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也就沒心思招呼他們,說了一聲自便之後就去忙自己的了,這次襲擊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他要忙一陣子,剩下的幾個人獅鷲不還說話,重拳喜歡擡槓,芙蓉比較潑辣,只有軍醫算是正常,在這種情況下不適合討論問題,說着說着有可能吵起來。

但坐着也實在無聊,最後還是重拳先開了口:“你說我們現在的處境是不是很尷尬?美國人不信任我們,俄國人又視我們爲仇敵,馬丁躲着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還有真正的朋友嗎?”

“不知道,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法回答你。”軍醫搖了搖頭。

“布魯斯不算嗎?”芙蓉問。

“他是合作伙伴。”重拳枕着手躺在沙發上,“軍醫我叫你給隊長帶話安排一次見面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隊長沒同意,但也沒拒絕,說時機不成熟,叫你們的等,現在他正在躲避CIA的追捕,太危險了,不能輕易露面,如果他落在CIA手裏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嗯……”重拳嘆了口氣,“隊長也真是的,非得好CIA合作,搞的我們這個被動。”

“不,隊長看上的是他們的資源,我們自己勢單力孤想要對付馬丁太困難了。”軍醫說。

“話是這麼說,但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重拳從桌上紳士丟下的煙盒裏取出一支香菸放在鼻子上聞着味道說。 紳士和幽靈第二天中午纔回來,俄國人已經帶着馬爾南德斯走了,去向不明,線索又斷了,重啓調查需要時間,赫斯那邊正在想辦法,布魯斯又忙於收拾爛攤子,一時間他們沒了情報來源,一切都回歸原點。

俄國人的正式介入徹底攪亂了局面,馬丁沒找到他們又多了一個強敵,這次行動已經說明俄國人對他們開戰了,紳士頭很痛,下一步該怎麼辦?他不知道,事情的走向繼續向着無法控制的方向發展,經歷了上次的事情之後赫斯的人收斂了很多,至少現在紳士沒發現他們有什麼不正常的舉動,不過他們肯定不會像保證的那樣通力合作,肯定會暗地裏搞小動作,俄國人的強悍紳士他們深有體會,作爲弱者他們該如何改變目前的局面?

“我們需要隊長的智慧,更需要他的指揮。”紳士靠在沙發上喃喃地說,他已經在這裏坐了快四個小時了,有些事情他還沒想透,有些決定他也沒法下。

“是啊,以前還有山狼,現在只能靠我們自己了。”重拳嘆了口氣,他還在撮那根菸,皺巴巴的已經快散架了。

芙蓉已經開始從新整理之前的情報,希望能從中獲得一些蛛絲馬跡,這些情報已經被他們反覆分析過幾次了,只是現在他們沒有情報更新,只能從這些入手了。

“不一定會有什麼收穫,都篩了無數遍了。”重拳丟下手裏的煙,他戒菸了,但還是有煙癮,只是堅持不抽罷了。

芙蓉沒理他,其實她是沒有事情做心裏急躁,在新情報傳遞過來之前她要讓自己忙起來。

“我出去轉轉。”重拳終於忍不住了。

沒人阻攔,重拳起身出門,獅鷲看了看幽靈,後者會意的跟了出去,他們三個人的交流很多情況下是不用開口的,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彼此在想什麼。

“你還打算動那家賭場嗎?”軍醫問紳士。

“還沒想好。”紳士繼續靠在那裏,心不在焉的回答。

“暫時不要對,先養着,有價值。”布魯斯略帶疲憊的從裏面出來,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

“損失有多大?”紳士問。

“不小。”布魯斯只是簡單地說。

這次布魯斯的損失的確很大,人員損失是一方面,他在這裏重新經營的一個重要據點毀了,很多資料被拷貝,顯然俄國人順手牽羊帶走了很多東西,泄密、情報丟失在他們這行來說是大事,影響深遠,波及範圍廣泛,這對今後他的生意有着不小的衝擊。

“我仔細考慮了一下,俄國人那邊還是我去接觸吧,你們容易把事情搞砸,談判這種事情我更在行。”布魯斯說,“這件事已經觸及我的利益,我會妥善處理,俄國人會付出代價。”

