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男護士也有自己的優勢,無論是體力,還是心理素質還是承擔能力,都比起女護士有優勢。在很多人眼裡,也許護士的工作非常瑣碎,男性不適合,那是他們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看不到男護士的優勢……特別是在手術室,生症監護室,急診室這些科室,男護士的價值更加突出……」葉雄口若懸河,繪聲繪色。

端木玲瓏顯然被得動心了,半晌沒話,在思考著。

話,她思考問題的時候,挺迷人的。

「你先回去等消息,容我再考慮一下。」端木玲瓏完,轉身離開。

等她離開之後,人事部經理看著葉雄,嘴巴長得老大,忍不住朝葉雄豎起拇指。

「我還從來沒見過有人服副院長,你這張嘴可真厲害!」

有我大百度神器,能不厲害嗎?

不枉昨晚葉雄連夜強補,上網搜查,不然怎麼能出剛才那驚天地泣鬼神的話!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了。 許玉揚正在胡亂思量之時,卻忽然覺得自己的手上傳來一陣刺痛感,且有一股微涼的感覺正順著自己的血管慢慢向自己的身上傳來!

以她以往的經歷來看,自己似乎已經進入了「急救室」正在接受急救治療,呵呵呵看來自己馬上就要返回到自己的肉身之中了!

許玉揚高興地抬頭向前望去,卻見身穿抹胸白裙的張妍正在急救室的門口前焦急地來回徘徊。

許玉揚心中暗想:小妍妍,等姐姐好了,姐姐一定好好的犒勞你一下,你也算是本宮的救命恩人了!

今天也真是幸運,要不是小妍妍的鼎力相助自己恐怕還得不到醫治那!

要不是謝必安工作認真恐怕自己早已被范無赦那個冒失鬼吸取了陽魂,命喪黃泉了。

陰曹地府之中就需要像謝必安這樣認真負責的公務員,不然要是都像范無赦那樣不知道得妄送了多少人命!

許玉揚正在為自己的陽魂能夠從新回到肉身而興奮不已之時,卻見兩道光華又由急救室中飛了出來。

那一對夫妻復又出現在了「黑白無常」二位神君的面前,口中不停的說著什麼!

原本已經輕鬆了許多的表情此時復又凝重起來,這一回就連「黑白無常」兩位神君也開始跟著連連搖頭!

許玉揚雖然聽不見他們說的是什麼,但是看他們四個的表情不難猜出,他們一定是又遇到了難處!

許玉揚心中好笑:怎麼神仙也有為難的時候和事情嗎?與此同時許玉揚覺得右手臂注入的那陣微涼之感已經傳到了自己心窩的位置!

看來自己距離回歸肉身顯然又近了一步!

然而此時許玉揚卻見那位紅裙女看了看掛在手術室門口的電子錶,做了一個嘆氣的姿勢,而那個小老頭也微微的搖了搖頭!

而後兩個人再一次向著「黑白無常」兩位神君抱拳施禮,待兩位神君鬼差還禮之後那夫婦二人便又化作兩道光華向手術室中飛去。

與此同時許玉揚忽然覺得自己的心頭一陣劇痛,隨之整個陽魂都感到了一陣酸麻。

看來自己的肉身正在經受著電擊,雖然已經經歷過好幾次了,但是這種滋味實在難受,如果有可能自己當真是一輩子都不願意再經歷了!

伴隨著陣陣痙攣所引發的抽搐,許玉揚的陽魂也不由自主的向著手術室門前的電子錶上看去,已經是九點五十八分了!

許玉揚心中盤算:昨晚趕稿子,一直忙到凌晨三點,今天我是八點鐘左右起床洗漱的,剛剛開始梳頭自己就暈倒了,這麼算來已經昏厥將近兩個小時了。

還好時間不算很長,看來小妍妍今天起得還是蠻早的呀!

呵呵應該是在九點左右就已經發現我暈倒了,表現還不錯。

我該怎麼感謝我的美艷小主小哪?請她吃頓大餐,還是送她一個「口氣」的包包那?

