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姑姑,我錯了!」

吳青山被訓了一頓,立馬就耷拉著腦袋,一臉的無奈,在偌大個吳家,他最怕的人,不是他父母,恰恰就是這個美艷動人的姑姑。

在他的心裡,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特別大膽的想法,一直從未與人說過,因為這個念頭,太過荒誕,有違人倫,他對自己的這位姑姑……總有點莫名的想法。

就如同神鵰俠侶里的楊過和小龍女!

吳玉秋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親侄子眼睛里的一抹怪異眼神,只是走在前面,和謝成龍等人一起走向了展覽區,想要看看,自己家展覽旁邊的蔬菜攤位是怎麼一回事!

當看到葉風坐在展覽區的時候,吳玉秋愣了一下,一時都沒回過神來。

「葉老闆,是你啊!」

吳玉秋笑了笑,走上前,主動的伸出手和葉風握在了一起,顯得特別親切。

「我也沒想到,吳總也會親自過來啊!」

葉風也笑了笑,握著吳玉秋的手,一直沒鬆開,打起了招呼。

什麼情況?

吳青山在後面看著一陣目瞪口呆,他沒想到,自己眼中的泥腿子,竟然還認識自己姑姑,特別是看到他們兩個人的手握在了一起,還一直沒放開,緊緊的握著,那樣子,像是關係特別好。

嫉妒了!

吃醋了!

吳青山的心頭頓時很不是滋味!

特別是看著自己喜歡的姑姑被別人握著手,要知道,他都沒什麼機會和姑姑牽手,憑什麼這個賣菜的泥腿子行?

武俠世界大冒險 不光是他,謝成龍也是一樣,吳玉秋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是禁臠,也很是不爽,他和吳玉秋也握過手,但都是匆匆幾秒鐘便放下,可現在倒好,這兩個人竟然握了足足兩分鐘了,都還沒有要放下的意思!

「咳咳……這位先生,你也是來參加展覽的是吧?」

謝成龍實在忍不住了,也顧不上吳玉秋和葉風還在聊天,便直接問道。

「對啊,有什麼事情?」

葉風點點頭,反問道。

「葉總,這位是展覽委員會的副主任謝成龍謝主任!」

吳玉秋主動的介紹了起來,「謝主任,這位是江寧縣城的農民企業家葉風葉老闆,我們之前也是有過合作的!」

「切,就算是企業家,也不過就是個農民而已,有什麼厲害的!」

吳青山在旁邊譏諷的說了一句。

「青山,怎麼說話的!」

吳玉秋頓時一陣生氣,自己這侄子,今天是怎麼搞得。

「沒事,他說的沒錯,我就是個農民,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身份,我一直覺得農民又怎麼樣,農民也是人,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葉風微微一笑,絲毫沒有生氣。

額……

吳青山愣了,謝成龍也是愣了,還有這樣的人呢?

以農民的身份為榮的?

「葉老闆,你還是和之前一樣大度!」

吳玉秋稱讚著說道。

「咳咳……那個……既然是參展的,那有參展證和手續吧,我想要看看!」

謝成龍很煩惱,這兩個人絲毫沒有把他放在眼裡,有吳玉秋在場,又不好發作,只能追問了起來。

「有的,你看看吧!」

葉風隨手將參展證和手續文件都遞了過來。

謝成龍接過來,仔細的看了一眼,頓時皺了皺眉,問道:「你這個手續文件和證件有問題的吧!」

啥?

有問題?

葉風一愣,不太明白,這些手續和證件都是白主任交給自己的,能有什麼問題?

「你自己看,證件上寫的很明白,是文化企業,可你現在卻是在賣蔬菜!」

謝成龍很快便發現了問題所在,「而手續文件上,在企業介紹這一欄也還是介紹的文化產品公司,跟你的蔬菜也完全搭不上邊!」

「說吧,你是怎麼混進來的?」

謝成龍目光灼灼的盯著葉風,問道,像是抓住了把柄一樣!

我混進來?

