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此時的蘇雨菲,一個個都有點不認識的感覺,竟然有一種女強人的感覺。

這還是他們之前溫柔似水的校花嗎?

林不凡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蘇雨菲了,在她身上似乎有著眾多不一樣的魅力。

時而溫柔,時而俏皮。

時而冷艷,時而優美。

至於樂瑤,什麼時候背叛的他早已不在乎。

王亮也是完全呆了,他怎麼都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可是面對此時氣勢如虹的蘇雨菲,他竟然一句都不敢吭聲。

樂瑤搖搖欲墜,看向蘇雨菲竟然有著一種莫名的懼怕,但又氣又怒,竟然突然衝過去,一巴掌要打蘇雨菲:「胡說八道!」

大家都沒想到會這樣,呆了一下,竟然讓樂瑤衝到蘇雨菲面前。

只不過,這一次林不凡再也忍不住地抬手就是一耳光甩了出去,直接把樂瑤甩翻在地,冷冷吐出一個字:「滾!」

「你,你打我,嗚嗚……」

樂瑤掩面而哭,又氣又傷心,怒道:「林不凡,你給我等著,你一定會後悔的。」

丟下這句話,她捂著臉逃離。

樂瑤雖然走了,但三班所有人依然在位置上發獃。剛剛發生的一切,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看著怎麼都像是前任跟現任爭風吃醋,大打出手的感覺。最關鍵的是,女主角竟然是校花蘇雨菲。

侯飛已經驚得下巴都要掉了。

MMP!

凡哥,你到底對校花幹了啥啊。不但讓校花同桌,還如此的維護。不過看著樂瑤羞憤難當的樣子,真特么爽。

蘇雨菲也是獃獃的,剛剛樂瑤跟個瘋女人一般衝過來還真是嚇了她一跳。

可就在這時一個男人擋在自己面前,給了對方一巴掌。

那一瞬間,只覺前方有一堵強大的牆守護著自己,有種莫名感動,更讓她不由想到那一晚。

林不凡看樂瑤走了,一臉關心地問:「班長,沒嚇到吧?」

「沒事。」蘇雨菲搖頭,回過神來都有些不敢相信剛剛一系列的話是自己說的。

她臉色微紅,趕緊解釋:「大家別誤會啊,我只是不想因為樂瑤的胡說八道,害了咱班同學才那樣說的,其實我跟林不凡只是同桌關係。」

若是一開始,大家或許信。但經過剛剛激烈的場面之後,實在讓人無法相信。 屠蘇剛穿好鞋子,門就被“砰”地一聲蠻力打開了,一絲光線射入了這個昏暗的房間,使得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隱約看到門口首先走進來的是之前那幫人的老大,這是一個身材非常魁梧的男子,魁梧到了幾乎可以和歐美人相媲美。他身後跟着幾個握着ak47的手下,每個人臉上都帶着一種極度的囂張和不屑。

那個老大踱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眼神像老鷹一樣透着一絲狠毒,我不敢迎着他的眼瞳,只得慌亂地低下頭,低頭的一瞬間,震驚地發現此刻他手掌里正握着一把防衛鋼爪——這是一把彎月形的武器,乍一看有點像匕首,直徑和一支圓珠筆差不多長,尖端的形狀類似於箭頭,手柄上有一個剛好可以插進拇指的圓孔,拇指插入之後,鋼爪可以和整個手掌完美地融合在***控自如。

這麼一看我立刻就慌了,再一次擡頭的時候,那個老大對着我開口了:“akéjeva?emeno?”

阿克熱瓦斯嘛弄?瓦斯?嘛弄?瓦斯怎麼弄?我聽不懂啊傻叉。心裏默默地咒罵着,你妹的能說地球語麼?

抿着嘴,感覺心臟不受控制地加快了,我儘量避免和他眼神相對,四處張望着尋找可以注視的地方。

突然就覺得脖子上一涼,腦袋被一股力量向上扯去,眼睛不受控制地一下子就對上了那雙惡毒的雙眸。老大擡起了握着鋼爪的手,此刻鋼爪的尖端正牢牢地抵住我的下巴,好像隨時都會把我下巴刺個對穿。

“whatisyourname?”那個老大一字一頓地強調着,再一次開口了,這一次,我聽懂了。(樓主友情翻譯:你叫什麼名字?)

我本能地把頭朝着一邊扭開去,不想再看這個恐怖的男人,不斷地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你特麼怎麼不去問屠蘇?明顯屠蘇看起來知道的比我的多,而且可以對你構成一定的威脅啊。過來威脅我這個文藝青年幹什麼?看人也不會?

