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

重生之修羅歸來 。轟然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一些原本被砸斷的樹樁居然也被這一下直接連根拔起,轟然吹飛。

而這。僅僅只是加隆往前走了一步,帶動起來的渾身氣魄震蕩。

「蒼白卡斯汀….」加隆僅存的一隻左眼靜靜凝視著對方,「你有資格看到我的最強形態。」

「你….!」卡斯汀想說什麼,但猛地感覺大地一陣搖晃,彷彿地震一般。

「一決高下吧!!!」

一聲恐怖的雷鳴吼聲從正前方炸響,就算是他全身恐怖強大的氣血也被震得微微一暈。

只是一剎那,卡斯汀便看到自己前面,突兀的出現一個巨大的身影,身影三米多的恐怖體形帶來的陰影將他和圖嵐都掩蓋進去。

加隆此時雙肩上,肌肉居然形成肩甲一樣的存在,往外凸出,渾身肌肉竟然像是一套恐怖猙獰的沉重鎧甲,泛著明顯的金屬光澤。

他雙掌左右朝著自己合去,彷彿要將卡斯汀直接抓住,壓在中間直接捏爆。那手掌竟然比他的腦袋還要巨大,彷彿兩塊巨型鋼板鐵牆,帶起恐怖的呼呼風聲。

來不及多想,卡斯汀往後急退。

「聖法.光!!」

古老的未知語言從他口中響起,音節迴響間,他的身形速度一下暴漲,隱隱有種化為白光的感覺。

這和他剛開始出現的情況狀態類似。白光速度極快,瞬間便脫離加隆的雙掌包圍攻勢。

但就在這時。

嘭!!!

加隆雙掌相擊,爆發出的恐怖聲波帶著強悍之極的震蕩和爆破,狠狠撞在卡斯汀和圖嵐身上。

兩人同時痛哼一聲,踉蹌跌落在不遠處草地上,耳朵都流出絲絲鮮血。

加隆往前縱身,一個跨步,居然直接跨越數米距離如同瞬移,出現在卡斯汀的正上方,一腳往下踩踏!

轟隆的一聲巨響,一團十多米高數十米寬的白色氣流轟然爆炸,將加隆瞬間包裹在其中。

氣流席捲四周一切,樹木,泥土,石頭,生物,連圖嵐也被恐怖的爆炸吹開,砰砰砰的撞斷數百米外的數根大樹,才緩緩滾落在地,渾身鮮血淋漓,整個人已經奄奄一息了。

「拳聖加隆….」

爆炸中的白氣匯聚,形成一個白髮男子的身影,赫然就是卡斯汀。

他捂住嘴,再也忍不住,眼睛鼻孔耳朵全都在往外流血,紅色的血滴落在他身上的白衣上,染紅一片片的位置。這些血液沒有再往他身上鑽回去,代表已經徹底失去了活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要知道就算是上位血族,受傷流血,血液也會自己如同活物的鑽回傷口,以防止血族因為流逝血液而虛弱。

但現在卡斯汀作為死徒,居然沒有這樣的本能治療機制出現,可想而知加隆的恐怖程度。不只是有狂暴的大面積進攻,更有著讓人絕望的細膩手法。

卡斯汀靜靜望著爆炸中心,那裡白氣漸漸散去,核心處,終於再度露出一個強壯到恐怖的怪物般人類。

加隆!

卡斯汀瞳孔微縮,他竟然沒有在加隆身上看到一點受傷的跡象。

「你…」卡斯汀張口想要說話,卻陡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猛地一痛。

嘭!!!

