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龍帝王和七公主都走了。

陳蓉來到了帝國棋院的大廳,哪裡有幾十個學院正在對弈。

「大家停止手中的棋,我把剛才和帝王對弈的棋局演示一遍,你們自己領悟。」

大廳立即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盯著陳蓉。

陳蓉站在大廳前的一個棋盤前面,神識微微一動,之間黑子和白紙依次一粒粒飛出來,擺在了棋盤之上。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沒有一絲拖沓和猶豫,一直到所有下完為止。

眾人內心一片驚嘆。

「好強大的記憶力,好強大的精神力!」 陳蓉掃了大廳內的學員一眼,淡淡地說道:

「你們自己領悟吧。」

說著便離開了大廳。

陳蓉出了大廳,穿過了兩條大路和幾個院落,來到了一處小花園。

帝國棋館佔地數百畝面積,裡面除了亭台樓閣之外,各種花草樹木,水池水潭湖面,以及小山等自然景觀,錯落有致地布置其間,環境很是優美。

這個小花園位於棋藝館內比較偏僻的地方,平時少有人來,小路兩旁長有不少野草,有些地方野草都遮蓋了小路。

還沒有進入花園內,遠遠便聽到了又琴聲從裡面出來,琴聲古樸高雅,令人心生滌盪。

婚然不覺:忠犬教授寵妻忙 小院的門是虛掩著的,陳蓉輕輕一推便開了。

陳蓉對這裡似乎很熟悉,穿過小花園,徑直來到了一處房屋前面。

「師兄,好雅興啊,你的琴彈得越來越好了。」

琴音戛然而止,一個英俊青年正端坐在一架古箏前面,這青年不僅相貌英俊,而且氣質非凡,英氣逼人。

青年看了陳蓉一眼,微微一笑,這一笑,又讓青年平添了幾分親切隨和,從冷傲的男神變成了鄰家大哥哥一把。

「蓉妹,你和大龍帝王下完棋了?」

紅色莫斯科 陳蓉點點頭。

青年又笑道:

「你的棋藝明明已經超越了坐照境,已經半步入神了,你還這麼謙虛?」

陳蓉呵呵一笑,

「我那點棋藝怎麼和你比,你才是真正的入神境啊,唉,如果我們現在還在地球,什麼三星杯,富士杯,辛農杯圍棋大賽,冠軍肯定都是你的,什麼李昌鎬,什麼石佛,都要被你斬殺,可惜,唉——」

陳蓉長嘆一口氣,欣賞的眼神中帶著幾分心痛,看著青年。

青年微微一笑,

「蓉妹,你太抬舉我了,我柳隨風的棋藝雖然突破了入神境界,可是比起師傅他老人家來,還是差了一些。」

青年口氣中充滿了自行和驕傲。

只比師傅差了一些,這自然是只得驕傲的事情。

柳隨風的師傅就是陳蓉的父親,號稱華夏棋聖的陳國華。

陳國華巔峰時期憑藉一人之力,橫掃日本和韓國圍棋界,拿下了所有圍棋大獎賽冠軍,達成了華夏國圍棋的巔峰成就,轟動了整個世界。

下圍棋不是年紀越老越厲害。

下圍棋特備燒腦,一般人十幾歲到三十歲左右是巔峰期,過了三十多歲之後,即便棋藝精湛,但是每次下棋的時候燒腦透支精力,人慢慢的就支撐不住了。

一代棋聖陳國華過了巔峰期之後,華夏國的圍棋也就衰落了,從獨佔鰲頭,到後來華夏、日本、韓國三國平分秋色。

棋聖退役之後,將精力轉向了培育優秀人才上來,先後挖掘出不少天賦比較高的人才,其中他最欣賞的就是柳隨風。

柳隨風也沒有讓他失望,在棋聖的悉心培養下,棋藝突飛猛進,在國際大賽上,也取得了相當優秀的成績,成為了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