許玉揚正在心中默默地盤算的這會功夫「黑白無常」兩位神君也已轉身走來,兩個人邊走邊聊,范無赦粗著嗓子說道:「七哥,你說說他們說的能是真的嗎?」

謝必安微笑著搖搖頭,細聲細語的說:「這我哪知道是真是假呀!但是現在這世間的混沌之氣越來越盛這倒是真的。」

許玉揚心中暗想:混沌之氣,這是什麼?

正在思量之時卻聞謝必安接著說道:「不過他們這次來也真是夠倒霉的!」

范無赦呵呵一笑:「可不是嗎,不就是找咱們兩個借個肉身嗎,舉手之勞而已,可是卻偏偏沒有合適的!」

「這可不是咱們兄弟不幫忙,主要是這段時間都是由於交通事故送來的,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實在找不到一個齊整肉身呀!」

范無赦呵呵一笑「誰叫他們來的不是時候那,還非得趕在巳時三刻入身,哪有那麼合適的!」

謝必安微微嘆了口氣:「是呀,這可當真怨不得咱們兄弟了!」

正在此時「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隨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之氣湧出,又一輛擔架車被推了出來。

許玉揚清晰的看見一個脖子已經歪成八十度的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的魂魄隨著擔架車一起飄出了電梯。

「行了七哥,別管他們了,咱們的幹活了,聽說這次事不小!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意外送了命那!」說話之時邁步便向中年眼鏡男的魂魄迎了上去。

「喂,你叫什麼名字?如今你陽壽已儘速速隨本神君來生死簿上簽名確認!」

而謝必安此時也已經看見了正被金光包裹著的許玉揚的陽魂,

謝必安的眯起眼睛,臉上浮現出了那標誌性的比哭還難看的微笑。

「差點把小姑娘忘了,小姑娘,你這次康復之後可要好好生活,且不可太過勞累了!人的命呀這一輩子只有一次,這回有本神君相助,你可要好好珍惜呦!」

許玉揚學著之前兩位神君鬼差與那對夫妻的樣子雙手抱拳,躬身施禮,「多謝神君教誨,小女子一定謹遵法旨!」

謝必安呵呵一笑:「多可愛的小姑娘呀,如此乖巧,要是就這麼死了多可惜呀,你還是好好的活著吧!還有今日所見之事可千萬不能和別人說起喲!」

許玉揚心中歡喜,連連點頭「小女子謹遵神君法旨!」

謝必安呵呵一笑:「本神君助你還魂。」

言畢之時手中判官筆向許玉揚這縷陽魂的眉心處一點,道了聲:「還魂!」

許玉揚的這縷陽魂立時便在金光的裹挾之下向著「急救室」中飛了過去!

「呼」的一聲便已穿過了急救室那厚厚的鐵門。

此前數次許玉揚的陽魂都是雖然能夠像清風一樣穿過別人的身體,但是卻從來沒有穿越過牆壁。

就連電梯都得趕在有人開門的時候才能上下,進入急救室更是如此,得趁著鐵門打開,才能進入。

而且進了手術室后還得再在那碩大的急救室中找尋自己究竟是在哪個手術台上被急救,再經過幾次電擊之後,等到陽魂與肉身同時痙攣抽搐的時候才能將陽魂返還到肉身上!

然而今天有了神君法力使然,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必了!

許玉揚的陽魂在那團金光的裹挾下,穿過急救室后便徑直往前面的三號手術台飛去。

「呼」的一聲穿過手術台前緊圍著的人群,許玉揚看見了手持電擊設備,正在為自己進行急救的王醫生。

看見了正在為王醫生擦拭汗水的小紅護士。

看見這正在觀察並記錄數據的孫護士長!

也看見了一高一矮,一老一少,一美一丑的那對夫妻。

不知為什麼那位美女右腕的那支火紅色的手鐲之上正湧出一股黃光落在自己的肉身之上!

許玉揚頓時驚愕無比:他們究竟是誰?

他們在對自己做什麼?

