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浩掏掏耳朵,咧開大嘴巴笑道:「你這小癟三還要臉不?就你這熊樣,還想要染指我的徒弟?我告訴你,做夢!」

「另外我也勸你,離我的徒弟遠一點,否則我不介意把你也廢了?」 「我不介意把你也給廢了!」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帶著一股莫名的肅殺。

「狂妄!」

周鵬雙目怒火跳動捏緊雙拳獰笑道:「小子,你他媽活膩歪了?」

「老子是金洪幫的堂主,打理著十幾個場子,你他媽一個窮逼學生,還敢威脅我?」

「別以為有雨琪給你撐腰我就怕了你,惹急了老子,讓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周鵬陰森的威脅道。

同時一股兇殘的戾氣散發開來,他是混黑道的,就不怕眼前這清秀的小子不會害怕!

可是!

他的話語剛說完——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落在他的臉上,強悍的力道,直接將其扇得退後幾步。

「你……你敢打我!」

「你他媽敢打我!你一個窮逼學生,竟然敢打我!」

周鵬捂著臉,滿臉不可置信的嘶吼道。

啪!

又是一記耳光掄過去,周鵬兩邊的臉龐瞬間紅腫起來。

看到這一幕,不只是周鵬,就連周圍的打手,也都傻眼了。

周鵬可是金洪幫的高層,做事在道上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竟然被這個學生給連扇兩耳光!

「我現在應該惹急你了吧?快讓我瞧瞧你的手段?」

楊浩玩味似的挑釁。

「你找死!」

周鵬咆哮一聲,掄起雙拳就朝著楊浩錘來。

他身為金洪幫的堂主,走到哪裡,別人不都是恭恭敬敬的稱呼一聲「鵬哥」?結果今天竟然被一個學生,給揍了!

還是在自己手下的面前給揍了!

「小子,老子今天就廢了你!」

周鵬的眼眸閃過一抹厲色,一雙鐵拳直接對著楊浩的太陽穴打來。

呼!

拳風呼嘯襲來,一隻清秀的手掌,橫在了面前。

嘭!

兩者相撞,周鵬的拳頭噶然而止。

擋……擋住了?

周圍的小弟神色一驚,周鵬在金洪幫內,是僅次於鐵牛的打手,他的一雙鐵拳,竟然被這個學生擋住了!

「小子,我說你怎麼這麼狂妄,原來是有點本事啊!」

「可你今天惹了我,說什麼也要躺著離開這裡!」

周鵬獰笑,隨後暴喝一聲,另一隻手陡然發力,以一個刁鑽的角度,襲向了楊浩的腰部。

腰乃人體重要部位,若是受到重擊,會留下嚴重的內傷。

楊浩的眸子微眯了起來。

這個周鵬出招兇狠毒辣,竟然絲毫不留手!

「要我躺下,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楊浩冷笑,另一隻手閃電般探出,一把就扣住襲來的攻擊,雙臂都被制住,周鵬臉色一變就要掙脫出來,可是任憑他再怎麼用力,都無法掙脫分毫。

「媽的,小子你識相點就放開我!」

周鵬喝罵道,可是他的話一出口,額頭上的冷汗就冒了出來,因為雙手上傳來的一股大力,使得他的骨頭都在發顫。

吱……嘎……

楊浩神色淡漠,扣住周鵬的雙手逐漸發力,捏得骨頭髮出了擠壓般的聲音。

「嘶!疼!」

「放開我!趕緊給我鬆手啊!」

周鵬疼得脖子上青筋暴起,不由得發出嘶啞的嚎叫。

「小癟三,有些人是你招惹不起的!下次給我長點腦子再動手。」

楊浩鄙夷道。

旋即猛地抬腿,將其踹到在地,同時身形扭轉,一記兇猛的背摔就將他掄甩出去。

嘭!

「噗!」

周鵬被砸在地上,口中直接就噴出了鮮血,這一砸,直接將他砸出了內傷。

「媽的,你們還愣著幹什麼!」

「給我抄傢伙上,我要廢了這小子!」

周鵬雙目通紅的朝著自己的手下咆哮道。

「可……可是鵬哥,這人是老大的朋友啊,他,他不是咱們金洪幫的貴賓嗎?」

小弟們弱弱的說道。

金洪幫畢竟不是周鵬一個人的天下,上面可還坐鎮著一個夏文清呢。他們剛才可都看到了,自己老大可是和這個學生交談甚歡啊!

「麻痹的,你們這些卵蛋!」

周鵬怒罵一聲,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探手就從腰間取出一柄半臂長的斷刃。

「敢打老子?今天你這雙手,是保不住了!」

周鵬拿刀直指楊浩。

同時一揮手,幾個心腹手下,也是拎著武器圍了上來,見到事情變成這個模樣,剩餘的金洪幫眾,紛紛色變。

「你們金洪幫,就是這麼對待貴賓的?」

名門寵婚之老公太放肆 楊浩的語氣帶著一絲譏諷道:「呵呵,今天我可算是長見識了。」

「小子,死到臨頭還嘴硬!我為金洪幫浴血奮戰整整三年,這期間立下了數不清的功勞!」

周鵬豪氣的揮刀,對著楊浩陰笑道。

「就算我廢了你,老大頂多責罰我一頓,倒是你,就準備下半輩子變成廢物吧!」

「你可以來試試!」

楊浩挑釁道。

「找死!給我殺!」

周鵬怒急,暴喝一聲,就揮舞著鋒刃砍殺過來,同一時刻,在楊浩身後的幾人,也是兇狠的提刀衝殺。

「嘖嘖嘖,刀,可不是這麼用的!」

楊浩冷哼一聲,旋即腳下生風,一步踏出,直接躲開了身後襲來的兩柄砍刀,同時身形一個滑步,不進反退直接衝到了這兩人的身邊,探手一抓!

