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啦啦,一大羣仙女衝了出來,身上閃爍着各種顏色的光,怒視着阿修羅神一行人。

跟在阿修羅神身邊的那羣人身上也亮起了光芒,雙方的戰鬥一觸即發。

“張謙,”阿修羅神說,“我們馬上就要打起來了,你還不出來嗎?”

“動手!”西王母說。

仙女們剛要出手,阿修羅神一擡手:“先別忙,張謙那小子真的在這裏,我不想和你們開戰,不想節外生枝,只想把他捉走,就這麼簡單。”

“就算他真的在這裏,我也不會讓你把他抓走。”西王母說,“不管怎樣他也是仙人,你們修羅跑到仙界來捉一個仙人,可有把我放在眼裏?”

“呵呵,”阿修羅神動怒了,笑道,“說實話,我還真沒把你放在眼裏。”

“很好。”西王母點了點頭,剛要說話,突然,一個人憑空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西王母一愣:“張謙!真的是你!”

阿修羅神冷笑一聲:“我說什麼來着。”

“你說你大爺個腿兒!”張謙目光一冷,猛地張開雙臂:“虹吸力場!”

‘轟通’一聲,一個巨大的圓形藍色陣法以張謙爲中心爆發了出來!

其實早在張謙出現的那一剎那,曾經吃過虧的阿涅羅,阿暹羅和金羅使就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阿修羅神大人趕緊跑路,但是他們又琢磨着像是這麼厲害的功法,不可能連着用。

但是萬萬沒想到,張謙還真就連着用了!

一點反應時間都沒給他們留!

“大人!”金羅使驚恐的叫道,“剛纔就是這個獨特的技法,吸乾了我們所有的法力!”

阿修羅神的臉色也是一慌,隨後又轉爲正常:“哼,本座法力無邊,我看他能不能給我吸乾!先把護盾都開開!”

西王母和太陰星君還有那些仙女也都愣了,因爲她們也感覺到自己的法力在被猛抽!

西王母立刻叫道:“張謙!你在做什麼,還不停下!”

張謙帶着歉意笑了一下:“抱歉了娘娘,我這個陣法不能停止,而且會吸收所有處在陣法裏的人的法力,我不能掌控。”

“你!”西王母趕緊往外飛,但是結果自然是她也飛不出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西王母和太陰星君都露出了些許驚恐的表情。

阿修羅神臉上的沉穩終於也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驚慌和難以置信! 他覺得自己法力流失的速度簡直驚人,就好像泄洪一樣呼呼的往外衝,攔都攔不住!

他終於不裝b了,擡起右手飛到張謙面前一掌拍了過去。

“大人,沒用的!”金羅使有些虛弱的說,“他免疫任何傷害!”

“混蛋!”阿修羅神氣的一巴掌糊在他臉上,“你爲什麼不早說!”

金羅使委屈的像個小娘們。

實力弱的諸如仙女還有阿涅羅等人,此時已經虛脫的倒在了地上,現場能站着的也就還剩下幾個主要人物。

張謙樂的合不攏嘴!

這個虹吸力場雖然很強悍,但由於這個功能有‘釋放後半小時極度虛弱’這樣的一個致命缺陷,所以它的冷卻時間也不是很長,只有十二個小時。

張謙從修羅界出來,來到這裏,經過的時間遠遠沒到12小時,所以本來他是沒轍的。

但系統的名言是‘這世界上沒有能量點解決不了的事情’,於是乎,張謙花費了十個億的能量點,刷新了這個技能,重置了冷卻時間。

於是,他開始了喪心病狂的無差別吸收法力。

十億能量點可不是個小數目,但是和收穫相比,這份付出是值得的。

光阿修羅神這一個人的法力所能轉換的能量點就遠不止十個億,更別說還有西王母、太陰星君以及這麼多的陪襯!

所以別說用十個億重置,就算二十個億,張謙也捨得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快到三分鐘了。

太陰星君和西王母早就不行了,她們癱坐在地上,因爲法力被抽空的緣故,所以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力氣了。

金牌萌妻:豪門迫婚365天 阿修羅神是狀態最好的一個,但現在也只能握緊降魔杵撐着地面,半跪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粗氣。

“小…子!”阿修羅神咬牙切齒,“你這是什麼功法!”

“你想學?”張謙問,“但我不教。”

阿修羅神被氣的翻了個白眼:“好小子,你厲害!”

“哼哼,我當然厲害。”張謙說,“我本來不想收拾你的,但是你這樣咄咄逼人,甚至還來到天界這裏找王母娘娘的麻煩,那我只能說一聲對不起了!”

烈火救贖 西王母一聽這話,也不知道該感動還是該生氣。

你這算是替我出頭吧?可爲什麼我也中招了!

不對,什麼替我出頭!他本來就是來找你麻煩的!