柳隨風十三歲正是拜棋聖為師,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認識了陳蓉。

陳蓉在圍棋方面受父親影響,天賦卓越,加上從小便跟著父親下棋,棋藝也是非常了得。

柳隨風十三歲的時候就奪得全國少年圍棋冠軍,拜了棋聖為師傅之後,也是志得意滿,覺得自己很快要成為天下第一人了,對於一般的圍棋高手都是嗤之以鼻。

可是,柳隨風偏偏遇到了陳蓉。

陳蓉比他小一歲。

柳隨風由此去棋藝館找棋聖,師傅不在,只有陳蓉在父親的辦公室沙發上安靜地看書。

柳隨分以為陳蓉也是棋聖的徒弟,在等待棋聖的過程中很是無聊,便邀請陳蓉下棋。

陳蓉也不推辭,兩人當場就下了起來,結果,讓柳隨風大跌眼鏡的是,他居然連輸了三局。

這一驚非同小可!

柳隨風可是全國少年組的冠軍啊,眼前這女孩和自己年紀差不多大,怎麼如此厲害?可是她又為什麼沒有參加全國少年圍棋賽?

當時陳蓉瞥了柳隨風一眼,淡淡地說了一句:

「柳隨風,對吧?棋藝一般啊,你那個全國冠軍是怎麼拿到的?」

柳隨風當時一臉尷尬,雖然內心有氣,可是卻無法發泄,甚至所一點脾氣都沒有了,因為眼前這小女孩連勝自己三局啊,在這之前幾乎沒有同年人可以勝過他,即便是經驗豐富棋藝高超的成年人,也很難如此輕鬆地連贏三局。

柳隨風當場就懵逼了,看了陳蓉一眼,慚愧地低下頭。

「你,你知道我的名字?」

陳蓉咯咯一笑,隨手從棋聖辦公室的期刊架上取下一本圍棋雜誌丟到了柳隨風面前。

柳隨風一看,那雜誌的封面正是他本人,那是他奪得了少年組冠軍之後,雜誌社採訪他,特意做的一個封面人物採訪。

柳隨風當時看到這個雜誌的時候,愈發尷尬了,因為雜誌封面上有一個很大的標題:全國圍棋少年組冠軍,矢志成為棋聖之後的第二人,拿下所有國際大賽的冠軍。

這句話的確是柳隨風當時說的,當時那個激動啊,少年得志,還不允許狂妄一點?加上採訪的記者一旁誘導情緒,他也就隨後說了這句「遠大目標」。

如果在今天以前,柳隨風看到這本雜誌,他並不會覺得難堪,反而覺得很自豪,可是,今天一下子連輸了三局給這個陌生的小女孩,令他此刻尷尬不已。

連眼前的小女孩都打不過,還吹牛做棋聖之後的第二人,橫掃所有大賽?

陳蓉當時也還小,看了懵逼尷尬的柳隨風一眼,輕笑一聲,背著自己的包揚長而去。

等陳蓉走了之後,柳隨風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定了定神,好不容平復了內心,在棋聖的辦公室隨便掃了幾眼。

在辦公桌的玻璃下面,壓著幾張照片,除了棋聖自己的冠軍照之外,還有幾張家庭親人照片,其中有一張就是棋聖和一個小女孩的照片。

「妮瑪,這小女孩怎麼這麼眼熟啊?」

柳隨風一拍大腿,

「卧槽,不就是剛才那小女孩?感情是師傅的女兒啊!」

(盟主柳隨風的龍套出場了,原本是安排在2百萬字左右出場了,沒有想到後面的劇情變化,推遲了這麼久,抱歉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熔岩空間之中,賀翎仿若倒掛在天上的熔漿之中,雙目緊閉之時,一絲絲火紅的能量從他的毛孔之中滲透而入,將大道龍體烘托的有了紅色的光芒

