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不二逃跑后,德林城的掌控權自然重新回到聞凱源手上,就此,從十里城到哈二城之間,再無障礙。半月神州西邊這一小塊土地完全變成聞凱源的勢力範圍,也是他日益壯大自我的根基所在。

其次,第二件事,也就是任命包洞明為哈二城城主之事。

新任城主上任自然需要得到聞凱源的首肯,因此,解放德林城后,聞凱源便率領大部隊入駐哈二城。並於當天晚上,聞凱源召見包洞明。那是兩人第一次見面,包洞明便以自己的學識使聞凱源為之折服,聞凱源總算明白葛三天為何如此推崇包洞明,甚至不惜拿哈二城的城主之位作為交換籌碼。

聞凱源喜出望外之際,如獲珍寶,隨之聞凱源邀請包洞明留下來過夜,包洞明也爽快答應,兩人席地而坐,徹夜長談,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第三件事,最後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確立階層管制制度和軍政分管制度。

包洞明的提議再加上聞凱源自己對於部下的管理日漸感心有餘而力不足,連城盟國這一概念終於走向現實。

聞凱源將十里城,阿普落城,德林城,凱旋城,奇石城,哈二城六城的城主全部召集到哈二城,召開城主大會,同時頒布政令。

那一日,聞凱源正式擔任連城盟國的盟主,對的,就是盟主,為了暫時性避嫌,在包洞明的建議下,聞凱源把國這一概念換成盟。

連城盟國因此正式命名為四方聯合城市盟約國,簡稱四方盟國。定都哈二城,並將哈二城更名為四方城。

德林城的名字畢竟是原城主德林起的名字,所在,這次大會上,德林城也正式更名為開源城。開源城這個名字就是按聞凱源的名來命名的,而且名字還是德林城的城主車lifan自己提議。

除此之外,聞凱源還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把當初葛三天從東方家族手裡偷來的妖心當著一眾將領和士兵的面賞賜給布沙納,就是當初哈不二圍攻德林城之時,冒死突破哈不二的包圍,趕來哈二城向聞凱源報信的那名原德林城警衛隊隊長,布沙納。

可以說,哈二城的戰役中,如果沒有布沙納及時報信哈不二出現己方後方,聞凱源有可能會因哈不二偷襲而敗於哈不二之手。

聞凱源這種公開鮮明的做法就是為了讓士兵們明白,只要立大功,即便想成為修鍊者都可以實現。並且聞凱源還將布沙納提拔為凱旋城城主,從此以後,阿強卸任凱旋城城主一職。

既然是軍政分管,這政部的事解決后,自然輪到軍部。

四方盟國的軍隊依舊稱為遠征軍。遠征軍設立最高軍職,元帥,這一職位暫時由聞凱源自己兼任。

元帥之下則是大將軍,上將軍,衛將軍,少將軍,校尉官,再下則屬士兵榮譽稱號之類,比如百夫長,十人眾。

無須質疑,大將軍一職當由近東擔任。上將軍則有阿強和鄭常庄兩人。聞凱源為了獎勵鄭常庄在德林城的戰鬥中手刃德林,特意提拔他為上將軍。衛將軍和少將軍的數量便多許多,比如西門虎,布工卡,小飛等一干貢獻較高的將領。校尉官則更多了,有些是修鍊者,有些則是軍功較高的士兵。

遠征軍內千人成團,常規步軍暫時只設三個團,三個團的團長分別是上將軍阿強,上將軍鄭常庄,衛將軍西門虎。此外,還有衛將軍小飛統領的騎兵團,還有特殊的火器團。

……

葛三天臨近哈二城的城門之時便發覺,此地於以往發生非常大的變化,以前,哈二城的城門可沒有這麼多人排隊進城。

不過,葛三天倒也耐著性子,排起隊來,畢竟這裡是己方的城市,身為一名有頭有臉的人,有必要做好榜樣。

正當排隊等待之時,葛三天無意聽到前面兩個行商的對話,於是開口問道:

「請問兩位,你們剛剛一直在討論的四方城是哪裡的城市?」

兩名行商詫異回過頭看了看葛三天,還有角鹿老馬,當即回答:「這位公子哥還不知道吧!四方城就是哈二城,已經改名了。」

葛三天有些疑惑,他不就出去幾日時間嗎?怎麼就改名了?

