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明白,我遵法,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遵法。

即便是最後受到了法律的懲戒,可能也會花錢擺平的差不多了,到時候再弄幾個替罪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們真惹不起。

在錢和勢力這一方面上,我們根本就鬥不過趙家。

老湯看着我,不斷搖頭苦笑,“真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情,本來就沒有什麼事情,但是現在卻偏偏往這方面發展了都。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上輩子壞事情幹多了,所以這輩子就老是倒黴呢?”

“進入這個圈子裏,誰也別想那麼簡單抽身啊。”

“事情肯定很多。”

我無奈一笑,如果還是之前的打工仔,或許我就不會碰到現在這樣的事情。這個時候,我心底真的是百感交集,很多事情因爲你沒有辦法理的清楚,也沒有那麼多早知道。

我們兩個就在這坐着,主要是這個事情亂的沒有什麼頭緒。

我看着外邊的天色,現在還是下午,距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一旦天黑,那麼什麼事情就都會出發生了。我很希望是我想多了,但是找老爺子在那一瞬間看我的一眼,我就知道,有人盯上了我。

而且剛纔人家還送了這麼一張紙條,也就說明,對方對我們還是有所瞭解的,最起碼對老湯算是瞭解的。我或許可以跑掉,但是老湯呢?

老湯翹起二郎腿,大口灌起酒來,“你有什麼想法,你趕緊做吧,走也要趁早,就算出變故也有好多時間呢,所以你趕緊吧。”

我笑了笑,可能笑的真有點勉強,起碼老湯覺的很假。

“算了,不想這個事情了,就暫時到處溜達溜達看看吧。”

我站了起來,現在家裏也最好不要回去,就算趙家想要把我家裏的事情搞清楚,那也需要時間,而且有我在外邊亂逛的話,他們應該也會第一時間找上我吧?

“成,麻痹滴,腦袋掉了也不過碗大的疤。 極品王妃,王爺我要和你離婚 老子不發威,還真當我好欺負啊?他們要是把我惹急了,你看我怎麼玩他們。”

老湯呸了一聲,他本來就有點痞子氣,只不過之前覺的能不惹就不惹,真要是逼到頭上的話……

“我也會讓他們好看。”

我暗暗咬牙,殺人的事情我不會做,但是我卻可以讓他們雞犬不寧!

師父也說了,很多祕術都是用之正就是正,用之惡就是惡!

真要是把我惹急了,媽的,我就和他們死磕到底。我會的雖然不是很多,但要是在暗中對付這些傢伙,那也是綽綽有餘的。

接下來我和老湯就在四周到處亂逛着,中間也接到了蕭楠的電話,她的意思是和我一起去看電影,但是鬼才有心情呢,我就敷衍了幾句,就說自己還有事情要忙,就約定了下一次。

天黑的時候,趙家那邊還是燈火通明的,雖然靈堂裏沒有什麼人,但是四周的人還是不少的。就他們住的地方,沒有個千把萬都拿不下來吧?

我暗暗揣測着這一切,我和老湯就在附近藏着。

因爲我們還有另外一個想法,那就是如果這趙峯真的詐屍了,發生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們就去幫一下,然後解了我們現在的困局。如果沒有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這一夜對於我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煎熬,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提心吊膽的。

但好像……

我們似乎真的有點被迫害妄想症了,一直到五更天的時候,都是一點事情都沒有?

這……

怎麼回事?

我和老湯大眼對小眼,都覺的真的是自己想的多了,但是如果真的一點事情都沒有的話,那個紙條又爲什麼會傳給我們呢?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不敢相信,就繼續等了下去,看到了水晶棺運上了靈車,開往火葬場的方向,我們就又傻眼了。

“真的是我們多想了?”

