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子有問題是嗎?

怎麼到哪兒都需要批文???

“是這樣,由於此案十分特殊,相關批文不便展示,請閣下理解我的工作。”

陰差的眉頭皺了起來。

日久必婚:總裁寵妻一百式 姜超身上的三盞陽火,充分說明了他是一名凡人。

好端端的凡人忽然下了地獄,還沒有批文。

奇怪……

從來沒遇見過這種事啊……

“那這樣,請上仙出示一下平等王的介紹信,您能下到地獄來,平等王肯定對案件有一定的瞭解,然後才批准您進入的吧?”

沒錯,如果自己的級別夠不到的話,那麼平等王的級別肯定是能夠到的。

姜超又是搖頭。

“不是的,此案尤爲重要,平等王也無權過問,所以他是直接打開地獄之門讓我進來的,還是先讓我和犯人溝通一下吧。”

說着,姜超就要走向許如雷。

不少亡魂見此,紛紛鬼喊鬼叫了起來。

“大人!我也是冤枉的!”

“大人救命啊!我真的沒殺人!”

“對!我們都是被栽贓的!”

那陰差猛然回首對着那些亡魂抽打了起來,一條鞭子足足三十幾米,一鞭子下去能抽到好多人。

“喊什麼?!自覺上山!誰再囉嗦直接打入無間地獄!”

到了那兒,可比這裏殘酷多了,那些亡魂也不亂喊了,一個個地慘叫着上山了。

別的陰差也沒有過問這裏的事情,他們只負責自己的99個亡魂,別的事與他們無關。

負責許如雷的陰差收起鞭子後,說道:“上仙,不如這樣,我先和平等王聯繫一下,如果他真的同意您進來,那麼我便配合您的工作,如何?”

本章完 如果真的是連平等王都不能知道的案子,那姜超是不是平等王親自放進來的呢?

是的話,那自己也不多說了。

如果不是,這裏面恐怕就藏着天大的貓膩了。

姜超心想,那個平等王還有把柄被自己抓在手上,當然不怕。

“好的,閣下去問便是。”

陰差抱拳道:“敢問上仙姓名字hào。”

“本董事長姓姜名超,字乾坤,hào天下無敵。”

陰差聽聞後也是暗自乍舌。

什麼人呀?

居然用這麼牛逼的字hào。

乾坤,在八卦中代表天地,一般人可鎮不住這倆字。

至於天下無敵,光是看字面意思就知道了。

管他呢,這傢伙能執行連平等王都不能知道的案情,起個牛逼名字也在情理之中。

他拿起手機,給平等王彈了一個語音,要平時他可不敢這麼做,但今天非比尋常嘛。

“平等王你好,我是負責39區的陰差,我這裏來了一個名叫姜超的凡人,請問是您將其放進來的嗎?”

那陰差爲了方便,直接開的免提。

姜超表情很是平淡,畢竟他有別人的把柄在手,什麼也不怕。

“姜超?不認識啊,本王豈會放不認識的人進地獄呢?你是在說本王失職嗎?”

此言一出,姜超的眼睛瞬間瞪得倍兒大。

老東西!居然敢跟我耍滑頭!

“不不不,平等王誤會了,我只是想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既然如此,這個硬闖刀山地獄之人,應該如何處置呢?”

“額……自古以來也沒人硬闖過地獄啊,這樣吧,要不直接殺了,要不就留在地獄受刑吧,不論怎麼說,他肯定也是個罪大惡極之輩。”

就是,好端端的硬闖地獄,肯定不是啥好鳥,判都不用判。

陰差不善地看向姜超。

“妖道!你都聽見了?!還不快快伏法!”

我妖你奶奶個哨子!

“平等王!我是姜超!你居然敢耍我!我警告你,你的視頻我事先發了一份給我師父!我一旦有任何意外,你難辭其咎!”

媽的,還好我留了個心眼,地府根本就沒幾個好人!

平等王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姜超居然留了一手。

在陰差一頭霧水之際,手機裏便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

“哈哈哈哈,原來是姜董事長啊,你可真會開玩笑,本王還不知道你叫姜超呢,呵呵,呵呵呵……”

“那個誰,甭管姜董事長了,他可是厲害人物啊,他想幹嘛就讓他幹嘛吧,聽着沒?”

陰差一愣,沒想到姜超的來頭居然這麼大。

“好的,我明白了……”

掛了電話,陰差滿臉堆笑道:“實在抱歉,姜董事長,我也只是例行公事,還望理解。”

說實話,這陰差都快嚇死了,畢竟連平等王對姜超都客客氣氣的,自己剛纔的態度似乎有些不怎麼好。

姜超才懶得跟他多廢話呢,抓緊時間拿到男鬼淚纔是真的。

“行了,你去忙吧,有需要我會叫你的。”

“是。”

待到陰差走後,許如雷委屈的都快哭出來了。

“大人!我冤枉啊!還請……”

“請尼瑪啊!別給我磨嘰!趕緊把鞋給我脫了!你鞋底板有顆男鬼淚,立馬交給我!”

一天天的,真是受夠了,爲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姜超已經憋到現在了。

許如雷一愣,趕緊拖下了鞋子,發現鞋底板的確有一顆透明的,菱形的東西,將其取下後,他正要交給姜超,忽然想起了什麼。

“大人! 天下,怎敵你眉間硃砂 還請你幫我翻案!我真的沒有殺人!”

姜超深吸一口氣道:“你先把東西給我,然後我們慢慢談。”

老東西這麼滑頭,居然跟我講條件。

許如雷直接將男鬼淚放在了嘴邊。

“大人!我知道你來頭大!但你一定要答應我!如果你不答應,我現在就把它吞下去!”

