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丹果?」

「這不是元靈果嗎?」

王影一聽,頓時一頭霧水。

「看到那些巨大的藤蔓沒有,這些藤蔓上的果子才是元靈果,就是紅色那種,而這些藍色的果子是比元靈果更珍貴的元丹果,非常珍貴,可遇不可求。」

「沒想到在地球這顆星球上竟然有植物可以進化到能夠結出元丹果的程度,2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岳老頭笑了笑給王影解釋一番,接著皺起了眉頭,又自言自語起來。

「元丹果有什麼作用?」

王影還是不明白元丹過的重要作用,繼續問道。

「我們修鍊武道,在力境的時候我們吸納天地元氣來淬鍊肉身,到了氣境的時候,也就是我們現在這個境界,體內的元氣就會變成元力,也就是液態的元氣。」

「當我們修鍊到氣境的巔峰的時候,體內的元力不會在繼續增長,我們又該如何進入到空境呢?」

「當然是壓縮體內的元力,將液態的元力壓縮成固態的元力,當體內的元力變成了固態的元力之後,會形成類似於修仙當中的金丹一般的存在,到了那個時候就進入到了空境,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王境。」

「這元靈果對我們氣境的武者很有幫助,而這個元丹果則是對王境的武者或者怪獸非常有幫助,修鍊到氣境後期,我們就可以用元丹果來衝擊王境,加速體內元力固化,這下你知道元丹果的珍貴了吧?」

岳老頭滿臉笑容的和王影解釋,接著摸著自己的下巴想了想又說道:「你們發現這顆樹的時候它應該剛剛進入到先天境沒有太久,當時應該沒有傑出元丹果。」

「當時吸引周圍怪獸的應該是主要還是靠依附在它上面的那株藤蔓上的元靈果,也就難怪了,不然的話它肯定不會將自己吸取到的養分之類的分一部分出去。」

「嘖嘖,看看這累累屍骨,也不知道有多少怪獸被它吸的乾乾淨淨,難怪能夠傑出元丹果來,只是想要得到這些元靈果和元丹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須要好好的研究一番。」

。m. 「恩~」

王影聽完岳老頭的話點點頭,發現這顆大樹的時候劉遠山都還在,差不多都快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根據雷正和高武所說,這頭先天境的大樟樹當時也不過才僅僅只有100多米高而已,可是現在,它已經有幾百米高了。

「這可是一棵寶樹啊,毀掉了怪可惜的,還不如留著結元丹果。」

岳老頭一副信心十足,似乎有把握能夠摧毀這顆大樹的樣子。

「嘎~」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一道猛禽類怪獸發出的清脆響聲傳了下來,同時一股大風從天空朝著地面急速的吹下來,吹的周圍樹木樹葉獵獵作響。

王影和岳老頭抬頭看向天空,在高空之中,一頭猶如小型飛機一般龐大的黑色鳥類怪獸正在圍繞著大樹不斷的盤旋,它似乎也被大樹元丹果散發出來的味道所吸引,只是也同樣感覺到了危險,一時之間竟然猶豫不決。

