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了定心神,他問道:“需要把兮兮轉移走嗎?”

賀行雲想了想道:“不用了,有我在這裏陪他。”

鬱成舒點頭。

賀行雲再回到臥室的時候,商礪寒小小的身子正蹲在牀邊念念有

詞,他開口問道:“你在做什麼?”

商礪寒擡起頭望着他,小臉上沒有多少表情,“書上說這是古印度人的祈禱方式。”

賀行雲心底一軟,摸摸他的頭道:“盡人事卻不能聽天命,因爲天命不會自改。”

商礪寒頓了兩秒,站起來看向賀兮,“媽媽什麼時候纔會醒?”

“最遲明天。”賀行雲說道。

“我不喜歡巴黎。”商礪寒目光停留在賀兮臉上,腦海裏想着她笑的時候,“我在巴黎只有爹地,但是他死了,後來我有了媽媽,她也差點死了。”

賀行雲雙手卡着他猛地舉了一下,“只要讓它變成你的東西,你想怎麼處置都可以。”

“還有,小子,你不能總忘記我是你爸爸這件事!”

雙腳重新落在地上,商礪寒還看着他,“喜歡的東西呢?”

“喜歡的東西更要把它變成自己的。”賀行雲答道。

“那……”商礪寒指着牀上的賀兮道:“我喜歡媽媽,萬一有人要把她奪走呢?”

賀行雲眼眸中閃過一絲痛色,但轉瞬即逝,他拍拍商礪寒的臉頰道:“那就不要讓人搶走她!”

商礪寒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然後道:“我知道了,爸爸。”

“去吧!”賀行雲鬆開他道。

商礪寒出去了,房間裏又剩下他們兩人,賀行雲握住賀兮的手,笑笑道:“看看你,多幸運,隨手撿來的一個孩子也能聰明成這樣……”

牀上的人沒有動靜,賀行雲笑容沉了沉,又把她的手放回被子裏,輕輕走了出去。

難以形容的痛,胸口就像火燒一般,好像連心臟也要撕成兩半,賀兮艱難地呼吸着,每次呼吸都最大限度地拉扯着她的痛神經,那股鑽心的疼連帶着她的太陽穴都抽扯地痛,想叫出聲卻不能做到,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無力與癱軟蔓延在每一個細胞上……

“汪汪……!”

樓下的牧羊犬好像在鬧,窗戶外好像還有風的聲音,樹與樹、枝與枝摩擦的聲音……好想看!

眼睛像被膠住一樣,賀兮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見到了一縷微光,之後便是光明的世界……

“咳咳!”只是輕輕咳了一下,尖銳的疼痛差點又讓她暈過去。

“大小姐,你醒了!”羅蒂驚喜的聲音響起,“我去叫先生!”

豪門小老婆:蜜愛成婚 賀兮努力平復着呼吸,下一秒,門已經被撞開,賀行雲帶着狂喜衝到牀邊,“兮兮!”

賀兮張口想說話,但卻被賀行雲攔了一下,“慢慢來,你纔剛醒!”

賀兮點點頭,緩了一會兒才虛弱地笑笑,“行雲……”

乾涸的聲音聽起來卻十分悅耳,賀行雲反覆撫摸着她的臉頰,似是有些手足無措。

賀兮偏過頭將臉頰貼近他的掌心,低聲道:“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想說的太多,反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說起,賀行雲抿緊脣,喜悅讓他微微顫抖,

“終於醒了……”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 316 絕地反擊 六

“恢復的不錯。”鬱成舒收好工具道。

“謝謝。”賀兮靠着枕頭坐在牀上,蒼白的面頰上帶着笑容。悌

“這會兒還跟我客氣!”鬱成舒笑道,“以後少灌我兩杯苦茶就好了。”

“良藥苦口。”賀兮眨眨眼。悌

坐在牀邊的賀行雲把被子網上拉了一點,道:“要少說話。”

鬱成舒接收到他警告的眼神,連忙攤攤手道:“好好好,我走還不成嗎?”

