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盡的絕望面前巨齒天蓬髮出了最後的嘶吼「姐姐救我。」

就在巨齒天蓬髮出這一生呼救之後。

許玉揚卻見在那翻滾的黑色液體中迅速的探出一個人頭。

對就是一個人頭,許玉揚十分肯定。

一個女人的頭。

一個滿面贅肉,肥碩無比的胖女人的頭顱。

比黃三郎還要稀疏的幾根長發貼在腦殼上,肥碩的頭顱上粗眉環眼,赤目黑瞳,大肉鼻子,衝天鼻孔,大嘴厚唇。

兩排里出外進的黑黃牙齒探出唇外。

腮下的贅肉將那顆大腦袋與寬厚臃腫的肩膀實現了完美的無縫連接。

看著眼前的景象許玉揚不免暗暗驚愕:

看來雲舒說的沒錯,大鼎之中的這個妖怪果然更加厲害,能在這劇毒無比的沸水中生存那是多麼高深的修為呀!

而且這個妖怪又這麼難看!

暫且不論修為,單單這個相貌就已經夠嚇人的了!

看見這個肥碩的頭顱后許玉揚覺得之前那血肉橫飛的景象與堆堆白骨似乎都已經沒有這顆醜陋的頭顱更令自己感到厭煩與噁心。

那顆肥碩的大腦袋微微一晃,滿是獠牙的大嘴中「哧」的一聲噴出一道白線。

只在空中微微一繞便已將那巨齒天蓬裹在一隻白色的絲繭之中。

而那群來勢洶洶,正準備對著自己的主人痛下血口的黑蝙蝠們則頓時失去了目標。

只在空中稍一盤旋,便復又向著其他倒在地上的邪魔撲了過去。

而那巨齒天蓬則在絲繭的包裹下彈射而出,「嗖」的一聲落入到了數十米開外的一個懸洞之中。

此時卻見圓鼎之中那顆肥碩的令人作嘔的人頭再次晃了一晃,以極其沙啞的聲音說道:

「這是怎麼了,想安安穩穩的睡一覺,都不行嗎?我看看是誰來這裡添亂來了。」

說話之時慢慢的由圓鼎之中探出頭向黃三郎與許玉揚觀瞧。

此前那怪物一直身在黑水之中,且又有那隻巨大圓鼎擋著許玉揚的視線。

故而除了那顆肥瘦的那腦袋之外許玉揚始終沒有能夠看清圓鼎之中的這個妖孽究竟長得是何模樣。

雖然心中早已預測對方一定長得不會好看。

但也許是出於好奇,也許是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許玉揚還是壯著膽子向圓鼎中望去。

隨著那顆肥碩的大腦袋不斷抬高,臭妖怪肩膀以下的身軀也終於逐漸由那散發著陣陣腥臭的黑色沸液中浮了出來。

許玉揚也已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燈筆 「我本來不想搬進來,阿雄得很嚴重,我不想讓他擔心,所以才搬進來。」杜月華尷尬地解釋。

「沒關係,他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楊心怡順口回道。

聊了兩句,兩女又沉默了,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什麼,氣氛又挺尷尬的。

「對了,你的東西搬過來沒有?」楊心怡打破沉默。

「都搬過來了。」

「如果還有什麼需要,告訴我,我幫你準備一下。」

「該準備的,阿雄都幫我買了,我們買完東西再回來的。」杜月華完,怕她誤會,連忙道:「阿雄他其實挺好的,你真幸福。」

杜月華這句話,算是跟楊心怡表明,她從來沒有跟她搶葉雄的意思。

楊心怡如何聽不出來,對方這麼大度,自己如果太冷漠,就太那個了。

既然答應讓她進來住,還黑著臉,算什麼?

魔法塔的星空 想到這裡,她當下笑道:「這有什麼幸福,不心被他騙了,上了他的賊船而已。」

「你這話聽起來,就有幸福的味道,不像是上賊船的味道。」杜月華也笑道。

有時候,笑容就是這樣,可以把很緊張,很尷尬的氣氛化解。

杜月華很會做人,她為了葉雄,已經把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她為了葉雄,寧願付出一切,自然不想讓楊心怡誤會,再給葉雄壓力。

而楊心怡覺得,杜月華怎麼也是堂堂名揚國際酒店的老闆,人漂亮又有錢,她能放低姿態跟自己這樣話,明她很在乎葉雄。

想到這裡,她心裡暗暗嘆了口氣。

「有句話怎麼,幸福就是一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楊心怡笑道,她頓了一下,:「對了,你今天買了什麼菜?」