「先天境的黑羽金鷹~」

王影目光一凝聚,立刻就認出了天空之中的這頭龐大猛禽怪獸,黑羽金鷹是A級怪獸,族群比較龐大,也誕生出很多先天境的黑羽金鷹。

盤旋在空中的黑羽金鷹似乎在試探,慢慢的降低自己飛行的高度,不斷的貼著大樹的邊緣飛行,速度非常快,輕輕鬆鬆就突破音速,產生可怕的音爆,炸裂虛空。

「還挺聰明的。」

岳老頭和王影都沒有現在動手的意思,正好有這頭先天境的怪獸替自己先試試看這顆大樹的情況。

黑羽金鷹飛的離大樹越來越近,又幾次甚至故意裝著真奔大樹上面的元丹果而去,可是卻在半途的時候又突然急速掉頭飛開。

一次次的試探,先天境的大樟樹似乎都沒有任何的動靜,即便是有幾次黑羽金鷹離大樹的主幹僅僅只有幾百米的距離,它依然沒有絲毫的動靜。

「嘎~」

黑羽金鷹一聲鳴叫,聲若洪鐘,響徹雲霄,它巨大的嘴巴對著大樹樹冠張開,巨響朝著大樹衝擊過去,原本平靜的空中出現一道道波紋,猶如水波一般朝著大樹籠罩過去。

巨大的聲波帶著驚人的威力,落到大樹樹冠上面的那一刻,大樹清脆欲滴的樹葉紛紛落下,一些樹枝直接被可怕的聲波給震碎,一時之間,樹葉和樹枝猶如下雪一般紛飛起來。

接著它的翅膀扇動,速度一下子飆升起來,原本的時候僅僅只有1倍音速,立刻就達到了3倍音速,猶如一道黑色的影子朝著大樹樹榦處的元丹果沖了過去。

「還知道聲東擊西~」

王影眉毛一揚,雙眼死死的看著那道黑色的影子。

3倍的音速,每秒可以飛過上千米的距離,幾乎是眨眼間它就已經飛到了大樹的樹榦底下,巨大的嘴巴已經張開,朝著幾顆藍色的元丹果啄過去。

很貪心,竟然一次性想要弄走幾顆元丹果。

然而就在這時,巨大的大樹彷彿活過來一般,依附在它身上的巨大藤蔓首先擺動,猶如一條靈活無比的大樹,巨大的身軀將幾顆元丹果給全部擋住,同時藤蔓朝著黑羽金鷹閃電一般的纏繞上去。

在四周,原先茂密無比的草叢之中,一條條金色的枝條從泥土之中抽出來,在空中不斷的揮舞,僅僅只是輕輕的抽打一下子空氣就讓周圍的空氣炸裂,產生了可怕的音爆聲。

金色的枝條從四面八方圍聚過來,形成了一張巨大的金色網,瞬間就將黑羽金鷹給包括在其中。

「噶~」

眼前突然的巨變,還黑羽金鷹一慌,它發出巨大的鳴叫聲,聲音過處,一圈圈的波紋清晰可見,足以輕鬆將水桶粗大樹給摧毀的鳴叫聲卻是拿金色的枝條沒有絲毫的辦法,圍過來的巨大藤蔓甚至連一點影響都沒有受到。

黑羽金鷹它張開自己巨大的翅膀,黑色的羽毛上面煩著金屬的光澤,這是它最鋒利的武器之一。

翅膀揮舞,黑色的羽毛上面泛起陣陣的黑光,黑羽金鷹身上湧現出來可怕的波動,兩隻翅膀猶如鋒利無比的利刃向四面八方切割。

「呼~」

粗大的藤蔓被黑羽金鷹的羽毛一劃,瞬間一道深深的傷口出現,差一點就被直接給切斷,以至於粗大的藤蔓不得不幹凈遠離黑羽金鷹,似乎也是有智慧。

但是金色枝條組成的網卻是沒有絲毫的害怕,依然飛速的籠罩向黑羽金鷹,黑羽金鷹的翅膀切割到金色枝條上面,枝條上面也出來一道道深深的缺口,可是很快,枝條上泛起陣陣的金色光芒,有元力激蕩,傷口一出現,馬上就立刻又癒合起來。

黑羽金鷹鋒利無比的翅膀竟然拿這個金色的枝條沒有絲毫的辦法,要知道這金色的枝條並不粗,僅僅猶如人的拇指一般粗細,比起藤蔓來差遠了,可是卻非常的堅韌,有著不可思議的自愈能力。

這一切說起來很慢,但是看起來的時候,卻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這黑羽金鷹才剛剛從過去,翅膀掙扎了幾下,立刻就被一張金色的網給網住。

接著金色的網越捆越緊,泛起一陣陣金色的光芒,一條條枝條的頭部,猶如鋒利無比針管一般狠狠的插進黑羽金鷹的身軀之中。

接著還在掙扎的黑羽金鷹,它掙扎的更厲害,身上湧現出來的黑色光芒更盛,嘴裡不斷的發出恐懼的鳴叫聲。

只是很快,它的掙扎就越來越弱,龐大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坍縮下去,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團黑球,接著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一根根黑色的鋒利羽毛不斷的掉落到地上。

很快,金色的枝條鬆開,已經皮包骨頭的黑羽金鷹猶如垃圾一般丟棄到樹底下的茂密草叢之中,金色枝條很快又沉入草叢之中,彷彿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呼~」

親眼目睹這一切的王影忍不住倒吸一口氣,從黑羽金鷹衝下去到變成一堆枯骨,也不過是短短十幾秒鐘的時間而已。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一頭強大的先天怪獸,還是速度最快,最難纏的猛禽類黑羽金鷹竟然轉眼間就被這棵大樹給吞噬的乾乾淨淨。