「願聞其詳!」葛三天請求行商告知詳情。

兩名行商心想,反正大家都在排隊,閑著也是閑著,說一說也不礙事,還能結交朋友,於是把這段時間裡他們聽聞的事一五一十告訴葛三天。 葛三天從行商的口中了解不少他離開后發生的事情,並且,交談期間,他和兩名行商一起通過城門進入四方城。

進城后,葛三天便向兩名行商告辭,接下來他必須去四方城的城主府確認那些事。

此時,聞凱源正好在四方城的城主府處理公事,聽到衛兵來報,葛三天已經回來,驚喜之餘還不忘拉起包洞明一齊去迎接。

「到底是什麼風,竟然能把三天兄弟風回來!」聞凱源一見面便挖苦葛三天。

葛三天詫異地打量著眼前的聞凱源和包洞明。

「跟外面傳聞一樣嘛!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開始好上的!」葛三天好奇問道。

「洞明兄做事認真負責有計劃,可不像三天兄弟你啊!連去哪裡,去多長時間都不提前告知!」聞凱源繼續挖苦葛三天。

「盟主過獎了!」包洞明知道聞凱源的意思於是配合他謙虛回應。

「洞明兄,不是跟你說過,我們之間不必如此拘束,互相稱呼名字便可。」聞凱源道。

「規矩便是規矩,既然定下來,所有人都必須遵守。」包洞明嚴肅回答。

「你看,你看,你看看人家洞明兄,如此自律,如此才華,堪當一國之師。」聞凱源面對葛三天毫不吝嗇誇讚包洞明。

……

葛三天愣愣地看著兩人在自己面前做作,感覺非常無語。

「感情你倆是來向我秀恩愛來的,阿源兄弟,有了新歡后,這麼快就忘記舊愛,可不太好啊!」葛三天道。

「怎麼會呢!三天兄弟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遠都不會改變,當然,對我來說,洞明兄也非常重要。」聞凱源絲毫不介意擺擺手。

葛三天聽后,全身雞皮疙瘩都要起來,驚得他趕緊扯開話題。

「話說回來,接下來的計劃,你確定了嗎?」葛三天注視聞凱源問道。

葛三天突然認真起來,倒讓聞凱源有些詫異,兩人共事時間也不短了,聞凱源非常清楚,葛三天露出那樣的表情,必然有事。

「我個人更偏向鞏固勢力,不過,本來便想等你回來一起商討,現在時機正好。」聞凱源回答。

「那還等什麼,去你的辦公室繼續聊!」葛三天邊走邊催促道。

聞凱源看著葛三天一馬當先走在前頭,無奈笑了笑,對包洞明道:「走吧!」

「對了,你的辦公室往哪邊走?」葛三天突然回過頭問聞凱源。

聞凱源表情更無奈,指著左邊的廊道回答:「左邊。」

不一會兒,三人便來到聞凱源的書房,當即,聞凱源令僕人給葛三天還有柚子送上吃的,葛三天和柚子絲毫不客氣,風捲殘雲般一下子將食物掃光,可憐的角鹿老馬只能呆在獸房吃草料。

「我還不知道我們這邊具體情況呢!我聽說,你把哈二城改名為四方城,還定為都城,這是怎麼一回事?還有德林城的情況又怎麼樣了?」葛三天把最後一口食物咽下肚子后立即詢問聞凱源。