時間一絲絲的流逝,

可在這熔岩之中卻是感受不到時間

只是從剛開始的灼熱刺痛難忍,逐漸變得適應了~

「呼~」

不知過了多久,賀翎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剛一吐出就被周圍的高溫給蒸發消散了

緩緩睜開眼睛,自己的實力好像又精進了不少

「叮!恭喜你成功突破為紅品上將!」

系統的提示聲響起,自己竟然達到了紅品的實力

熔漿之中的靈氣似乎十分充沛,自己這才呆了多久,原本感覺還需要幾年才能達到的紅品實力,如今就輕鬆達到了,實在是飛速啊

「爸?」

賀翎試探的叫了一聲,卻是沒有任何的回復,果然,已經不在了

當下面色一沉,聽老爸的意思,留給他們十個尊者的時間並不多了,如果十年之內這個世界還沒有尊者出現,十個尊者都要被那神秘的存在給抹除

留給自己的時間可不多了,也不知道自己十年之內能不能達到橙品,更別說是尊者了~

沒有極好的武道靈根,沒有悟性,想要突破到橙品太難了,尊者更是另一個層次的存在,從老爸這幾次出手就能看出,連天雷都能給擊退,實力遠超橙品

一般人難以觸及

「叮!恭喜你獲得未知存在贈送的霸王孤本—霸王體術!」

【霸王體術】—霸王孤本之一——特殊功法

功能:擁有霸王畢生所獲的額外體術反應速度加成,戰鬥中生效

套裝效果:霸王孤本(59):全屬性增加50,勇武不受等階限制

……

應該是老爸留給自己的吧,原本自己有兩個,一個是心法,一個是武得,後來滅殺張寶的時候,獎勵大道龍體升級成了道宗龍體,又獲得霸王生得,戰得,加上老爸現在送給自己的,一共就有五本了,直接解鎖套裝效果,勇武值不受等階限定!

賀翎——紅品歷史上將——30級(滿級)

職業:武將;朝廷御封三品洛陽學府院長,四品荊州郡將軍

領主玩家

屬性:

勇武:595

智謀:199

統帥:299

血脈:大道龍體

【道宗龍體】:獲得大道龍體之後,享受大道之龍的祝福和加成,肉體強度大幅提升,韌性提高,包含武道,法道,天道,仙道在內所有道法的機緣獲得9%的加成,悟性隨之提升!具體加成數據:

一.100%免疫中級仙人之下的所有道法攻擊!

二.受霸王心法共鳴,在保留每戰鬥一分鐘獲得5點勇武值提升的基礎上,獲得肉體強度同步增強的效果!

總裁老公從天降 三.受霸王武得共鳴,強制提升該孤本等級為霸王武道,更改其加成為:精通各種武器,享受武道本源的共鳴,有90%概率看穿對方招式並進行反擊!

四.霸王生得共鳴,統帥提升100,領兵之時主帥震懾力獲得額外隱藏加成,且承受其他加成時,減少體力消耗

五.霸王戰得共鳴,戰鬥中激活戰意,獲得反擊效果,戰鬥超過一小時,勇武翻倍!

六.霸王體術共鳴,戰鬥中的反應力獲得隱藏加成,戰鬥中激活,有50%幾率觸發速度翻倍效果!

七.受大道之力的洗刷,玩家的外貌,進行微妙的改動

八.中級道龍之衣,改變外觀

三品官員加成:屬性提升百分之70,獲得大漢陣營的隱藏官威,對荊州地區的縣城有著當地統治者的承認領地權

紅品歷史上將:全屬性跟隨等級提升,基礎勇武強制提升到300-600,但任一屬性值不得超過600

武技:橫掃千軍(藍品中階),沉槍(紫品低階)

道法:免疫道法(道宗龍體)

霸王孤本59,全屬性+50,勇武值不受等級限定!

這個勇武值不受限定,有些出乎賀翎的預料,自己的基礎勇武本來就無法突破到他的等階上線,不過戰鬥中依靠霸王孤本的各種加成,倒是能輕鬆的突破,現在是595的勇武值,若是憑藉霸王戰得的話,自己豈不是戰鬥一個小時便會獲得595乘以2的勇武數值,輕鬆破千啊!

這還是沒有加上60分鐘的武得加成,就是五點勇武值乘以六十,三百!

按照一個小時戰鬥下來的武得加成,就是895,然後戰意翻倍,恐怖的能達到1790數值!