「這頭黑羽金鷹應該是已經到了先天境後期的怪獸。」

「還有那株藤蔓,它應該也是一株先天境的植物,只不過應該是才剛剛進入先天境沒有多久,倒是不難對付,只是這棵大樟樹。」

原先比較自信的岳老頭此時也是皺起了眉頭,這元丹果可不好摘啊。

果子很誘人,又是元靈果、元丹果的,能夠摘到的話兩個人修鍊到王境的資源是不用發愁了,可是剛剛的一幕,兩人可都是親眼所見,一頭強大先天境後期怪獸,眨眼間就變成了一堆枯骨。

「果子雖好,不過還是小命要緊啊,岳老頭,我看我們還是算了。」

王影此時後背都已經出了汗,微微掂量一下現在自己的斤兩,即便是岳老頭的黑銀戰甲,王影覺得自己還是遠離這顆大樟樹比較好。

「人都來了,急著回去做什麼,能不能成總要試試看吧。」

岳老頭摸著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想些什麼,他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黑色大刀。

接著他腳踏虛空,猶如一道疾風朝著大樟樹飛去,但在距離大樟樹1000多米的位置上就停了下來。

「喝~」

岳老頭一聲暴喝,身上的氣勢傑傑爆增,龐大的元力從他身上湧出來,身上都開始閃爍土黃色的光芒。

他雙手舉刀,對著大樟樹虛斬,一刀巨大的刀影憑空而生,接著刀影一閃,猶如一刀技能砍向大樟樹的樹榦。

「呼~」

似乎感受到了威脅,原先一直靜止不動的大樟樹開始婆娑起來,一條條金色的枝條從地面的草叢之中抽出,帶著金色的光芒抽打虛空,將岳老頭這邊發出的刀芒給擊碎。

同時又幾條金色的枝條猶如靈蛇一般,貼著地面朝著岳老頭席捲過來,空中也有幾條金色的枝條抽打虛空,發出可怕的音爆聲,猶如上帝之鞭朝著岳老頭抽打過來。

「小心~」

遠處的王影一看,頓時叫了出來,接著腳踏虛空,猶如一道疾風朝岳老頭衝過去,準備幫忙。

「喝~」

岳老頭又是一聲暴喝,從空中落到地面,身影靈活的閃動,手中的大刀不斷揮舞砍向一條條襲擊過來的金色枝條。

「鏗~」

金色枝條與岳老頭的大刀相擊,竟然發出金屬相擊的錚鳴聲,接著一節節金色的枝條從空中被斬斷掉落到地上。

但這金色的枝條彷彿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依然不斷的席捲過來,抽打虛空發出可怕的聲響,不斷炸裂空氣,產生巨大的氣浪。

岳老頭這邊才剛剛砍斷一截枝條,另外一邊又有更多的枝條圍繞過來,彷彿無窮無盡,永遠都砍不完一般。

「嘭~」

一根枝條猶如一條靈蛇,從空中朝著岳老頭重重的抽打下來,岳老頭靈活的躲開,枝條抽打在地面上,頓時一條深深的溝壑就出現在大地上,大地都被抽打的晃一晃。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m. 猶如一道疾風衝上來的王影也立刻被幾條金色的枝條纏住,煩著淡淡金色光芒的枝條非常的堅韌,同時又非常的靈活,猶如一條條靈蛇,彼此之間還會互相配合。

「喝~」

王影一聲暴喝,手中的長槍一招刺槍術使出,點光長槍的槍尖非常精準的刺到一根枝條上面,頓時王影就感覺自己好像剛剛開始學習刺槍術的時候,去刺鐵木一般,覺得堅韌無比,彷彿刺進了最堅韌的牛皮糖之中。

不過現在的王影無堅不摧的境界另外已經相當深,再加上有疊浪戰法的增幅,儘管感覺非常艱難,可是,王影的這一槍,依然將一根枝條給刺斷。

然而這根枝條被刺斷,另外一邊其它幾條枝條卻是沒有絲毫影響的抽打過來,空氣炸裂,可怕的力量讓人聞之色變,被刺斷的枝條也是似乎沒有任何影響一般,竟然順著王影的長槍猶如靈蛇一般纏繞上來。

