

十幾年,別說進階,連一個神通都未必能學會。

怎麼可能連進兩階。

「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就是事實,下面我要繼續出手,小心了。」

這一次,葉雄再次挽弓凝箭。

前一箭,他還有所保存,這一箭,他傾盡全力。

嗖!

一種說不出好聽的聲音。

首富從地攤開始 落日箭在半空帶著長長的尾巴,朝嚴婧華射去。

這一箭,已經有了幾成當初古風跨越數十顆星球,射殺傲天尊者那一箭之威。

嚴婧華臉色大變,連連布下無數防禦。

好不容易她擋住一箭,但是已經元氣消耗頗大。

「你已出手兩箭,元氣損耗不少,下面輪到我出手了。」

嚴婧華覺得,自己已經被動兩次,不能坐以待斃,決定主動出手。

一股滔天氣勢,自她身上擴散出去。

她從腰間抽出一把軟劍,一劍劈出。

如同星河一般的劍道,彷彿要將宇宙切成兩半。

合體巔峰,舉手投足之間,毀星滅空,怎麼能小視。

面對如此強大的攻擊,葉雄絲毫不懼,右掌就是一招佛門印記。

沒有使用佛魔掌,他只能佛門功法,他倒要看看,自己單憑佛門功法,能不以擋住嚴靖華的劍道。

兩招相撞,劍道贏了,佛印毀之。

劍道去勢不減,朝葉雄劈來。

果然,單憑一道功法,還是無法跟合體巔峰對抗。

見自己的劍道在對抗之中勝出,嚴靖華鬆了口氣。

如果連元氣對抗都贏不了,那這一戰就難麻煩了。

哪知道,她還沒高興完,對方輕飄飄一掌拍出,滾滾的佛魔元氣就將她的劍道毀滅。

「這麼厲害?」嚴靖華直接無語。

「你不是我的對手。」葉雄淡淡地說道。

雖然兩人的對抗還沒有真正開始,但是通過幾次交手,葉雄自知穩贏了。

佛魔掌還沒有出手,五靈變還沒有出手,對方就這麼難應付,她又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以嚴靖華的實力,恐怕連傲天尊者都不如。

「才開始呢,你那來的底氣。」

被對方輕視,嚴靖華頓時就不爽了,手中軟劍劈出無數劍道,編織成一張劍網,朝葉雄罩去。

「那就讓你看看,我的底氣,佛本是魔。」

葉雄凝聚佛魔元氣,頓時滿天都是魔氣,將兩人的身體籠罩。

下一刻,黑色魔氣之中,金光大盛,無窮無盡的掌法出現。

嚴靖華被籠罩在魔氣之中,只覺得四面八方全都是佛掌,金光四射,讓她應付不及。

突然,一個大風車,倏然出現!

在黑霧之中,葉雄使用佛魔有晴!

轟!

毀天滅地的一招,直接將嚴靖華轟出,在半空之中退出幾百公里,這才停了下來。

她捂住血氣翻滾的胸口,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的半空。

半空,魔氣進入葉雄的身體,合部消失。

「現在相信了吧!」葉雄沒有乘勝追擊,淡淡地問。

「我還沒輸……」嚴靖華眼睛閃爍著。

「如果我告訴你,剛才我的出手只用了七成實力,你信不信?」葉雄傲然道。

「八成實力,你嚇我,你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合體後期,怎麼可能……」

話還沒說完,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面前葉雄,突然變化起來。

他變成一隻龐然巨物,以肉眼都追不上的速度飛速成長,片刻之後,便化成遮天之幕。

體積像一個星球那麼大。

龍首,猿臂,鳳翼,虎軀,玄甲。

特別是那一雙羽翼,燃燒著讓人不敢靠近的鳳凰真炎。

那氣勢,怎麼一個澎湃了得。

「這是,五靈獸!」嚴靖華雙腳站立不穩,差點撲倒在地上。

「現在,你服了吧?」五靈獸龍首吐著人言大吼。

一股萬妖之祖的的威勢,壓得嚴靖華雙腿本能地跪倒在半空。

「我服了,我認輸。」

傳聞之中的五靈變身出現在自己面前,嚴靖哪裡還有疑,連連點點頭。

剛才的傲慢跟底氣瞬間就不見了!

她知道,如果自己說『不服』,下場只有一條,就是死!

面對如此神獸,嚴靖華半點反抗之心都沒有了。

良久,她感覺威壓散去,這才抬頭,卻那裡還有五靈獸的影子。

面前只剩下那名身上沒有什麼氣勢的男子,背手站在那裡,淡淡地望著她。

如果不是親身體會,她還以為剛才的神獸,是假的。

「既然認輸,那就履行你的承諾吧!」

「葉前輩,不知道您想讓我辦什麼事情?」嚴靖華臣服之後,連稱呼都帶著敬意。

「隨我來。」

(本章完) 一天之後,孤王星。

兩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到一片貧民區。

嚴靖華看著面前一片荒涼的地區,很是不解。

這顆星球雖然在她的管轄之下,但是由於這裡靈氣太弱,她幾乎都沒有來過。

對於這樣的星球,她一般都是讓它自生自滅的。

「葉前輩,你讓我過來,不知道讓我辦什麼事情。」

自從被葉雄打服之後,嚴靖華就不顧自己骨齡比葉雄大了十幾倍,左一句右一句前輩,叫得葉雄很不舒服。

雖然在修真界,不論骨齡,都是按實力分輩分的,但是葉雄聽起來還是不習慣。

左一句前輩,右一句前輩,把自己都叫老了。

「叫我一聲主人,你可有意見?」葉雄問。

「沒意見,當然沒意見。」 若愛能不朽 嚴靖華連忙說道。

她那低聲下氣的模樣,讓葉雄有些不習慣,甚至看不起。

不過想想,這也很正常,畢竟自己可是能主宰她命運,掌控她生死的人。

不是人人都像自己一樣有骨氣的。

在強者面前,有骨氣,也未必是好事,等於找死。

「我的未來你可以預見,跟著我不會讓你吃虧的。」葉雄道。

「當然,這是肯定的。」嚴靖華連連點頭。

天神帝國給出的資料如果不假的話,面前的傢伙骨齡才一千歲出頭,以這樣的骨齡就有如此境界,他只要不殞落,未來的神界絕對是他的天下。

跟著他,就跟抱了一條大腿,叫一聲主人,有何不值?

有些強者,她想叫人當主人,人家都不要呢1

葉雄走過去敲門,片刻之後,一道人影從裡面出來,正是秦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