“你打算怎麼辦?”紳士問。

“總之你幹你的,我****的,有衝突的時候互相知會。”布魯斯說,“現在你們去金邊,俄國人帶馬爾南德斯去那了,另外你們最感興趣的虎魚也在那。”

“這傢伙有露面了,幾次放假消息出來說他已經被幹掉了,現在終於忍不住露面了。”軍醫皺了皺眉,“這傢伙每次出現都會引起不小的麻煩。”

“你們的宿敵,去解決他,順便把馬爾南德斯也弄死,不能讓他向俄國人透漏更多的東西。”布魯斯說。

“嗯。”紳士點了點頭,其中的厲害不用說誰都明白。

布魯斯繼續說:“馬丁的事情我會繼續調查,現在進展比預想的要快,我們已經鎖定了幾個地方,相信他就在其中的一個,等確定了我會通知你們,這些不要讓赫斯知道。”

“這件事我們怎麼不知道?”軍醫有點意外的看着布魯斯,顯然他對布魯斯隱瞞這些非常的不滿。

布魯斯看了他一眼說:“我們有我們的調查方式,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先知會你們,不過我可不會像赫斯那樣揹着你們動手。”

紳士卻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不過他們也不是時速的,很快就會跟上,你們得小心。”

布魯斯冷笑:“哼,之前是他們快我們一步,現在完全翻過來了,從馬爾南德斯那獲得的東西中有一部分被他們忽略了,正是這一部分幫了我們的忙,他們要查到還需要一些時間,不用擔心,我是不會讓他們在這方面輕易翻盤的。”能看出他很憤怒,或許是這次的事情刺激了,讓他有一些改變。

“分頭準備,他們兩個回來我們就出發。”紳士說。

就在他們分頭準備的時候重拳他們那邊出了狀況,他和幽靈在閒逛的時候發現有人跟蹤,而且人不在少數,現他們正在一家酒吧裏,紳士立即帶人過去,在酒吧外面他們發現了十個人形跡可疑的人,專業特工。

“赫斯的人?”紳士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CIA,不過這些人看起來又不想,行事風格和CIA完全不同。

爲了弄清這些人的來頭紳士給重拳他們打了電話叫他們在裏面不要動,其餘人在外面進行反偵察,很快他們就通過布魯斯的系統識別出了這些人的身份,是俄國人。

“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但很顯然他們不是來敘舊的。”紳士說,“先把他們引到可以下手的地方。”

“要動手嗎?”軍醫問。

“當然,你指望他們對我們客氣嗎?”紳士說,“是他們自己送上門來的,正好讓我們出口惡氣。”

重拳和幽靈出了酒吧之後一路向北,那些人不遠不近的跟着,紳士他們一路監視到了埃菲爾鐵塔附近,這一路上紳士打了幾個電話,他改變了主意……

到了鐵塔前面的廣場上重拳和幽靈停下來混在人羣裏,那些人分散開來也混入人羣,紳士將車停在不遠處盯着,突然之間人羣裏**了起來,幾個特工突然被人按住,剩下的人發現情況不對想跑,獅鷲在車裏幾個點射打在了逃跑人的腿上,後面立即有人衝上去將他們死死按在地上。

“祕密警察的身手還不錯。”重拳和幽靈已經趁亂上了車,原來紳士聯絡了警方借他人之手控制了這批人。

“還有一個呢?”幽靈察覺被抓起來的人數不得對。

“在軍醫那,總不能都交給警察,我們也得弄一個瞭解一下情況。”紳士說,“反正要太多也沒用,這些就當送給警方的大禮吧,昨天的事情之後警方肯定很憤怒,這些傢伙可要吃苦頭咯。”

“你真卑鄙。”重拳說。

“謝謝。”紳士笑了笑並不在意。

回去的時候軍醫已經帶人先到了,那傢伙腿已經被軍醫打斷,審訊之後他們才知道俄國人監視他們的目的是希望從他們這邊獲得更多短信息,同時看看是否有機會下手幹掉他們,間諜大戰之後俄國人一直視他們爲眼中釘,不過這次他們的首要目標還是馬丁。

