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夫,活該!」唐寧笑得腦胸口亂顫,泳衣之下,波滔洶湧。

葉雄從心裡冒了出來,摸了摸頭上的大包,氣憤地道:「敢耍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完,氣勢洶洶地朝唐寧撲了過去,準備將她就地正法。

「表姐,救命啊,表姐夫欺負我。」唐寧大聲尖叫起來。 「誰也救不了你。」葉雄像只大灰狼一樣撲了過去。

眼見就要撲到唐寧身邊,突然面前出現一個人影,冷冷地盯著他:「你再亂來試試。」

楊心怡穿著一套保守的泳衣,擋在唐寧面前,眼神如冰山一樣,冷冷地盯著葉雄。

葉雄的脾氣,頓時就泄了。

「姐夫,你不是要教訓我嗎,來啊!」

我的導演時代 唐寧躲在楊心怡後面,從她脖子上露出個腦袋,吐了吐舌頭做個鬼臉。

「老婆,你就不能穿少,這泳衣也太保守了,你瞧瞧人家唐寧,這才叫泳衣。」葉雄嚴肅地教訓。

楊心怡的泳衣,跟裙子差不多,不但將身體最關鍵的全部遮掉,連袖子都有。

尼瑪,這是泳衣,這是裙子吧?

穿少一會死啊?

「我害怕某人獸性大發,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楊心怡怒道,她望了眼唐寧那跟內衣沒什麼區別的泳衣,看了眼她那胸口那道東非大裂谷,嘴抽了一下。

穿成這樣,不是惹人犯罪嗎?

「寧,你都洗這麼久了,回去吧!」楊心怡命令。

「我還沒玩夠。」唐寧不願意回去。

「再不聽話,我明天就趕你回家。」

「怕人家做電燈泡明,怕人家阻礙你們做壞事明,大不了我閉上眼睛,塞上耳朵,你們做什麼,我都聽不到,行了吧!」唐寧不服氣地。

「快……回……去!」楊心怡氣爆了,再次命令。

唐寧沒有辦法,只好站起來,不情願地朝別墅走去。

葉雄目光一直跟著她遠去,直到她的身體完全消失,才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

這樣的風景,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

「看什麼看,心長針眼。」楊心怡沒好氣地罵道。

「好看自然看了,難道看你不成?」葉雄翻翻白眼,道:「你的我早就看光光了,沒啥興趣。」

「滾!」

楊心怡剛罵完,葉雄突然整個人從水池裡躍起,飛快地朝旁邊一株大樹后躍去。

沒想到,這傢伙還這麼聽話,楊心怡暗暗得意。

果然是賤骨頭,不罵不行。

哪知道,葉雄撲向樹后,那裡飛快地跑出一個人影,將牆外躍去。

「不好,有闖入者。」

楊心怡大驚,連忙從泳池裡站起來,跑回別墅,怕唐寧會有危險。

葉雄沒想到闖入者速度居然如此之快,比起他以前遇到的對手,強了不不知道多少倍。

這是一名全身裹在黑披風裡的怪人,全身上下,沒有一處皮膚露在外面,就連手上,都帶著黑色手套,看起來像個魔鬼一般。

一雙幽綠的眼睛,似乎不屬於人類一樣!

單單是這個造型,讓葉雄覺得,此人絕對不簡單。

身體在圍欄上一撐,整個人竄了出去,緊緊跟在黑袍人後面。

黑袍上並沒有走大路,而是朝一片黑暗的巷走了進去,片刻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這是一條狹窄的巷子,在兩幢十幾層的大樓中間,街燈照不到這裡,看起來非常陰深。

換作其他人,見到這種地方,早就毛骨悚然了,肯定不敢進去。

但是葉雄不一樣,因為他是死神,黑暗就是他天地。

赤腳踩在地上,葉雄將感官放到最大,一步步地靠近,潛意識裡,他知道這人肯定就潛伏在這巷子的某個角落,在侍機而動。

「死人妖,出來啊,有種跟你家爺爺單挑?」

「只會躲在黑袍之中,是不是滿臉生瘡,歪瓜裂棗,見不得光?」

「有種跟你家爺爺動手,躲躲閃閃算什麼,就這手段,還敢跟我斗,草你娘的。」

葉雄一邊走,髒話不停地從嘴裡吐出,

刷!

刷刷!