門鎖合上,賀兮好笑地看着他,隨後搖搖頭道:“我想起來走走。”

賀行雲臉色立馬變了,想也不想地拒絕道:“不行!”

“現在你的任務就是躺在牀上靜養,哪兒也不許去。”

賀兮微微皺眉,嘆了口氣道:“就在房間裏走走也不行嗎?”諛

賀行雲板着臉道:“萬一碰到了怎麼辦?”

賀行雲好氣又好笑,什麼叫碰到了?只要不摔倒就沒問題,她的腿又沒問題。

“乖,聽我的話。”賀行雲摸摸她的頭髮輕聲道。

賀兮心軟了一點,看他眼睛下淡淡的青色,不由問道:“這幾天公司的事很多嗎?”他這幾天都是在書房忙到很晚纔回房間

賀行雲握住她伸過來的手親了親,道:“米薇沒事,是K市的一點事,快要解決了。”

賀兮拍拍身邊的位置道:“進來,你現在比我還需要休息。”諛

賀行雲也着實累了,順從地坐了進去,放下枕頭,又小心地扶着她躺下才躺在了她身邊。賀兮一直看着他,目不轉睛的模樣讓賀行雲愣了愣,不禁問道:“這麼看着我幹嘛?”

賀兮抿脣偷笑,還不停地搖頭。

“好了,睡覺,”賀行雲伸手繞過她把被子蓋好,“老老實實閉上眼睛,不準笑了!”

賀兮反而笑出聲來,又不能笑得太用力,只能壓着胸口緩着,等勁過了,她的目光才漸漸變得溫柔。

賀行雲看着她,越發覺得她的眼神溺人,他禁不住伸手蓋住她的眼睛,啞聲道:“兮兮,別這樣看我。”

“那好,我閉上眼睛,”賀兮嘟了嘟嘴道。

賀行雲想不到自己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會有心跳加速的反應,看着那雙閉得不嚴實的眼睛還扇動着睫毛,傾身吻住,而後低聲道:“睡吧!”

催眠似的聲音讓賀兮有些浮躁的心一下安定了下來,閉上眼睛,竟然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賀行雲已經不在身邊,摸摸身邊的牀單,也一覺冷了。

起身看了眼牀頭的時鐘,她只睡了兩個小時……那個人,又是隻休息了一會兒就去工作了!

翻身下牀,她走出房間,沿着走廊往書房去,剛把手放在門把手上就聽見鬱成舒拔高的聲音:

“行雲!出了那麼大的事你不回去怎麼行?!”

“交給東林處理。”賀行雲聲音冷淡,“我說過要留在這裏。”

“兮兮不會有事的,”鬱成舒道:“外界都以爲她死了,她只要不離開這裏就不會有事,反倒是緬甸那邊,東林出面根本拿不回我們本搶走的貨!”

她死了……?!賀兮聽得一愣。

“東林去做,綽綽有餘。”賀行雲仍然態度堅決。

“已經通過幾次氣了,但緬甸那幫人軟硬不吃,非要你出面才行!”鬱成舒着急,“再過幾天,這批貨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房間裏安靜下來,賀兮深吸一口氣才推門走進去,笑道:“行雲,你去吧!”

“兮兮!”兩人俱是一愣。

“不是讓你好好躺着嗎?”賀行雲雖然說着責備的話,但還是第一時間走過去扶住她。

賀兮輕輕將手搭在他腕上,凝視着他的眼睛道:“賀家是你一手壯大起來的,不能因爲我讓它動搖。”

“再說了,我只需要待在別墅裏就行了。”她莞爾一笑,“不會有誰想到一個‘已死’的人會死而復生的。”

“兮兮……”賀行雲愣了愣,她在生氣?

賀兮笑道:“就是不知道我回到K市的時候會不會把爺爺和苗苗他們嚇一跳!”

鬱成舒拍一下發愣的賀行雲,笑睇着賀兮道:“絕對無驚有喜!”