「都是你跟唐寧喜歡吃的,阿雄把菜買了,這才問起我喜歡吃什麼菜,好在我對吃沒什麼要求,反正他做的菜我都喜歡。我這輩子就吃過一次他做得菜,覺得回味無窮了。」杜月華。

「喜歡吃的話,那就每天讓他煮飯燒菜,讓他把我們三個養得白白胖胖。」楊心怡笑道。

「他是干大事的人,讓他當煮飯公適合嗎?」

「干屁大事,他就是個甩心掌柜,夢姬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上了他的賊船,跟他開間保鏢公司。結果夢姬每天忙得焦頭爛額,頭髮都掉了不少,他倒好,每天就是去公司報個到,然後就不知道跑到哪裡鬼混。」楊心怡。

杜月華忍不住笑了起來,回想起跟葉雄一起管理名揚國際酒店的情景,跟何夢姬的感覺差不多。

「你還別,這真是他的性格,你不知道,他當初坑我的時候,我都差氣死了。」

接下來,杜月華將當初葉雄拿著一百萬去杜月華酒店,要買他一億多酒店的事情出來。

「你不知道,他當時跑到台上演講的時候,我跟梅在台下差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我們這輩子,沒見過如此無恥的男人。不過賤歸賤,他還是有些能力跟膽識的,如果沒有他,名揚國際酒店根本就做不起來。」杜月華笑道

「你知道,他那一百萬是怎麼來的嗎?就是當初為了擺脫何浩東,我給他的一百萬假結婚酬勞,沒想到他投資到你那裡了。」

兩女越聊越歡,越聊越投緣。

樓梯口,唐寧挨在牆邊,聽著兩人的話,頓時有摸不住頭腦。

「沒道理啊,她們怎麼可能不吵起來呢?」她的猜測之中,她們兩個就算不吵一架,也應該冷戰才怪,怎麼可能相處得這麼融洽?

「難道喜歡一個人到極致,真的可以p?」

她晃著腦袋,怎麼也想不明白,只好先跑回房間。

事情朝她完全沒想到的方向發展,這下就不好玩了。

廚房之內,葉雄豎起耳朵,聽著客廳里的聲音,可惜相隔太遠,聽不清楚她們什麼。

他有擔心,怕她們在外面拿刀火拚,忍不住跑出偷看。

見她們不但沒有吵架,反而聊得非常歡,甚至不停地笑起來,好像多年忽然相遇的老朋友一樣。

「這難道這就是傳口的口蜜腹劍,笑裡藏刀?」

葉雄忐忑不安,不過他更希望她們是真心要好好相處,那到時候是不是可以

某男腦海里,幻想著一個被窩,一男二女大被同眠的情景!

卧賽,齊人之福啊!