賀翎不知道橙品大將的數值是多少,不過這個1790絕對是超過了橙品!

可惜,只能通過境界來提升勇武值,並不能通過勇武值來提升境界,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關係

自己這亂七八糟的孤本加成太恐怖了,直接堪比橙品,若是九本孤本全都湊齊,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更恐怖的加成

「呼~」

感受著體內涌動的滂湃的力量,賀翎做了個深呼吸,好在自己是水到渠成般的突破,肉體也完全能夠與之匹配,不然熟悉自己的力量還需要不少時間

眼下既然已經突破了,自己也該離開了

「砰!」

周身一震,逼退了那些熔漿,一個翻身便從那熔漿之中一躍而出,回到那個圓柱台上,這段時間一直倒矗在熔漿之中,精神都在緊繃著,猛地一緩,莫名的感覺一股股舒適感流竄在全身各處

英氣逼人的雙瞳之上紅光閃爍,或許是被熔漿所渲染,又像是有內而發的灼熱

自己的強悍肉體已經適應了這些恐怖的熔漿,但自己也一直不敢深入進去,眼下要離開了,倒是覺得有些可惜,聽父親所說這個熔漿可不簡單,自己要好好利用才行啊

當下空間戒指中拿出幾個罐子,一躍而起,將熔漿舀進了罐子之中,細心的用內力外發包裹在其中,這才讓罐子容納了如此高溫的熔漿,放回空間戒指中,賀翎意猶未盡,突然響起了自己的陣法,狗屁八卦陣

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八卦陣吸收這些熔漿

~~

許久,當賀翎處理好了一切,意識一動,雙眼緊閉,再一睜開,原本密閉無邊的空間之中,自己竟然能看到幾處出口,是時候回到大唐鎮了 (貓撲中文)陳蓉給柳隨風的這次打擊,讓柳隨風從此以後不敢再狂妄自大,而是腳踏實地開始更加認真的棋藝學習生涯。

終於在數年之後,棋藝大成,代表華夏國出戰三星杯,拿了個冠軍,從此名聲震動天下。

柳隨風從那以後,也就認識了陳蓉,兩人都在棋聖手下,而且同時為國家隊的隊員,每天在一起下棋的機會很多,而且,柳隨風還就專門纏著陳蓉下棋。

陳蓉也是來者不拒,每次柳隨風找她下棋,她都愉快地接受。

陳蓉跟隨棋聖父親多年,棋藝的精巧遠在柳隨風之上,經常把柳隨風殺得落花流水,還順帶冷嘲熱諷一下。

「你是全國少年圍棋冠軍,怎麼這麼差啊,我都懷疑你這個冠軍是別人放水給你的吧?」

柳隨風剛開始聽了很生氣,氣得想破口大罵,甚至想動手打人。

可是,看到陳蓉冷傲的眼神,還有棋盤上的敗局,他就一下子蔫了。

慢慢了,說多了幾次之後,柳隨風在陳蓉面前也就變得皮了,不再把陳蓉的話當一回事,只是纏著她下棋。

偶爾還會頂一句:

「做人要厚道,你是女孩子,要溫柔,體貼,善解人意,日後才能嫁個好人呢!」

陳蓉聽了,每每都會氣得給柳隨風一個白眼。

柳隨風跟著棋聖學習了半年之後,終於能夠和陳蓉達成了平手。

學習一年之後,便能夠徹底擊敗陳蓉。

從此以後,輸的就是陳蓉。

柳隨風也是有仇報仇,有冤報冤。

「哎喲,陳蓉師妹,你這棋下得不對啊,唉,女孩子,頭髮長,棋藝短,其實學不學棋沒所謂的,重要的嫁個好人家,你看看國家大賽,什麼時候有女人拿過冠軍?女人連參賽的資格都沒有,不是歧視女性啊,的確是實力的問題。」

柳隨風說的也沒有錯,所有圍棋國際大賽中,冠軍都是男性,甚至參賽的人也都清一色的是男人。

陳蓉聽了,氣得直接伸手擰柳隨風的胳膊,而且下手狠,痛得柳隨風哇哇怪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