背後傳來極其細微的聲音,葉雄突然動了,幾乎在一瞬間,就在原地不見了。

黑袍人眼見就要偷襲得手,突然面前不見了人影,下一刻,一鼓危機感自身後襲來。

「吃老子一拳。」

葉雄一聲大喝,全身骨骼彷彿豆子一樣,咯咯地響了起來,身體無風而動,拳頭上一道氣流帶著強勁的力道,朝黑袍人背上襲落。

「不好!」

黑袍人倉皇之極,緊急回到一掌。

拳掌相碰。

葉雄原地不動,黑袍人直接被震飛出來,落下來的時候,一連退了七八步,哇的一口血吐了出來。

「龍旋內功,好手段,我們會再見的。」黑袍人擦了下嘴角,轉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葉雄還想追,但是擔心別墅里會出事,所以打消了繼續追蹤的念頭。

回到別墅,楊心怡跟唐寧早就換好了衣服,急急忙忙走過來。

「偷窺狂抓到了沒有?」唐寧激動地問。

葉雄臉一黑,你見過這麼厲害的偷窺狂嗎?

剛才那個傢伙,吃了他含龍旋內功的一拳,居然還能逃走,這種實力,絕對不是泛泛之輩,就算在華夏,也絕對是排得上號的人物。

他隱隱不安,沒想到自己會惹到這麼厲害的人物。單論實力的話,葉雄肯定不怕他,但是他在明,對方在暗,而且他不知道對方到底有什麼目的,是什麼底細,這才是他最為擔心的。

「沒抓著,讓他給跑了。」葉雄回道。

「連個偷都抓不了,真不明白你這個姐夫怎麼當的。」唐寧鄙視道。

葉雄沒心思跟她們兩個扯淡,跑回自己的房間察看。

果然,在房間之中,發現有人輕微搜查過的痕迹,雖然很輕微,但是對於葉雄來,根本就瞞不住。

葉雄走出客廳,在沙發底下摸索一番,找到那支基因催化劑,握在手裡。

如果他猜得沒錯,對方想偷的,就是這支黃液,只不過對方萬萬想不到,葉雄並非藏在自己房間里,而是放到了客廳。

「看來,被人盯上了呢!」葉雄嘴角露出一撇冷酷的笑意。「無論你走到哪裡,老子遲早找到你。」

街上,某處角落。

黑袍人一邊逃一邊朝背後看,直到察覺到沒人了,才坐到地上,劇烈的地咳嗽起來。

她伸出手,原本被黑色手套包裹著手此刻全破了,手套碎成一塊一塊,彷彿被羅旋之力搗過一般。

「此人居然懂得傳聞之中的龍旋內功,而且到了精通的地步,沒想到他年紀輕輕,居然如此厲害,看來背景絕不簡單。」

黑袍人葉喃身自語,一雙幽綠地眼珠,更加深沉了。

「等著吧,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黑袍人狠狠咳了下,這才站起來,消失在黑暗之中。 第二天,葉雄將楊心怡送回公司之後,開著車子回酒店。

剛回到酒店,王童就跑了過來,道:「雄哥,今晚有沒有空,我媽想請你吃頓飯。」

「王娘這麼熱情,我肯定要去了。」葉雄笑道。

「下班我們一起過去,先工作了。」王童完,去忙了。

今晚是星期六,早上的生意特別好,四下都是客人,服務員看起來非常忙碌。

「公司應該開始盈利了吧,華姐可是跟我打過賭,酒店三個月之內能盈利,就給我一個香吻,這種大事馬虎不得。」

葉雄四周巡查一遍,然後跑到財務部。

由於杜月華事先打了招呼,葉雄可以隨時看財務報表。

「婷婷,你今天好漂亮哦,這裙子在哪買的?」葉雄笑著走進財務部。

江婷是酒店財務部的一名會計,平時葉雄沒事的話也來溜溜,一來二去,兩人也混得熟了。

「你來得正好,上個月的財務報表出來了!」江婷完,將旁邊早就做好的報表遞過去。

葉雄看了一眼,激動地跳了起來,突然狠狠地扶住江婷的臉,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上個月,贏利八毛五分。

八毛五分啊!

八毛五分,就賺華姐一個香吻,這真是太賺了。

「葉總,你太過份了,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江婷嬌羞地罵道。

「男朋友算什麼,要不,你甩了他跟雄哥?」葉雄嘻嘻道。

「真的?」江婷眼睛一亮。

「當然是真的,不過,我們交往之前,得去酒店開個房了解一下,除排你是人.妖,我是太監的問題。」葉雄嚴肅地。

「滾。」

葉雄拿著報表,走出辦公室,心裡樂開了花。

八毛五分啊!