「洞明兄,如果不介意的話,你來跟三天兄弟說明吧!」聞凱源有些嫌棄葛三天,於是對包洞明吩咐道。

「是。」

包洞明點頭答應,隨後盤坐下來,與葛三天面對面,講述這段時間裡做出的決策。

葛三天仔細聽著包洞明每一句話,比較罕見的不插嘴打斷別人。

「……這便是盟主接下來的計劃,以上,結束。」

僅僅三分鐘,包洞明便將所有事情向葛三天解釋得一清二楚,這種工作態度,的確甩葛三天幾條街。

「哈哈!包洞明,我就說你會跟我們合得來!」葛三天突然對包洞明大笑。

「謀士本則,擇明主而居之。」包洞明淡淡回答。

「別這麼見外嘛!以後我們也是朋友了。」葛三天直起身伸出手拍拍包洞明肩膀。 葛三天已經從包洞明口中了解清楚聞凱源現階段的處境,接下來該輪到他發表他從中都城回來后的見解。

「其實,我去了一趟中都城。不僅如此,還見到了靈天和中都城城主。」葛三天平靜說道。

聞凱源和包洞明聽后皆驚訝不已。

「你是在什麼狀況下見到他們的?他們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嗎?」聞凱源問道。

「當然知道!還差點回不來!」危險過後,葛三天已然淡忘當時那份緊張感。

「靈天的確是一名悟境修鍊者,並且他還有一頭化氣等階妖獸,雖然良山也是悟境修鍊者,但是,靈天給我的壓迫力更強。如果不是柚子的同伴救助,我估計已經死於靈天的火焰法術之下。」葛三天輕描淡寫當時死裡逃生的場景。

寵愛成癮:萌妻不好惹 「靈天出現中都城,難不成他已經把中都城收入囊中?」包洞明驚奇問。

「當然沒有,在我來看,中都城的情況有點特殊,而且靈天似乎非常忌憚中都城的城主,完全沒有跟中都城起衝突的意思。」葛三天不假思索回答。

以靈天的實力,對付數十修鍊者有點困難,但,如果他只暗殺其中一名修鍊者,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所以,只有另一種可能,中都城存在能對抗靈天的人,或者妖獸。

「嗯,那麼說,中部地區南面有可能已經淪陷,我們也不能悠閑悠閑下去嗎!」 吃雞之無限升級系統 聞凱源抬手墊著下巴沉思。

「我猜測中都城的城主不太願插手外界的紛爭,我們的重點對象依舊是靈天,也許將來某一天,我們跟他會迎接一場決戰也說不定。」葛三天道。

「不是也許,而是必然,以四方盟國和靈天的勢力擴張速度來看,不出一個月時間。」包洞明糾正葛三天道。

「嗯!不過,目前為止,靈天沒有一次出手干預我方的發展,這點,我倒應該感謝他。」聞凱源笑了笑。

「只能說他根本沒有把你們當對手。」包洞明淡淡道。

葛三天聽后,一拍包洞明肩膀,笑道:「什麼你們,包洞明你也太見外了,應該說我們,我們,還有,悟境強者也有悟境強者的傲氣,不屑使用小手段不是正常的事?」

「如果真是這樣,慣用小手段的你,在靈天面前豈不是什麼都不算!」包洞明瞥了眼葛三天。

「你這麼說,真讓我傷心啊!我們不是朋友嗎?朋友不是應該相互支持,相互鼓勵嗎?」葛三天唉聲嘆氣。

……

聞凱源見葛三天並不排斥包洞明,暫時放下心來,本來他心裡還有點小擔憂,擔憂葛三天會有隔閡,畢竟他突然重用包洞明。

「三天兄弟,還有一件重要的事,你記不記得?」聞凱源問葛三天。

「什麼事?」葛三天疑惑不解,他的腦子確實沒轉過來,沒想到聞凱源想要表達什麼東西。

代妾 「良山寨子那件事!」聞凱源解釋道。

「哦!我想起來了!」葛三天恍然大悟。

「相比靈天,目前來說,那裡對我們更重要,我本已打算暫時將四方城裡的事務交給洞明兄和近東,自己帶人回去,現在你回來的正是時候。」聞凱源繼續解釋道。

聞凱源說的良山寨子那件事,就是讓他踏入修鍊者行列那件事,良山寨子,原良山的住處,後院那個山洞裡的綠元池,也是妖元池。

良山曾於石壁上留言,綠元池每隔三個月便迎來一次噴泉。雖然聞凱源不知道上一次噴泉具體是什麼時候,但,現在距離他吸納綠元踏入修鍊者行列的那時候的時間間隔已經超過了三個月,因此,綠元池必然已經湧出綠源。