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而那對夫婦此時也已經發現了許玉揚這縷陽魂的到來,也露出了同樣無比驚訝的眼神!

許玉揚瞪大了雙眼注視著他們兩個人。

那兩個人也用同樣驚訝地眼光注視著她!

他們的目光相互匯聚,此時此刻時間幾乎凝固了!

在那團金光的裹挾下許玉揚那縷陽魂撲到了她的肉身之上。

然而直至最後一刻她驚訝地雙眼仍然死死的盯著那個呲著板牙的個小老頭與同樣將一雙鳳眼睜的巨大無比的那位紅裙美女!

直到許玉揚的這縷陽魂完全撲入自己的肉身之內。

與此同時紅裙女手鐲上的最後一絲黃光也落在了許玉揚的肉身上!

緊盯著檢測儀器的孫護士長說道:「2082年3月27日上午10點零零分患者許玉揚的生命體征恢復正常,血壓80,120,心率105,急救完成!」 晚上,葉雄回去之後,把安家姐妹叫來,相互交流。

「今天你們查得怎麼樣了?」 官欲纏綿 葉雄問。

今天,葉雄讓安吉兒跟安樂兒分別跟蹤端木狂端木霸,看看這兩人一天都是什麼行程。

「端木狂還是跟平時一樣,早上從家裡出發,整天一直呆在醫院了,從來沒有出去過,哪怕是中午吃飯也在醫院裡,如果他真的是鬼先生,要接觸幽靈只有個地方,一個是醫院,一個就是家裡。」跟蹤端木狂的安樂兒道。

「端木霸差不多,不過他中午出去過一趟,去見一個客人,那個客人應該沒什麼問題。不過端木霸的警覺性非常高,我在跟蹤的時候,不知道的有沒有被發現。」安吉兒。

「端木狂也是,我感覺跟蹤他蠻有壓力的。」安樂兒也這麼認為。

「端木兄弟是僅次於慕容風的嶺南一派核心人物,不醫術,單單是武功,絕對在你們之上。你們跟蹤的時候,一定要心,沒有把握的時候,絕對不能冒險,安全最重要,明白嗎?」葉雄嚴肅地道。

「我們會心的,主人你進入端木一院沒有?」安樂兒問。

將軍請息怒 「暫時還不確定,但是機會蠻大的。」

葉雄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將安家姐妹出來。

「主人,聽你口氣,那端木玲瓏應該挺漂亮的,你為什麼不去泡她,如果泡到她,以後辦事情就事半功倍了。」安樂兒笑道。

「能自己解決的問題,儘管別拖別人的下水。」

葉雄不是沒有考慮過以接近端木玲瓏的方式來打探消息,但是事情還沒到這一步,如果不需要的話,盡量別玩弄一個無辜女人的感情。

他依然記得,當初李湘湘是怎麼死的,如果他不是利用了李湘湘,估計她就不會落到那種的下場。

同樣的悲劇,葉雄不想發生第二次。

「你們誰能給我當一下模特,讓我練習一下九穴神針?」葉雄轉開話題。

「我去上廁所。」

「我還沒吃飯。」

安家姐妹不約而合地站起來,朝外面走去。

葉雄嘆了口氣,只好將地上的袋子解開,裡面是一個人體模形。

沒有人當白鼠,他只好去買了個人體模特回來練習了。

接下來兩天,葉雄一直在等電話,遺憾的是,端木一院那邊一直沒有打電話過來。

難道被耍了?

葉雄正準備通過其他渠道進入醫院的時候,人事部經理打電話過來,讓他去進行第二輪面試。

「還要面試?」

「端木一院是正規的市級醫院,不可能讓一名沒有絲毫醫學經驗的人進來當護的,那跟請一名搬運工過來有什麼區別,你把簡歷整里好,再過來面試一次,應該沒什麼大問題的。」人事部經理。