“priniesoldovnutra!”老大沒有再逼我,轉頭朝着門口大喊了一聲。

我疑惑地向着門口看去,門口出現了一個被兩個持槍的手下押着的陌生男人——乍一看,這個男人只不過也就40歲出頭,看起來卻顯得非常的蒼老,身材矮小,外貌只能用“猥瑣”來形容,幾乎禿頂的頭上頂着幾縷碎髮,緊緊地貼在頭皮上,油光光的顯得十分滑稽,一雙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嘴脣有點厚,和臉的比例特別的不協調,此時他一臉的驚恐和諂媚使得整張臉更加的醜陋,幾乎讓我反胃。

knowhim?”老大用鋼爪指了指他,對着我問道。(樓主友情翻譯:你認識他不?)

我趕緊搖了搖頭。這人一看就是個大反派,我可不想和他扯上半點關係。

可是老大下一步的動作幾乎要讓我驚叫出來。他把手伸到口袋裏,掏出了幾張紙,鷹爪一般的手捏着它們就湊到了我的面前。

熟悉的大小,撕痕。

我感到自己的呼吸幾乎要停止了。愣愣地看着那幾張紙,哆嗦着嘴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so

,youknowthis,ehh?”(你認得這個是麼?)老大看出了我的表情,嘴角扯了一扯,露出了一絲嘲諷。

心跳好像都快要停止的那一瞬間,我才猛地反應過來,大喘了幾口氣,驚恐地朝着老大看去。——此時我臉上驚慌失措的表情一定非常的精彩。

他們知道了筆記的祕密?會怎麼處置我們?這是誰的筆記?我們的不是都燒了嗎?對我們實施酷刑?押送我們去柬埔寨,隨後把我們殺掉,自己得利?一瞬間大量亂七八糟的想法閃過了腦海,我感到自己渾身不受控制地開始發抖,背後的冷汗直接就竄了上來。

notaskme?”(怎麼不問我呢?)一個低沉且熟悉的聲音在老大的身後響了起來,謝天謝地,屠蘇終於開口了。

老大猛地轉過了身朝着屠蘇看去。屠蘇擡起頭毫無畏懼地迴應着老大的目光,冰冷的瞳孔彷彿是在朝着他宣戰。

那個老大一下子後退了一步,移開了目光,不易察覺地大喘了一口氣。

過了幾秒,老大定了定神,立刻恢復了兇狠,跨到了屠蘇面前,鋼爪直接就抵上了他的下巴:“whereisyourpaper?”(你的筆記在哪?)

“destroyed.”(摧毀了。)屠蘇淡淡地看着他,眼神中沒有絲毫的畏懼和膽怯,好像面前的男人對於他來說根本不堪一擊。

我從側面看到老大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很難看,他抿了抿嘴,瞪了屠蘇幾眼,見沒有效果,最終還是緩緩地放下了鋼爪。“youare

willkillyou.”(你要去柬埔寨?我會和你一起去,就是明天。不要試圖逃走,我發誓我會殺了你。)老大的英語並不好,一字一句好像說的很吃力,但凶神惡煞的語氣卻帶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justtrytokillme,ifyouwanttodietogetherwithme.”(如果你想和我一起死,就試圖來殺我。)屠蘇淡淡地扯了扯嘴角,一臉不屑。

“odi?iel,pe?ia!”不知道是因爲那個老大沒有聽懂屠蘇的話,還是屠蘇對他有用使他不敢變本加厲地加以威脅,只見他朝着門口的手下揮了揮手,手下們把那個猥瑣的男人綁在了門邊的一根柱子上,隨後退了出去。

老大出去之前惡狠狠地又瞪了屠蘇一眼。然而得到的依舊是屠蘇面無表情的淡然。

門再一次被關上了。整個房間又陷入了昏暗,透過窗戶上的鐵柵欄,可以看到外面的天也已經悄悄地黑了下來。

“兩位大哥,你們怎麼也被抓了?剛纔你們和那個老大說的什麼?”那個猥瑣的男人開口了,說的是中文,聲音就像夾着一口濃痰一樣的渾濁不堪,句句都透着一絲卑賤的感覺。

我看了他一眼,又朝着屠蘇看去。屠蘇甚至眼睛都沒有轉一下,擺明了是無視了這個人的存在。

“你怎麼被抓了?”同樣是俘虜,雖然這個男人的言行舉止令人作嘔,我還是決定和他搭話,或許可以套出一點什麼來。

流轉經年 “唉,我前幾年拿到幾張紙,我也沒看,就扔一邊了。最近幾天發生的事吧….”男人緩緩地開口了,話剛說到一半,我就愣住了,筆記?他就是拿到筆記的第五個人?