他整個人居然直接爆炸開來,上半身直接化為肉末,飛濺到四周空地上,周圍被剛才爆炸夷平的巨大圓坑中,瞬間灑滿了大量的紅色血肉。


卡斯汀下半身往前走了幾步,終於跌倒在地。

這就是水鳥拳的恐怖之處,不是擋住了對方的攻擊就能安然無恙的,最大的殺傷力,更是在於接觸之後爆發的那一刻。

卡斯汀的血肉迅速淡化消失,化為一絲絲的白氣,瀰漫到空氣中。然後這些白氣迅速在另一處凝結起來,重新形成他的身體,連同那身白色的衣服居然也能凝聚出來。

卡斯汀再度回復一切傷勢,似乎完好無損,但他自己明白,如果自己的死亡對對方毫髮無損的話,這樣的死亡將毫無意義。

就算是死徒。短時間內死多了,也會出現回復越來越慢的現象。

有一個只有死徒才知道的隱秘。關於死徒的不死之謎。確確實實,死徒是不死的,只要找不到他們寄託的夢境所在,那他就能永遠重生。

但是, 醉寶鑒 ,不是毫無消耗。

如果一個月內死亡次數超過十次,那麼再想重生就需要等待一定時間了。隨著繼續死亡,這個時間會越來越長,越來越長。

從一開始的數分鐘,到後面的成倍增加,每一次死亡都會在前面基礎上增加一倍的時間。

剛才是復活可能需要一分鐘,然後是兩分鐘,然後是四分鐘。然後是八分鐘,不斷累計下去,不用多少次。這個時間就會變得極度恐怖長遠。

歷史上也不是沒有死徒被這麼解決。

有死徒被其他的死徒守著不斷殺死,連續殺了不知道多少次。到最後那個死徒徹底精神陷入夢境再也回不來了。也不會再回來了。

他復生的地方被人丟進了一個恐怖高溫的火山心核中,並且還銘刻了強橫的巫陣,利用巫器鎮壓毀滅。剛剛到復活時間便馬上被恐怖的高溫直接燒毀,畢竟剛剛復甦的血肉極其脆弱。所以到後面已經再也沒人記得那個死徒的存在了。或許到了現在,他死亡一次已經要上千年,甚至上萬年的時間了,誰知道呢。這樣的存在等於不存在。

卡斯汀知道自己的情況,他被密黨的人消耗血核。已經消耗了大部分的精血,就算不消耗,也不會是對面的那個怪物人類的對手。

這樣下去局勢只有對他越來越不利。

站在大坑內,整個大坑直徑達到上百米,是接連數次爆炸形成的白色琉璃狀坑洞,地步直接是一片平坦。

卡斯汀靜靜盯著對面的加隆,他相信對方的這種狀態無法持久,就看誰先撐不住。


加隆同樣盯著卡斯汀。

對方確實遠遠不如他強大,但是。


他的第五星不能存在太久,就算是到了現在魔典即將大成,又得到聖凰真經的狀態下,也不過只能持續五個小時,五個小時如果對方要和他來拖延戰術的話,那會很棘手。因為他連續爆發五小時的第五星極限,會讓自己的體魄進入虛弱疲憊期,到時候不留力的話,甚至連七星點命密穴狀態都無法激發,那就很危險了。

而第四星狀態雖然也比對方強大很多,但是卡斯汀展現的實力已經能夠傷害到第四星,就算只能造成一點點傷勢,但積少成多,也極端可怕。

他畢竟不是死徒,可以不斷重生回復,一旦對方悍不畏死,不斷積累這種傷勢,再輕的傷積累多了也會變成重創….

加隆也心頭有些忌憚起來。對手遠不如他強橫,但是那種不死的特性太噁心了。只要能夠破他一點點防,積少成多,聚沙成塔,這樣一來就會變得很棘手。

「我們之間,真的沒有戰鬥的必要。」卡斯汀的聲音遠遠傳來。

兩人此時相隔上百米,卻像是面對面一般,也確實如此,這點距離對於兩人而來都是一眨眼的事。

加隆眼神微動,腳尖陡然一踩,啪的一下挑起一塊碎石,嘭的用手砸飛出去。

嗖!!

石塊閃過一條赤紅火光,在空氣中摩擦齣劇烈火焰,嘭的一下射進右側後方的一處坑洞土層。

啊的一聲慘叫從土層內傳出,竟然是惠靈頓的聲音。他終究還是沒躲開加隆的感知,再一次死在他手下。


「住手!!」卡斯汀想要出手阻止,但已經晚了,臉上終於露出一絲怒色。「我說過,我們之間並沒有很深的仇怨,這樣的真逗完全是沒有必要的!」

加隆回過神望著他,眼神微閃。

「停戰可以,但我需要你們達成協議,我聖拳宮和血族的人以後互不相犯。」

「沒問題。」卡斯汀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答應。

「我還有一個額外條件。」加隆豎起食指。

「什麼條件?你說。」卡斯汀是真的不喜歡爭鬥,他從心底深處厭惡戰鬥。在他看來,稍微付出點代價停息戰鬥也沒什麼大不了。

「我可以不殺死徒。但我要帶走她!」加隆手指往左一橫,居然指向遠處大坑外的那股微弱氣息。

氣息的主人,赫然是圖嵐!!

