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醫院,兩人分開,裝出一副他們不是一起來的樣子。

至於等會怎麼回去,他們在來的路上已經商量好,等會劉羽欣會去探望秦思雨的父親,這不就一塊回去了嘛。

住院部。

秦思雨站在一樓大廳等待顧銘的到來。

自然,不能是穿教導學員時的緊身運動裝,她要是把那個穿出來,指定嗨爆全場,引得路人紛紛駐足圍觀。

今天,秦思雨穿著一條過膝花格子雪紡連衣裙,相當保守,只有一小部份雪白的小腿、胳膊露在外面。

但儘管如此,她婀娜的身姿,迷人的外表,依然引得路過的男人側目觀看。

主治王醫生陪同一名男子路過,男子看到秦思雨,眼前一亮,問:「王醫生,這女人你認識嗎?」

「認識,我一個病人的女兒,就我剛才給你說的那位患有嚴重心衰竭病人。」王醫生趕緊回話,不敢有任何怠慢,因為對方不僅是醫院花重金從國外請回來的內科專家,現在更是他請教的對象。

「這麼巧?」

譚鵬嘴角不自然的翹了起來。

他剛回國,身邊正缺少一位可供玩弄的女人,這位就不錯嘛,他很滿意。

他笑著說:「能介紹我認識嗎?」

「這當然可以!!」王醫生直接應道,沒有多想,那不是他操心的事情。

他把譚鵬帶到秦思雨面前,看到主治醫生過來,秦思雨不敢怠慢,趕緊招呼道:「王醫生好!!」

「秦小姐好!!」

簡單的寒暄后,秦思雨問:「王醫生有事嗎?」

「有!!」

王醫生沒有傻到直接說譚鵬想要認識秦思雨,而是指著譚鵬介紹道:「秦小姐,這位是我院的譚專家,我特意請他來替你父親瞧病。」

頓了一下,王醫生拍起馬屁說:「譚專家可是我院從國外知名醫院請回來的專家,醫術高超,有他出面,你父親的病有希望治癒。」

「真的嗎?」秦思雨激動的說。

譚鵬微笑道:「我在國外的時候,救治過心力衰竭的患者,非常成功。雖然聽王醫生說你父親的病情比較嚴重,但我想成功治癒的幾率還是有的。」

「謝謝譚專家。」秦思雨感激道。

譚鵬客氣道:「秦小姐嚴重了,這是我應該做的,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我現在對你父親目前的情況不是很了解,秦小姐能跟我好好說說嗎?」

「這……」

秦思雨猶豫了一下說:「能不能等一下?我男朋友馬上過來。」

「男朋友?」

聽到秦思雨有男朋友,譚鵬的臉色變得難堪起來,這有男朋友的女人,他還討好個毛線啊!!

不過,他也沒有放棄,因為秦思雨太漂亮了,身材也是倍棒,這種女人不玩一下,簡直對不起今天這麼好的機會。

他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說:「王醫生,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就不陪你去會診了,你去請其他專家吧!」

「這……」

王醫生不傻,立馬明白是秦思雨有男朋友這事惹譚鵬不高興了。

至於為什麼不高興,這還用猜嗎?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就是他年齡大了,否則他都忍不住想要去逑一逑。

他沒法說譚鵬的不是,只能說起秦思雨。

他說:「秦小姐,這就是你的不是了,譚專家時間寶貴,你哪能讓他等你,你要是想你父親病好,那你就趕緊去給譚專家說說你父親的情況。」

秦思雨不是剛剛出生社會什麼都不懂的女人,她立刻明白譚鵬這是對她有意思,估計找借口想要接近她,否則不會找她了解情況,他應該找的人是主治王醫生。

對方不懷好意,可她不僅無法點破,還無法拒絕,因為躺在病床上那個男人是她的父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

她深吸一口氣,致歉道:「譚專家,剛才是我的不對,還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這位小女子一般見識。」

「秦小姐嚴重了,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我是真的忙,真的有事,需要馬上趕回辦公室處理一點事情。」

假裝思考片刻,他接著說:「要不這樣,你跟我去辦公室,等我把事情處理完,然後你把父親的病情慢慢說給我聽。」

「這……」

秦思雨又猶豫了起來。

她明白,那不是什麼好地方,對方想約她去哪裡,指定是想在那裡對她動手動腳。

這她接受不了。

譚鵬見狀,說:「既然秦小姐連這點時間都沒有,那就算了,告辭。」

譚鵬邁步離開,王醫生生氣的說:「秦小姐,你這也太不給譚專家面子了,這……」

王醫生嘆氣道:「實話給你說吧!對你父親的病,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想要治癒,只有寄希望在譚專家身上,該怎麼做,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說著,王醫生也離開了,留下秦思雨一個人無助的站在那裡。

她想哭!!

