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白天進軍,那不是給朱家堡的人當活靶子了。不行。不行。還是按我的想法來,我們連夜進攻,一鼓作氣,拿下朱家堡。”馬飛否定了萬山青的意見,執意按自己作戰思路進行。

萬山青無奈地搖搖頭,說道:“那好,既然二頭領堅持晚上進攻,那就行動吧。”

“軍師,你帶一大隊和二大隊從後面進攻朱家堡,我帶三隊和五大隊從正面進攻朱家堡。我們在朱家堡匯合。”馬飛說道。

“好吧。”萬山青點頭應允到。

萬山青帶着一大隊的魏寶生和二大隊的侯長立,抄朱家堡的後路去了。

馬飛帶着鄧德全和甘子平率領的隊伍,沿着眼前這條曲曲彎彎的山道,悄悄地朝朱家堡摸去。

大約走了一半的路程,大隊人馬就從前面的一條緩坡路,下到一條狹窄的樹林之中。

走在隊伍前面的甘子平,突然看見前面的樹林裏,有個黑影一閃而過。他馬上警覺起來,當了那些年的馬賊,對出沒林海之中的土匪強盜,那甘子平可不是生手。

“隊伍停止前進。”甘子平小聲喊了一聲。

“嘩啦”一下正在行走中的前隊忽然停了下來。走在後面的馬飛和鄧德全不知情。

“隊伍怎麼停下來了?”馬飛感到莫名其妙,他騎着馬就來到甘子平身邊。

“發生什麼事了?隊伍怎麼停下來了?”馬飛問道。

“二頭領,剛纔我看見一個黑影從前面的樹林一飄而過。恐怕這裏有埋伏。”甘子平說道。

馬飛把脖子伸長了,朝甘子平所指的樹林望去,哪裏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一定是你看錯,這麼晚了,天又這麼冷,朱家堡的人要是在這裏埋伏,非凍死他們不可。”馬飛說道。

於是,甘子平又喊了一聲出發,隊伍又開始往前進。

走了大約一百米遠。甘子平再次聽到了樹林中有響動的聲音。他憑當過馬賊的感覺,判斷不好,馬上轉身對跟在他身後的馬飛說道:“二頭領,這裏情況不妙,先退回去,派人過來偵查了再進。”

“甘子平,你不是挺大膽的嗎,怎麼這時候倒像個膽小的女人了。大隊,往前——。”馬飛話未說完,就見兩邊的樹林裏突然冒出一片火把,隨着火把光亮的升起,‘呼啦’一下,樹林兩邊一下冒出來許多人頭。有人這時高喊:“活捉馬飛,消滅蓮花山土匪。”

馬飛就是一驚,他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中了朱家堡的埋伏了。便立刻下令,全部人馬迅速完後撤。

他的那個‘撤’字沒說完,就被四面八方圍上來的朱家堡的人打斷了。

“乒乒乓乓”一陣槍聲響起。馬飛身邊的兩個匪兵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打,打啊。”馬飛跳下馬,和甘子平一起爬在路邊的溼冷的枯草地上,拔槍還擊。

匪兵隊伍被打亂了,所有人都拼命尋找躲身的地方,一邊躲避從樹林中射出來的子彈,一邊開槍還擊。

&nnsp

低調華麗,尊享文學樂趣! Dukeba.com 讀客吧小說閱讀網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籤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推薦小說:絕世唐門大主宰傲世九重天莽荒紀完美世界求魔凡人修仙傳光明紀元醉枕江山全職高手劍道獨尊最強棄少唐磚寶鑑將夜星河大帝校花的貼身高手小說駐馬秦川所有的文字及駐馬秦川最新章節均由書友發表上傳或來自網絡,希望您能喜歡駐馬秦川TXT下載小說。Copyright ? duke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粵ICP備13062305號-1 “不行啊,二頭領,這樣死拼下去,我們會拼光的。”甘子平貓着腰對馬飛喊道。

