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蘭忍不住伸出小粉拳,拍打了一下葉風,她還在為結婚的事情耿耿於懷,明明現在她爸媽已經不反對她倆的婚事了,葉風怎麼就還不提呢?

難道這種事情還要她一個女孩子先說出來嗎?

那多不好意思啊!

「你都是我媳婦了,我還不能佔便宜啊!」

葉風的手輕輕的遊走在蘭姐的腰間,細細的感受著那一抹溫潤,另一邊則是在蘭姐的耳邊輕聲笑道。

「哼……還……還沒有是你媳婦呢,關係都沒定下來!」

陳蘭媚眼如絲的看著葉風,她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哪裡經受過葉風雙手這樣的刺激,早已是洪水泛濫了,兩眼水汪汪的看著葉風。

「你這是想反悔?」

葉風雙手一使勁,輕聲問道。

「嘶嘶……輕……輕點啊!」

陳蘭被這個力氣給刺激了一下,渾身一顫,那種噬骨的刺激感,讓她有點撐不住,一股熱流在體內流淌著,時刻都要噴涌而出。

「那你可就要先把話說清楚了!」

葉風微微輕笑的看著蘭姐,大有一副不把話說清楚就不放過她的意思。

「說……說什麼啊,人家現在不就是你的人了嗎?」

陳蘭輕聲細語的說著,這葉風,還真的是不說清楚都不行了。

「哼,這才差不多!」

葉風一陣得意,手上的功夫也沒有落下,一陣陣用力之下,陳蘭陡然一聲尖叫,身子一顫,停止了不到幾秒鐘,然後瘋狂的推開了葉風,整個人又衝進了浴室里,使勁的關上了大門。

凌笑笑剛好從屋子裡走出來,到了院子里,將這一幕收在眼裡。

「葉大哥,蘭姐這是怎麼了?不是剛才洗過澡嗎?怎麼又衝進浴室了啊!」

額……

「你想知道啊?」

葉風看著凌笑笑,輕聲問道。

「是啊,這到底怎麼了啊?」

嬌妻有毒:總裁大人請小心 凌笑笑點了點頭,不解的繼續問道。

「你來,我跟你說!」

葉風神秘一笑,朝著她招了招手。

凌笑笑一陣不解,但還是走了過去,被葉風拉在懷裡,坐在了葉風的腿上,但很快便感受到有一個堅硬的東西抵著她,頓時俏臉一紅,回頭看了一眼葉風。

「葉大哥,你……你……」

「我什麼啊!」

葉風一副不知情的樣子看著她。

「你壞死了,我不想知道了!」

凌笑笑剛洗過澡,被葉風這一刺激,渾身不自在,小腹處更是有一團火快要燒起來了。

一把推開葉風,凌笑笑衝進了屋子裡,沒有繼續糾纏下去。

「這丫頭……定力還不錯啊!」

葉風微微一笑,倒是詫異了一下。

……

第二天一早,陳松濤和徐秀兩個人便帶著十來個村民上了石頭山,昨晚他們夫妻倆得了葉風的吩咐,吃完飯就開始挨家挨戶的問了起來,找了十個人。

「徐秀啊,你之前不一直對葉風不滿意的嗎,現在都開始給他做事了,這是要做丈母娘的節奏啊!」

「哈哈,這麼好的女婿再不抓住,可就要被人搶了!」

「就是就是,現在要討好小風了,干這點事情算什麼啊!」

……

周圍的幾個村民也都開起了玩笑,畢竟,現在徐秀這態度和以前對待葉風,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別啊。

「你們這些人,就是嫉妒,嫉妒我有這麼個好女婿!」

徐秀臉色很不自然,但隨即又放開了,反正葉風都不在意這個事情了,她又有什麼在意的。

不如大大方方的對待,那樣更自然一點。

別人取笑就取笑吧,這些虛的她也不在意了,有這麼個好女婿,那比什麼都強。 第144章

陳松濤按照昨天和葉風商量的,帶著這十幾個村民在山腳下開墾著這一大片空地,先將細小的石頭給除掉,然後梳理成一整塊的地。

下午的時候則是到旁邊的竹樹林砍好竹子,用竹條編織成一塊塊籬笆,在菜地的周圍圈了起來。

這樣能有效的避免一些小型動物會闖進來毀壞菜地,也算是對蔬菜地的一個基本保護吧!