「不行!」卡斯汀斷然拒絕,以對方表現出來的凶性,簡直就是殘忍暴虐到極點的人,要是將圖嵐交給這樣的人,豈不是以後都不用考慮逃離了。加隆這傢伙修行已經到了一個極端恐怖的地步,不能按照人類的標準去判斷他。誰知道這傢伙能夠活上多少年?萬一也和他們血族一樣。那這個後輩的以後就都完了。

「你不用擔心我虐待她,我只是對死徒復生機制感興趣而已,以後不會故意虐殺她,只是當作我聖拳宮中的一員,你大可以慢慢觀察。」加隆似乎料到卡斯汀的想法,對方雖然是壽命悠久的超級老傢伙,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燈。火鍋三輩子的人,經歷的東西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卡斯汀沉默了一會兒,以前也其實遇到過強橫至極的女巫試圖研究死徒的不死之謎,但沒人成功過。對於面前這個強悍到恐怖的人類,這也未嘗不是一個主動打入其內部,深入了解他為什麼如此強橫的機會。

如果能夠得到他強大的根源。那麼對於血族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勝利。

想到這裡,卡斯汀也心思活躍起來。

「願不願意成為你的手下,這個要看她本人的意思。」這句話的聲音他故意將其遠遠送到圖嵐那邊。

「我願意!!願意!!」遠遠的,圖嵐趕緊大聲回應,聲音像是在哭叫。

她淚流滿面。渾身蜷縮在地上,現在是看到加隆就渾身發抖。實在是被他打出心理陰影了。連續幾次慘不忍睹的死狀讓她對加隆的殘暴不仁有了全新的認識。

現在的她已經隱隱和達姆的心思相似,加隆的身影在他們心中已經成為了不可戰勝的魔障。就算有一天他們達到超過加隆的武力成就,也會因為這個魔障而在加隆面前無法發揮實力,依舊會被其輕鬆擊潰。

她好不容易努力這麼久才晉陞死徒,沒想到剛晉級就經歷這樣的人間慘劇,被加隆在她心目中刻下深深的烙印。

其實不只是她,還有她融合的那個夢境生物也一樣,現在本能的看到加隆的就怕。她們兩者的結合本來就不穩定,連續被打爆幾次后,幾乎陷入生死邊緣,要不是卡斯汀及時趕到,恐怕接下來就會出現死徒第一次真正的隕落事件發生了。

「我願意!!!」她鬼哭狼嚎一般大叫,生怕下一刻加隆的拳頭又突兀出現在她頭頂。

她原本只是個普通的貴族少女,一次意外后被垂死的血族注入血核精華,成為血族,然後加入家族,不斷一步步的積累實力,成就上位血族,直到現在又成就死徒層次。

圖嵐其實內心深處一直都有著一種極度的不安全感,這股莫名的不安全感促使她一步步的不斷維持自己的戰鬥力,也在不斷鍥而不捨的進步修習聖法,只有這種每時每刻都在進步的感覺才能壓下她心靈深處的那種不安全感。

原本以為成就死徒就能大殺四方,怎麼著也是世界最強的幾個人之一,沒想到遇到加隆這個怪胎。在多次反抗無果下,她心中最深處的不安全感終於全面爆發了,尤其是當她看到連蒼白卡斯汀,第一血族死徒居然都在那個男人無法抵抗的時候,他整個人瞬間被自己的心中陰影打敗,幾乎崩潰。

「答應就好!」加隆滿意的笑了笑,渾身第五星狀態自然收縮,拔高的身高緩緩降低,在幾個眨眼的功夫便恢復原本的身材,完全看不出先前那樣恐怖的體形。

縱身一躍,他直接飛出大坑,出現在圖嵐身旁,輕輕一抓她後頸,將其如同抓小貓一般拎起。

「第一死徒,有機會再見。」

帶著轟鳴的話語聲,加隆抓著圖嵐幾個縱躍便消失在林海中,速度快得驚人。

卡斯汀站在原地望著加隆離開的身影,長長吐了口氣。

他知道,這一戰之後,聖拳宮將真正成為能夠和血族分庭抗議的恐怖勢力之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好久好久沒求票了,真的好久了….