「退~」

這邊的岳老頭,手中的大刀不斷揮舞,身影卻是不斷的后閃,刀芒縱橫,吃力的將幾條金色的枝條給斬斷之後,頭也不回的往遠處爆退。

王影一個後空翻,整個人身影一下子就急速的往後爆退,此時他根本就不敢踩空而走,空中借力的地方少,身影絕對沒有地上靈活,一旦被枝條纏繞住,絕對難逃一死。

「呼~」

兩人身影爆退,後面的金色枝條卻是不肯放過兩人,急速的蔓延過來,速度極快,與空氣摩擦發出呼呼的聲響,猶如一條條追人的蝰蛇一般。

不過王影和岳飲川兩人的速度更快,猶如兔子一般,速度暴漲,突破音速,伴隨著可怕的音爆聲,猶如兩道影子,轉眼間就跑出了金色枝條的攻擊範圍。

「呼~」

在不遠處的一處山坡上,王影看到已經收回去的金色枝條,整個人也是重重的鬆口氣。

此時這棵大樹附近,風平浪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陣陣的果香依然在空中蔓延,讓人為之心動。

「老頭,我看我們還是算了吧,這金色枝條不好對付啊。」

王影看了看一旁的岳老頭,難怪他剛剛要換一把大刀,要是他用鎚子這種重武器,估計比自己的長槍都不如。

「是不好對付,有些棘手。」

岳飲川沉吟一番,點點頭說道。

「這金色枝條,你我都要全力以赴才能斬斷,可是斬斷之後對它卻是沒有絲毫的影響,可以依然可以馬上重新長出來,而且它枝條眾多,想要繞過這些枝條去得到元靈果和元丹果,是有點難度。」

「有點難度?岳老頭,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寶貝沒有拿出來?」

王影一聽頓時微微一笑,這岳老頭的空間戒指之中可是有很多寶貝,估計應該有東西可以對付這棵大樟樹。

「這把刀先借給用用,記住是借給你用的,後面要還我。」

「如果僅僅只是元靈果的話,我倒是不舍的用,不過元丹果,倒是值了。」

岳老頭將手中的大刀拋給王影,接著手中猶如變戲法一般出現了一顆紅色的圓球。

這紅色的圓球,上面描繪著一些紛繁複雜的紋路,隱約之間散發出恐怖的氣息,讓王影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這是什麼東西?」

王影忍不住問道。

「這東西叫霹靂火,是一種一次性的武器,你可以把它理解為手榴彈這種東西,當然它的威力可不是手榴彈能比的。」

藥植空間有點田 「這霹靂火只要引爆就立刻燃燒出熊熊的烈焰大火,而且用水、用沙子等等都絕對無法撲滅,因為它是用火系元力高手製造出來的東西,只有元力去不斷消磨,將其中的火元力消磨乾淨了,或者是燃燒乾凈了,它才會熄滅。」

「嘿嘿,花草樹木這類的東西最怕火,即便是進化變異之後也是如此。」

岳老頭看著不遠處的大樹,顯得胸有成竹。

「還有這東西。」

王影微微吃驚,心裏面卻是想到,以後自己還是要盡量的低調、再低調,岳老頭可以得到傳承,拿到各種各樣可怕的東西,其他人也可以,自己要是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們兩個先不斷的扔一些石頭去襲擊這棵大樹,讓它慢慢的失去警覺,然後我再將這顆霹靂火扔過去,燒它個半死不活,到時候我們就趁機衝過去將元靈果和元丹果都給摘了,另外那株藤蔓的草木之心我已經發現了它的位置。」