到了下午五點鐘的時候,葉風也趕到這邊來,身上帶著的則是一疊疊的鈔票。

這是給村民們發的工錢。

雖然拿現金有點麻煩,但葉風也清楚,對於這些村民們來說,沒有什麼是比給現金最好的方式了。

加上陳叔和徐嬸兩個人,來的村民一共是十二個人,葉風也帶來了兩千五百塊,一人發了兩百塊,最後那五百則是給了陳叔夫婦。

「咱們這關係還給什麼錢啊?」

陳松濤拿著錢,一時遲疑了起來,「就當做是陳叔支持你的,而且你之前給我看病都沒收費!」

「一碼歸一碼,該給的錢還是要給,再說明天還要幹活呢,你不收錢,我以後可就不敢找你和徐嬸了啊!」

葉風認真的說著。

「你看你,跟小風還客氣什麼啊,再說,小風也不缺這點錢,你收了他心裡還好受一點!」

徐秀在一旁勸了一句。

「對,還是嬸嬸了解我!」

葉風點點頭,微微笑著說道。

「那是當然了!」

徐秀一陣得意,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葉風,心裡對這個女婿也很是滿意了起來。

特別是這份胸襟,自己之前那般對他,現在卻全然不提,可見他是一個真正有大志向的人。

「你們倆……」

陳松濤一時有些迷茫,看葉風和徐秀兩個人說話,似乎之前一點矛盾都沒有一樣,完全就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小風啊,就干一天的活,就給兩百,你最近是不是發財了啊!」

「是啊,我在鎮子上都做過不少的小工,那邊價格一天都只有八十!」

……

「有什麼多不多的,大家都是鄉親,我是賺了點小錢,既然找大傢伙來幹活,那肯定不能虧待大家!」

葉風笑了笑說道。

「大傢伙就拿著吧,這也沒多少錢,正好可以買點肉回去吃點好的!」

徐秀在一旁說道。

「弟妹啊,你可真有福氣啊,有個這麼好的女婿!」

「就是,要我說啊,還是蘭蘭眼光最好,一直堅持著,果然不負有心人啊!」

「小風這孩子我以前看著就覺得很穩當,果然不簡單啊!」

……

周圍的村民們拿著錢之餘,自然也是不忘吹噓一下葉風,不過這話倒是不假,在村子里,哪家的年輕人能有葉風有前途啊?

徐秀跟著幾個村民吹噓了一番,葉風就先走一步了,這邊的事情他就暫時交給陳叔去辦了,他走到旁邊的水塘邊。

這裡是從山上流淌下來的小溪流匯聚成的一個池塘,水質還很好,裡面也有少量的鯽魚在裡面生存。

以前葉風小的時候還在這邊釣魚過,只是收效很小。

走到下面,一手伸進水裡,就這麼靜靜的不動,葉風觀察著水面的流動。

「來了!」

僅僅過了十秒鐘,葉風的眼睛便亮了,因為有四五條小鯽魚正慢悠悠的遊了過來,匯聚在葉風的指尖處,一動不動。

果然和猜測的不錯!

葉風之前就想過,這修行的《神農經》所散發出來的神農之氣對植物的培育有效果,可以加快生長速度,還能讓蔬菜的味道變好,那對別的小動物有沒有效果呢!