媽的。

你若敢吞,我開膛破肚也給你挖出來!

滿山頭的鬼個個說自己是被冤枉的,難不成我還一個一個地去查?!

“好,我答應你,你快把東西給我吧。”姜超耐着性子說道。

許如雷怎麼說也是在凡間活了幾十歲的人了。

“你騙人!你都不知道我的案情!你怎麼幫我翻案!你聽我說!”

姜超無奈道:“我怎麼不知道了?你叫姓許,名如雷,字天翻,hào仁義無雙,對不對?”

在許如雷眼中,姜超已然是神仙級別的存在,他大點其頭道:“對!沒錯!就是我! 棄女復仇:總裁的桃花債 請大人給我伸冤啊! 一個夢境者 快穿之夢中行 事情是這樣的,我……”

姜超不耐煩地揮手道:“別特麼再給我廢話了!你知道我時間有多寶貴嗎?!既然答應了你,就肯定會幫你查,再敢囉嗦,當心我不管你了!”

許如雷是真的怕了,畢竟姜超是神仙吶,自己就算在凡間再厲害,能厲害的過神仙嗎?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鏡頭轉向之前的那名陰差。

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那個誰,等會兒姜超要離開時,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

陰差回覆道:“屬下明白!當然要恭恭敬敬地送上仙離開,讓他替平等王美言幾句,再稱讚一下刀山地獄的環境好,空氣好,工作人員態度好!”

嘿嘿,論拍馬屁,我這實力在整個地府都是數一數二的!

“蠢材!這什麼狗屁姜超我認都不認識,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秦廣王派來的,批文我都沒看到!”

陰差一愣。

“啊?那您剛纔爲什麼……”

“什麼爲什麼?!哪兒來那麼多爲什麼?這小子自己找死,本王只能助她一臂之力!你小子心裏怎麼沒點數呢?”

陰差一看,立馬就明白過來了。

平等王一定是想要扮豬吃虎,先假裝客客氣氣的樣子,然後不動聲色地幹掉這小子。

“好的!我知道怎麼做了!等他辦完事想回去時,我不搭理他便是了!”

完美。

有道是天堂有路,地獄無門。

姜超硬要撬開這門。

可以。

但想要回去,就困難嘍。

鏡頭轉向許如雷。

“好!大人,我把東西給您!您還陽後可一定要把我的案子查清楚呀!我真的沒有殺人!”

姜超接過那通體透明的男鬼淚,總算是鬆了口氣。

“你就放心吧……”

我腦子有坑才幫你查呢。

本章完 老子自己的事情都查不明白,哪兒有工夫搭理你?

況且這男鬼淚是老鼠的,又不是你的,我憑什麼要幫助你呢?

笑話。

拿到男鬼淚後,姜超將其放進了百鬼袋中,然後便想着離開這裏。

說句大實話,這地兒根本就不是人呆的。

姜超從小到大見過不少血腥場面,但沒有一次比這裏牛逼。

那當然了,這裏可是正兒八經的地獄啊。

四處張望了一番後,姜超也是暈頭轉向,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

一轉身,背後是一座刀山,向左看,又是一座,向右看,還有一座。

漸漸的,姜超感覺自己好像被平等王誆了似的。

他來到之前的地方,許如雷已經繼續服刑了,他滿腔怨氣,卻也無可奈何。

在這間地獄中,應該有不少人和他一樣吧?但他們都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喂!你下來!給我把地獄之門打開!”姜超怒吼道。

這一吼,不少亡魂都轉身看去,可那陰差就像是沒聽見似的,還不斷鞭打着他們,讓他們趕緊上山,不得有誤。

“我曹尼瑪裝聾是吧?!”

姜超凝結出一顆陽火球,對着那陰差擲了出去。

反正凡人打陰差又不犯法,真是的。

“嗖”的一聲。

那陽火球剛飛出去沒多久,忽然就消失了。

姜超一愣,旋即立刻釋然。

這裏可是刀山地獄啊!

俗話說上刀山下油鍋,上的真是這座刀山!

這裏有多少怨鬼,根本說不清,數都數不過來,那麼這裏的陰氣又會有多強呢?

根本無法想象。

要不是金絲聚陽法衣,姜超以血肉之軀走進這裏,恐怕一個屁都沒放就嗝屁了。

姜超氣得想用拖鞋將那陰差砸下來,可心想如果他把拖鞋給搶了,自己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古時候打仗都講究天時地利人和。

如今在別人的地盤上,姜超孤身一人,三大優勢一個也沒佔到。

媽的!

拿出手機,姜超找到了平等王。

“你踏馬居然敢耍我?!趕緊打開地獄之門!”

秒回一波。

“我耍你?我耍你怎麼了?你咬我啊?明白地告訴你吧,楊雲與我乃八拜之交,宮三元和他過不去,就是和我過不去!”

“我已經給足你面子了,不然你一進平等殿,我就弄死你了,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哈哈哈哈哈!”

這消息剛發出去,平等王身邊的一名陰差就湊了上來。

“平等王,你跟他客氣什麼呢?早就該弄他了呀。”

平等王搖頭晃腦地得意道:“不懂了吧?他不是來zhǎo nán鬼淚的嗎?那我就讓他找着,找到後他肯定高興吧?”

“這個時候,再讓他知道,自己回不去了,哈哈哈,小子,你還嫩着呢,跟本王多學學吧。”

那陰差也是一通溜鬚拍馬,瞬間將平等王樂得合不攏嘴了。

“我警告你!你那視頻我已經發給我師父了!我現在就讓他傳到秦廣王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