葉風忍不住想笑,道:「謝主任,我可不是混進來的,是光明正大的走進來的,而且,這個證件和手續文件是白主任交給我的,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去找白主任求證一下!」

「另外,我之所以進來,是因為之前的企業退出了展覽,我遞補進來的而已,我建議你還是去求證之後再來說吧!」

這一番話,在葉風看來,是好心的提醒謝成龍,可在謝成龍看來,那就不是了,這絕對是在嘲諷自己啊。

「你算個什麼東西,還白主任,白主任來了,也保不住你,證件作假就是假的!」

謝成龍來氣了,「來人,把這裡的蔬菜全都給我搬走,這三個人也趕出去!」

「是,主任!」

站在後面的幾個展覽會安保走過來,就要動手。

「我看誰敢動!」

葉風一個閃身,攔在了幾個安保的面前,厲聲說道。

媽的……還真的敢動手,這謝成龍怕不是腦子有病吧?

都不調查下直接動手,自己這是怎麼招惹他了?

葉風怕是也想不到,就因為他和吳玉秋多握了一會的手,就把謝成龍給激怒了,如果知道,估計能笑死。 葉風攔在蔬菜前面,一聲大吼,還真的將這群人給鎮住了,不敢輕舉妄動。

「你是活膩歪了吧,這裡是展覽會,誰來了都要遵守這裡的規矩!」

謝成龍大聲的說著,神情嚴肅,讓人還真的以為他是在秉公執法。

「我有參展證,有手續文件,你不去確定下文件的真假,卻一個勁的要趕我走,你到底是秉公執法,還是徇私枉法?」

葉風反問了一句,「我說了,你去找下白主任求證,如果她說我是弄虛作假,我立刻搬走,絕對不會在這裡停留片刻!」

找白主任求證?

謝成龍心裡嘀咕了一句:我才不去呢!

誰不知道白主任的脾氣很大,為了這麼點小事就去找她,估計能被罵死,更何況,白主任現在要陪一個大人物,哪裡有時間來管這種小事?

「放屁,白主任那麼忙,哪裡有時間打理這種小事?」

謝成龍沒好氣的說道:「我現在就要把你趕出去,免得影響我們展覽會的形象。」

「我今天就站在這裡,我看誰能把我趕走!」

葉風雙手抱胸,站在旁邊,一動不動,旁邊的趙思思和凌笑笑也都上前一步,一左一右,站在葉風的兩邊,擺明了就是要幫葉風。

局勢一下子就僵持了起來。

謝成龍也不傻,真要強行執法,那估計就要發生衝突了,現在是展覽會,要是真的打起來了,那估計就麻煩了,說不定,要成為國際上的笑柄,到時候,他這個副主任,難辭其咎!

所以,為了自己的前途著想,還是不能來硬的。

「小子,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是展覽會,是一個構建中外商人在一起交流的大會,你這麼做,是在影響我們天海的城市形象,是給國家抹黑,要是讓外國友人知道了,是丟人的事情,知道嗎,你最好自己識相點,趕緊走人!」

謝成龍大義凜然的說著,那嚴肅的面孔,像是他能代表國家一樣。

我給國家抹黑?

葉風頓時笑了,真要把蔬菜推廣到國際,那不知道要給國家帶來多少稅收呢,這人倒好,還說自己給國家抹黑!

哪裡來的臉?

明明是他這種害群之馬,卻還指責他人!

「我就偏不走了!」

葉風淡然一笑,「就沖你這句話,我今天也要把我的蔬菜推廣到全世界,為國爭光!」

葉風同樣也是很大義凜然的姿態,讓謝成龍都愣住了。

這人……神經病吧?

這年頭哪個國家還種不了蔬菜啊?

就你種的這個蔬菜……的確,是比一般的蔬菜要好上一點,但終歸只是蔬菜而已,難道還能讓人吃了上天不成?

謝成龍一陣無語,這年頭,自信過頭的人還真多!

還為國爭光,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謝主任,要不然就……讓葉老闆留下來吧,反正這個展覽附近也到了頭,一般不會有太多人來的,不注意到,也自然不會引起太多人看的!」

吳玉秋看著葉風那堅持的樣子,便勸說了一句。

什麼?

連吳玉秋也為葉風說話?

憑什麼?

人生得意須槿歡 這傢伙不就是一個種植蔬菜的嗎?

值得吳老闆也為他求情?

不爽!

羨慕嫉妒恨!