今天他就來試了一把,將神農之氣打在水裡,果然吸引了不少的鯽魚前來,匯聚在他的指尖周圍,也不走,更不害怕他這個人類。

短短的三分鐘里,在葉風的手指前面,已經匯聚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魚群,按照這個架勢,基本上已經是把整個池塘里的鯽魚都給吸引了過來。

「也不知道吸收了一點神農之氣之後,這些鯽魚會不會長的更快!」

十分鐘之後,葉風停止了繼續散發神農之氣,那些鯽魚也很快便散掉了,葉風起身離去,這些效果怎麼樣,明天再過來看看。

路過玉蓮嫂家的時候,葉風又轉身走了進去,這兩天來來回回被身邊的女人刺激了好幾次,愣是沒一個可以瀉的地方。

「小風,你來了啊!」

正在院子里忙活著超市事情的王玉蓮,一看見葉風,微微一笑,打了一聲招呼,然後繼續整理了起來。

「這兩天生意怎麼樣?」

葉風笑著問道。

「還行,每一天都有幾個人買點東西,不過不多,一天大概也有個幾百塊的銷售,利潤的話也就只有五十了!」

王玉蓮一邊整理著貨物一邊隨口回答道。

「有這麼多?那還不錯了!」

葉風也是微微驚訝了一下,畢竟這只是農村裡,人們的購買力有限,能維持五十左右的利潤,這已經是很難得的一件事了。

「還不都是你幫的忙,要不是你,我哪裡能做成啊!」

王玉蓮由衷的說道。

「我只是出個計策,現在具體的事情還是你自己做的!」

葉風笑了笑,沒怎麼在意,這會天也已經黑了,路上也沒什麼人來,葉風看著玉蓮嫂彎下腰整理著東西,那完美的曲線出現在眼睛里,一時有些把持不住。

「嫂子……」

葉風走上前,從後面輕輕抱住了嫂子,兩個人緊緊的貼在一起。

「小風,你……」

王玉蓮渾身一陣僵硬,她對葉風早就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他一做什麼,王玉蓮就知道他想要什麼。

這典型的又是想要了!

「外頭有人呢!」

王玉蓮有點慌,一方面想要,但另一方面大門可還是開著的,這要是被人看到了,那可就怎麼也說不清了。

「那咱們去裡面!」

葉風喘著粗氣,也顧不上什麼別的了,一把將王玉蓮給抱了起來,進了裡面的屋子。

足足四十分鐘之後,葉風和王玉蓮兩個人倒在了床上,喘著粗氣。

「你越來越強了,嫂子一個人都快招架不住了,你說你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

王玉蓮忍不住說了一句,她以前是很期待和葉風在一起的,現在心裡都有了一點害怕!

這哪裡是人,簡直就是牛犢子啊!

每次不折騰個三四十分鐘是不會停的。

「嫂子你難道不喜歡嗎?」

葉風的手搭在王玉蓮的身上,輕笑著說道,即便在這個時候,他的手也沒有閑著。

「去去去,我不跟你貧嘴了!」

王玉蓮將葉風的手給推開了,便要起來穿衣服。

「急什麼,反正又沒人來!」

葉風卻是耍起了小性子,又將嫂子給拉了回來,摟在懷裡,笑道:「多陪我一會嘛!」

「外面有人來咋辦!」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王玉蓮有點心虛。

「沒事,這都幾點了,怎麼會有人來,你別擔心了!」

「嫂子,嫂子,你在家嗎?」

誰知,葉風的話剛說完,院子外面便傳來了一聲呼喊。

我去!

那是蘭姐的聲音!

葉風一聽這個聲音,頓時嚇到了。

「壞了,陳蘭來了!」

王玉蓮也是慌了,連忙站起來,穿起了衣服,還好是夏天,穿的衣服不多。

「嫂子,嫂子,在家嗎?」

沒得到應答,外面陳蘭又喊了幾聲。

「來了,來了,馬上就來!」

王玉蓮著急忙慌的穿上了衣服,這才快步走了出去,葉風一個人在屋子裡也來不及想別的,也趕緊穿上了衣服。

「我家裡醬油沒了,尋思著正好來你這裡買點!」

陳蘭在院子里笑著說道。

寵上呆萌小記者 「給你拿一瓶!」

王玉蓮從箱子里拿了一瓶醬油。

「給你錢!」

陳蘭將錢遞過來,然後也沒停留,便走了。

王玉蓮這才鬆了口氣,她剛剛都差點以為陳蘭是發現了什麼都直接找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