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崔婷婷確實知道,知道顧銘的意思是指他應付得過來,身體吃得消。

這是應付得過來,吃得消的問題嗎?

這是以後咋辦的問題。

她問顧銘:「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全部娶回家?」

師雅張嘴,想說,「想的美,法律才不會容許顧銘這樣胡作非為,非得讓顧銘知道,觸犯法律的後果有多麼嚴重。」

但是,想了一下,這樣傻~逼的話她沒有講。

華國,不止她一個人懂婚姻法,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顧銘好歹也是大學生,怎麼可能不知道重婚罪嘛。

顧銘是不可能犯這樣低級的錯誤的,她好奇顧銘如何處理他那麼多的女人,豎起耳朵認真傾聽。

顧銘沉思片刻后說:「全娶不可能。」

「打算玩膩了拋棄?」 三界主宰 崔婷婷黑臉道。

她吃過這樣的苦,知道被男人拋棄後有多麼難過。

她可以容忍顧銘花心,但是容不下顧銘玩膩了之後,把一個女人無情給拋棄。

她覺得顧銘不娶,就是玩膩了拋棄,非常生氣,生氣說:「你要是連這種事情都幹得出來,以後別來找我,我沒有你這樣的弟弟。」

顧銘吐血,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他哪是那個意思,崔婷婷這是拿起半截話就跑,就不能等他說完?

顧銘埋怨道:「姐,能讓我把話說完嗎?要是我說完,你還這樣,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行,你說。」崔婷婷給顧銘機會說,也不願意相信她相中的男人是那樣的人。

顧銘接著說:「我不全娶,不是因為我不想,而是因為她們有些不會嫁。」

「為什麼不會嫁?」崔婷婷疑惑道。

「不想跟著顧銘一起犯罪憋。」師雅忍不住說,在想崔婷婷是不是傻,顧銘怎麼可能全娶嘛,他只能娶一個好不好。

崔婷婷:「……」

她當然知道華國是一夫一妻制。

但是,世界上有大票的國家不是一夫一妻制。

對於沒錢的男人來講,出國,改變國籍結婚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對於顧銘這種有錢男人來講,只要他想,那就可以做到。

師雅還是太年輕,不知道狗急跳牆這個道理,把顧銘憋急了,這種事情,顧銘師幹得出來的。

不多說,她等顧銘的解釋。

顧銘撇嘴道:「人家不想嫁憋,還能怎麼樣?」

「不想嫁?」

崔婷婷詫異道:「她們願意跟你在一起,為什麼不願意嫁你?不想給自己以後要份保障?」

顯然,崔婷婷誤會了,誤會那些女人是因為顧銘有錢才跟顧銘在一起的。

不排除錢的因素。

但絕對不是最主要因素。

顧銘能夠征服如此眾多的女人,靠的是他過人的本事。

一一告訴崔婷婷?

太麻煩,太浪費時間,顧銘有更好的辦法。

顧銘問崔婷婷,「姐,你說的保障是指錢嗎?」

崔婷婷點頭,顧銘繼續說:「你知道她們的身份嗎?」

「她們什麼身份?」崔婷婷好奇道。

顧銘講了幾個給崔婷婷。

崔婷婷聽后,傻眼了,獃獃坐在那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不敢相信,剛才那些女人中,居然有幾位是身價幾十億的女老闆,更不敢相信,其中還有出生豪門的女子。

這樣優秀的女人,出生這麼好的女人,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至於給顧銘當情人嗎?

她有種這個世界太瘋狂,老鼠都給貓當伴娘的錯覺。

然而,師雅很是淡定。

身價幾十億的女老闆?申海市其它豪門女子?

是,很牛,是她和崔婷婷需要仰視的存在。

但是,這些女人在蘇曼面前只能算個屁。

顧銘,可是連蘇曼都能搞定的男人,搞定這些女人,在她看來,不是什麼難事,她只是好奇顧銘如何搞定她們的罷了。

當然,她最好奇顧銘是如何搞定蘇曼的。

這是打死她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要不是她親眼看到顧銘被蘇曼的保鏢帶走,沒有時間,她都懷疑,顧銘發給她的照片是假的,是顧銘找高手P的圖。

她很想問,但是她知道,顧銘不可能告訴她,知趣的選擇了不問。

很久。

顧銘覺得崔婷婷差不多消化了這個重磅消息,才說:「姐,你現在知道她們為什麼不會嫁給我了吧!!」

崔婷婷回過神來,點頭說:「知道,她們不差錢。」

話糙理不糙。

事實卻是如此。

但是,也沒有這麼簡單,還有一點重要原因,那就是她們的家人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

