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到了,這位小哥說了,你要是敢反抗,他就打斷你的手,所以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火辣美女輕輕哼了兩聲,摩拳擦掌。

湯文輝都快哭了。

他死了都想不到這個王八蛋居然這麼強橫,十幾號人全被他給收拾了。

眼看著這個可惡的女人越走越近,袖子都擼了起來,他憋屈的直欲撞牆。

他當然不敢反抗,看看小佛跟那些手下的慘狀,這小子是真的說到做到,會打斷他的手。

相比較之下,現在忍一忍也就過去了……湯文輝心中這麼安慰自己。

「那個……我真打了啊……」火辣美女還有些不確定的看了看秦毅。

「打吧打吧,打壞了算我的。」秦毅擺了擺手。 某人察覺到她的淚時,在背後擁緊了她。

她應該掙脫的,她從來只在靜寂無人的時候,想起某些過去會哭,但從來沒有在人前哭過。

她努力的努力的控制眼淚,拚命的拚命的要自己堅強!

可是身後的懷抱啊,滿滿的力量在撐著她,那高貴的頭低下來,蹭了她的發,想要給她安慰,就那樣抱著她,等她恢復情緒。

葉靈知道自己不能貪戀別人的溫暖。

可是她後來真的很想再抱一抱殷離,然後從他那裡,得到鼓勵讓自己勇敢的堅持下去。

她知道她已經永遠失去,再也得不到。

即使有幾分像,她真的很想把他當殷離,想像他在的樣子。

她的理智控制著自己遠離。

只是這一刻,她遭殃了。

怪四周了無人煙。

怪林里太安靜。

怪她,亂了心。

「對不起……」

她拉開他的手,離開他的懷抱。

她只是有那麼一剎那的脆弱,但她是個堅強的人。

一直走來都是一個人,她不能奢望此刻有人陪著,不能給任何人錯覺,那些明知會辜負的人,從來都不應該開始。

何況,只剩下那麼短的時間。

葉靈抹掉眼裡的濕潤,然後搓了把臉,解釋道:「剛剛眼裡進了東西……」

亞度尼斯扶著她的肩,走到她的面前,定睛看她。

他從來沒有安慰過人,他只想把人抱緊,告訴她自己能替她擋去一切風雨。

可她不會接受。

他抿著唇,眼裡千迴百轉,最後什麼也沒說出口。

彷彿剛才只是錯覺,她仍然悄無聲息的抗拒他,比開始更甚。

可他再回來村子的時候,已經明白自己的心思了,不會再讓她推開自己!

亞度尼斯抓了她的手,硬是要與她十指相扣,不給她放開。

「有我。」

不管你願不願意相信,肯不肯依靠,我都在你身邊。

「抱歉。」葉靈知道自己瞞不過人,乾脆不再掩飾:「剛才想起了某些事情,不過已經沒事了。」

謝謝你的關心。

亞度尼斯拉著她的手緊了緊。

她不掙脫,但是已經隔絕了他的靠近。

他還沒走近,可她的門已經關上,還上了鎖。

那把鎖,是剛剛加上去的。

那淡淡的微笑,彷彿在告訴他,他這輩子都不可能打開那把鎖的。

他的心被揪著。

隨即一片殘暴。

虐過後,滿地殘骸。

他不再看她,也不放開她的手,彷彿只要還拉著人,就還有希望一般。

慢慢的開始有異獸出現,但是在他毫不留情的一招斃命之後,連異獸都不敢惹面前的男人。

實力讓人敬畏,包括獸。

走到稍微空曠的地方,某人終於停下來問她:「餓嗎?」

聲音輕柔,彷彿怕嚇著她一樣。

她並沒有那麼嬌弱吧?

葉靈本想搖頭,因為路上他看見野果,已經給她摘了一些。

「你不要動,我給你烤肉。」

不容置否的決定。

葉靈想說,不能在森林裡用火的!

但想想,以他的實力,能控制好吧?

她的擔心有點多餘。

便不再出聲。

偶爾掃到一眼他做事的樣子,有一剎那愣神。

她剛開始還覺得他像殷離,可是現在再看,他手起刀落,有條不紊的樣子,處理食材卻仍然有氣質的樣子,是在殷離身上沒見過的。

葉靈彎彎嘴角,撇開臉去。

只要保持微笑,心情就會變好。

等她擁有了自己的人生,她一定要真心實意的去愛一個人,沒有顧忌,沒有猶豫,去體會什麼是幸福的感覺。

亞度尼斯望過去的時候,差點忘了手上的工作。

她坐在那裡,臉上帶著很笑意,與之前的憂傷完全不同,像是想到什麼開心的事情,滿身都散發著柔和的氣息,像月光灑落人間一樣……

誰能被她溫柔以待,多麼歡喜呀?

她的目光撞進來,他以為她會躲開,可是她還朝自己笑了一下,彷彿自己只不過是她整個世界里無足輕重的一朵小花,笑一笑,無關緊要。

亞度尼斯有些狼狽的撤回對視。

有時候難過的不是別人眼中沒你,而是有你的時候,能明明的看見自己不重要。

一一一

肉烤得好吃。

葉靈吃得有些飽。

他還打了包。

然後放在了她看不見的地方。

儲物空間?