“先頂住,頂住,不能後退。”馬飛喊道。

甘子平只好回過頭來,對隊伍喊道:“各自尋找掩蔽地方,給我頂住,給我頂住。”

馬飛又補上一句:“臨陣脫逃,一律槍斃。”

“臨陣脫逃,一律槍斃。”甘子平重複了一遍馬飛的話。

匪兵們慌忙之中,各找各的掩蔽之處,躲避從兩邊樹林中射出的子彈。

整個隊伍都被打散了,黑暗中,分不清誰是那個大隊的人。只見眼前子彈劃出的光亮一閃一閃的飛過,從樹林中不斷傳出陣陣喊殺聲。

“衝啊,殺啊,殺光蓮花山的土匪,活捉李國亭、馬飛,趙二虎。”一陣陣的喊聲夾雜着子彈的飛鳴聲和手榴彈的爆炸聲,從樹林中傳出來。

一聲聲的爆炸,點燃起路邊和樹林中的乾草、灌木和樹枝,這些被爆炸引起的大火,藉助晚上吹過來的寒風,開始在馬飛他們俯臥的地方蔓延。濃煙夾着沖天的火光,打着旋轉,朝天空飛散。

有的匪兵被大火點燃身上的棉衣,瞬間,大火便把他包圍,着火的匪兵狂喊着救命,在地上打起滾,,慘叫着,滾向樹林中。

蓮花山的人馬不斷被樹林裏射出來的子彈擊中,倒在一顆顆大樹下和路邊隆起的草堆上。

“二頭領,我們還是往後撤吧,他們在暗處,我們在明處,地形對我們不利,還是先撤出去,再說吧。”甘子平又說道。

馬飛也感到這樣下去,說不定,連他都跑不出去了,於是下令,全隊人馬,往後撤,甘子平率五大隊在後面掩護大隊人馬撤退。

甘子平馬上召集自己大隊的人馬,拼死抵抗從兩邊樹林裏衝出來的朱家堡的團丁。馬飛則帶着其他人馬開始往後撤去。

後面,鄧德全的大隊還沒被打亂,他們分成兩隊人馬,分別對付樹林兩邊往上衝的朱家堡的人,不過,他們遇到的正是朱家堡從後面包抄過來的人馬,一陣激戰,死了許多匪兵,終於抵擋住了朱家堡從後面包抄過來合圍他們的人。往後撤退的缺口被鄧德全頑強地守住了。

等馬飛趕到鄧德全身邊時,朱家堡第三次往上衝鋒的人,剛被鄧德全的人馬打了回去。

“三大隊長,帶領隊伍趕快往回撤,我們中朱家堡的埋伏了。”馬飛對鄧德全說道。

“是,二頭領。”鄧德全馬上命令匪兵往來時的路上撤退,匪兵們急急如漏網之魚,慌慌如喪家之犬。一個個拼命朝身後來時的那條山路上跑去。

後面樹林中這時閃出一隊人馬,爲首的正是朱家堡的大掌櫃朱大麻子朱良成。只見朱良成騎在一匹白馬上,身穿皮袍,頭戴大耳皮帽,腳上蹬着一雙黑色馬靴,背上插着一把紅纓大片刀,左手攥着馬繮繩,右手舉着盒子槍,一邊朝馬飛他們射擊,一邊對身後跟隨的朱家堡團丁大喊:“衝啊,往上衝啊,別讓蓮花山的土匪跑了,抓住一名土匪,賞大洋五塊,抓住土匪頭領,賞大洋二十塊,抓住李國亭、馬飛、趙二虎,賞大洋二百塊。”

“衝啊,抓土匪了,別讓他們跑了,大掌櫃有賞啊。”朱家堡的團丁們蜂擁而上,冒着蓮花山土匪們拼死抵抗的槍聲,舉着火把和松樹明子,往前衝去。

鄧德全掩護着馬飛飛快地往後退去,在後面掩護大部隊的甘子平,見馬飛和鄧德全他們已經突出朱家堡的包圍圈,也趕快喊自己的隊伍朝後面撤去。

就在甘子平帶着隊伍剛跑到林邊時,從樹林兩邊一下推出來十幾輛裝滿乾柴的小推車,堵住了後退的道路。幾十只火把從樹林中扔出來,扔到了灑上煤油的乾柴堆上,瞬間點燃了這十幾輛乾柴車,熊熊火焰從這十幾輛乾柴車上騰昇而起,照亮了半個夜空。濃煙把整個後退的道路都遮蔽了。什麼也看不清楚。