“還在等什麼?”他先一步走到門口,才轉回來說道。

賀行雲抿了抿脣,終於道:“我很快就回來。”

賀兮握握他的手道:“注意安全。”

賀行雲點頭,定定地看了她兩秒,隨後大步離開。

望着空空的書房,賀兮嘆了口氣,想着想着又笑了起來,她大概猜到賀行雲的謊言可能連爺爺他們都是隱瞞了的,到時候她上演一出復活的戲碼,不知道事後要被口水淹死多少次……

“媽媽,羅蒂說可以吃飯了。”商礪寒尋到了書房裏來。

“嗯。”賀兮跟着他出去,隨手帶上門。

午餐過後,賀兮坐在窗邊看書,而商礪寒則開始玩積木,陽光雖然穿不過雲層,但還是暖烘烘的,這樣的午後,很是愜意。

“大小姐! 天價寶貝:爹地花樣寵 大小姐!”羅蒂高喊着跑進房間,大喘了幾口氣才道:“大小姐,老爺……老爺動了!”

“什麼?!”賀兮震顫,手上的書滑到了地上,她連忙起身往外走。

“大小姐,您慢點兒!”羅蒂看她走得急,難免擔心她的身體。

“沒關係。”賀兮擺擺手

,腳下絲毫沒有停頓。

商如晦的房間在走廊最深處,威爾士早就等在了門口,見賀兮走來,不禁有些哽咽:“大小姐……”

賀兮點點頭走到牀邊,牀上的商如晦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她屏住呼吸盯着他,在十幾秒的沉默之後,果然看到他的手指動了一下。

賀兮驚喜地跪到牀邊握住他的手,喚道:“爸爸,爸爸!”

威爾士和羅蒂也滿含期待地看着商如晦,只希望他在下一秒就睜開眼睛。

“爸爸!”賀兮驚喜的笑容不由頓住,商如晦沒有反應,她愣了一下又把他的手放在牀上,緊緊地盯着,只要再動一次,再動一次,她就不會懷疑自己看到的是幻覺!

商如晦瘦削的手耷在牀邊,在幾人失望的目光中漸漸變得僵硬。

笑容消散,賀兮把他的手放好,呆呆地看着他的臉。

“大小姐,”羅蒂不禁抹了抹眼角,“您還受着傷,別太傷心,老爺的手指在動,相信他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是啊,大小姐,”威爾士扶住賀兮的肩膀道:“這是好消息。”

賀兮眼眶泛紅,終於點點頭,牽起脣角看着商如晦,默默道:爸爸,您快點醒過來……

默了一會兒,賀兮拿起牀頭上的書道:“你們去忙吧,我給爸爸讀書。”

“大小姐,可是您……”羅蒂想要勸阻。

賀兮面帶微笑,轉頭看着她,“沒關係的,羅蒂,只是讀幾頁書而已,我累了自己會休息的。”

羅蒂還想說什麼,威爾士卻以眼神制止,然後搖了搖頭,推着她一塊兒走了出去。

等到門合上,賀兮才從書本上把目光移開,移到商如晦身上。

“爸爸,我只是受了點輕傷,你別擔心。”她伸手蓋好捲了一隻角的被子,繼續道:“行雲回K市去了,那邊有點事需要處理。”

“不過也不用擔心,也不是什麼大事。”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又看了他一會兒,最後才輕聲嘆息,笑了笑,自己竟然這樣害怕錯過他醒來的機會。

拾起書,賀兮啓脣念道:“一股股水流悄悄地流到熟睡的旅客們的行李下面,誰也沒有發覺。直到水浸醒了一個躺在地板上的旅客,他一下跳起來,大喊大叫,其他旅客才慌忙去搶自己的行李。食堂裏頓時亂作一團。”

www◆Tтkā n◆C 〇

“水還是流個不停,越流越多。”

“正在另一個餐室裏收拾桌子的普羅霍爾聽到旅客的喊叫聲,急忙跑過來。他跳過積水,衝到門旁,用力把門打開,原來被門擋住的水一下子全涌進了餐室。”

“喊叫聲更大了。幾個當班的堂倌一齊跑進了洗刷間。普羅霍爾徑直朝酣睡的保爾撲過去。”

“拳頭像雨點一樣落在保爾頭上。他簡直疼糊塗了……”

賀兮戛然停住,只讀了這麼短的一段話,竟然覺得很累,她用手貼了貼受傷的位置,對自己說道:你要快點好起來,照顧爸爸,別讓行雲掛念。

房門再次合上,然而就在門合上的那一瞬間,躺在牀上的人,眼瞼動了動……!

