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看著白月十分直接的問道。

白月聽到這話再次愣在了原地,她哪裡能夠想得到自己的美人計對於陳天來說竟然一點用都沒有,陳天根本就不吃她這一套。

坐在一旁的趙璐李思兩人倒是一臉的笑意。

「你最好把你的小心思都收起來,我對你這種女人並不是很感興趣!」

陳天看著白月繼續說道。

「陳天,你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啊?我只不過就是想敬你一杯酒而已,你至於這樣嗎?」

白月此時終於有些掛不住臉了,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高聲沖著陳天喊道。

「如果你真的想敬酒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把歐陽旭喊過來陪你喝酒,你看怎麼樣?」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白月問道。

「……」

白月聽到這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

「小月,陳天就是在跟你開玩笑呢,你千萬別當真啊,陳天不喜歡喝酒,你快點過來跟我聊聊天吧!」

就在這個時候,趙若妃突然站了起來伸手攔了白月一把,幫助白月打了個圓場。

白月尷尬一笑緩緩坐在了沙發上面,看著陳天的位置再也不敢隨便說話了。

經過剛才的事情,白月明白了,陳天這樣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她能夠掌控的了的,所以也就直接放棄了繼續勾引陳天的想法。

白月坐回去以後,氣氛開始變的尷尬了起來。

段輝猶豫了一下,將自己的酒杯舉了起來,然後低聲沖著陳天說道:「天哥,這杯酒是我敬你的……」

陳天聽到這話淡淡的看了段輝一眼,語氣不解的問道:「你為什麼要敬我酒啊?」

「天哥,是這樣的,之前你說歐陽旭看見你以後會直接跪下給你認錯,我以為你是在吹牛,還說過你,現在看都是我的錯,希望你能原諒我!」

說完這話以後,段輝直接仰頭將自己酒杯裡面的洋酒一飲而盡。

顯然,段輝對於之前對待陳天的態度感覺非常的不好意思,所以才會主動給陳天道歉的。

「天哥,我也敬你一杯酒,之前我也覺得你是在吹牛,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大哥,以後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吳濤也連忙把自己手中的酒杯舉了起來。

很明顯,在經過了今天這件事以後,段輝跟吳濤還有趙博學三人已經開始從心底佩服陳天了,也是發至內心的把陳天當成了他們的大哥。

白月敬的酒陳天可以不喝,但是這三個人敬的酒陳天卻不能不喝。

所以他也沒有廢話,直接把酒杯舉了起來,將裡面的酒一飲而盡。

段輝看見陳天喝光了酒以後,十分開心的笑了笑。 雖然知道五位長老是真心對風玫好,但是琉光仙尊表示——

好礙眼,好想和小雲兒去過二人世界。

心中默默念叨時,卻沒想到很快自己就願望成真了。

說好的要去南域秘境玩的,既然這邊的事情解決了,那就出發吧。

對於風玫這個決定,五位長老並未阻攔。雲傲傷害了她,他們必然不會放過,可雲傲畢竟是她父親,她留下來不好。

況且,現在眾人都被廣場上那三人吸引了注意,一時沒顧上換島主的事情,等這些人冷靜下來,必然是要鬧上一鬧的,畢竟現在大家眼中的雲姬是魔界的人,還是個爐鼎。

所以,五位長老甚至是支持風玫這個時候離開,在她離開的這段事情,他們自會幫她將一切處理好,等她回來,開開心心順順噹噹地成為島主就夠了。

她在外,如今身邊有琉光仙尊陪著,他們也不擔心她的安危。

「去吧,玩的開心些。」

五人笑著送他們離開留仙島,而後陰沉著臉色回去。

廣場上三個人,風玫走前已經扯掉了結界,他們雖然嚴令不許有任何人為其鬆綁,可是,以三人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乏親信的。剛剛收到傳報,已經有人為那三人解綁了。