朱良成帶着朱家堡的團丁團團把甘子平他們圍在不足二百米的狹窄的林道上。一陣激戰,甘子平所帶的隊伍大部分都被朱家堡的人打死了,甘子平胳膊上也中了一槍。

馬飛和鄧德全他們剛跑出去沒多遠,見甘子平他們沒有跟上,便馬上派人前去探看,探看的人跑回來說,五大隊被朱家堡的人團團包圍住了。馬飛聞聽,不敢怠慢,馬上命令鄧德全帶隊回去救援。

鄧德全剛要帶隊去救援,就聽見身邊的山坡上‘咚,咚,咚——’接連響起幾聲沉悶的土炮聲,炮聲過後,呼啦一下,就從黑暗中飛過來一片鐵砂子,只聽見匪兵們一個個一聲慘叫,就倒下去一大片。

其餘的匪兵見勢不妙,不顧一切往後跑去。馬飛喊都喊不住,他也只好跟着混亂成團的隊伍往後跑去。

“別讓蓮花山的土匪跑了,追啊,殺啊——。”身後傳來一陣陣喊殺聲,馬飛的隊伍裏這時草木皆兵,人人自危。誰也顧不上誰了,各顧各的往後逃跑。

就在這時,前面的山坡上又衝下來一波朱家堡的人馬,當頭攔住了馬飛他們後退的道路。

“完了,完了。”馬飛心裏想到。哎,沒想都。我馬飛自打上了蓮花山,還沒打過一次敗仗,這一次敗仗,我馬飛卻敗在了這小小的朱家堡的人的手裏。我沒臉回蓮花山見我的大哥和三弟去,沒臉見心儀啊。算了,還不如我馬飛死在這裏,也不會被山寨的弟兄們嘲笑。

想到這,馬飛拔出手搶,把槍口對準自己的太陽穴,就準備扣動扳機。

在這危急的一刻,突然,馬飛的左側,閃出一大隊人馬,有人高喊:“二頭領,二頭領,你在哪?”

馬飛一聽,這不是軍師萬山青的聲音嗎。便馬上放下手槍,高聲喊道:“我在這。”

不一會,萬山青帶着他的大隊人馬,就趕到馬飛的身邊。

“二頭領,沒事吧?”萬山青關心地問道。

總裁舊愛惹新婚 馬飛定定神,喘口氣,對萬山青說道:“軍師,我們中了朱家堡的埋伏,死傷了許多弟兄。甘子平帶着五大隊,被朱家堡的人包圍在樹林裏。”

“二頭領,不必緊張。我已經命魏寶生帶一大隊從後面進攻朱家堡的隊伍了。侯大隊長也從左側進攻朱家堡伏兵了。”萬山青說道。

“好,萬軍師,我們返回去就五大隊去。”馬飛來了精神。

“好。二頭領,我們現在去救援五大隊。全體隊伍,去救五大隊。”萬山青說道

馬飛帶着鄧德全、萬山青、侯長立,率領其餘隊伍,勇猛地朝後面樹林撲去。

山坡上的敵人被魏寶生從面山溝突擊上去,全部打退了。

朱良成帶領的朱家堡大部隊在侯長立、鄧德全的全力攻擊下,也抵抗不住,退回朱家堡去了。

五大隊被圍困的人馬得到了解救。受傷的甘子平,也被萬山青救出。萬山青讓人牽來一匹馬,扶甘子平上了馬。全部人馬開始摸黑往回撤退。

“二頭領,我看朱家堡已經有了準備,我們不宜再打,不行,我們還是先回山寨再說。”萬山青對馬飛說道。

“嗯。”馬飛點點頭。

路上,馬飛嘆口氣,說道:“哎,萬軍師,我馬飛後悔沒聽從你的話,大意進軍,中了朱家堡的埋伏,死了這麼多的弟兄。我沒臉見蓮花山的兄弟。沒臉見我大哥和三弟,我死了算了。”說着。馬飛又拔出手槍要自殺。