“看來我們已經沒馬丁重要了。”重拳說。

“不過他們也沒打算放過我們。”軍醫說。

“好了,虎魚露面了,我們也該把他解決了,馬爾南德斯知道的東西很重要,不能讓俄國人得逞,布魯斯說現在我們已經佔得先機,那就得把優勢保持下去,不能讓俄國人蔘與的更深,否則我們恐怕沒好果子吃。”紳士看了一眼時間,“該出發了。”

“怎麼去?這裏離金邊和是相當遠。”幽靈問。

“簡單,馬丁安排,這件事還得他出把力,光靠我們不行,何況組織俄國人也符合他們的利益。”紳士一邊往外走一邊說。

其實俄國人只是帶着馬爾南德斯上了飛往金邊的飛機,這是布魯斯查到的消息,至於俄國人的最終目的地是不是金邊那他就無從判斷了。

“爲什麼他們不把馬爾南德斯帶到俄國去?那裏多安全?”重拳覺得俄國人的行爲怪異。

“不知道,這個只有問虎魚了,我們恐怕沒那麼容易查到原因。”紳士聳了聳肩,“不管多麼奇怪的行爲都有這我們不知道的原因,人會犯錯,但很少犯傻,希望這次是他們犯傻。”

重拳搖了搖頭,顯然對這個解釋不滿意,不過現在沒有其他線索之前這些也只是無聊的閒扯。

赫斯的確對這件事很感興趣,雖然這算的是和馬丁有關係的線索,但掐斷俄國人的線索也算是給自己爭取時間,對尋找馬丁的行動有着很大的幫助。

金邊是柬埔寨的首都,柬埔寨最大城市,“金邊”原爲柬埔寨高棉語的“百囊奔”。“百囊”之意爲“山”,“奔”是人的姓氏,“百囊”和“奔”合在一起,就是“奔夫人山”。

出了波成東國際機場幾個人上了CIA給他們準備的車,沒人說話,車子一路向南在一個路口有人給他們塞了一個很大的包裹,重拳取出設備在車裏掃描了一下很順利的找到了四個竊聽器:“去,還是這一套。”

“那玩意兒也不保準。”紳士在包裏翻了翻找出一個干擾器打開,“開得靠這個。”

這些是布魯斯安排人給他們提供的設備,就是爲了防止被監視。

“這個城市太小,在中國隨便找個二三級城市都比這大。”重拳從包裏取出幾把槍分給大夥。

“這可不是大小的問題,這裏的地理位置和政治地位可不是其他城市能比的。”重拳檢查了一下手裏的槍隨手放在了一邊,然後接過重拳遞來的平板電腦,打開裏面的地圖看了一下,“他們已經出城了,我們直跟過去。”說完將地圖卡在車子的工作臺上,幽靈掃了一眼轉了方向,“馬不停蹄的追也要至少三個小時,他們已經進山了。”

“追吧,沒別的辦法。”紳士擺了擺手。

車子一路向前,不得不說這裏的環境不錯,是個旅遊的好地方,但他們現在可沒這個時間欣賞風景,一路上幾次有人開車跟上來把一些東西交給他們,都是赫斯安排的人,送的是一些裝備,全都是紳士開列單據上的東西,將上面的竊聽設備去掉他們這才放心地使用。

“俄國人的停下來了。”紳士看着地圖上的標記說,“是個村子。”

“他們要幹嘛?來這種地方。”幽靈皺了皺眉。

“不知道,反正不是來度假的。”重拳檢查着槍支說。

“去看看就知道了,不管他們是來幹什麼的都和我們沒關係,反正我們是來殺他們的。”紳士調整衛星地圖,觀察村子的環境。

“行爲古怪。”幽靈搖了搖頭。

“有沒有虎魚的消息,不是說他在這邊嗎?”獅鷲問。

紳士搖了搖頭:“還沒有,不過布魯斯的情報應該沒錯。”

“俄國人把他惹毛了,現在要報復,然後這就成了我們的活兒。”軍醫說,“我們真成打手了。”