岳老頭腳下一踢,一顆籃球大小的石頭瞬間朝著大樟樹激射過去,等離大樟樹樹榦很近的時候,一顆顆金色的枝條又立刻飛揚起來,一個抽打就將這顆大石頭給抽成了粉碎。

沒有預想的收穫,大樹的枝條這邊也是微微一愣,接著又若無其事的再次沉寂下去。

「看到藏在樹枝凹處的那個大包了嗎?那就是藤蔓的核心草木之心的所在,還真是會藏,要不是剛剛黑羽金鷹衝過去,它也跟著纏繞上去的話,我還真心發現不了。」

岳老頭腳下沒有停,一顆又一顆石頭不斷的踢向大樟樹,同時指著大樟樹的一個樹枝處說道。

「看到了,我就說我一直找不到它的核心,原來竟然是藏在這個位置,還真是夠隱秘的。」

王影的目光很快就聚焦到大樹的一個樹杈這裡,這地方看起和其它地方沒有絲毫的區別,不仔細看還會以為是大樹的一部分,但其實是依附大樟樹藤蔓的核心草木之心所在的地方。

此時,隨著岳老頭不斷的將一顆顆大石頭踢向大樹,大樹這邊的金色枝條不斷的飛揚,或是不斷的抽打,又或者是纏繞,一顆顆石頭轉眼間就變的粉碎。

王影見狀也是和岳老頭分開一段距離,手中的長槍不斷崩碎一塊塊大岩石,腳下閃動,一顆顆石頭猶如一發發炮彈不斷的激射出去。

大樟樹這邊,期初的時候不管來的是什麼,金色的枝條就會不斷抽打或者是纏繞,但是很快,它就發現這些激射過來的全部都是沒有任何營養和作用的石頭,它就漸漸的不再理會,對這些石頭不管不顧。

「哈哈,我看差不多了,即便是進化到先天境又如何,這智慧還是不行。」

岳老頭右手一番,手中又出現了一把大刀,接著一腳將一顆大石頭踢向大樹,接著手中的霹靂彈朝著大樹上半部分的樹榦處一扔。

大樹的枝條沒有任何的反應,任由石頭激射到自己的身邊,霹靂彈也是非常順利的就撞擊到了大樹上半部分的樹榦上面。

「嘭~」

霹靂彈一下子爆炸開來,可怕的紅色流火猶如煙花一般散開,一下子濺射到大樹的樹冠上面,接著熊熊的烈焰瞬間就升騰而起,一股股讓人窒息一般的可怕熱浪朝著四面八方衝擊過來。

原先一動不動,沒有絲毫動靜的大樟樹頓時就開始不斷的婆娑起來,似乎非常懼怕這可怕的烈焰,整顆大樹都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一時之間,地動山搖,猶如一座龐大無比的大山在晃動。

一條條原本沉寂在底下的金色枝條也都開始飛舞起來,不斷的向著大樹的上半部分抽打、纏繞,似乎想要將燃燒的熊熊大會給抽滅一般。

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的,金色的枝條碰到這大火,也瞬間跟著燃燒起來,一時之間猶如鬼魅起舞,火蛇繚繞,恐怖異常。

原先纏繞在大樹身上的巨大的藤蔓似乎也感受到這股可怕的烈焰,竟然猶如一條靈活的蛇在大樹樹榦上不斷的纏繞下來,一副遠離火災源泉的樣子。

它的草木之心所在的地方離火源比較近,也是跟著一起抽離,猶如一顆大包一樣,此時也是慌亂的撤離到大樹的最底下。

熊熊燃燒的烈焰散發出熾熱無比的氣息,大樟樹上面原先碧綠是葉子都開始泛黃,接著紛紛脫離,很快,原先鬱鬱蔥蔥的一顆大樹,轉眼間就好像是秋天降臨,所有的葉子都脫落的乾乾淨淨,猶如下起了大雪一般,很快就將大樹底下的區域鋪成了一片金黃色的世界。

「竟然還知道棄車保帥,非常乾脆的脫落葉子來集中力量拯救自己。」

岳老頭一看,頓時眉毛微微一揚,樹木脫落葉子本身就是一種自保的方式,不過對於已經進入到先天境的大樟樹而言,即便現在是寒冷的冬天,它的樹葉依然可以翠綠無比,但現在被大火一燒,它也是不得不脫掉綠葉來自保。

轉眼間就變成了光禿禿的,可是大樟樹上面的烈焰依然沒有絲毫熄滅的跡象,可怕的熱量讓周圍一帶的空中都開始節節攀升,很快就由寒冬臘月變成了炎炎夏日一般酷熱。

大樹上面開始泛起陣陣的金色光芒,隨著金色光芒的涌動,大樹上面燃燒的烈焰似乎得到了遏制,竟然開始慢慢的變小。

它很快就知道普通的方法對這種可怕的烈焰是沒有任何的作用,唯有用自己積蓄的元力才能夠慢慢消磨掉這可怕的火焰。

。m. 滾滾的烈焰不斷的燃燒,卻是沒有絲毫的灰塵揚起,龐大的樹榦上面也沒有見到絲毫燒焦、燒黑的跡象。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王影都已經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大樹的氣息在慢慢的減弱,壓制火焰需要消耗的元力太多了,此時它的氣息都很萎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