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愣了愣,終於點頭:“好。”

“那我先告辭了,明天來找你們。”說着,陳浩起身,直接離去。

少時,隨着跑車轟鳴聲,很快消失在小區外。

窗口,看着陳浩說走就走,男子這纔看向紅毛,目光凌厲道:“說,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紅毛卻絲毫不慫,瞪視男子道:“老東西,我的事,需要你……”

啪!

以往,紅毛怎麼桀驁,都被男子無視。

但是這一次,卻被男子直接一巴掌甩在臉上。

“你打我!”紅毛瞪視男子,一臉憤怒。

“打你?呵呵,你都快要死了,我不打你,都怕沒機會了。”男子怒聲呵斥。

紅毛冷笑:“就是你們說的詛咒?笑話,這世界上哪有……”

“小武爺小心!”

他的話還沒說完,突然被中年男子退開。

隨着啪的一聲,身後的架子上,一個佛像突然掉下來,砸在了原本站着的地方。

紅毛驚魂未定。

男子卻很淡定:“怕了嗎?你這可是小問題,當年有兩個比你慘,一個是得了肺癌,活活咳死,另外一個在山中掉進獵人陷阱,卻無人拯救,等被發現的時候,人都發臭了。”

紅毛面色發白,倔強道:“一個病死,一個倒黴死,這就是詛咒了?”

男子失望的搖頭:“我知道你恨我,恨我當年沒有救你母親,但那時候,我無能爲力,能救回你,我已經盡力了。現在,你還是遇到了劫數,我不想解釋什麼,明天你留在家裏,那也不能去,我會派人二十四小時照顧你,儘量拖延到我回來,或許還能救你一命,如果我回不來……”

男子最後沒說,顯然已經不需要說什麼了。

紅毛嚇得手都在發抖,可是隨後他倔強的道:“就算有詛咒,我也不要你救。”

說着,他跑回了自己臥室。

中年男子看得不忍,開口道:“武爺,你也不用苛責小武爺,他這性子,和您當年一模一樣,只要磨鍊幾次就好了。”

男子嘆息道:“我也希望能給他幾次磨鍊的機會,可惜,這就是命啊!”

中年男子目光微動,道:“武爺,修士到底是什麼?有這麼可怕嗎?”

億萬總裁:前妻,再嫁我一次! 男子笑了:“我知道你什麼想法,不過你還是放棄吧,修士可是我們惹不起的一羣人,他們雖然數量少,但是每一個都掌握了可怕的法術。”

“法術?”中年男子有些難以置信。

男子道:“對,就是法術,很難置信吧,其實我們這一門,也算是旁門一些細微末法,東拼西湊然後淬鍊出來的,只是沒有了法術那麼玄奇,這些年我教導你的這些,也是我害怕傳承失敗而留下,明天你就別跟我一起了,留下來照顧小武,我若回來,一切照舊,我若不回來,你也別管小武了,離開這裏,千萬別想調查什麼。”

中年男子想說什麼,男子就邁步離去。留下中年男子,眼神閃爍,難以揣測。

另外一邊,跑車上。

公雞幻化大漢一邊駕車,一邊道:“浩哥,那一家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個個都在演戲,尤其是那個紅毛,還想燉我,呵呵,當着我的面這麼說,也是很有種了。”

陳浩道:“不用說了,他們每一個都活不了。”

公雞一愣,錯愕道:“浩哥要殺他們?”

陳浩道:“用不着我,你且看着就是。” 七一八章 行動

翌日,天氣晴朗,萬里無雲。

在這越來越冷的日子裏,給人們帶來了一絲暖意。

早上,陳浩就出發,在小區外和男子匯合,然後一起,前往男子指出的另外一個地方。

一路上,男子主動自我介紹,趙新武,外道八門八卦傳人。

這個八卦不是八卦拳,也不是八卦修行之法,就是一種表面代號,這一門掌握的是一種觀天星,堪地輿的祕法,可探生死玄門。

這是男子自己說的,陳浩微笑讚許,實則不以爲然。

說起堪輿天星地脈,誰又能比得過龍大師,那是在祕境之中都能對星位,有關部門都要請在身邊指點的真正地師大佬。

只可惜,造化弄人,一別之後,至今無消息。

一路駕車,來到了一個老舊的院子外,這裏,已經有三輛車停留,七八個人正在整理裝備。

看到趙新武過來,立馬就有一個小鬍子上前,諂媚問好。

趙新武介紹了之後,道:“小兄弟,那長生洞天,雖然不是人多就能闖過,但是現在裝備比三十年前要強得多,人多也有好處。而且我還弄了一些武器,都用得着,所以之後行動,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請直接說。”