還有這技能嗎?

這個世界似乎異能很多啊,可以修靈氣,可以有技能,還能帶空間。

葉靈有些好奇,不過她沒問。

「再走下去,可能會進入森林深處,我們還要繼續嗎?」葉靈看了看四周的環境,這裡是陌生的,她沒來過。

應該說,除了剛入林的邊緣地方,她都沒有印象自己走過。

彷彿自己待的那半個月都是假的。

不過她當時活動的範圍都在每天能回睡覺的地方,沒來過也很正常,她出森林都用了兩天不是嗎?

亞度尼斯沉默了一下,然後問道:「你想回去?」

「如果繼續往前,那麼天黑前是趕不回去村裡了。」

「在森林裡過夜?」

詢問的語氣。

葉靈避開他的目光。

「你決定吧。」

亞度尼斯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好一會,才說了個好字。

好是回還是不回?

葉靈看見他還拉著自己往前走,理解會是不回了。

葉靈也沒什麼異議,如果進進出出,那麼能探索的地方自然有限。

只是時間越往後,森林裡的能見度越低。

亞度尼斯牽著她的手也越來越緊,彷彿怕她走丟了一樣。

「我不會丟的。」

葉靈輕笑。

亞度尼斯抓了抓她的手心,不認同她的話。

葉靈聳聳肩,她其實想說,手都被抓出汗了,能不能放開擦一擦?

可是人家並沒有這樣的想法,只一心牽著她往前走。

這種霸道的性格,可能會沒什麼朋友吧?

葉靈差點好奇就問出來了。

可是想想自己,雖然性格不剛烈,可也沒什麼朋友呀。

不過半斤八兩,誰也不笑誰罷了。

葉靈默默的跟在人後面,突然聽到了異獸的怒吼。

亞度尼斯立刻把人拉進懷裡抱著,確認她沒事,然後吩咐說:「如果遇到我打不過的異獸,我會盡量拖住它的,你一定要馬上逃跑,知道嗎?什麼都不要管,馬上往外面出去!懂?!」 葉靈不置可否的哦了一聲。

亞度尼斯沒有聽到肯定的回答,把她的腰摟緊:「聽到了沒?!」

都不懂他的擔心嗎?!

葉靈抬頭看人,如果是她一個人,她一定逃!

當初跟凌驚雲一起出去的時候,他也這樣吩咐,可是她也沒有丟下誰不顧。

「我不會拖累你的。」葉靈垂眸,實力啊,果然需要實力!

「不是這個意思!懂不懂!」那邊獸聲又響起來,亞度尼斯心頭焦急,得不到她的保證,他整個人都亂的,她要是出事的話怎麼辦?!偏偏她都不能安他的心!

葉靈被人晃了兩晃,第一次看他躁動的樣子。

不深沉的時候像個毛頭小子。

「我會照顧自己的。」

葉靈知道自己的打算,也明白他的想法,並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爭執。

「你怎麼這麼笨啊!叫你第一時間逃命!知不知道?!」

「你很厲害,不是嗎?」葉靈仰起頭,微笑著看他。

亞度尼斯一愣,被那笑容蹭了一下,臉色有些不自然,卻沒有放鬆原則。

「你一定要第一時間就逃,有多遠跑多遠,切記不要回頭……」

「你可以保護我的對吧?」

「我……」怕有萬一。

「我相信你。」

葉靈也有自己的原則。

亞度尼斯摟緊她,抿著的唇緩緩張開:「就算剩最後一口氣,也會保護你!」

葉靈怔了一下,垂眸。

在亞度尼斯以為她想拒絕的時候抬起頭。

「還說我笨,不能兩個人一起逃么?為什麼要拚命呢?打不過逃就好了。」

亞度尼斯沒想到她會這樣說,愣了愣,在她的目光下傻傻的應了個好字。

隨即又覺得有點丟臉。

男人大丈夫說要逃跑,好像有點沒骨氣啊。

「命更重要。」

葉靈笑笑。

知道生命寶貴的人,會明白活著的狗比死了的獅子強。

她一直以來作出的妥協,不就是為了能活下去嗎?

把命搭在所謂的面子上,死了會後悔的。

亞度尼斯卻把她按緊在懷裡,無聲的說了句:「你更重要。」

這種彷彿來自靈魂的訴說,讓他無法反駁。

一一一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會出現「寶物」,這大概是人的認知,所以都默契的沒有想要改變方向。

吼聲越來越近,每一次的吼叫似乎都帶來了氣流,讓周圍的喇喇的響,而小動物們的規避,又顯得安靜得異常。

「似乎受了傷?」

仔細辨認,葉靈發現那吼聲的信息。

亞度尼斯對她點點頭,仍是小心翼翼的前行,跟以前那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對比起來,有點繃緊,但他護著她的姿態從未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