“在恆山?”我迫不及待地打斷了他的話,死死地盯住了他。

“恆山?我可沒去過。我在泰山發現的,唉,就是泰山壓頂的那個泰山。”男人奇怪地看着我,小眼睛擠成了一團。

泰山?泰山不是屠蘇發現筆記的地方麼?泰山有兩份筆記?男人的回答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從目前的局勢來看,我心中已經堅定不移地相信,五份筆記在五嶽,被五個人發現,正正好。可是,那恆山呢?

想到這裏,我看了屠蘇一眼,本來準備無視那個男人的屠蘇終於擡起頭,淡淡地看了看那個猥瑣男,眼裏好像流露出一種厭惡的神情——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感覺這種厭惡似乎並不是來自於猥瑣男的外貌,而是,來自於他剛纔那句話。

一種感受突然涌上了我的心頭,並且越來越強烈,強烈到我控制不住自己,死死地盯住了屠蘇的每一個動作——屠蘇他,之前一直在說謊?

強烈推薦: 林不凡是信的,尤其是通過仙女姐姐的告知。不過越是這樣,他反而越感動蘇雨菲的行為。

「林不凡,要不你跟大家解釋一下整個事情。」蘇雨菲不希望他因為這事影響學習。

林不凡微微猶豫一下,他根本不想再提樂瑤。

「我來說吧。」侯飛開口,站了出來說道:「我知道所有的前因後果,而且保證全部屬實。」

林不凡微微一怔,沖侯飛點了點頭。說清楚也好,省的人家把他當洪水猛獸。

從侯飛的口中,大家終於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一個個不由嘆息,誰也沒想到樂瑤竟然那麼的無恥。