「卧草,燒糊了。」

葉雄聞到一鼓焦味,這才發現鍋里的糖醋排骨燒糊了。

十幾分鐘之後,菜終於全部燒好了。

三女坐到桌邊,摩拳霍霍,準備大吃特吃。

「還有糖醋排骨呢?」杜月華看著一桌子菜,奇怪地問。

「別提了,剛才燒菜的時候,白白進來搗亂,把排骨弄翻了,沒得吃了。」葉雄早就想好借口,把責任推到白白身上,誰讓它剛才跑進來幾次。

「白白最聽話了,從來不做這種壞事。」唐寧道。

「嗚嗚,汪汪。」白白表示委屈。

「白白是神獸,不可能做這種事吧?」楊心怡表示懷疑。

「白白,告訴她們,排骨是不是你弄翻的?」葉雄一雙眼睛炯炯地盯著它,聲音滿是威脅:「是的話,你就頭,狗孰無過,我不會責怪你了。」

白白這輩子最怕最服的人就是葉雄,不然的話,它也不會主動跟在他身邊,從磊山回來。

雖然唐寧跟楊心怡養了它很久,但它還是怕葉雄。

就像孩子,明明每天帶他是媽媽,爸爸很久沒回一次,但是他們就是怕爸爸。

白白就是這種感覺。

它腦海里,對葉雄變身怪物的情景,記憶深刻。

「白白,問你話呢,排骨是不是你弄翻的?」葉雄再次問。

白白屈服在淫威之下,狗頭了一。

「看到沒有,白白都承認了。」葉雄得意地道。

「白白,你這個沒種的東西,下次餓死你,我不喂你了。」唐寧怒道。

白白嗚嗚不停,表示很委屈。

其他人知道白白通曉人性,倒沒什麼,反而是杜月華,暗暗奇怪。

「這狗好可愛,怎麼好像聽得懂我們話。」她忍不住道。

「白白是神獸,自然聽得懂。」

一行人連吃邊聊,葉雄突然想起什麼,道:「差忘記了,還有好東西沒上桌。」(未完待續。) 「什麼好東西?」楊心怡奇怪地問。

葉雄朝門口走去,去車子里,回來之後,手裡提著兩個大盒子。

「這是什麼,盒子好漂亮!」唐寧問。

葉雄將盒子打開,裡面是兩支精裝的紅酒,看起來高檔大氣。

「八三年的拉菲,我找了很久,趁大家都在,嘗嘗。」

「哇,這紅酒豈不是很貴?」唐寧驚道。

「也就十幾萬,不貴。」葉雄一邊,一邊打開紅酒,找幾個杯子過來,倒了三杯。

「聽紅酒能養顏,我也要。」唐寧急道。

「大家都有份。」葉雄。

幾杯紅酒下肚,三位美女臉色頓時就紅潤起來,看起來動人無比。

杜月華的成熟嫵媚,楊心怡的端莊嬌艷,唐寧的含苞正放,三女各有各的氣質,各有各的誘惑之處,葉雄忍不住蠢蠢欲動了。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紅酒不但能美容,還可以讓女人特別容易動情,今晚是不是可以大被同眠?

某男無限聯想起來。

吃完飯之後,三女回房洗澡。

正在葉雄想入非非的時候,楊心怡在樓上喊他。

「怎麼了,老婆?」葉雄急忙跑上房間。

「男未婚女未嫁,平時沒有人在的時候,我沒辦法,但是現在華姐在,我不能跟你睡一個房間,會讓人笑話,這幾天你就睡客房,等華姐搬走,再搬回來。」楊心怡。

葉雄傻眼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老婆,華姐早就知道我們的關係,這不礙事。」葉雄急道。

「反正我不想被人家知道我們未婚同居,趁華姐在房間洗澡,快搬。」楊心怡命令。

葉雄苦著臉,沒有辦法,只好進房搬自己的東西。

搬好東西,正準備去客廳,正好碰到杜月華從房間出來。

她穿著睡衣,頭髮濕淥淥,渾身上下散發著一鼓香氣,那種成熟豐滿的體狀,讓男人看了荷爾蒙暴漲。

此刻楊心怡跟唐寧在樓下客廳,葉雄頓時色膽起來,衝過去準備抱住她。

「你發什麼神病,再亂來。」杜月華連忙躲開。

「華姐,讓我親了一下,她們在樓下,不知道的。」葉雄興奮地道。

偷情偷情,就重要是一個偷字,這種感覺真刺激。

「阿雄,有件事我要跟你一下,我在你家住的這段時間,我們最好亂來。」

「為什麼?」葉雄傻眼了。

「這是你跟心怡的家,我只是一個外客,心怡接受我,我已經很感激她了。今晚跟她一談,我發現她真的很愛你,如果讓她發現我們之間有關係的話,她一定會難過了。我不想讓她難過。」 修真路人甲 杜月華。

葉雄突然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楊心怡把他趕出房間,不跟他一起睡;杜月華不肯跟他有身體接觸,那代表什麼?

代表從今晚開始,他要一個人睡,代表他不能跟任何一個女人發生關係。

好的左擁右抱,好的雙飛呢,坑爹啊!

趁他分神之際,杜月華一溜煙跑到樓下。

「有陰謀,一定有陰謀,很有可能是她們兩個合好的,要教訓我。」葉雄頭疼起來。

幾天,一個星期還可以,如果半個月都是只能看不能吃,那種感覺,生死不如啊!

「想搞聯盟,對我進行制止,休想,看我怎麼逐個擊破。」

葉雄走下客廳,三女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見他下來,只是看了他一下,誰都沒理會他。

楊心怡跟杜月華聊得都是生意場上的事情,葉雄沒辦法插嘴。唐寧見他閑得蛋疼,:「表姐夫,陪我下棋吧!」

「你饒了我吧!」葉雄想起她的棋藝,不敢下了。

「我這段日子,棋藝大增,不試咱們干幾盤。」唐寧。

「寧,下次別用干字,女孩子家要矜持。」葉雄提醒。

唐寧嘻嘻笑道:「我就是喜歡用干字,怎麼,要不要干一盤。」

「干就干,看我怎麼把你幹個屁滾尿流。」

兩人的對話好污,不過發在楊心怡離得遠,沒聽到。

兩人走到一旁下棋。

整個過程,葉雄心不在焉,儘管如此,還是把唐寧殺得落花流水。

突然,杜月華跟楊心怡同時上樓睡覺,沒有一個看他一眼,也沒有目光暗示,看來她們真的達成戰略合作關係,準備憋死自己。

「可憐,想兩飛,結果兩邊落空。」唐寧一邊下棋,一邊自言自語:「表姐夫,你今晚是不是沒床睡,要不去我那睡,我的床很舒服的。」

葉雄刷地站起來,頭也不回地走了。

再被她這個妖精誘惑下去,他非干出禽獸不如的事情。

見葉雄被挑逗得離座,唐寧覺得十分有趣,哈哈大笑起來,一雙巨無霸晃阿晃。

等他離開之後,唐寧對蹲在角落之中睡覺的白白招招手,喊道:「白白,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