此次,聞凱源打算將所有還未踏入修鍊者行列的兄弟一起帶回去領悟修鍊真諦,包括葛三天,雖然聞凱源知道葛三天是人類,但,他依舊希望葛三天能像他一樣成為修鍊者,當做是聞凱源自己對葛三天的一點點報答吧!

「確實,雖然擴張勢力也非常重要,但,我們更缺少頂尖戰力。」這時候葛三天回想起在中都城與靈天發生衝突時的場景,那時,中都城城主的出場可真是前呼後擁啊!而且照當時的情況來看,那些人應該全都是修鍊者。

總裁大人請愛我 「明日,我通知鐵子他們,我們一齊回去。」

時間緊迫,聞凱源必須儘快處理掉,再返回四方城。

「好!」葛三天點頭。

至於聞凱源為什麼不讓葛三天他們自己回去,而他則留在四方城指揮前線作戰,這其中關乎到聞凱源自己的私心。

綠元池可是讓良山跨過入境和悟境之間的天檻的存在,對於修鍊者而言,那簡直是比江山,比財富更誘人的寶物。即便聞凱源敗於靈天,只要有綠元池,只要他能突破悟境,他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當然,綠元池不是萬能的,悟境也不是那麼好突破的,一切還要看機緣。 三日之後,葛三天,聞凱源,鐵子,耗子,小飛,再加上聞凱源從村莊帶出來,並一直隨軍征戰的另外六名兄弟,共十一人,回到他們走出凱旋城的第一戰的戰場,曾經良山強盜的寨子。

此時的良山寨子已經變成一座大村莊,裡面居住著數百民眾,其中大多數是殘疾人,他們曾經的身份都是一名士兵,但是,在戰鬥中,他們受了重傷,無法繼續正常地參加戰鬥,於是聞凱源將他們全部安排到這裡頤養天年。

良山寨子附近地域開闊,有山有水,作為養老之地,再好不過。

聞凱源一騎當先走在道路中間,並回應著向他打招呼的半月族,他們曾經是他的部下,曾經在戰場上為他拚命的人。

半小時后,聞凱源一行到達良山曾經的宅房,只不過,現在這座宅院已經變成聞凱源的所有物。

他們徑直走入後院,原來被封起來的洞口依舊如當初那個模樣。

再次來到這裡,耗子和小飛都特別激動,他們倆當初親眼見證聞凱源成為修鍊者,現在終於輪到他們,能不激動嗎?

「推開石門。」

聞凱源鎮定自若說道。

「是,源哥!」

耗子當即招呼弟兄們一齊搬走遮擋物,同時將石門推入。

「源哥,我的傷還沒好,會不會成不了修鍊者!」小飛擔憂地問聞凱源,上次襲擊戰鬥中,他與周倫死磕,導致重傷瀕死,身體到現在還沒恢復好。

「不礙事,我上次也是跟你一樣。」聞凱源安慰道。

「那麼說,我也能像源哥一樣成為修鍊者!」小飛聽后非常激動。

「一定可以,你們都可以成為修鍊者。」聞凱源笑了笑。

在聞凱源和小飛交談之間,石壁被耗子等人推開。

「源哥,門推開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聞凱源下令。

「好! 下弦月愛人(中) 我們進去!」

聞凱源望了望洞口,自信一笑,帶頭走入山洞。

說實話,聞凱源也有些激動,如果他帶來的九名兄弟全部成為修鍊者,就相當於他的勢力中一下子增加九個修鍊者,以後對抗靈天之時,又能增加一成勝率。

與其他人不同,葛三天卻非常平靜地走在最後面,他已經知道人類是不可能成為修鍊者的,所以他拒絕了聞凱源的好意,不過,轉而,他徵求聞凱源同意后,把這個機會讓給角鹿老馬。