這陣子,忙著酒店的事,加在楊心怡的公司掛職,他已經好幾天沒跟杜月華聊過了,心裡記掛得緊。

嘟嘟!

「進來。」

葉雄推開門,順便將門反鎖上,嘴角露出一抹****的笑意,像只大灰狼一樣,慢慢地靠了過去。

杜月華抬頭掃了他一眼,見他反鎖辦公室門,頓時臉就紅了。

「這裡可是辦公室,你可別亂來。」

她的意思是,不在辦公室,就可以亂來了?

「華姐,我來討賞金。」葉雄嘿嘿笑道。

「什麼賞金?」

葉雄將報表放到她的桌面上,笑道:「這是財務部做出來的賬單,上個月,酒店贏利八毛五分錢。」

聽他這樣,杜月華忍不住笑了,了頭:「恭喜你了,這個月可以領到一半分紅,四毛兩分錢。」

「還有,一個香吻。」葉雄提醒。

「什麼香吻?」杜月華故作不知,臉上漲得通紅。

「這可是你自己的,如果三個月開始盈利,就親我一下,你可不能反悔。」葉雄完,湊了上去,嘻嘻笑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個吻,你不給的話,我只好親自去索要了。」

完,他隔著桌子,就朝杜月華臉上湊了過去。

「別動,我自己來。」杜月華連忙。

「那我等著。」

杜月華臉紅透了,狠下心,飛快地在葉雄臉上親了一下。

哪知道剛剛親完,葉雄突然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直接壓到沙發上。

杜月華嚇了一跳,沒想到他這麼瘋狂,急忙掙扎。

葉雄此刻正在慾火中燒的時候,哪能讓她逃了,狠狠地吻了上去。

上次在辦公室,被梅打斷,這次絕對不能再讓他打斷。

「葉雄,不能在這裡……」杜月華推開他,撥了下零亂的頭髮,臉色潮紅地道:「今晚,你來我家,行不?」

「現在來一次,今晚再去。」葉雄喘著氣。

「不行,在這裡我沒法投入。」杜月華完這話,羞得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她這話的意思是,晚上在家的時候,就可以投入了?

葉雄頓時雙眼放光,壓住內心的慾火,站了起來。

女人的第一次,環境很重要,萬一留下陰影,那就麻煩了。

為長遠的性福生活打算,葉雄暫時忍住。

從辦公室里出來,葉雄吹起了口哨,心裡別提有多興奮,一想到今晚可以跟華姐啪啪啪,享受著少婦那特有的風情,他就恨不得將手機的時間調快。

他已經想好了,女人都喜歡浪漫,今晚先跟華姐去王童家吃飯,吃完飯之後,再跟華姐去看一場電影,在電影院里,你摸摸我,我摸摸你,等兩人情緒撩撥到最高峰的時候,再回去啪啪啪!

這將會是一個難忘的夜晚!

葉雄唉在牆上,絲毫沒發現一縷唾沫從嘴角里流了出來,滴地掉到地上。

下完班,葉雄馬上去找杜月華,兩人開著車子,跟王童,梅一起去大娘家裡。

「雄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等梅不在身邊的時候,王童聲地道:「我準備跟梅結婚了,明天就去領證。」

「這麼快?」葉雄吃了一驚。

「梅她……有了,所以,你懂得。」王童摸了摸腦袋,尷尬地笑道。

「行啊你,夠厲害的。」葉雄豎起了手指,讚歎道:「如果不愧是憋了二十多年的老處男,一炮而紅。」

「其實我沒想那麼早,還想多玩兩年,但是梅有了,沒有辦法,總不能打掉吧。」王童道,認真地提醒:「雄哥,我就是血的教訓,安全措施,必須要做好。」

這個提醒,太及時了,葉雄今晚還準備啪啪啪呢,如果不做好安全措施,萬一喜當爹。

葉雄機伶伶打了個冷顫。

他現在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可不想照顧個不。

再了,生個屁孩出來,還得跟自己搶奶喝。

不行,絕對不行,必須要做足安全措施。

他們兩人在這裡竊竊私語的時候,杜月華跟梅也在那邊嘀嘀咕咕。

當聽到梅有了的時候,杜月華也替她高興。

就在這時候,梅突然道:「華總,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