葉雄讓人偽造了一份假的學歷證明,反正他只是臨時查探的,等人事部查到自己的資料的時候,他估計也完成任務了。

帶著假的學歷證明,葉雄再一次去面試。

這一次的面試很簡單,也許是人事部經理打過招呼了,所以整個面試過程非常順暢。

之後,面試的主任讓他晚上來上班,安排在夜班。

這也是葉雄自己要求的,晚上上班,查探起來比較方便。

領了護士服之後,葉雄跟一些護士簡單地認識一下。

那些護士看到一個帥哥來當男護士,個個激動得無以倫比,全都發起花痴來。

葉雄就像一塊鮮肉拋進狼群一樣,走到哪裡都有女護士朝自己偷偷地笑。

帥是一方面,估計最大的原因是好奇,她們還是第一次見到男性當護士。

入夜,病房的病人都睡著了,葉雄有空的時候,跑到五樓窗戶,打量對面vip樓的情況。

樓下,依然有兩個保安在守著,這種不尋常的情況,讓葉雄越來越懷疑。

這幢vip樓上,肯定有見不得光的事情。

如果樓上只是住著身份尊貴的病人,有必要派兩名高手來守門口嗎?

葉雄看了時間,已經是凌晨一多了,醫院走道人,已經看不到人了。

他沉吟一下,離開普通住院大樓,朝vip大樓走去。

「站住,幹什麼的?」

vip大樓門口,兩名保安見到他,目光如刀一樣落到他身上。

「沒看到這衣服嗎?」葉雄拉著自己的護士服。

「這裡是vip住院大樓,不是普通大樓。」年輕的保安道。

葉雄四下看了一遍,一拍腦袋,道:「不好意思,弄錯了,這兩幢傑樓門口差不多,我這才第一天上班,沒分出來。」

他完,並沒有焦急著走,反而掏出一包煙,抽出兩根遞了過去。

「上班的時候,不許抽煙,你不知道?」年輕的保安道。

如果不是葉雄身上沒散發出半殺氣,兩名保安早就懷疑了。

「這裡是樓下,沒影響。」

葉雄見他們沒接,自己刁了一根,抽了起來,一邊抽一邊嘆氣:「生活艱難啊,沒想到我堂堂一個大男人要跑到醫院當男護士,真是丟臉。為了賺三千塊,連尊嚴都沒了。好在總算有技術,比你們守大門口好。你們當保安有多少錢一個月,有兩千五沒有?」

「我們的工資,出來嚇死你……」年輕的保安忍不住道。

「六,閉嘴。」

右邊那名年紀大的保安連忙喝住他,然後對葉雄道:「我們的工資確實比你少,你還是快回去,在這裡逗留被發現,不定你連三千塊的工作都丟了。」

「這醫院,破規矩還真多。」

葉雄狠狠地抽了口煙,像個二流子一般,將煙頭彈到花叢中,這才刁懶洋洋地朝上班的地方而去。

等他離開之後,年輕的保安罵道:「這傢伙,真不知道怎麼混進醫院的,就是個混混。」

「別管他,我們做好自己工作就行了。」年老的保安吩咐。

葉雄在vip住院大樓四周看了一遍,發現有兩處水管可以爬上去。

瞧見四下沒人,他躲在花叢之中,飛快地將身上的護士服脫下來,換上一套普通的衣行裝,三兩下子就攀了上去。

上二樓之後,整條走道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

葉雄飛快地查探著,查了整整一層樓,發現這一層的確只是病房,有些住著人,有些沒住人,沒有可疑之處。

他正準備上二樓查探,正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陳陽,你在哪,三號病房病人危急,要馬上動手術……」一名護士打電話過來。

「我在廁所,馬上過來。」

葉雄只能暫時停止查探,飛快地換好衣服,朝病房跑去。 跑到三樓,整個科室亂成一團。

一間病房之內,一名高血壓患者正躺在床上,手腳不停地抽搐,那模樣看起來非常可怕。

上夜班的大都是沒多少經驗的護士,嚇得呆在一邊,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有一名值班醫生,也不是十分老練。

「這癥狀很有可能是腦出血引起的中風,快送急診室。」值班醫生道。

「急診室不一定有醫生,這間醫院,誰對治療腦中風最專業。」葉雄走過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