當然,那是現在,等以後,他們巴不得。

妖龍古帝 到那個時候,想不想娶,顧銘一句話的事情。

但是,這些話顧銘沒有講,八字還沒有一撇的事情,講出來除了挨懟,只能挨懟。

現在,先把崔婷婷這關過了,以後發展到那一步再說,萬一沒有發展到,也不怕自己打自己臉不是。

進退自如。

美滋滋。

顧銘趁熱打鐵說:「姐,現在你不生氣了吧!!」

說著,顧銘又把魔爪伸了過去。

這是最好檢驗崔婷婷生不生氣的方法。

結果,崔婷婷還是不讓他摟。

「還生氣?」

顧銘無語說:「姐,我都解釋這麼清楚了,你怎麼還生氣?別生氣了行不行?」

崔婷婷說:「把剛才那小姑娘的事情說清楚我就不生氣了。」

惡狼的契約情人 「許彤?」

「她有什麼好說的?我又沒有跟她上過床。」

「真沒有?」崔婷婷不敢相信的說,不敢相信顧銘還有放在嘴邊肉不吃的道理。

「真的!」

顧銘舉起手說:「我可以發誓,我要是睡了她,我……」

「行了,別說了,我相信你。」崔婷婷打斷道,到不是真這麼容易就相信了顧銘,而是假如事情發生,哪怕現在把顧銘千刀萬剮都沒有用。

她覺得,與其讓顧銘去死,還不如讓顧銘承擔責任。

她說:「以後對人家小姑娘好點,你看你剛才把人家傷成什麼樣子了,萬一她一時想不開怎麼辦?你想過後果嗎?」

顧銘拍著胸脯說:「姐,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對許彤好的。」

師雅:「……」

崔婷婷一席話,讓她三觀盡毀。

要是崔婷婷是顧銘親姐,說出這樣的話,她還勉強能夠接受,畢竟扶弟魔,弟弟做啥當姐姐的都能忍。

可,崔婷婷不是顧銘的親姐,甚至不是親的表姐,而是顧銘的女人。

這忍得了?

忍得了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別的女人?

崔婷婷用實際行動告訴她,她不僅忍得了,還讓顧銘做好,別辜負人家。

好一副姐弟情深的畫面。

她無力吐槽,明白了,顧銘為何這樣無法無天。

有這樣的姐姐包容著他,他不無法無天,誰無法無天?」

縱容的結果。

有朝一日崔婷婷會後悔的。

師雅覺得以後一定如此。

現實很殘酷。

有朝一日師雅會明白的,明白跟顧銘在一起,有多麼的「幸福。」

至於現在……

顧銘再次把魔爪伸向崔婷婷。

很順利,順利摟上崔婷婷的小蠻腰。

顧銘開心了,他這是搞定了崔婷婷的節奏啊!!

至此,跟他有特殊友誼的女人全部搞定,剩下幾個,還是那句話,過去意思意思,表示他知道她們來了就行。

到了讓崔婷婷和師雅離開的時候了?

想了一下,顧銘覺得不走也可走,畢竟崔婷婷和四女見過,再讓她們見一見,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至於師雅……

還是那句話,現在無需管她,她沒有資格吃醋。

當然,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她們兩個都是醫生,她們留在這裡,說不定可以幫上忙。

這樣一想,顧銘就不打算讓崔婷婷走了,說:「姐,你既然來了,就別急著回醫院,中午我們一起吃飯。」

然而,崔婷婷拒絕說:「吃飯就算了,你跟思雨她們去吃,我和師雅隨便吃點東西就好。」

一起來的,她可干不出半途拋棄師雅那種事。

豪門不良妻:總裁,你過來 師雅暗自誇崔婷婷仗義。

顧銘早有所料。。

不意外,立馬把目光投向師雅,邀請道:「師醫生,賞個臉,中午吃頓便飯如何?」

這個面子得給顧銘。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皮一下。

師雅皮笑肉不笑的說:「無功不受祿,顧大老闆的飯我可不敢隨便吃,顧大老闆還是另請她人吧!小女子受不起。」

顧銘:「……」

師雅這是誠心找事,誠心跟他過不去。

麻蛋,他還是太善良,早知道師雅這樣,那晚才不會輕易放過師雅,非得讓師雅親他個十五六次才罷休。

以後也不遲,先拿小本子記上。

至於現在,當然是得說好話。

顧銘笑著說:「師醫生嚴重了,一頓便飯而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

頓了一下,顧銘又說:「要是師醫生覺得良心不安,下午有空,可以留下幫我做點事情。」

「什麼事?」師雅問。

「就是……」

顧銘把他想的事情講了出來。

他覺得不是什麼大事。

但二女卻覺得非常有必要,崔婷婷忍不住埋怨顧銘說:「這種事情你咋不說?萬一我們今天有事來不了怎麼辦?那你豈不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顯然,崔婷婷覺得寶麗集團在評審團裡面做手腳的概率很高,搞不好今天來的那幾位醫學會的專家,私下都收了寶麗集團的黑錢,會偏袒寶麗集團。

師雅也是這樣覺得,知道現在有些專家毫無底線可言,淪為金錢的奴隸。

怕?

顧銘壓根不怕,厲聲道:「敢讓我吃啞巴虧,我會讓他們名譽掃地,這輩子都別想抬起頭來做人。」 好狠!

她們忍不住替那幾位專家默哀,得罪誰不好,跑來得罪顧銘。

至於說顧銘能不能做到……

講真的,這一點她們沒有懷疑過,覺得顧銘有本事做到。

至於為什麼,理由卻是不一樣。

崔婷婷的理由是顧銘以往的表現,她知道的,得罪她的,得罪顧銘的,都沒有好下場。

師雅則是因為蘇曼。

只要顧銘有臉找蘇曼幫忙,申海市就沒有幾個人能有好日子過,區區幾名專家,不在話下。

當然,現在說這些為時尚早。

她們不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放過一個壞人,一切用事實說話。

不多說。

等下午到來。

爹地寶貝:總裁新婚100天 現在,崔婷婷覺得這個忙師雅得幫,她一個人,不是那些專家的對手。

她幫顧銘說話道:「師雅,既然顧銘下午想求……」

聽到這,聽到那個「求」字,顧銘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想打斷崔婷婷的話,糾正一下。

他不是求師雅,而是給師雅一個表現的機會,如果師雅不願意幫忙,他有的是辦法找到比師雅更厲害的人來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