陳浩笑道:“無妨,你儘管準備就好,我不介意。哦對了,這是你要的符和靈丹。符名辟邪符,能驅妖邪陰煞,一共三張,丹爲怯毒丹,專門針對異常之毒,也是三顆。希望你謹慎使用。”

接過陳浩遞過來的符紙和小玉瓶,趙新武眼睛一下子變得賊亮,激動的呼吸都急促了。

仔細檢查之後,他笑眯眯的收起,開口道:“小兄弟果然敞亮,有了這些,我的把握就強了幾分。”

“那就好,你先準備吧,希望快點。”說完,陳浩抱起黑貓,帶着公雞,走向一邊,溜達起來。

趙新武看着陳浩的背影,目光動了動,轉身開始吩咐起來。

半個多小時候,一行人收拾完畢,然後開着三輛越野車離開。

陳浩戴着黑貓和公雞,和趙新武坐在一輛車上。

趙新武拿出一張地圖,開口道:“我們要去的長生洞天,在太行山西南段天馬谷中。距離這裏四百餘里,入山另算。估計到時候要走近乎一天時間才能到。”

陳浩瞥了一眼地圖,道:“我很好奇,這個爲什麼叫長生洞天?”

趙新武看向陳浩:“因爲長生果,你不要告訴我,真的只是爲了王凱旋的魂魄!”

陳浩笑了:“難道我說爲了長生果,你纔信?”

趙新武道:“長生果,天地靈果,服之可增壽三百年。這對普通人是誘惑,對你們修士而言,誘惑更大,能讓你們擁有更多的時間修行,變得更強,難道這不夠嗎?”

陳浩點頭:“人命極限,百五之壽。一顆靈果,增壽三百,翻了兩倍,嘖嘖,說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不過在得到長生果前,我還是要找到王凱旋,因爲我找他,還有別的事。”

趙新武恍然,說道:“三十年前,外道八門的龍門,發現了長生洞天的存在,最終發出八門令,有五門迴應,聯手深入長生洞天,尋找長生果。可惜我們準備不充分,更小看了長生洞天的危險,魯莽的闖入了一個禁地,招惹了邪物,雖然我和兩位兄弟逃出來,他們還是被詛咒纏身,無可倖免。當時,王凱旋就是探險隊的其中一員,他是八門中的搬山一脈,表現的很低調,我記得在進入洞天之後,他還是完好的,只是闖入禁地,邪物逞兇,損失慘重,當時只顧逃走,也無暇顧及他人,但是他沒有從洞天內出來卻是真的。”

陳浩道:“你們遇到了什麼邪物?難道就沒有帶辟邪的東西?”

趙新武道:“怎麼可能不帶,童子尿,黑狗血,黑驢蹄,桃木劍,甚至有幾個人身上還帶了護身法器,結果都對那邪物無效,只有當時的龍門龍首,拿出了龍門世代相傳的龍牙釘,才把那邪物打傷,鎮住,爲我們爭取逃跑時間,可惜當時太亂了,想逃出來很難。”

陳浩默然,手在黑貓背上輕撫,似乎在考慮什麼。

趙新武繼續道:“當時我們逃出來後不久,被我們打開的門戶就崩塌了,被亂石掩埋,想要重新打開,沒有龐大的人力物力,根本不可能,我這一次帶了開鑿工具,準備從側面打個盜洞,不過這需要一點時間,希望小兄弟耐心等待。”

聽他這話,顯然對陳浩之前說的交給他完全不相信。

以他對修士的瞭解,在陳浩這個年紀,能夠入道都是不錯的了,要是能修煉出幾年法力,練就兩手小法術,那都是天驕。

努力把陳浩的等級放到能達到的最大,也做不到施法開山的程度。

陳浩倒也沒有爭辯。

他來此,就是爲了王凱旋。

只要完成了這個任務,就能得到十年道行,這纔是實打實的好處。

長生果?