不只是不可理喻,甚至有點喪心病狂。

「班長,今天謝謝你了。」林不凡說。

「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只是你可別誤會,我…」

「我懂的。」林不凡笑說:「要不,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蘇雨菲拒絕了。

林不凡沒有強求,反而有些憐惜。今天她當著全班那麼多人說是自己女朋友,對她名譽損失可不小。

果然,今晚發生的事情很快就像一陣風一般傳遍了整個校園,甚至越傳越離譜。

「聽說了沒,年級倒數的林不凡竟然跟校花蘇雨菲同桌了,還是校花主動要求的。」

「卧槽,真的假的?」

「何止啊,你們消息落伍了。據我所知,蘇雨菲已經當眾承認自己是林不凡的女友,而且還為了他跟前任女友樂瑤大戰三百回合呢。」

「你以為是潑婦罵街啊,還大戰三百回合,他們只是優雅的唇槍舌戰。」

「總而言之,蘇雨菲為了林不凡真是拼了。你們說,他們有沒有那個?」

「哪個?」

「你丫裝純呢,就是男女之間脫光那種?」

「不會吧,那可是我清純的夢中女神啊。」

「女神也需要男人啊,麻痹的,一想到女神在床上伺候著林不凡心裡就不爽。」

「我也是啊,這林不凡哪冒出來的,竟然能俘獲校花。」

「林不凡你都不知道,就是那個家裡很窮,學習成績更是倒數的林廢人啊。」

「擦,這樣都能搞定校花,太特么幸運了吧。要是我,哪怕能跟校花戀愛一天也得樂瘋啊。」

「就你,還是省省吧。」

「我怎麼了,再怎麼也比林廢人強吧。」

「…」

「……」

今天是周六,林不凡起的比較早,他是想趁放假幫幫爸媽的忙。畢竟家裡早上賣包子類的早餐,中午晚上還要弄麻辣燙,挺辛苦的。

可老媽不讓,說他昨晚學習太晚,好好休息就是。

林不凡無奈只能罷了,反正周六生意也不太忙。回去打了個電話給陳雄,讓他八點半到店面附近接他。

陳雄得到吩咐,立刻第一時間出發,八點就到了。不過他一直等到八點半才告知林不凡自己到了。

林不凡知道后正要出門過去,突然目光微微一怔,因為他看到蘇雨菲跟張娜兩人。

兩女正好背對著他坐下,又低頭說話,倒沒注意到他,看她們樣子是來吃早餐。

真巧啊,這應該就是有緣千里來相會吧。

林不凡嘴角露出一抹發自內心的燦爛笑意,不管是之前的柳依依,還是舒雅老師都很漂亮,但沒有一個在他心中堪比蘇雨菲。

那一抹燦爛俏皮的笑容,那清純優雅的姿態,讓他有著不一樣的心跳。

如今的他耳聰目明,遠遠就聽到兩女的對話內容。

「菲菲,你怎麼那麼糊塗。就算要幫他,也不應該那麼說啊。」張娜搖頭說。兩人周末聚在公園讀書,因為喜歡這裡的口味,經常來這裡吃小籠包。

「好了,事情都發生了,多說已經無用。 兒子住我家隔壁 更何況,最後不也沒什麼嘛。」

「沒什麼?你知道學校同學會怎麼傳嗎。」

那年盛夏微微甜 「是,是,張大小姐,我錯了。一會讓你多吃幾籠小籠包。」

「吃幾籠,你當我豬啊……」

「你要是豬就好了,不會想那麼複雜。」

「到底是我複雜還是你缺心眼啊。不對,菲菲你平常很精明的,怎麼碰上他就亂套了呢。」

「有嗎,你想多了。」蘇雨菲楞了一下,不過對林不凡她確實有不一樣的感覺。

這樣的話題讓林不凡腳步都停頓了一下,想多聽點。

「有啊,我聽說愛情會讓人盲目,甚至變得愚笨,你不會是…」張娜驚道。

「打住,別亂說啊。」蘇雨菲忙說。

「知道啦,你們確實根本不可能。就算你願意,你家裡也絕不會答應的。」

「不說這個。」

林不凡聽到最後一句話,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如今的他系統在手,早已不同往日。看兩人話題終止,走了過去笑著喊道:「班長,張娜!」

兩人正說著林不凡呢,沒想到他就出現了。

蘇雨菲楞了一下,想到剛剛張娜的話。 福從天降:農門小嬌妻 莫名有些心虛,不過看林不凡樣子應該是沒聽到。

「林不凡,你還真是陰魂不散,跟的挺緊啊。」張娜想到蘇雨菲被林不凡害慘了,就譏諷道。

跟?

林不凡楞了一下。

「別聽她瞎說,林不凡,你也是來這吃早餐嗎?」

林不凡正想回答,這時楊慧端著東西走過來,驚訝地問道:「小凡,你們認識?」

「是啊,她們是我同學。」

蜜寵十年,顧少求放過! 「原來是同學啊。」楊慧立刻一臉笑容,特別熱情:「你們來了這麼多次,我都不知道是小凡的同學。今天你們想吃什麼,儘管吃,阿姨請客。」

「阿姨,不用了…」

「要的,以前都不該收你們錢。」楊慧一臉笑容。

蘇雨菲如同精靈般漂亮,又可愛懂禮。她一直暗想誰家這麼優秀的女孩,沒想到竟然是自己兒子同學。

可惜只是同學,要是女朋友就更好了。

「小凡,你坐這好好陪你同學,我去忙了。」

「嗯。」

沒想到這家店是林不凡家的,張娜想到自己誤會的話都有一點不好意思,不過對林不凡還是有敵意。

「真沒想到,這家店是你家開的。」蘇雨菲說。

「是啊,或許這就是緣分吧。」林不凡笑著回。

「緣分?林不凡,你可別想太多了。」張娜立刻插嘴。或許是怕被楊慧聽到不好,有意壓低了一點聲音。 「哈哈,我就隨便一亂說。」林不凡倒是不介意。

看著蘇雨菲輕盈優雅的動作,真是怎麼看怎麼漂亮。

蘇雨菲似乎感受到林不凡專註的目光,抬頭看了過去。

林不凡趕緊轉移目光,找了個不相干的話題說著。

只不過,他此時樣子有那麼一點尷尬。

蘇雨菲淺淺一笑,似乎什麼都沒發現,聊了一會,隨口問道:「放假后,你有沒有好好看書?」

楊慧正好路過,聽到那漂亮的不像話的女孩竟然關心自己兒子成績,立刻笑著說:「閨女,小凡最近幾天讀書可拚命了,晚上都學到凌晨一點。」

「那挺好的,只是也要注意勞逸結合。」蘇雨菲暗暗讚賞,林不凡是真的用心了,那自己這一切就值得。

只不過被林不凡媽媽盯著看,總有些不自在,她目光有點奇怪。

「對啊,我也是這麼說他。可他不聽,你幫我管管她啊。」楊慧疼惜地說。這小女孩竟然還關心小凡的身體,真是越看越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