我看向老湯,心底還是感覺到一陣不安。

老湯長舒一口氣,“我估計也是,麻痹滴,害老子白擔心了一夜,回去睡覺了。” 回到家裏後,我就特別的困,而且擔心了那麼久,真的對心神消耗的非常大。

我媽叫我吃飯,我就隨便湊合了幾口就直接倒頭就睡覺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感覺到自己好像被打了,那感覺就和做夢似的,然後我就聽到四周亂七八糟的,但是自己就感覺到眼前一黑,就又睡着了。

我再一次醒的時候,是被水潑醒的。

我一陣迷糊,睜眼看着四周的情況,這是一間地下室,就只有一個小窗戶和一個換氣口。旁邊有不少人,差不多有七個吧。

很快我就反應了過來,我竟然被綁住了!

綁在了一個椅子上,而且這裏的人我一個都不認識。

我連忙說:“哥幾個,這是咋個回事?我好像沒有得罪過你們吧?”

我是真的有點搞不懂了,要錢的話,我也沒有,我平時也沒有得罪過人啊?就算有得罪的,那也是蔣黎明啊。但是蔣黎明應該不會用這種手段纔對啊,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其中一個人走了過來,對着我的臉就是一腳,“小子,還挺能裝啊?”

媽的!

我的臉是火辣辣的疼啊,估計都腫了。但是現在形勢沒人強,只好說:“我真不知道你們說的是什麼啊,我前陣子外出了,就最近纔回來,這陣子我也沒幹啥事啊。”

我這邊剛說完,就直接把扇了幾個耳光,打的我眼前都是金星。

“你最好給我老實點,把你做的事情全說出來,不然的話,把你他媽的剁了都沒人敢多說一個字。”

打我的人一臉兇狠樣,看的我也是一個激靈。

難道……

難道……

趙峯出事了?!

我心底大驚,不應該啊,怎麼會呢?

明明七天的時間都過去了,而且都送往火葬場了,難道還會有什麼幺蛾子出現嗎?我就連忙說:“是不是找老爺子出事了?”

“還他媽給我裝?”

那人又是一腳踹了過來,疼的我真想罵人。

但是這樣一來,我也真的是明白了,趙峯真的出事了,這些人就是他們的人。這速度真夠快的,這麼快就找到我了。我看了一下房間,老湯並不在。

是逃了?還是被他們……

我不敢想下去了,這麼多年來,雖然沒有接觸過這種人,但是從新聞上也知道,這些傢伙真的是敢殺人的。弄死你之後,還可以用政府的力量壓制下來。就算有人想幫你把這個事情折騰出來,那也崩想。

我暗暗咬牙,連忙說:“我要見趙大龍。”

不管他們信不信,我先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訴他們才行。這黑鍋,絕對不能夠背。

“你就等着吧,有你好看的。”

打我的人冷笑一聲,眼神特兇狠。

我是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所以特別的難受,連動彈一下都難。而且在這裏我也分不清時間,根本就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最主要的是,他們是跑到我家裏抓我的,我真正擔心的是我爸媽,有沒有被他們打這種事情。

時間過的很慢,慢的讓我都快崩潰了。

估計是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吧,趙大龍沒來,趙二虎就來了。我剛準備說話,趙二虎就一腳把我踹翻在地,抓起旁邊的一張椅子就對着我的頭砸了過來,我被砸的眼前直髮黑,眼睛都被血給蓋住了,我估計我都頭上都有了大口子了。

“媽的,敢算計老子?真是賤骨頭!”

趙二虎罵罵咧咧的扔開椅子,然後我就感覺到我被人扶了起來。

我頭髮懵,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說,你個狗日的到底幹了什麼?”

趙二虎又是一巴掌扇了過來,我感覺牙齒都鬆動了。“我爹呢,到底被你們弄到哪裏去了?”

“這個事情真不是我乾的啊,我真不知道。”

我抓住機會連忙說了一句話,他媽的,我剛說完,趙二虎個雜碎一腳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直接翻了過去。

“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到底在招惹誰?”

趙二虎走到我旁邊,用腳尖踩在我臉上,“在這個地方,敢惹我們的人,你他媽還是第一個。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再不說實話,我今天就弄死你。”

我渾身發疼,“我是真不知道,但是如果是老爺子始終了,我是可以幫忙找到的。”

總裁嬌妻出逃中 “媽的,嘴還挺硬。”

趙二虎猛地一腳踩了一下,我感覺到嘴脣都破了,疼的要死。“你那個同夥都跑了,你還給我裝?”