“話說的是沒錯,不過這活我們幹倒也不委屈,馬丁是我們的目標,總不能讓俄國人捷足先登了,更何況虎魚還是我們的死敵,我們追殺他已經很久了,可他一直活的很瀟灑。”紳士說,“另外我們的確是幹髒活的,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其實這活兒應該CIA幹,我想他們肯定不希望馬丁落在俄國人手裏,他們應該比我們緊張纔對。”重拳說。

“話是沒錯,但這事兒現在落在我們身上,說什麼都沒用。”紳士說,“來了就來了,反正這次我們是賣布魯斯的面子,算是給他幫忙。”

車程很長,也很無聊,直到天黑他們纔算到了目的地,下了車不行去村子外圍偵查,這是一個不算偏遠的村子,面積不大,人口多,但很集中,資料上顯示人口兩千多,原本是個以農業爲主的小村,近幾年來逐漸興起的旅遊業所代替,遊客成爲村民門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一系列的服務行業隨之興起,到處都是店面、商鋪、飯館和旅店。

“村子北側的汽車旅館,俄國人就在那,十五個人,四輛車,看樣子他們是打算在這裏過夜;沒發現虎魚也沒發現馬爾南德斯,不過一個房間是封閉的,守衛森嚴,可能在那裏。”幽靈去轉了一圈已經將這裏的情況摸清。

“虎魚是不會輕易露面的,如果沒猜錯的話他是不會和這些人住在一起的,肯定在附近的某個地方,或者是在車裏。”紳士說,“這傢伙生性多疑,我們得小心點,先監視,然後在考慮行動的問題。”

“這裏到處都是遊客,不好辦。”幽靈搖了搖頭,“總覺得這裏好像有點怪,至於怪在哪裏我還沒弄清。”

“怪?”紳士皺了皺眉,幽靈的直覺是很準的,如果他覺得有問你,那很有可能事情不會像表面上起來那麼簡單。

“先觀察一下再說,還是謹慎點。”獅鷲看了幽靈一眼說。

紳士思索了一下:“先觀察一下,如果能確認馬爾南德斯在裏面我們就動手。”

“直接滅了他們算了,殺進去不久知道了。”重拳永遠是這麼暴力,結果沒人理他,都知道他的行事風格,也就沒人大驚小怪了。

很快時間進入午夜,該睡覺的都睡了,村子裏一片寂靜,街上除了燈光看不到一個人影,幽靈的第二輪偵查結束了,依然沒有任何發現,和之前的情況沒有太大的區別。

重拳已經無聊地在一邊打盹,紳士一直在研究汽車旅館的構造,俄國人在靠近後面的房間裏,後面全都被他們控制,想動手恐怕沒那麼容易。

“林子裏有人。”幽靈轉回頭看着近在咫尺的樹林,“數量不少。”

“隱蔽。”紳士擺了擺手,幾個人迅速就近躲了起來,十幾分鍾後一個人出了林子,不是本地人,正確的說是個外國人,這傢伙非常健壯穿着衝鋒衣搖搖晃晃的向汽車旅館走去。

“林子裏的人停下了。”幽靈低聲說。

又過了幾分鐘又有三個人從林子裏出來,其中一個赫然是虎魚,這傢伙縮着頭在另外兩個人的保護下快速走向汽車旅館。

“果然露面了。”紳士低聲說。

“幹掉他。”重拳說。

“等等,還沒看到馬爾南德斯,他纔是重點。”紳士說,“不急,我們有的是時間,活兒要乾的徹底。”

“林子裏的人分散了。”幽靈說,“他們在佈置警戒網,退,有人向這邊來了。”

衆人迅速散開很快就見到幾個人提着槍藉助樹木的掩護走了過來,在剛纔他們所在位置不遠處停了下來,顯然那裏已經成了他們的哨位。

“孃的,招搖出行。”重拳低聲罵了一句。

這時一輛車從村子另一頭開了過來停在了汽車旅館的門口,車上下來幾個人守住四周,手全都插在懷裏,後備箱被代開,兩個人合力提了一個巨大的包裹出來進了旅館。

“裏面好像是人。”重拳說。

“想辦法弄清楚裏面是不是馬爾南德斯……”紳士低聲對幽靈說。 讓紳士他們沒想到的是虎魚的出現讓敵人一下子多了好幾倍,這還真是始料未及,不過他們也看到了希望,如果那個袋子裏裝的是馬爾南德斯他們就可以動手了。