「老馬,是鳳凰還是雞,就看你自己了。」

葛三天拍了拍角鹿老馬的肚子。

角鹿老馬似乎感受到葛三天對自己的期待,低下頭蹭了蹭葛三天。

當葛三天跨過木門,進入山洞中間的密室時,果然發現綠元池正散發星星點點的綠光,看來,良山並沒有騙人。

「是綠源沒錯!」聞凱源驚喜的聲音傳入眾人耳朵。

他已經獨自一人走過去感受綠元的沐浴。

僅一瞬,聞凱源便走出綠元池,離開之時,聞凱源還回頭看了一眼,眼神帶著一絲不舍。

「這裡便是我成為修鍊者的地方,這個散發綠光的池子叫綠元池,那綠光便由濃厚的妖元凝聚而成。現在,你們也將走進去,領悟修鍊大道。在這裡,我必須告誡你們,你們一定要銘記在心,綠元池的存在屬於我們最高機密,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任何人都不可以!」聞凱源表情嚴肅面對自己這幫兄弟。

「是,源哥。」一眾兄弟壓抑住激動的心,認真回應聞凱源。

聞凱源的目光在他們臉上一個接著一個劃過,滿意地點了點頭。

「小飛,你先下去!」

「是!」

……

聞凱源指揮起自己的兄弟,一個接著一個踏入綠元池,並指導他們該如何做。

「你們聽我的指示,放鬆身體,靜下心,慢慢感受身體的變化……」

待到聞凱源的人全都進入綠元池后,葛三天才將角鹿老馬拉到綠元池的邊緣。

「相信自己就行!」葛三天有些感慨摸了摸角鹿老馬的鬚髮。

如果說不羨慕,葛三天自己都不相信,不過,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再逞強也沒辦法。 「這一次綠元池裡妖元的濃度比上一次稀疏不少。」聞凱源和葛三天邊走邊聊一齊走出山洞。

「只能說,上一次運氣好,累積兩份或者三份的量。」葛三天回答道。

「你認為他們九個人能成功幾人?」聞凱源問。

「再怎麼說,關於修鍊者的事,我基本一竅不通,當然,我希望小飛他們全部成為修鍊者,包括我的老馬!」葛三天笑了笑。

「也是,連我都沒法預測。唉,大戰越是臨近,我的心越難以平靜下來!」聞凱源嘆息著說道。

「難道太興奮了,連覺都睡不好?」葛三天開玩笑般回應聞凱源。

「不是!」聞凱源表情認真地搖搖頭,接著道:「或許是緊張吧!或許是害怕!」

「害怕?阿源兄弟,你怎麼也會害怕?」葛三天以為聞凱源也在跟他說笑。

「未然,的確是恐懼般的害怕,當得到一切后,又害怕下一秒突然會失去,失去領地,失去軍隊,失去力量,失去阿強他們,還有你。」聞凱源沉重地說著。

「原來如此!」葛三天似懂非懂點點頭。

「人類世界有一句話,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靈天並非萬能的,即便是悟境修鍊者,同樣有弱點,只要我們把握好機會,就能一擊必殺。」葛三天樂觀說道,畢竟葛三天參與過火離和神兵小隊之間的戰鬥,他內心沒覺得悟境修鍊者有多厲害,至少比火離弱吧!

「希望如此。」聞凱源長長出了一口氣。

「三天兄弟明明只是一個人類,力量也不及我們普通的族人,卻擁有一顆比悟境修鍊者還要強大的內心,實在讓我羨慕啊!」聞凱源誇讚起葛三天。

「嗯!難不成其實我非常厲害的,只是我自己沒發覺?」葛三天假裝認真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