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把握?」葉雄問。

「目標站位很好,是狙擊盲,無法射擊。」

「鎮定一,沒有把握,不要開槍。一有機會,馬上開槍,靠你了。」

「我知道。」

葉雄想了一下,打電話給陳蕭。

「陳蕭,門口東南三十米之外,喬洋躲在那裡。你帶著喬媚兒,從廣告牌左邊經過,記住,千萬不要讓喬洋知道你發現他,就當你準備去幫喬媚買東西,無意間經過那裡。」葉雄吩咐。

「明白,雄哥。」

陳蕭走到喬媚面前,:「媚兒,你哥哥在那邊商場等我們,我去那邊找他。」

「那我們快去吧!」喬媚急道。

兩人慢慢朝那邊的廣告牌走去。

陳蕭的心撲通撲通直跳,手心全是汗,他從來沒試過,如此緊張。

面前三十米,一個殺人狂魔就在那裡,那可是殺手界數一數二的狙擊高手,手下不知道殺了多少人,就連變身葉雄都差死在他的槍下,讓他如何不害怕?

害怕歸害怕,但是他必須盡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兩人越走越近。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轉眼之間,兩人就到了大廣告牌旁邊。

喬洋獃獃看著面前的人影越來越近,幾年沒見妹妹,她明顯長高了,但是又瘦又黑,不再像以前千金大姐一樣,似乎吃了不少苦頭,想到這裡,他的心觸動了。

他心裡緊緊握著一把槍,恨不得衝過去,把陳蕭殺了,然後把妹妹帶走。

但是他知道不行,如果當著妹妹的面,把陳蕭殺了,一定會嚇到她的,到時候怎麼跟她解釋。

就算跟她相認又能怎麼樣,自己現在這種身份,能帶她走嗎?

眼見對方越來越近,他甚至感覺到,妹妹的目光不經意朝自己這邊看過來。

為了不讓妹妹看到,喬洋本能地退後幾步,完全暴露在狙擊範圍。

好機會!

作為一名狙擊手,這麼好的機會,安樂兒可不會放過。

扳機輕扣。

一顆子彈,從彈道射了出去,精準地擊在喬洋的胸口上。

喬洋從退後那一刻,就感覺不安,只不過,此刻的他整個心思都在妹妹身上,對危機感的感覺,減到了最低。

等他明白這是個陷阱的時候,已經遲了。

噗的一聲!

胸口帶起一片血花。

喬洋低頭看著胸口,血不停地湧出來,怎麼也封不住。

噗!

又一顆子彈,擊在他胸口上。

喬洋身體一震,慢慢癱軟在地上。

眼睛瞳孔倏地放大,他至今無法相信,自己要死了,而且是被他最引以為傲的狙擊他殺死。

耳邊,依然聽到廣告牌對面,妹妹的聲音傳來。

「我哥哥真的在商場里嗎?」

「是的,就在對面商場。」

「很久沒見過哥哥,好激動,不知道他變成什麼樣子了?」

「他可帥了。」

「我長這麼瘦,他肯定會罵我,哥哥最嚴肅了。」

「他疼你還來不及,怎麼捨得罵你?」

……

「我哥哥真是特種兵嗎?」

「是的,他為國家效力,是很牛叉的人物。」

聽著對面傳來那熟悉又陌生,很近而又遙遠的聲音,喬洋的身體不停地抽蓄著,一鼓鮮血從嘴裡湧出。

「我們快去找哥哥吧!」

聲音越來越遠,漸漸聽不見了。

喬洋看著頭的藍天白雲,至今無法相信,自己要死了,就死在妹妹身邊。

「老闆,完成任務。」

「看到了,你很捧。」

葉雄走到喬洋身邊,站住了。

喬洋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嘴裡拚命想什麼,但是什麼都無法出,血不停地從他嘴裡吐出,眼睛滿眼是血絲。

「你放心,喬媚,我會好好照顧的。」葉雄。

喬洋終於鎮靜下來,頭一歪,徹底死了。

曾經的戰友,就這樣倒在地上,以這種方式死去,葉雄心裡沒有半復仇的快感,反而心裡一陣陣揪痛。

他蹲下來,伸手將喬洋死不瞑目的雙眼撫閉,正準備站起來。

突然,他發現喬洋右手,死死抓住自己大腿某部位,那個動作看起來,非常奇怪。

不熟悉喬洋的人,肯定以為他那是痛苦之下,才做出的動作,但是葉雄知道,喬洋沒這個習慣。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將他的手抓開,掏出匕首,將他大腿上的衣服切下來。但是看來看去,那塊布根本沒什麼問題。

在他大腿衣服上,摸索幾次,還是什麼都沒發現。

難道自己多慮了?

葉雄目光落到他大腿的皮膚上,眼睛一亮。

那裡有一道的疤痕,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葉雄將匕首輕輕切開皮膚,很快就在他大腿上,找到一個嬰兒指甲大的電子薄片,看起來像個微型的儲存器。

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秘密不成?