萬山青見狀,趕緊上前奪下馬飛手裏的槍,說道:“二頭領,勝敗乃兵家常事。何必如此呢。只要我們吸取教訓,就不會再犯這樣的錯了。”

鄧德全、魏寶生、侯長立都過來勸馬飛,馬飛這才重新別好手槍,帶着隊伍,狼狽退回蓮花山去。 進攻朱家堡的隊伍,大意中了埋伏,死傷了許多弟兄,最後,狼狽地逃回了蓮花山。

回到山寨時,正是旁晚天暮的時候。李國亭早已聞訊,立刻帶着山寨留守的頭領和人馬趕往山口迎接。

馬飛一見李國亭的面,就說道:“大哥,都怪我太大意,沒有注意朱大麻子中途竟然設伏。誤中埋伏。使部隊遭受重大損失。請大哥按山規處罰我吧。”

李國亭望着隊伍中一羣傷兵,看到他們一個個狼狽樣,不知怎地,心頭騰地就升起了一股怒火。他想把心頭升起的這股火頭壓下去。可他再次看到自己眼前這支蓮花山最強的隊伍竟然連一個朱家堡都打不過,這麼多的人馬還讓朱家堡那幾個人打的丟盔卸甲,傷亡慘重地逃回山寨。這要是傳到江湖上去,還不被人笑掉大牙啊。

李國亭是個自尊心狠強的人。這次失敗。就如同被人當衆吐了一口口水,傷到了他的內心深處去了。

只見李國亭鐵黑着臉,把眼一瞪,對馬飛說道:“二弟可知山寨的規矩?”

“大哥,我知道。”馬飛說道。

“帶兵打敗仗,該如何處理?”

“爲將着,斬。士兵各責五十大板。”

李國亭轉過頭來,對跟在他身後的山寨擎天柱,稽查,總教官張漢民說道:“張總教官,依山規,頭領該怎麼處理?”

張漢民偷眼看看李國亭的臉色,又看看站在李國亭對面,毫無懼色的馬飛。再看看馬飛身後臉色沉重的萬山青、侯長立、鄧德全、魏寶生,還有胳膊上吊着繃帶的甘子平。 我家侯爺太腹黑 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大頭領,失敗乃兵家——。”

“我沒問你這些,我問你作戰失敗依山規該怎麼處理。”李國亭幾乎是口氣強硬地說道。

“這個——。”

“什麼這個那個的,你是不是山寨的擎天柱?是不是稽查?忘記自己的職責,或者故意袒護有罪之人,又該當何罪?”

“該殺。”

“好啦,既然定了山規,就不能不執行。我若犯了,也一樣治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馬飛,你身爲這次攻打朱家堡的頭領,不仔細瞭解敵人動向,貿然進軍,中了敵人埋伏,使隊伍遭受重大損失,敗壞了我蓮花山的聲威,你雖是我的結義兄弟,爲蓮花山立過大功,但,國有國法,山有山規。也應當依山規處理,當以服衆。你可願意接受我的處罰?”李國亭望着馬飛,說道。

“馬飛帶兵打了敗仗,無話可說,願聽憑處置。”馬飛望着李國亭說道。

“那好,這也怪不得我。來人。”

“到。”馬上上來兩名匪兵。

“把馬飛押到誅將臺。等候處決。”

“是。”兩名匪兵遵命,立刻上前把馬飛雙臂一扭,押往山寨大營前的誅將臺,等候李國亭的命令處決馬飛。

“萬山青和侯長立、鄧德全、魏寶生、甘子平等人見狀,馬上跪在李國亭面前,替馬飛求情。

“請大頭領饒了二頭領吧,這次失敗。我們也有責任,我們願替二頭領受刑。”