五人急忙趕過去,卻發現——

那三人失蹤了。



整個留仙島都籠罩在一個巨大的結界中,島上環境優美,景色怡人,靈力更是遠遠比外面濃郁。

風玫與琉光仙尊跨出結界,口中一邊道:「我跟你說,我還沒答應成為你的道侶呢,在五位長老面前就算了,以後不許再在其他人面前胡說!」

琉光仙尊看著自己被甩開的手,眸子黯淡下去。小說娃小說網

在五位長老面前,他說什麼她都不反駁,他以為她已經接受他了呢。

琉光仙尊站在結界邊,低著頭,高高大大的一隻,身上卻瀰漫著一股濃郁的委屈失落,看起來可憐極了。

風玫瞥一眼過去,一點都不心疼:「不想去了?那我自己走了。」

「想!」

琉光仙尊立即大步跟上去,心中給自己打氣,不能氣餒,反正他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在她身邊的,她只會是他的。

聽著身後的腳步聲,風玫唇角勾了一下,正要開口,卻見熟悉的某小隻「嚶嚶嚶」地朝她撲來。

「公主——」

警告地瞥了某人一眼,風玫直接抬手精準地抓住了某隻,點了點它粉糯糯的小鼻子:「你叫我什麼?」

之前就注意到了,不過顧著留仙島上的事情沒在意,沒想到這麼快就又見到了。

而且……之前在玉寒景的院子中,琉光仙尊那一下可沒留手,這小傢伙看起來依舊生龍活虎,絲毫沒受傷。

「嚶嚶嚶,公主,主人他嫌棄小爺!」

風玫挑眉,隨手將手中一小隻扔了。

有主的,不要。

正為親密接觸了公主殿下而高興了,突然身體成了拋物線飛了出去,某小隻呆了。

就在快要落地時,身體一頓,而後在半空中上跳下躥,就如一隻小白糰子一般——

「都欺負我,你們都欺負我!小爺我要離家出走!出走!!」 有的時候陳天還是非常喜歡跟這些人相處的,最起碼在這些人的身上陳天能夠體會到什麼才是真正的友情,什麼才是真正的義氣。

而其餘的幾個女生臉上的表情卻非常的尷尬,但是她們有擔心陳天會像說白月那樣說她們,所以也就不好意思主動給陳天敬酒了。

一眨眼的功夫,半個多小時過去了。

眾人終於都喝的差不多了,就準備回學校休息去了。

因為這些人都喝了酒,所以大家並沒有開車回去,而是打了兩輛計程車回到學校。

回到學校以後,陳天並沒有跟著段輝他們一塊回寢室,而是來到了他的辦公室當中。

進入辦公室以後,陳天發現大壯竟然還在孜孜不倦的破解著法陣,這已經是大壯連續工作的第十天了,陳天頭一次覺得他身邊的這個傀儡竟然會這麼有用。

而陳天則坐在床上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當中。

次日早上八點多鐘。

陳天從修鍊狀態中醒來,還不等陳天走出辦公室便聽到了一陣敲門聲。

「陳會長,您在裡面嗎?」

黃淇的聲音響起。

陳天聽到黃淇的聲音以後直接扭頭看向了大壯。

「主人你放心吧,我現在是隱身狀態,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看得到我!」

大壯明白陳天的意思淡淡回了一句。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直接走到了門前伸手打開了辦公室的大門。

黃淇拎著一些打掃衛生的工具俏生生的站在房門口,看見陳天以後笑盈盈說道:「陳會長,早上好啊!」

「你怎麼過來了?」

陳天語氣有些不解的沖著黃淇問道。

「我是您的助理,每天打掃您辦公室的衛生是我的職責!」

黃淇笑著回了一句。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猶豫了一下,然後淡淡說道:「以後我可能會住在這個辦公室裡面,所以這裡的衛生我自己打掃就行了,以後如果什麼什麼重要的事情你不用過來了……」

「真的不需要我幫您打掃嗎?」

黃淇愣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不需要……」

陳天想都不想直接搖了搖頭。

而黃淇則輕輕的吐了吐自己的小舌頭,然後看著陳天說道:「那陳會長咱們兩個可得說好了啊,如果以後校長問起來我為什麼沒有來打掃您的辦公室,是您不讓我過來的,不是我自己不來的!」

「行,到時候我會幫你作證的!」

陳天語氣無奈的點了點頭。

「那行吧!」

黃淇看著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從自己的包包裡面拿出了兩份文件遞到了陳天的面前,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會長,這裡還有兩份文件需要您來簽字!」