同夥?

老湯?

我恍然,估計是抓老湯的時候,被老湯幹翻了。我就趕緊說,“這事情真的和我們無關,那是因爲有人在背地裏要害你們,所以老爺子死的時候纔會死不瞑目。這就是對方故意的,就是要害死你們。”

“你娘!”

趙二虎哪裏信我去?一轉身又抓起了那張椅子,“我看你小子真是找死,現在還弄出個其他人,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打死你個狗日的。”

我心底一冷,今天算是碰到狠茬了,而且根本就不聽我解釋。

看來那個給我們紙條的人非常瞭解他們,知道這個事情出來後,肯定會直接對付我們。

“二虎。”

就在趙二虎拿着椅子對我頭準備砸的時候,趙大龍的聲音響起了。

趙二虎對着我的臉又是一腳,“大哥,這狗雜碎嘴硬的很,死活不說。”

趙大龍還是和之前一樣,看起來平靜的很,但是他的眼神卻和蛇一樣,我很清楚,越是這樣的人心越狠,相比之下,趙二虎還好對付一點。

趙大龍讓人再一次把我扶起來,然後走到我面前,他穿的很體面,而且還很乾淨。

這絕對是一個注重面子的人。

“我呢,也不想和你太多廢話。”

趙大龍直截了當,“告訴我,把我爹藏到哪裏去了。這個事情關乎我們趙家的面子,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

我心底完全明白,以中國的傳統來說,都是講究入土爲安的。雖然這些年火葬盛行,也是爲了節約土地,但是以趙家的情況,而且趙峯又是一個活在那個年代的人,絕對不會希望自己是火葬的。但是最終,還是這樣做了。

爲什麼?

怕唄!

怕他死後遭到報復,掘了他的墳,暴屍野地裏去。

所以乾脆火葬,也省的出這種麻煩了。這羣人最是好面子,現在趙峯消失,那就是對趙家的打臉,這事情要是傳出去,他們趙家肯定會被人笑話。

但是我知道,這個事情絕對不是那麼簡單。

我腦子轉了一圈,就趕緊說:“你們先別動手,也別急。這個事情,真的不是我們做的。我不是敷衍你們,而且這是事實。我和你們趙家根本就沒有任何仇,再說了,昨天也是馬山聯繫我們的,否則的話,我們甚至連老爺子去世的事情都不知道。”

不等他們發作,我又趕緊說:“我去的時候,老爺子就是一副死不瞑目的狀態。這不是因爲自己的緣故,而是有人作祟,讓他的陰魂沒有辦法離開身體,沒有辦法去地府報道。所以他的身體內就在不斷集聚怨氣,也就是你們看到的死不瞑目這個狀態。”

趙二虎又是一巴掌對我扇了過來,我根本就沒有辦法躲,又被打的滿嘴鮮血。

“你個狗日的,你他媽騙小孩呢?”

趙二虎大罵不斷,“你是不是真當我們傻?你再給我胡說八道,我現在就把你開瓢了。”

竈下婢 我心底很是無奈,就知道他們是無神論者,說這些話,完全就是扯犢子。我嘆了氣,“我說的都是實話,但是你們又不信。而且你們直接認爲是我們做的,這個事情不是更怪嗎?”

“怪?”

趙二虎呸了一聲,“剛到火葬場,我爹就屍變跑了,不是你乾的還是誰幹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我就看着他,這趙二虎是兇狠,但是說這句話的時候,他還是在怕。屍變對於絕大多數的人來說,都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趙二虎再狠,他也就是一個普通人。

我就說:“那也不能說是我們乾的吧?”

趙大龍呵呵一笑,“別裝了,我爹去世的這段時間裏,就只有你們接觸了。而且,你同夥的身份那個馬山也完全不告訴我了,趕屍人對吧?我雖然對這些東西不懂,不過還是知道這趕屍人到底是可以做什麼的,在古代的時候就是幫人趕屍回家的對吧?”

我一陣詫異,難道說這趙大龍信了嗎?