李國亭更是來氣了。

“好啊,難道你們都想破壞蓮花山山規不成。先處理了馬飛,再處理你們。”李國亭怒吼道。

就在這時,趙二虎從後面趕到李國亭面前。

“大哥,你爲何要斬二哥?”趙二虎問道。

“他帶兵打敗仗,讓我蓮花山蒙受重大損失。按山規,理當論斬。”李國亭說道。

“大哥,二哥可是我們結拜的生死兄弟啊,不能斬。”趙二虎說道。

“大膽,你是大頭領,還是我是大頭領?”李國亭發怒到。

“不管誰是大頭領,二哥都不能斬。”趙二虎頂撞到。

李國亭更氣了。他再次朝身後喊道:“來人,把趙二虎也綁了,押往斬將臺,和馬飛一同,等候處決。”

‘嘩啦’一下,又涌上來好幾名匪兵,伸手把趙二虎也綁起來。

就在這時,葉心儀聞報,帶着貼身丫鬟小紅,匆匆忙忙地從後山趕過來。

“李大哥,馬飛可是跟你磕過頭,拜過把的兄弟啊,他爲你和山寨那也是出生入死,立過汗馬功勞的,你要憑良心啊。”葉心儀一把抓住李國亭的衣襟,哭喊道。

“是啊,大頭領,你就放了二頭領吧。” 大婚晚辰,天價小妻子 丫鬟小紅也說道。

“你——你們——。” 重生之逆轉仙途 李國亭氣得說不出話來。

“好吧,李國亭,既然你不念結拜兄弟之情,要殺,就連我也殺了吧。”葉心儀說着,就要往李國亭身上撞。

“國亭。”突然,從後面傳來一聲呼叫。

李國亭一回頭,看見婉茹帶着丫鬟美娟挑着燈籠,匆匆趕來。

周圍的人,除了葉心儀和小紅,其他人還都是第一次親眼看見婉茹真正的面容,因爲婉茹白天怕光,都躲在內室,不出來,所以大家白天自然見不到婉茹,那天李國亭山寨大婚。大夥兒也只是隔着婉茹頭戴的珠簾,見過她的外貌,至於具體相貌,誰也沒真正看見過。大家都說婉茹貌若天仙,那都是從心儀身邊的丫鬟小紅和馬飛嘴裏傳出來的,就連趙二虎也只匆忙中見過一面。今天晚上,婉茹突然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就像久藏的美玉,讓大夥眼前一亮,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婉茹的身上。

“婉茹,你——你怎麼來了?”李國亭十分吃驚,趕忙問道。

婉茹眼裏帶着一種責備的神情,對李國亭說道:“國亭,你爲何要斬馬飛和趙二虎呢?”

“他們倆違犯山規,依山規,理當問斬。”

婉茹輕輕一笑,說道:“國亭,他們兩人違背了你們什麼山規?”

“馬飛身爲二頭領,帶領山寨人馬攻打朱家堡,大意輕敵,中敵埋伏,損兵敗將,使山寨蒙受重大損失,按山規,理當問斬。趙二虎抗命不尊,袒護罪人,也應問斬。我做的不對嗎?”

“你做的不對,不僅不對,還是大錯特錯。”婉茹說道。

“婉茹,你說什麼,我大錯特錯。如果對打敗仗都不追責,那以後還能打勝仗嗎?”李國亭不服氣。

婉茹一笑,說道:“馬飛這次並沒有大的過錯。”