終於,三分鐘時間到了。

張謙緩緩的降落在地面,雙腳一着地,腦袋裏就是一陣天旋地轉,伴隨着劇烈的噁心嘔吐感,他撲通一聲躺倒在地。

其他人也都好不到哪去。

“小子!”阿修羅神掙扎着說道,“怎麼着,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你的法力也沒了!不過我的法力恢復的比你快!”

張謙笑了:“呵呵。”

隨後,水德星君和哮天犬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水德星君一招手,從法寶裏放出了張謙的那羣手下,哮天犬則是嗷嗷狂叫着衝向阿修羅神。

阿修羅神臉都綠了!

這小子怎麼可能還有餘力召喚出幫手?

金羅使他們翻了個白眼,這小子就是這麼不講道理,明明已經沒有法力了,卻還能召喚出幫手,簡直就是混蛋一個!

眨眼之間,哮天犬已經衝到了阿修羅神身邊,張嘴咬了下去。

阿修羅神舉起降魔杵,降魔杵砰的一聲爆發出紫金色的光芒,哮天犬哀鳴一聲,被打了回去。

已經趕到的二郎神連忙飛過去接住了哮天犬,仔細的查看了一下,見沒怎麼受傷,這才鬆了口氣。

張謙哼哼唧唧的指着他們:“去,把他們…捆起來,弄到我這!”

一羣妖仙又變成了暴徒,呼呼的衝了上去準備綁人。

但阿修羅神畢竟是個神,看到這些如狼似虎的生力軍衝了過來,他氣的用餘力攥緊了拳頭。

虎落平陽被犬欺!

如果在平時,這些螻蟻不過一合之敵!不,連半個回合都撐不到!

但是現在,他們對自己也有着非常大的威脅!

阿修羅神只能無奈而又氣憤的選擇退卻。

虹吸力場雖然很厲害,但是隻能吸收身體內的法力,無法吸收法寶內的能量,而這會功夫,阿修羅神已經恢復了一丁點的法力,雖然不足以戰鬥,但撤退是沒問題的。

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手下,他咬了咬牙,只能先放棄他們了!

打定了主意,他握緊降魔杵,灌輸了一點法力進去,降魔杵立刻發出紅光,轟的一聲,紅光籠罩住了他,沖天而起。

光芒消散之後,阿修羅神已經不見了蹤影。

“媽的,居然讓這個重頭戲跑了!”張謙在心裏罵道。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系統說,“不要妄想捉住一個神,而且還是阿修羅神這種比普通神還要厲害的神。”

“那他以後肯定還會再找我的麻煩的!”張謙說,“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就會突然出現,捉拿我身邊的人來要挾我,就像上次一樣!”

“呵呵,這是不可避免的。”系統說,“不過沒事,我已經聯繫到黑袍了,如果他再敢來找你的麻煩,我會讓黑袍來幫你的。”

“我靠!”張謙驚喜的叫道:“真的嗎?”

“當然。”系統說,“你現在可是比你們的大熊貓還要珍貴,他可得好好保護你呢。”

很快,二郎神孫悟空他們就把剩下的那羣修羅弄過來了。

張謙挨個把他們收進了系統空間。

“如果算上這些修羅的靈魂,我能升到一百級嗎?”張謙問。

“差不多,”系統說,“具體的我得吸收吸收看看。”

這時候,二郎神和李天王已經給幾個仙女灌輸了一些法力,那幾個仙女謝過這倆人之後,站起身將西王母和太陰星君攙扶到了座位上。

這倆人現在也稍稍的恢復了一些法力,西王母臉色不善的看着張謙:“張謙,你是什麼時候來到我瑤池仙宮的?”

張謙說:“沒來多久,我剛到,阿修羅神就跟來了。”

西王母一皺眉:“是嗎?”

“當然。”張謙喘了幾口,他現在渾身無力,別人也不能給他灌輸法力,無相丹等等類似的丹藥他也不能吃,所以整個現場現在就他最虛弱,好在有孫悟空攙扶着他。

“那你爲何要來我的瑤池仙宮?” 大叔好凶,媽咪快跑 西王母問。 “馬將軍。”張謙看了一眼馬廣泰。

他現在是真說不了幾句話,孫悟空一看,把他也扶到了座位上。

馬廣泰一聽,當即翻了一個白眼。

但是張謙都這樣了,他也不能不給面子,於是清了一下嗓子,一抱拳:“娘娘,是這樣的,張謙被捉到了修羅界,我們去把他救了出來,我打算先瞬移回到了我的舊府邸,再去人界,結果來到這裏之後,張謙非說要來娘娘的瑤池仙宮參觀一下,所以我們就來了。”

張謙心說你還真是老實啊,就不會編點瞎話嗎!

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馬廣泰接着說道:“不過確實,張謙剛剛來到仙宮,修羅神就追來了,碰巧遇上了娘娘和星君大人。”

對於自己的舊部下,西王母還是很信任的,點了點頭:“好吧,我知道了。”然後她看向張謙:“現在你參觀夠了?”