趙大龍又是一笑,“你說,這個世上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嗎?而且我掉過監控錄像,在你貼符的時候,那個湯兆富偷偷的放了一張符在我爹的遺體衣服裏,那麼,我想問問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我張了張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老湯是趕屍人,即便我和趙大龍說那是鎮屍符,但是現在屍體都沒有了,他會信我?

那本來是好意的小動作,現在看來,卻成了致命的一環! 這個趙大龍,只是提到了這一點看起來微不足道的事情,卻完全的把我的話給堵死了。

現在的話,不管我說什麼,他都不可能相信的。

我現在真的是有苦難言,我如果說老湯那是爲了避免詐屍,那麼對方肯定說了,那爲什麼最後還屍變了?我如果再強調這是有人暗中搗鬼,我們當時就發現了。那趙大龍完全可以問我們,爲什麼你們當時沒有說?

媽的,我們當時要是說了,還不直接被這些傢伙狠揍一頓?

但是現在想想的話,還不如當時直接說了呢,現在倒好,生死不知。

趙大龍笑了笑,“別的話我不信,但是我相信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是人都有弱點,父母我想最大的問題吧?”

超品小農民 我頓時一驚,“你什麼意思!”

“我沒有什麼意思,如果你們真的那麼喜歡玩的話,我可以陪你們慢慢的玩。”

趙大龍衝我笑,“趁我現在還沒有真正的發火的時候,把我爹的遺體給我交出來。不然的話,你家裏會是什麼情況,那我可就不敢給你保證了。你覺的呢?我不管是不是你乾的,又或者說你們是被人指使的,但是這個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總要有一個辦法解決掉吧?”

“我不喜歡麻煩,但是我也不怕麻煩,相對的來說,我更喜歡解決事情的辦法。”

趙大龍伸手拍了拍我的臉,又是一笑,“好像有一個叫什麼蕭楠的好像也和你有點關係吧?你說那女的我要是送去雞店裏,你怎麼想?”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趙大龍,他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把這麼多事情搞定。

看來,趙家黑白通吃的這些話,真的不是假的。

我狠狠的看向趙大龍,“我沒有招惹你們,你們也最好不要招惹我。你們是厲害,我承認,但是我也知道一句話,兔子急了也咬人。你最好不要動我身邊的任何一個人,否則的話,我就是死,我也有辦法拖你們下水。”

趙大龍呵呵一笑,“不錯,但是又有什麼用呢?”

“你小子現在是階下囚啊,我想要怎麼對付你,你也根本就反抗不了。”

趙大龍拍了拍我,“行了,說吧,我爹的遺體到底在哪裏。”

我搖頭,“我不知道,這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沒有辦法告訴你。‘

“哦?”

趙大龍呵呵一笑,“很不錯的態度,二虎,一會去把那個叫蕭楠的抓來,剛好在場的有不少人,也都辛苦了,就讓他們好好的樂一樂,當着這個小子的面……也好讓他看看自己心愛的女人如果被那麼多人強上的話,那該是多麼刺激的事情啊。”

趙二虎嘿嘿笑了起來,“好,這個事情簡單。”

我一聽頓時急眼了,“幹你孃,趙大龍,你他媽到底想怎麼樣?!”

趙二虎上來就是給了我一巴掌,“還敢說髒話?”

“算了。”

趙大龍擺手,死死的盯着我說:“小子,你如果還不繼續老實點的話,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後果嚴重。現在這只是一個警告,我記的那個女人長的還不錯吧?這裏的人可都還是喜歡願意上她的。如果我要的答案你沒有,我就讓你看一場活春宮。甚至,我還可以把你的父母扔到河裏去,或者扔到車底下。你信不信,我隨時都可以這樣做?”

我咬牙切齒的看向趙大龍,“我再給你說一次,這個事情不是我做的,但是我可以想辦法幫你找到老爺子的遺體。否則的話,你就是殺了我,我也沒有辦法告訴你答案。”

趙大龍站了起來,趙二虎開口,“大哥,這小子嘴硬的很,要我的意思,繼續打,打死爲止。”

趙大龍擺手,“把他鬆開。”

趙二虎一愣,“大哥,這是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