謝成龍心裡的那點小情緒頓時不爽了起來,十分嚴肅的對吳玉秋說道:「吳老闆,任何地方,規矩不能破,更何況,我是負責整個展覽會的副主任,要是因為你說了一句話就對他開恩了,那別人怎麼辦,人人要是都來勸說,那我怎麼辦?」

「吳老闆,這個口子,不能開啊,請恕罪了!」

謝成龍自認為自己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是正義凜然的,是代表著公正的,是鐵面無私的,說不定,吳玉秋對他的這番表態,格外看中。

果不其然,在說完這番話的時候,謝成龍明顯的看到吳玉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似乎在說:這人居然會拒絕我的提議?

謝成龍心裡一陣得意,他也研究過一些冰山美人的心態,越是對她屈服,越是聽從她的話,反而被她所不屑,但偏偏那些喜歡拒絕她的人,反而能在她的心裡留下印象。

謝成龍便是這種心理,故意義正言辭的拒絕,從而讓他的形象能在吳玉秋的心裡紮根!

以後說不定……嘿嘿……還能有機會……

「傻逼!」

謝成龍正洋洋得意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句罵人的話,頓時一瞪眼,看到了葉風眼中的嘲諷。

「吳總,這點小事就不用你出手了,我自己能搞定!」

葉風沖吳玉秋微微一笑,道:「還有啊,這人我看心術不正,你還是小心點吧,以後少接觸,免得著了這種小人的道。」

「寧得罪君子,莫招惹小人,這話的道理,你應該懂得!」

「噗嗤……」

吳玉秋一陣掩嘴偷笑,點了點頭:「葉老闆,你真幽默,不過……你說的話,我會記住的!」

「那就好!」

葉風點點頭,「我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小人。」

啥?

我是小人?

謝成龍一陣無語,臉色鐵青著,說道:「我還就不信了,今天不能把你給趕出去!」

說完,捋了捋衣袖,看這個架勢,是真的要親自動手了。

「打人了,打人了啊,副主任謝成龍要打人了啊!」

葉風忽然大聲的喊了起來,這一喊,頓時將周圍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過來。

壞了……

謝成龍一陣無語,這傢伙……是真的可惡啊!

今天太多的人在,一旦被他弄壞了自己的名聲,那以後還怎麼在天海混?

「蹬蹬蹬……」

謝成龍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只見不遠處一行人快速走了過來,為首的人,是他所招惹不起的!

「什麼情況!」

徐永盛正帶著國際上的一些大商人在展覽會裡遊覽,參觀,卻聽到了有人喊打架了的聲音,頓時一陣震怒,只能帶著人趕了過來,卻看到了葉風,便問了一句。

「徐市長,這傢伙假冒參展企業跑進來參展,我想讓他自覺的走人,他卻死活占著位置不走,還叫囂要我好看!」

謝成龍大聲的說道,「徐市長,您放心,我一定會把這種人趕出展覽會,不會給展覽會拖後腿的!」

趕出去?

「你為什麼說他是假冒的?有什麼證據!」

白素華也站了出來,開口問道,她知道,這是徐市長交代自己帶進來的人,如今卻被別人說是假冒的,往輕點說,是她的工作失職,往重了說,這是不把領導交代的任務放在心上啊!

更何況,今天領導也在場,不搞好,她以後在徐永盛的心裡可就沒了好印象。

「他的參展證上面都是文化企業,手續文件也是一樣,但他就是一個賣蔬菜的,咱們展覽會什麼時候需要一個賣蔬菜的了,這不是在詆毀我們高端展覽會的形象嗎?」

謝成龍大聲的說道。

「放屁!」

誰知,他的話剛說完,徐永盛便罵了一句,還爆了粗口。

這……

謝成龍正好站在徐永盛的面前,被噴了一臉的口水,但卻不敢有任何的意見,甚至,擦都不敢擦一下。

「誰跟你說,賣蔬菜的就是詆毀形象了,謝主任,你的思想太危險了!」

徐永盛冷冷的說道:「我看你需要好好的停職反省下,好好學習下規章制度了!」

啥?

停職反省?

謝成龍一陣懵逼,他很清楚,停職反省意味著什麼,一旦真的停職了,那就需要回爐重造,去學習知識,可他的職位卻不會等他,會有別人暫時接手,可等他學習完回來了,肯定也沒了他的位子!

穿越時空之生死戀 這是要讓他徹底完蛋啊!

「為……為什麼啊,徐……市長,我……我做錯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