PS:今明天的加更取消,對不起大家了。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317 絕地反擊 七

“呵呵……”低沉的笑聲輕輕敲打着耳膜,女人立在窗前,看着鏡子裏的自己低聲道:“果然是賀行雲的作風。

她身後的海靜拾起沙發上的貂毛披肩放在她的肩頭,道:“夫人,天涼。”

冬夫人抓住披肩攏了攏,似在自言自語,“三十歲,多好的年齡。”悌

海靜頓了一下,擡頭望着她的側臉,從外貌上看,沒人會相信她已經四十五歲,而這個女人,在他出生的歲月就開始縱橫意大利黑手黨。悌

“海無,你已經二十五歲了吧?”冬夫人頭也不回地問隱藏在房間角落的年輕男子。

霸總敲到麻袋 海無悄無聲息地走到她背後,道:“再過三天,我就在您身邊十五年了。”

冬夫人神色平靜,“再過五年,你能不能做到賀行雲那樣?”

海無單膝跪下,道:“夫人還年輕。”諛

海靜也跪下,他同海無一樣是冬夫人收養的,而她說這樣的話,分明是有了倦怠的意味。

冬夫人轉過身來,垂眸看着兩人,“可惜了……”

海靜微微一愣,然而就連這細小的動作都避不開冬夫人的眼睛,她聲音低了一分,“海靜,你在想什麼?”

海靜連忙垂下頭,道:“海靜不敢!”

冬夫人微微傾身,修長細膩的手撫上他的臉頰,“你們倆個都不會是繼承我的人,所以,趁早死了這個念頭。”諛

海無波瀾不興,而海靜心中則翻出了滔天巨浪。

“叩叩叩……”有人敲門。

“進來。”冬夫人一轉身,海靜與海無同時躍起,隱藏在房間的兩角。

“冬夫人,大長老又來了。”手下報告道。

冬夫人牽了牽嘴角,眼裏帶着譏誚,“讓他回去。”

“是!”

“讓我進去,海冬,你給我出來,今天我不見到佛薩是不會走的!”未合上的門傳來大長老的叫囂聲,還有一干手下想攔又不敢攔的勸阻聲。

冬夫人頓了頓便往門外走,海無與海靜兩人隨後跟上,而開門的人早已習慣這兩個彷彿鬼魅一般的人,對他們的突然出現毫不驚訝。

深紫色的旗袍上繡着大朵的牡丹,裙側露出一隙雪白的肌膚,美麗卻帶毒。海冬,鮮豔的嘴脣襯得臉頰更加白皙,一雙丹鳳眼冷光濯濯,直而長的黑髮用一根玉簪挽起,她只站在那裏,就讓吵鬧的幾人自動收了聲。

大長老咬牙看着眼前的女人,二十幾年了,她的容貌竟然沒有什麼改變,還像二十年前一樣妖豔,像罌粟一樣的女人!

國民老公寵寵欲睡 “我要見佛薩。”他冷道。

冬夫人輕輕一笑,美目流轉,看着他身旁的幾人,“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嗎?”

那幾分生生打了個冷戰,對黑手黨來說,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進入集中營,而冬夫人就跟淬了毒一樣,也許下一秒,從她誘.人的脣中吐出的就是地獄!

“海冬!”大長老斥道:“我要見佛薩!”

“他身體一直不好,你不知道嗎?”冬夫人語氣淡淡,“不能見客。”

“海無,送大長老出去。”

“你……”大長老雙目圓睜地看着她,面對走過來的海無又不禁後退了一步,可還是敵不過海無的手勁,他幾乎是被提着衣領拖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