呵呵,這玩意的確有,不過卻不是趙新武說的那樣,增壽三百年。

扯淡呢這不是,就算是再好的靈果,能夠增添的壽命也是有限的。甚至許多靈果都只是把人的生命力增強,讓人能夠活到壽命能達到的極限,讓人以爲是能增壽,實際上就是輔佐,算不上增壽。

長生果在道經中記載,曾經有人得到過,煉製成丹服用也才活到了一百八十三歲。除去人身極限,也就三十三年。和所謂的三百年,差了十倍!

所以這個只是趙新武口中說的長生果,陳浩不稀罕,也不相信。

而且昨天晚上在交流的時候,他不僅發現了趙新武三個人身上逐漸凝聚的死氣,也發現三個人看起來正常,實際上都有鬼心思,嘴裏說的話,有一半是真的就不錯了。

在趙新武說着後續行動的時候,陳浩一邊聽着,一邊感知後面跟蹤的一輛車。

那車上,赫然正是中年男子六叔和趙躍武。

另外,在其他方向,也有一撥人正在尾隨,緊追不捨。

陳浩摸着黑貓的毛髮,腦袋側過,看向窗外倒逝的風景,嘴角揚起一絲微笑。 七一九章 飆戲

第二天,下午兩點,太行山西南一處山峯腳下。

車隊在一個村莊停下修整,然後一個小時後,直接出發,直奔山中。

進山的時候,隊伍裏多了一個人,是個本地山民,年紀不大,二十多歲不到三十的樣子,說着讓人聽不懂的當地話,只有趙新武能夠交流,按照他的解釋,這小子的父親,就是當年爲他們帶路的,不過他父親早幾年病死了,這小子打小跟父親闖山,也得了幾分識路的本事。有他帶路,能避免很多彎路。

對此,陳浩表示理解。

順着山路前進,一路上彎彎繞繞,在夜色降臨的時候,隊伍到了一處山谷口。

到了這裏,趙新武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就是這,那長生洞天,就是從這裏進去,當年我們就是走的這一條路,穿過這個山谷,就是萬毒溝,那長生洞天的入口,就在這萬毒溝中。”

隨行的人都是大喜,急忙查看。

陳浩抱着黑貓,目光古怪。

他意念一直感知着後方的跟蹤。

原本中年男子六叔和紅毛一起,但是在到了山村後,他們居然和另外一夥人匯合了,然後追在後面。

這就有意思了。

愛比煙花易冷 紅毛不是趙新武的兒子嘛,怎麼看樣子似乎有些不一樣呢。

不過這一撥人,也都是個個死氣纏身,看來這所謂的長生洞天,真的是個凶地啊!

陳浩又看向山谷前方,隱約能夠發現,有一種寒意侵襲。

就連黑貓和公雞,到了這裏都變得凝重起來。

歡喜夠了,繼續前行。

夜色中趕路,速度不快,更別說衆人都是攜帶着不少物品。

青年山民也沒怨言,因爲進山前,趙新武直接把兩萬塊錢丟在他面前,讓他今天帶路,找到萬毒溝。

在足夠的金錢面前,沒有什麼不能做到。

一路前行,不到一個小時,穿過了山谷,前面出現一片狹長的裂縫。

這裂縫兩邊,草木旺盛,隱約也能聽到底部有水流聲,看起來平平無奇。

不過到了這裏,山民卻是打死不肯走了,表示只能到這裏,剩下的路,就靠你們自己。

看他眼神,顯然對那裂縫十分畏懼。

趙新武經歷過一次,也沒強求,並且趁機在山谷開闢營地,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去萬毒溝找當初的那個洞天入口。