“什麼,他還沒有過錯。死了那麼多的弟兄,瞧,連五大隊長都掛花了,他沒過錯,那誰還有過錯。”李國亭氣哼哼地說道。

“國亭,馬飛縱然中敵埋伏,傷亡一些人員,但他卻給蓮花山創造了一個消滅朱家堡的好機會。”婉茹說道。

在場的人聽婉茹這麼一說,都吃驚地望着婉茹。他們臉上都帶着半信半疑的表情,注視着婉茹。

“你說什麼?馬飛創造了一個消滅朱家堡的機會?婉茹,你不懂打仗,還是帶着美娟回家去把,哦,我還要處理山寨事情呢,別在這裏亂攪和,行嗎?”李國亭說道。

沒想到,這時,婉茹突然說出來一個消滅朱家堡的辦法,讓李國亭和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朱家堡在中途設下埋伏,打敗我們蓮花山,現在,他們一定認爲我們在這段時間內,絕不敢再進犯朱家堡。//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節//他們這兩天一定沉浸在慶祝打敗蓮花山的歡慶之中。我們蓮花山應該馬上派出一部分人馬,立刻殺回朱家堡。那朱家堡的人定然想不到我們蓮花山的人馬突然又殺了回來,等他們明白過來,我們已經打入朱家堡了。“婉茹說道。

“好,好,大頭領,夫人是讓我們殺個回馬槍,乘朱家堡不備,立刻拿下朱家堡。這主意太好了。“萬山青聽了婉茹的話,立刻從地上站起來,對李國亭說道。

“是啊,夫人說的對,那朱家堡的人剛打敗我們,他們絕不會想到我們又馬上返回去了。他們一定少了戒備。我們打他個措手不及。一定能拿下朱家堡。”侯長立也站起來說道。

“是啊,夫人說的對。”其他人也都開口說道。

“婉茹,依你的意思,我們馬上就組織人馬殺回去?”李國亭問道。

“嗯,不能猶豫。時間一長,恐怕暴露了行動。國亭,現在就組織人馬下山去,明天晚上正好趕到朱家堡。趁夜進攻,必獲全勝。”婉茹說道。

李國亭聽從了婉茹的話。馬上名命人將馬飛放了回來,並將趙二虎釋了綁。便命令萬山青和受傷的甘子平留守山寨,其他人員全部集合,整裝備馬,立刻隨他前往朱家堡。

隊伍臨走時,婉茹對李國亭說:“國亭,此去一定要小心,我在山寨等着你安全回來。”

“嗯,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安全回來的,婉茹,你也要多加註意啊,你身體有病,要多注意休息啊。不要爲我擔心,沒事的。”李國亭對婉茹說。

葉心儀戀戀不捨地拉住馬飛的手,說道:“飛,要小心啊。再不要大意了,我等着你。”說着說着,葉心儀流下了眼淚。

“心儀,我馬飛命大,不會有什麼事的。你放心,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等着我哦。”馬飛說道。

趙二虎不服氣了,看到李國亭和馬飛都有媳婦惜惜相送,吃起醋來。

“我說二位嫂嫂,你們別這樣好不好,我可受不了了。我這沒老婆的,看着你們這樣,那還活不活了,不行,下次,搶我都的給我搶個老婆回來。”

趙二虎這席話,說的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連婉茹和葉心儀也都不好意思起來,掩面朝山寨後面走去。

大隊人馬重新整結完畢,由李國亭親自帶領,連夜下山,直奔朱家堡而去。

第二天晚上,就趕到了朱家堡。

按照李國亭預先的計劃,由馬飛率領一支隊伍從後面河道渡河,偷襲朱家堡的西門,李國亭率領趙二虎等人帶着另一支隊伍,從馬飛走過的那條道路,直奔朱家堡的東門。

馬飛帶着隊伍按計劃沿着河道奔朱家堡西門而去。

李國亭帶着這支隊伍,沿着樹林中這條小道,摸黑直接奔朱家堡的東門而去。

這時的朱家堡,果然如婉茹所說的那樣,全堡的人都在慶祝打敗蓮花山的土匪,東門和西門只留了幾名把守大門的團丁,防守十分空虛。

在朱家堡的中央廣場上,點着燈籠火把。四面十幾根柱子上,綁着活捉的蓮花山的土匪。在這些綁着蓮花山被俘土匪的柱子下面,堆起一堆堆乾柴。每根柱子旁,都有幾名朱家堡的團丁,手持紅纓大刀守候着。四周站滿了看熱鬧的人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