葉雄將儀器收好,打電話給陳蕭。

「目標已經擊斃,你告訴喬媚,就他哥哥有緊急事情離開了,別讓她知道她哥哥是個壞人。」葉雄吩咐。

「老大,你這不是讓我做惡人嗎,我好不容易騙喬媚過來,你現在讓我跟她他哥哥不在,你讓我怎麼?」陳蕭苦著臉。

「不是你,難道是我?」

讓葉雄,他更不出口。

得不好聽的,他就是在利用喬媚來幹掉她哥哥,要是讓她知道真相,自己真是沒辦做人了。

葉雄嘆了口氣,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如此的不擇手段。

但是,除此之外,他沒有任何辦法。

他掏出電話,打給羅薇薇,讓她處理後事。(未完待續。) 一個時之後,獵人保鏢公司會議室。

歡呼聲不停地響起,整個會議室吵鬧一片。

所有人,都為擊斃m先生而歡呼。

畢竟m先生太強太會隱蔽了,有他在一天,獵人保鏢公司人人自危,就像隨身帶著炸彈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掉。現在他被幹掉了,怎麼能不興奮。

「這次多得安吉兒,大家為我們獵人保鏢公司,最偉大的狙擊手鼓掌。」葉雄帶頭拍起手掌。

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

何夢姬,慕容如音,朱雀,陳蕭,全都拍起手掌。

「姐姐,你太厲害了,我愛死你了。」安樂兒抱著安吉兒歡呼起來。

「安吉兒,好樣的。」

「真棒。」

周圍的人,紛紛歡呼。

「想起那傢伙,我現在還心有餘悸,剛才要不是我閃得快,已經死了。」何夢姬。

她的肩膀已經包紮好了,只是擦傷而已,沒什麼大礙。

「大家不用捧我,這次也是主人神機妙算,如果不是他一步步安排,將喬洋帶到設計的陷阱之中,我也不可能得手。那個傢伙太狡猾了,我當時差沉不住氣。」安吉兒回想起來,還是有不可思議。

如果不是葉雄幾次阻止,她甚至還殺錯人了。

「無論如何,擊斃m先生的是你,這是不爭的事實,為了表達公司的謝意,我決定,給矛安吉樂,五百萬獎勵金。」葉雄道。

「嘩,姐姐,你發財了。」

「今晚大家一起去嗨皮。」

「大保健,必須大保健。」

眾人歡呼起來,都十分高興。

「沒問題,看老闆不頭。」何夢姬笑道。

「老闆,怎麼樣?」安樂兒問。

見他們這麼高興,葉雄當然不會掃他們的興,畢竟在座格位都是好手,除了喬洋郭芙蓉那種級別的高手,一邊的人根本沒法動得了他們。

現在郭芙蓉似乎暫時沒有什麼行動,所以危機算是解除了。

「去吧,我可能去不了,你們玩開心一。」

「這怎麼行,你是老闆,不去有毛意思?」陳蕭急道。

「必須去,不然的話,我們個個罷工,再也不給你賣命了,大家好不好?」安吉兒道。

「好,必須好。」

都這樣了,如果不去,那就更不過去了。

葉雄目光落到人群之中,一直沒什麼表情,也沒什麼反應的慕容如音身上。

這裡的人,都挺高興,唯獨她,一如既往的淡漠。

「我去倒不是不可以,如果你們能服如音去,我不但去,而且把你們今晚所有消費都包了,聽清楚,所有消費。」

「是不是叫個***也包了?」安樂兒打趣。

「是不是買化妝品的錢,也包了?」

「買車呢?」

眾人紛紛出聲。

這些傢伙,還真是黑啊,吃人不吐骨頭啊!

「五十萬之內的消費,都行。」葉雄。

這些都是核心人物,花錢,值得。

聽他這麼,除了何夢姬之外,其餘的人都朝慕容如音涌去,七嘴八舌勸著。

慕容如音本來不想去的,她最不喜歡人多熱鬧,但是被葉雄坑了一把,只能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無奈頭同意。

大家都是同事,不給面子,以後不好相處。

看她慕容如音那幽怨的眼睛,葉雄陰謀得逞地笑了起來。

接下來,一行人在商量,去哪慶祝。

「你們商量一下,我去忙會。」葉雄完,離開會議室。

接下來,他去了技術科,找到一名技術人員。

這名技術人員叫安,是一名大學電子專業的高才生,掌管著公司的電腦跟監控各種設備,計算機能力也是水準之上的。

「老闆,你好。」

見葉雄過來,正在刷朋友圈的安連忙站起來。

「安,幫我看樣東西。」

葉雄將在喬洋大腿上,割肉下來的東西遞給安。「這是什麼東西?」

這東西喬洋既然不惜藏在肉里,可見一定是非常緊要的東西。

安將指甲大的薄片拿過來,看了一下,:「有像晶元。」

葉雄也猜測是晶元,但是是什麼晶元,他就不知道,不過肯定不是簡單的東西,不然喬洋也不會暗示自己。

「看看是什麼晶元?」

「老闆,晶元技術,要很專業的大師才懂,我不太在行。」安尷尬地。

葉雄覺得也是,晶元技術是非常難的,就算安懂,這裡也沒有檢測之類的設備。

如果葉雄願意,可以去龍組請人,那裡的計算機高手多得是,但是他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晶元,暫時不想被人知道。

「認不認識一些,對這方面比較專業的人才?」葉雄問。

「我的同學,涉及這方面的人,比較少。」

「那你忙吧!」

取回晶元,回到辦公室,慕容如音站在門口,很明顯是在等自己。

「找我?」葉雄奇怪地問。

「嗯。」

慕容如音了頭。

葉雄推開辦公室門,走了進去。

進去之後,慕容如音將面罩摘下來,露出漂亮的容顏。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似乎很舒服的樣子。

「長得又不醜,幹嘛老戴著那個。」葉雄有看不慣。

現在漂亮的女孩子,恨不得整天在外面晃著,讓人看見自己,她倒好,整天都蒙著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