“嗯。”張謙說。

“那你們就全都留下來守衛我的瑤池仙宮吧!”西王母有些生氣的說,“如今我和星君的法力都被抽空,需要去恢復一下,在這段時間內,仙宮的安全就交給你們了。”

“啊?”張謙一愣。

“啊什麼啊!”西王母一甩袍袖,和太陰星君一起走了。

“猴哥,你和二郎真君先回萬木山谷吧,我怕那個修羅神會去找麻煩。”張謙說。

孫悟空琢磨了一下,點了點頭,二郎神一甩披風,兩人一起飛走了。

同時,張謙也讓待在五莊觀的幾個隨從通知了鎮元子,讓他時刻提防着。

做完這一切之後,馬廣泰小聲問張謙:“張謙,我怎麼覺得有些奇怪啊?”

“什麼奇怪?”

“咱們現在和天庭已經是對立面了,爲何西王母要留下咱們?”馬廣泰問,“瑤池仙宮守衛森嚴,多咱們在這守衛根本沒什麼意義啊。”

“那我哪知道,”張謙說,“女人的心海底針,誰會知道西王母娘娘心裏是什麼想法?”

“我的意思是,咱們在這裏,天帝早晚會知道,他會不會派人來捉咱們?”

“做好準備就是了。”張謙說。

馬廣泰沉默了一下,突然問:“你和西王母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關係?或者達成了什麼協議?”

張謙聽完,微微一愣,隨後帶着一臉的賊笑:“你想知道嗎?”

“廢話。”馬廣泰說。

“其實,”張謙小聲說,“王母娘娘她……看上我了。”

馬廣泰當場石化。

終於,半小時過去了。

張謙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滿血了。

很巧合的,就在這時候,一個仙女走了過來:“請問哪位是張謙張仙士?”

衆人一愣,張謙站了出來:“我是。”

“娘娘有請。”

張謙點頭:“走。”

仙女微微一笑,剛要帶路,張謙問:“等等,我這些朋友可以走了嗎?”

仙女說道:“娘娘並沒有說明。”

“那我知道了。”張謙回頭對馬廣泰等人說:“你們先回去吧。”

“哈?可以嗎?”馬廣泰問。

“走就是了,你早就不是娘娘的手下了。”

馬廣泰一點頭:“這倒是,那我們就先走了。”

李天王也衝着張謙一點頭,隨後衆人齊齊飛去。

仙女看着他們飛走,沒有說什麼。

張謙跟在仙女身後,一路來到了一個滿是花香、佈置的非常漂亮的房間內,西王母正坐在那和太陰星君品着茶。

見到張謙來了,西王母揮退了那個仙女,對張謙說:“坐。”

張謙說道:“娘娘,這裏好歹是天界,您就不怕被天帝知道我在這嗎,您就不怕他找你的麻煩嗎?”

西王母笑道:“有你在這裏,我還會怕他?”

張謙笑了笑,一屁股坐下了:“不知道娘娘找我有什麼事?哦對了,有件事我得先跟您道個歉,我讓馬將軍他們先走了,人太多的話目標太大,容易出問題。”

“無所謂,”西王母說道,“實際上我只想讓你留下而已。”

“哦?”

“想和你說點事,”西王母說,“也算是解釋解釋吧。”

張謙立刻覺得她說的有可能是鬼界那檔子事。

果然,西王母說道:“上次你跟我說,要去鬼界找兩位北方鬼帝弄鬼槐枝,然後卻中了天帝那廝的埋伏,可有此事吧?”

“嗯,我一直很奇怪爲什麼他會知道我要去那。”張謙說,“當時我們幾個都變了身,以兩位鬼帝的實力,絕對不可能看穿,就算他們能調動一部分鬼界之力也不行。”

西王母點點頭:“是了,我擔心你會懷疑是我告訴了天帝,所以我想跟你說一下,這件事是我的當初帶在身邊的那幾個侍女其中某一個或者某幾個告的密,我既然已經選擇與你結盟,就斷然不會做出害你的事情。”

“這一點,我相信娘娘。”張謙說。

西王母看了他一會,這才笑着說:“你能相信我真是太好了,你放心,我會盡快捉出那個內賊,然後告知與你。”

“現在有眉目了嗎?”張謙問,“會不會是那個紅霞?”

西王母一愣:“你怎麼知道!”

“額…”張謙說,“我隨口說的,因爲我就知道她的名字,別的仙女我都不認識。”張謙心說好險,差點尼瑪露餡!

西王母釋然:“我有了一些眉目,有可能就是她,但目前還不確定,她們都是追隨我許久的侍女,是我的心腹,所以我絕不會隨意的給她們定罪,也所以請你給我一點時間。”

張謙笑了:“您把我留下,就爲了說這些嗎?”

西王母嚴肅的說:“這是很重要的事情,你我日後還需面談計劃,如若有內賊在我身邊,豈不危險!另外,我也想讓你知道,你我雖身份懸殊,但所結之盟牢不可破!”

張謙也露出了嚴肅的表情:“娘娘,能與你結盟,張謙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