寫書都寫成習慣了,第三個世界快要完結了。

臨近第三世界末尾,依然感謝留在這裡支持我的人,也感謝曾經支持過我的朋友。

無意中看到月票榜落得有點遠,才想起好久好久沒開過單張了,到底有多久我也記不清了。

很多朋友說是沒激情啊,不過我這個人性格就是這樣,拼字什麼的爆發什麼的,整天求票什麼的,好累啊…

我寫書更多的是安安靜靜,默默奉獻(不要打我..),有**有低潮,不喜歡和人爭什麼,追求自己的目標不動搖(自己都感覺高大上啊~~),一步一個腳印(好吧,不自誇了..)。

另外在這裡特此聲名,我是純爺們,不是某些jl想象的妹紙,千萬不要弄錯了。

最近心情不錯啊,哈哈,打出來自己都感覺輕鬆風格多了。(未完待續。。) 聖拳死徒一戰,有人說遠遠看到交戰餘波,也有國家用軍事衛星監控發現強悍地表變化,但所有情報都自然而然的被封鎖起來。

只有其中接觸深層次的人才能知道最核心的東西。

聖拳宮加隆追捕圖嵐惠靈頓,中途圖嵐晉陞死徒,並和惠靈頓家主圍攻加隆,卻被其輕易擊潰。最終不是第一死徒出手攔截,恐怕兩人會在那邊徹底一敗塗地。

這則消息是從血族內部傳出來的。

蒼白本人脫困,第一死徒親自承認這個事實,作為最強死徒,如果不是他親自出手,恐怕這一戰的結果無法預料。

這則消息一出,頓時世界轟動。

整個血族震動,無論是密黨還是明黨。針對聖拳宮的各種偵查被迅速展開,大量人力物力投入其中,試圖找出這個組織能夠在短短几年內強大到這個程度的真正原因。


科技手段,神秘手段,都紛紛用上。

關於聖拳宮至高拳術的傳言終於開始流傳出來,在整個世界的內世界傳開。只要修成聖拳宮至高拳術,就能得到比擬血族那般強橫的恐怖戰鬥力。

這樣的流言傳說終於越來越真,越來越多。

密黨因為鎮壓蒼白失敗,在這位曾經的最強第一死徒脫困后,終於兩黨再度坐回談判桌前,雙方偃旗息鼓,在聖拳宮和巫師方面的龐大壓力下,終於不再如之前那般不留情面。

雖然爭鬥還在繼續。但已然不是剛開始那麼激烈。

而加隆則是帶著圖嵐,帶人直接前往佰利集團總部。卻發現對方早已人去樓空。正準備前往原色總部,卻馬上就接到了他們發來的邀請函,針對聖拳宮方面的負責人已經被拿下,不日將會送往格鬥社進行審判賠償。

在面對聖拳宮龐大到力壓血族的實力前,就算是原色也不得不考慮與之為敵將可能付出的代價。

而此時,格鬥社的勢力網也開始越來越龐大,在第二批學員學成離開后,這張巨大的勢力網路將世界各地一個個點紛紛連接起來。如同雨後春筍,大量的冒出尖來。

死徒一戰後,加隆作為聖拳宮拳聖的聲名,也逐漸達到了一個至高無上的地步,一些好事者已然將其和血族第一死徒蒼白並列。

雖然大部分人不知道具體那一戰的細節,但能夠擊潰兩大死徒聯手,最後才被蒼白勉強迫退。已經顯示出加隆極端強悍的力量。

****************

聖拳宮

白雪皚皚,覆蓋整個宮殿。

夜晚,冷清的演武廳內,平整的黑色大理石地板甚至能夠倒影出人的模樣。

加隆坐在大廳高處位置上,背後站著俘虜圖嵐。

他的身前兩側,大廳的兩排站著格鬥社和夜鷹的高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