幽靈已經靠了上去,他在想辦法躲過敵人的幾道防線進入內部,這並不容易,這些敵人看起來很專業,不應該說是真的很專業,他們是受過正規訓練的俄國高級特工,身手敏捷,經驗豐富。

不過幽靈是個一類,他同樣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在多年的戰鬥生涯磨礪之下他的偵察能力早已爐火純青,對付這些人有難度,但並非不可能,他需要更多的事情去完成這項任務,難度對他來說就是一種挑戰。

看似平靜的汽車旅館其實早已經被虎魚的手下控制,可以說無死角,但幽靈就是幽靈,真的能如同幽靈一樣在敵人的眼皮底下出沒。

幾分鐘後幽靈消失在衆人的視野之中,誰也不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汽車旅館外圍的照明燈閃了一下,就像是短暫的電路故障,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立即幾個壯漢出現在旅館的四周,巡視一番確認安全之後就回去了,緊跟着紳士就收到了幽靈的迴應,他已經進入了旅館,至於他怎麼進去的沒人知道。

“幹得好。”重拳低聲喝彩。

裏面的情況他們看不到只能耐心的等待,半個小時過去了沒有消息,一個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有動靜,紳士看了看時間談了談麥克,幽靈很快回應,他那邊在等機會,旅館裏面已經完全被俄國人控制,根本就沒有任何行動自由,包括老闆在內。

“外圍有十三個,都在林子裏,兩到三人一組,分散均勻,以汽車旅館爲核心進行防禦。”這段時間重拳已經將外圍敵人的情況摸清。

“難度不小。”軍醫在耳機裏說,“一旦動手我們會遭受他們的內外夾擊。”

“裏面還有十幾個人,敵人數量是我們的四到六倍,的確難度不小。”紳士低聲說。

“在林子裏撤離難度應該會小很多。”重拳說,“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確認馬爾南德斯是不是在裏面,突襲的話得手不難,難的是怎麼在敵人反應過來之前突圍。”

“反正我們是不能往村子裏跑,容易被堵在裏面,地形對我們不利。”紳士說。

“我找出三條撤退路線,都標註在地圖上了,哪條都不是那麼容易出去的,他們的防禦可以用無死角形容。”重拳說,“不過至少比走村子那邊容易得多。”

“嗯。”紳士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沒再說什麼。

幽靈那邊還沒動靜,紳士看了看錶已經過去快兩個小時了,實在不行就等到天亮,俄國人肯定只是想在這裏過夜,如果不能確定馬爾南德斯在這裏就沒必要冒險,虎魚現在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

“有人在林子裏活動,俄國人已經派人去查了。”重拳又報告了一個消息。

“還有人來?這個破地方真熱鬧,居然吸引了這麼多人。”軍醫苦笑。

很快幽靈反饋確認裏面的人是馬爾南德斯,但同時他還發現一個情況就是虎魚和馬爾南德斯房間附近已經注滿了客人,動手恐怕會傷及無辜,另外以虎魚的性格他住的地方周圍應該全都控制起來纔對,怎麼可能讓陌生人靠的那麼近呢?

“或許是爲了保持低調。”軍醫說,“這裏不是俄國,他不可能那麼張揚。”

“無辜的人太多了我們能照顧多少?我們是僱傭軍不是正規軍。”重拳冷笑,他已經做好了誤傷平民的準備,雖然他們不至於濫殺無辜但也不會因爲這點原因放棄任務。

“現在不是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只要馬爾南德斯在有沒有什麼好猶豫的。”紳士低聲說,“準備動手,你儘快出來。”

“我在裏面做最後確認,必須看到他們的屍體,否則心裏不踏實。”幽靈低聲說。

“也好;大家準備。”紳士低聲說。

此時重拳和軍醫已經爬到了樹上,不是營救人質也不是綁架人質,除了殺人這次任務沒有其他要求,所以他們沒必要衝進去。

虎魚和看管馬爾南德斯的房間就在後院,遠程攻擊並不困難,儘管他們看不到房間裏的情況,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的攻擊。