本以為有了錢,治癒父親的病就有了希望,卻是沒有想到,遇到這樣的專家。

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難不成妥協?這能行?這她對得起對她那麼好的顧銘?

就在這個時候,一雙魔爪摟住她的柳腰,正當她準備大叫**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思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顧銘來了,一如既往的不老實,乃怕剛才在劉羽欣那裡吃了一個飽,看到迷人的秦思雨,也依然忍不住想要親近一下。

秦思雨瞄了一眼四周,發現不少人看她,羞澀說:「這裡人多,別這樣。」

「哈!!」

顧銘不在意道:「我摟我女朋友,他們管不住。」

秦思雨:「……」

說不聽,拒絕又沒有用,她只能任顧銘摟著,顧銘接著問剛才這是怎麼了。

他其實是給秦思雨打過招呼的,老遠看到秦思雨,就朝秦思雨揮手。

可秦思雨呢?好像丟了魂一樣,沒瞧見也沒有聽到他的招呼。

這很不應該啊!難不成秦父病情有變?

他關心道:「叔叔的病情又加重了?」

「還是老樣子。」

「那你剛才……」

「剛才……」

秦思雨猶豫了一下,如實說:「剛才有位譚專家想我去他辦公室說說我父親的病情,主治王醫生還說他是唯一一位能夠治癒我父親病的醫生,我……」

「他看上你了?」顧銘猜測道,覺得只有這種可能,秦思雨才會如此糾結。

「應該是吧!!」秦思雨說。

「呵呵!!」

顧銘笑了,嘲笑道:「挺會玩的嘛,還想潛規矩病人家屬,干這種缺德事,也不怕遭報應?」

他最瞧不起這種男人,簡直丟男人的臉,不過別說,這樣的招數最管用,否則社會各行各業就不會有那麼多被潛的女人。

當然,男人也有,只是比例少而已。

秦思雨趕緊表明態度道:「我不會答應他的。」

「我知道!!」顧銘微笑著說,秦思雨要是想被潛,就不會告訴他了。

秦思雨接著又說:「我想把父親送到國外去。」

顧銘說:「不用,叔叔的病我能治。」

「啊?」

秦思雨驚訝得合不攏嘴,說:「你什麼時候又會治病了?」

「這就兩天。」

顧銘半真半假道:「你以為這趟差我是白出的嗎?我那是出去考試去了,如今考試成功,成功出師,可以替人治病了。」

「這……」

秦思雨哭笑不得,有種顧銘是鄉下赤腳醫生的感覺,哪有幾天就出師的,這能治啥病?別病沒有治好,反而越治越嚴重。

不過,這些話她沒有說,怕打擊顧銘的積極性,因為她覺得,顧銘跑去學習醫術是為了她。

她說:「還是去國外吧!你賣房那麼辛苦,就別操心這個事情了,我會看著處理的。」

不給顧銘說話的機會,秦思雨接著說:「走吧!我帶你去見我爸媽,他們也正想見你呢。」

秦思雨拉著顧銘走。

顧銘:「……」

他真想把他治好劉羽欣汝泉癌的事情講出來,但他不敢,要知道他那可是用手去……這要是讓秦思雨知道,後果難料。

來的路上,他和劉羽欣都商量好了,這事得讓秦思雨主動提出來。

辦公室,譚鵬等待著秦思雨上門,自信秦思雨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可是,坐等右等,也沒有等來秦思雨,這讓他忍不住犯起嘀咕。

「不應該啊!怎麼可能不來?至少也得來試一試碰碰運氣吧!哪有試都不試的道理。」

想不通,他又不甘心秦思雨這樣漂亮的可人兒從他眼皮子下溜走,忍不住的想去打聽一下有關秦思雨的最新動向。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王醫生的電話。