閃電般的掐住兩人的咽喉,楊浩咧嘴一笑,雙臂陡然發力,直接將著兩人輪到半空,交叉著砸在一塊。

嘭!

一聲悶響,這兩人吐血暈死了過去。

好猛!

這人是高手!

周圍人紛紛一驚,他們都是街頭打架的行家,自然明白楊浩閃電般廢掉二人,需要多麼恐怖的爆發力。

唰!

一道凌厲的刀風席捲而來,正是周鵬在身後偷襲的一刀。

「呵呵,來得好!」

楊浩嘴角翹起,腳下踏出一個詭異的步伐,下一刻就直接出現在周鵬的身後。

不好!

周鵬一驚,收住劈出的那一刀,想要回身刺過去,可是已經遲了!

一隻鐵臂緊緊箍住他的手腕,狠狠一扭,咔擦一聲周鵬的手腕直接被楊浩掰斷,手中的斷刃掉落下去,卻是被楊浩一把接住。

唰!

刀芒閃過,血濺衝天!

一隻斷臂直接被砍斷!

「啊!!我的手!!」

「啊!我的手!你敢斷我的手,我要殺了你!」

周鵬的臉色瞬間蒼白,哀嚎著躺在地上打滾,強烈的疼痛,使得他雙目血紅,脖子上青筋暴起。

呯!

直到這時,那隻被斬斷的手臂,才落在地上發出悶響。

「我要殺了你!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這人敢斷我手臂,這是在挑釁整個金洪幫!」

「給我殺了他!我要把他的四肢砍斷,扔回去喂狗!」

周鵬惡毒的盯著楊浩,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恐怕楊浩現在早已經千創萬恐了。

就在這時。

一道陰森的冷喝聲傳來。

「都給我住手!」

「誰敢動手,血罰幫規處理!」 夏文清神色淡漠的站在路口,一股陰冷的肅殺散發出來。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只是進去了這麼一小會兒,外面就已經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想到從鐵牛口中得到的那個消息,夏文清的內心到現在還在發顫!

內勁高手!

這個楊浩,竟然是內勁高手!

「整個中海市的地下世界,都沒有一個內勁高手!我金洪幫若是能夠得到他的幫助,豈不是能夠整合整個中海市的幫派勢力?」

夏文清的內心波濤起伏,久久不能平淡下來。

內勁高手啊,那可是只有非常強悍的勢力,才會有這種武力值作為鎮壓!

像東北陳家的陳八爺、湘南羅家的羅霸道等等,這些勢力就是仗著自家又內勁武者,就可以統治整個省份的地下世界!

名門貴公子 而現在,就有一個內勁高手,擺在他夏雲清的面前!

「老……老大!這個小子狂妄自大,我只是要和他切磋一下,他竟然把我手臂砍斷!」

周鵬哀嚎著叫道,渾然不提自己的挑釁在先,一股腦就把事情推倒了楊浩身上。

「老大,這個楊浩簡直是不把我們金洪幫放在眼裡!」

「你看看,不只是我,還有好幾個弟兄,都被打得昏死過去!」

「老大,你一定要給我做主啊!我要這小子死!我要親手砍死他!」

周鵬嘶啞著喉嚨咆哮道。

作為金洪幫的老人,他很清楚夏文清的梟雄性格!

這裡這麼多幫派兄弟盯著,夏文清為了維護幫主的威信和幫派的顏面,就算對這個楊浩有好感,也鐵定會幫助自己這邊!

可是——

夏文清緩步走了過來,在周鵬的身前一下都沒停留,徑直來到楊浩的面前。

然後!

躬身低頭,抱拳恭敬道。

「楊先生,這是事我管教不力,驚擾了您,還請您給我金洪幫一個機會!」

轟!

夏文清這話一說出來,周圍嘩然一片!

先不說這極其低下的姿勢態度,就憑這「楊先生」三個字,就和最開始的稱呼截然不同!

如果說最開始的稱呼只是出於禮貌,那麼現在,簡直就是畢恭畢敬對待前輩的態度,還有那個「您」的尊稱,直接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楊浩淡淡抬頭,發現夏雨琪並沒有跟來,估計這妮子還以為自己走了,所以並沒有跟出來。

「夏先生,你金洪幫家大業大,又何必對我這麼低聲下氣?」

楊浩語氣淡漠下來。

「你金洪幫雖然強大,可是也要知道,在這個社會上,還有很多是你們不能招惹,也招惹不起的存在!」

輕飄飄的一句話。

夏文清額頭上冷汗瞬間冒了出來,低下的頭更是下垂三分:「楊……楊先生教訓的是,我回去一定好好清理幫眾!決不讓這件事再次發生。」

「恩,你是雨琪的父親,只要你們不招惹到我,我相信我們還是相處很愉快的。」

楊浩淡淡開口道。

「是是是!雨琪能有你這個師傅,簡直是太幸運了。」

夏文清終於舒了一口氣。

「老大,你對著小子這麼恭敬做什麼?」

周鵬趴在地上一片愕然。

旋即眼眸里閃過一絲陰霾,嘶啞道:「老大,道上混就講究一個規矩!這個人廢了我的手,我就要血債血還!不然不能服眾啊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