對此,陳浩心思一動,沒有作聲。

很快,宿營地弄好,衆人簡單用過晚餐,就各自休息。

陳浩單獨享用一個帳篷,在宿營地逐漸安靜之後,陳浩揮手間,佈置了一個小幻陣,製造出自己正在休息的幻象,然後本身則帶着黑貓和公雞離開,先來到了跟隨的紅毛這邊。

之前感知,他們遠遠吊在後面,隱藏的很好,至少沒有被趙新武發現。

但這卻瞞不過陳浩。

這時候,紅毛一羣人正躲在一個帳篷內商議什麼。四周一羣漢子警戒。

陳浩幻術護身,直接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七日,魔鬼強強愛 “六叔,你說那個假貨,這一次會不會露出馬腳?”紅毛此刻,展現出了和以前的他完全不一樣的穩重氣質,眼神更是銳利逼人。

中年男子道:“不好說,要看到底能不能找到那個東西了。他處心積慮,冒充武爺這麼多年,肯定就是爲了那個東西。要不是當初武爺跟我留過一種只有我們兩個才知道的對接暗號,我都無法發現他是假的。”

紅毛咬牙切齒道:“想冒充我父親,哼,老東西,也配讓我喊爸,這長生洞天所在,已經被我們這些年陸陸續續埋了幾噸的炸藥,就等着這假貨前來,現在機會來了,定叫他有進無出。”

聽到這裏,陳浩一愣。

真是意外啊。

趙新武是假的?那他是誰?他要找的東西是什麼?

而且紅毛一行人過來,居然是爲了殺趙新武?

可是這不對勁啊,既然知道是假的,那直接拿下審訊就是,何必弄這麼麻煩,居然隱藏了幾十年,把人當真的老爺伺候!

這種耐性,只怕也是所圖非小。

“小武爺,你是武爺唯一嫡子,這些年我也一直暗中教你地脈堪輿術,你也不負所望,幾乎超越了我,我很欣慰,但是小武爺你要記住,武爺這一脈,九代傳承,就是爲了尋找那件神物,到了武爺這一脈,終於能夠肯定此物就在長生洞天中,你一定不要輕舉妄動,先完成了武爺的夢想,我們再來對付那個假武爺。”

紅毛似乎有些不甘心,不過考慮再三後,還是點頭道:“我知道了六叔,不會衝動的。”

中年男子笑道:“那就好,嗯,不早了,先去休息,萬毒溝中,夜晚纔是最嚇人的,根本無法通行,只有等白日毒物潛伏,才能通過,我們要想黃雀捕蠶,就必須養足精神。”

紅毛道:“行,那六叔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

隨後帳篷內的人散去。

陳浩以爲這算完了,正打算離開,突然他眼神一動,繼續關注。

然後,陳浩錯愕的發現。

原本和紅毛客氣,看起來很慈愛的中年男子,在紅毛離開後,目光變得陰冷,拿出一張破舊的地圖,指點了幾下,臉上露出冷笑。

而進入一個帳篷的紅毛,躺在吊牀上,嘴中發出幾乎不可聞的聲音:“老狐狸。”

陳浩:“……”

臥槽,從這些細微的表情和話語,就能看出,這和自己剛纔想的,又不一樣了。

穿越之和妖談戀愛 這些人,沒有一個說真話啊,都在虛僞的應對,讓自己都信了。

影帝級的表演啊!

陳浩略一琢磨,突然咧嘴笑了。

“都喜歡飆戲是吧,那就好好的表演,我讓你們來演一出大戲。”

想着,陳浩轉身,帶着黑貓和公雞,毫不猶豫的直撲萬毒溝。

進入其中,陳浩就發現,這裏沒有蟲叫,但是感知中,幾乎每一處地方,都會有各種小生靈潛伏。

都說是萬毒溝了,顯然這裏的小傢伙們,都有毒。

陳浩進來,瞬間吸引了周邊一片小傢伙的矚目。

這時候,公雞瞪眼,咕咕一聲,瞬間,周邊的小生靈散逃一空。

隨後,公雞開路,陳浩跟隨,直接來到了裂縫的深處。

一路感知,終於,陳浩發現了一處塌方。

這塌方看起來很久遠了,塌方上都生了草木。

意念感知,無法透過塌方觀察裏面情況,不過陳浩意念卻感知到,在塌方側面二百多米外的一處背面,有一個被草木遮掩的洞口,直通深處。 七二零章 活的山脈

身影一掠,到了洞口處。

陳浩仔細打量片刻,眼神微動,猛然揮手,一道虛影在面前浮現,正是王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