不可能直說,他委婉的說:「王醫生,聽說你手中還有幾位病情頗為嚴重的病人,我這邊事情忙完了,要不我們去看看,沒準我還能給你提出一些中肯的建議。」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王醫生豈會不懂譚鵬話里的潛在含義。

但是,他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譚鵬是醫院的專家,還是受到領導重用的專家,地位比他高了很多,說話的份量也很重。

現在,他賣譚鵬一個人情,等到將來他需要的時候,譚鵬替他說句話,可以節約他不知道多少功夫,少付出多少努力。

至於潛規則這事……

導演潛規則女星,上級潛規矩下級,醫生潛規則護士或者漂亮病人及家屬,這常有的事情,大家各取所需嘛。

他痛快的點頭答應,並且主動來到譚鵬辦公室,邀請譚鵬前去。

沒有浪費時間,他直接帶著譚鵬去到秦思雨父親所在的高級病房。

剛進去,他們就聽到一個男的說:「叔叔,你這病已經沒有問題了,現在就可以出院。」

說話的人是顧銘。

他跟秦思雨來到病房,簡單的寒暄后,就著手開始治療工作。

當然,他說的不是治療,而是說他會按摩,願意給秦父按摩一下。

這能不答應?這肯定要答應啊!不答應多不給顧銘這位未來姑爺面子。

他們是非常滿意顧銘的。

有錢,長得又帥,對他們女兒又好,這十足的好姑爺啊!他們的眼睛又不瞎,哪會給顧銘使臉色,熱情著呢,二話沒說,就給了顧銘這表達孝心的機會。

然後,就有了現在這一幕。

聽到顧銘說這番話,秦母和秦思雨的臉上有多驚訝就別提了,懷疑她們聽錯了。

想說些什麼,可還沒來得及說,專業的醫生已經不淡定了。

沒有人比他們更懂心力衰竭這種病有多麼難治,他們如何敢信有人在短時間內把這種嚴重疾病治好,這要是能治好,不是等於間接說他們無能嘛。

譚鵬是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喝斥道:「一派胡言!!」

這時,病房內的秦思雨等人才發現譚鵬等人進來。

秦思雨的臉色不好看,因為譚鵬剛才的行為令她噁心,現在既然決定把父親送去國外的醫院治療,她也懶得跟這種人虛與委蛇。

秦母不知道,上前熱情的打招呼。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譚鵬一臉的高傲,不屑一顧,王醫生適時把譚鵬的名頭講了出來。

聽到譚鵬是內科專家,還有把握治癒秦父的病,秦母激動得不行,激動說:「譚專家,我丈夫的病就麻煩你了。」

「剛有人不是說治好了嘛,既然病都治好了,還需要麻煩醫生幹什麼?麻煩他不就行了。」譚鵬撇了一眼顧銘說,嘲諷道。

剛才秦思雨說等她男朋友,現在一男的出現在秦思雨父親的病房,不出意外,此人就是秦思雨的男友。

想在女朋友面前吹牛皮?這他還不得戳破它?不戳破簡直對不起這麼好的機會。

「這個……」

秦母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總不能說顧銘開玩笑,吹牛~逼吧!那樣多打顧銘這位好姑爺的臉。

秦母用求助的目光看著秦思雨,秦思雨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顧銘走了過來,上下打量著譚鵬。

「幹什麼?沒見過這麼年輕有為的專家?」譚鵬不爽的說。

「呵呵」

顧銘嘲諷說:「確實很少見像你這樣厚顏無恥的專家。」

「你……」

「你什麼你?連那種噁心事情都要做,你難道不覺得你很無恥、很噁心嗎?」顧銘搶話道。

譚鵬怒極道:「我看你是誠心找茬。行,既然你誠心找茬,那我就成全你。現在,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們,他的病我不會治,無論你們請誰來,花多少錢,都別想。」

「這……」

秦母大驚,趕緊說:「譚專家,顧銘他年輕不懂事,還請你多多擔待,務必救我丈夫。」

「做夢!!」譚鵬直接拒絕,一點迴旋的餘地都沒有。

轟轟!!

五雷轟頂,秦母頓感天旋地轉,一股絕望的情緒在心頭蔓延。

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秦思雨趕緊安慰道:「媽,沒事,你別激動,明天我就送父親去國外,去最好的醫院。」

「去國外就想治好?」

譚鵬大言不慚的說:「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有辦法徹底根治心力衰竭這種病,其他醫生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