重拳和軍醫幾乎同時拿出了火箭筒,這玩意兒絕對是遠程殺戮的利器。

火箭彈拖着長長的尾焰飛準確的命中目標,巨響中房間被炸得四分五裂,就在他們準備裝填第二枚繼續攻擊的時候重拳突然發現被他們炸爛的房間裏一個人都沒有,空蕩蕩的只有簡單的傢俱和爆炸的殘害,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影。

“該死,裏面沒人。”重拳罵道,此時另一方向的軍醫也發現了同樣的問題。

旅館裏一下**了起來,幾乎同時重拳所在的樹上被一排子彈擊中,是從另一邊的一個窗戶掃出來的,彈雨打得枝葉下雨一樣往下掉,重拳反應夠快一轉身縮到了樹後開始往下滑,同時手裏已經重新裝填的火箭彈再次發射,準確無誤的命中開槍的那扇窗戶,一聲巨響房間的外牆上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半截屍體從裏面被炸飛出來。

“快走,這是個圈套,旅館裏全都是他們的人。”幽靈在耳機裏低聲吼道,此時他正看見一個個房間的門陸續打開很多提着槍的人從裏面衝出來,而那些外圍的房間裏一個人都沒有,顯然俄國人很清楚在那些房間埋伏會有什麼後果,所以他們全都藏在遠離外圍的房間裏,至少第一輪攻擊不可能上到他們。

這些敵人應該是埋伏在這裏等着他們進來的,沒想到他們會直接遠距離用火箭彈攻擊。

與此同時紳士他們也發現外圍林子裏的那批人已經看似向他們這邊包抄過來。

旅館的老闆已經嚇得縮在櫃檯後面大氣都不敢出,他怎麼也想不通爲什麼住進來的客人現在全都提着槍又打又殺,就連女人也已經不像住進來時候那樣有女人味,提槍射擊的姿勢絕對剽悍的能和黑寡婦相提並論……

“媽-的……走……”紳士罵了一句。

“該死。”幽靈見情況不妙立即將設置在旅館裏面的幾枚炸彈引爆,巨響中北側的房子完全倒塌,但並沒有對敵人構成足夠的傷害,最多是給敵人制造一些麻煩,分散他們的注意力,給外面的紳士他們爭取世間。

敵人的前後夾擊果然讓紳士他們吃不消,幸虧是在林子裏環境比較複雜如果是在其他地方他們早就完蛋了,就在他們和敵人苦戰的時候布魯斯突然發來小心告訴他這裏可能是一個虎魚設置的陷阱。

“你幹嘛不明天早上再說?”紳士罵了一句就不再理他,此時他們的處境非常糟糕,軍醫和重拳在旅館後面的樹林裏,他和獅鷲在正面,原本打算萬一重拳和軍醫的攻擊出現問題他們兩個就可以在正面夾擊準備逃跑的敵人,可現在看來這個決定完全將他們的兵力分散了。

林子裏的人已經圍了上來,汽車旅館裏的敵人也已經有部分衝了出來,現在反而是他們被夾在了中間。

“在你們九點鐘方向匯合。”紳士和獅鷲交替掩護撤退,同時通知重拳他們匯合地點。

“我-操,這邊人太多了。”重拳一邊射擊一邊罵道,他們那邊的槍聲非常密集。

“幽靈,找機會出來,照顧不了你。”對着單兵電臺喊了一句就在沒時間說話了,敵人的進攻速度太快了。

幽靈沒有任何的迴應,彷彿消失了一樣。

“轟……轟……”百忙之中重拳又打了一枚火箭彈出去,擊中了敵人準備追上來的車,火箭彈直接擊中了車的前臉,發動機艙被炸得四分五裂,碎片滿天亂飛,一枚輪胎飛上樹梢之後又掉了下來正砸在一名從車裏跳出來的敵人身上。

軍醫那邊也已經將火箭彈打空,正一邊掃射這一邊向重拳這邊靠攏,爲了遮擋敵人的視線他們發射了數枚煙幕彈,一時間林子裏彷彿突然下起了濃霧,到處都是乳白色的煙霧,煙霧之中彈雨亂飛槍聲大作,寂靜的夜晚一下子變得熱鬧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