「什麼文件?」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語氣不解的問道。

「就是關於上次您要開除王董事的文件。」

黃淇連忙解釋道。

「……」

陳天聽到這話猶豫了兩秒鐘,然後輕聲說道:「以後這樣的文件你就不用拿過來給我看了,你直接在上面簽字就行了!」

「我在上面簽字?」

黃淇聽到陳天的話再次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因為她沒想到陳天對於這種東西竟然會這麼不在乎,這種非常重要的文件竟然讓她一個小助理去簽字。

「沒錯,以後但凡是需要我簽字的文件你就都幫我簽個字就行了,如果要是碰到了什麼你拿不定主意的文件你再來問我就好!」

陳天從來都沒有真正的管理過公司,自然對於這些文件沒有什麼興趣而且他也沒有什麼精力去管這些閑事,所以還不如直接交給黃淇自己去處理。

反正一個合川大學也沒有多少錢,就算是有什麼損失,陳天也完全能夠承擔得起。

「陳會長,我就是個小助理,我在這裡簽字是不是不太合適啊?」黃淇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你剛才喊我什麼?」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黃淇問道。

「陳……陳會長啊,怎麼了?」

黃淇結結巴巴的問道。

「既然你知道我是會長,那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好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我……我就有些擔心如果我在這上面簽字的話,董事會的那些董事可能不同意……」黃淇語氣無奈的沖著陳天說道。

「整個合川大學都是我的,我都沒說什麼,他們就算是反對能有什麼用?你現在不用有心理壓力,從今天開始這些文件全部都由你一個人來審批,你覺得能通過的就簽字,你要是覺得不能通過就直接拒簽,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黃淇說道。

黃淇站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結結巴巴的說道:「陳會長,您……您確定要這麼做嗎?」

「確定!」

陳天想都不想直接點了點頭。

「那……那行吧,從今天開始您的這些文件我就都幫助您簽了,如果要是有什麼不懂的我就在過來問您好了!」

黃淇語氣略顯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陳天繼續說道:「對了,陳會長大後天晚上咱們學校會舉行大一的迎新晚會,您作為我們學校董事會的會長需要為新生致辭的,我給您準備了一份演講稿,但是就不知道您滿意還是不滿意……」

「迎新晚會?」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

「對啊,這是咱們學校的傳統,基本上每次有新生入學的時候都會舉行一個迎新晚會,無論是大一還是大二的新生都需要準備節目的,而董事會的會長需要宣布這一學期的獎學金情況還有就是致辭……」

黃淇輕輕的點了點頭,十分有耐心的解釋道。

「我現在還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是咱們學校董事會會長的身份,你代替去致辭吧!」

陳天想了一下之後,輕聲回答道。

「我……我代替您去致辭?」

黃淇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再次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

「有什麼問題嗎?」

陳天輕聲沖著黃淇問道。

「問題倒是沒有,只不過咱們學校每年都是董事會會長親自致辭的,我這個小助理上去是不是有點不合適啊?」黃淇表情異常無奈的沖著陳天說道。

「我說你合適你就是合適,如果我要是上台致辭的話,那豈不是學校裡面的所有老師學生就都知道我是誰了?還是你上去幫我致辭吧!」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陳天語氣隨意的沖著黃淇說道。

而黃淇看著陳天無奈翻了翻白眼,輕聲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您這樣的會長,竟然對學校裡面的事情這麼不關心……」

「你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

陳天輕聲沖著黃淇問道。

「您真的不打算親自上台了?」黃淇彷彿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不打算!」

陳天直接搖了搖頭。

「那要是校長問起來,我就說這都是您的安排……」

黃淇撇著小嘴回了一句。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行,我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了,我先走了啊!」

黃淇沖著陳天擺了擺小手,直接轉身奔著辦公室外面走去。

「真是一個怪人,竟然讓我這個小助理幫他批閱文件,而且還讓我幫他上台去致辭,這算是怎麼回事啊?弄得好像我是會長一樣……」

黃淇在離開辦公室以後撇著小嘴嘀咕了一句。

「如果你要是再敢在背後說我的壞話,小心我直接把你給開除掉!」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出現在了黃淇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