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彪滿臉驚駭,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發動攻勢!

嘭!嘭!嘭!

空氣中不時響起悶響聲,這些都是張彪的拳勁發出來的聲音,只不過,在場的有些內行人越看,臉色就越是古怪。因為——

這些聲音都不是拳拳到肉的聲音,相反,這特么是拳勁打空,擊打在空氣中的悶響!

……

另一邊。

李詩詩已經是穿過別墅,來到二樓一個書房內。

這個書房很是簡潔,可是收拾得卻是井井有條,一名神態莊嚴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椅子后,安靜的看書。

「爸!」

李詩詩親切的叫喊道,隨後就跨過門檻走進來。

「呵呵,詩詩回來了。」

李志國放下手中的書本,笑道:「今天是爺爺的大壽,前院里應該很熱鬧啊,你不在那呆著招呼客人,跑我這來做什麼。」

「啊?」

李詩詩微張著小嘴:「爸,難道不是你叫我來的嗎?表妹說是你叫我來……」

話說到一半,李詩詩的柳眉頓時就蹙起,來的時候她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現在看來,分明是有人想要支開她……

「不好,楊浩他……」

李詩詩臉色微變,趕緊抬頭:「爸,我還有事,就先出去了!」

丟下一句話,李詩詩俏臉上布滿了寒霜,火急火燎的就沖了出去。

額……

這一幕,倒是把李志國給搞懵逼了,旋即就是苦笑著搖頭。

自己這女兒啊,性子也太像她爺爺了,性子剛硬得要命,在這麼下去,怕是嫁出去都難咯。

李志國愁笑一聲,剛準備繼續看書的時候,書房門再次被推開。

「參謀長,家宴現場出現緊急事故!」

一名身穿軍裝的警衛員急切開口道。

嗯?

緊急事故?

「什麼事!」

李志國放下手中書,沉聲說道。

「南京邱家的那位少爺,和一個年輕人鬧起來了,事態很嚴重,邱世傑連配槍都亮了出來,南京賈家的賈哲,已經被那個年輕人給廢掉了!」

警衛員開口說道。

「什麼?」

李志國先是楞了一下,隨後就勃然大怒:「胡鬧,這簡直就是胡鬧,軍隊配發的槍械,能夠隨隨便便亮槍的嗎,是誰給他邱世傑這個膽子!」

「還有那個年輕人,敢在我李家下狠手,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還是我李家這些年沉寂,某些人就不把我李家放在眼裡!」

李志國滿臉怒容,一股威嚴自然而然散發而出,作為中海軍區的參謀長,他身上的氣勢自然不弱。

「小陳,叫上警衛員,把那兩人齊全給我抓起來,尤其是邱世傑,直接繳械!」

李志國怒氣沖沖的咆哮說道。

部隊軍官在社會上對普通人拔槍,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影響絕對不低,這要是被家裡的老爺子知道,以那位剛硬的性子,肯定得將邱世傑開除軍籍!

「行,我這就去辦。」

小陳點頭,由於片刻還是開口說道:「對了參謀長,那個年輕人是大小姐帶來的,剛才我將大小姐朝院子里衝去,您看……」

「嗯?詩詩帶來的?」

李志國想起剛剛女兒的反常,不由得微微皺眉:「一視同仁,你去叫上警衛員,我親自去!」

說完這句話,他便快步離開書房,朝著外面趕去。

……

別墅外的院子里,張彪狂風驟雨般的攻勢還在繼續,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張彪的體力已經到了極致,出拳的力度和速度都有所下降。

「嘖嘖,看來你是堅持不下去了啊!」

「功夫,本來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在於堅持二字,這些年你安於享受,軍人身上的那股銳氣,已經被你消磨乾淨了!」

楊浩淡淡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張彪只能苦笑,他自己的實力自己最清楚,雖然脫離的軍伍,可是他的實力還是不低,在南京軍區就算不能成為魁首,那也是前五的存在,可是現在……

不是自己太弱,而是這個年輕人的實力太過變態的緣故啊!

「行了,鬧劇也該收場了。」

楊浩淡漠開口道。

話音落,他身上的氣勢陡然變換,動作也是從原先的緩慢躲避,變得銳利起來。

唰!

狂風驟起。

一記簡單的擒拿軍體拳,在楊浩施展出來,威力簡直是暴漲十倍不止!

張彪的臉色頓時就充滿了驚駭! 嘭!

沉重的悶響聲響起。

這可不是一開始打在空氣中的聲音,而是實實在在的打在人身體上的聲音!

張彪想要防守的雙臂才剛剛抬起,就感覺自己的腹部遭受重擊,恐怖的大力席捲而來,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整個人被轟飛了出去。

砰!

張彪砸倒在地,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卻可是腹部的疼痛卻滾滾而來,疼得他滿頭是汗!

這還是楊浩運用巧勁的緣故,要不然就這一擊,可以將其的內臟震碎。

僅僅是一拳頭,就把南京軍區的前特種大隊教官給打趴下,這一幕,讓得在場的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尤其是邱世傑,他原本還期待著宴會被廢掉,可是現在……

「喂,你手下被我打趴下了,要不然,我們兩個來過幾招啊?」

楊浩嘴角翹起,朝著邱世傑嘲笑說道。

「你!」

邱世傑滿臉怒容,可是旋即腦中卻是閃過一道靈光,滿臉陰森。

「小子,你可知道張彪,還是我南京軍區的在籍軍官,你當眾毆打軍官,這份罪責就夠你受的了!」

邱世傑陰笑說道。

其實張彪但付出離開軍營的時候,軍籍也是隨之退役了,這是這種事情還不是由他邱家一句話的事情?楊浩毆打軍官,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被邱家運營一番,楊浩這輩子都休想從監獄里出來。

「哈哈哈,小子,溜達現役軍官,老子就讓你這一輩子都在牢房裡渡過!」

邱世傑張狂大笑起來。

「是嗎?反正這罪責我也是逃不過,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你做好準備沒有?」

楊浩眼眸內浮現出一抹陰森,緩緩邁動腳步,朝著邱世傑逼近。

「你……你想要做什麼!」

邱世傑有些懼怕,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啪!

話音落,一記響亮的耳光聲陡然想起。

邱世傑原本光滑的臉頰上,立馬就出現一個紅紅的巴掌印,伴隨而來的還有火辣辣的疼痛。

就這一巴掌,他半邊牙都給打碎了!

「噗!」

邱世傑吐出滿口血牙,臉上滿是猙獰的神情;「你敢打我?你他媽敢打老子!」

唰!

邱世傑現在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腦,直接將收回去的槍械再度抬起,直勾勾的瞄準對面的楊浩。

「邱少,不要!」

張彪見到這一幕,焦急的開口叫道,可是現在的邱世傑,哪裡還聽得進他的提醒!

「媽的,你敢打我!我要斃了你!我要斃了你!」

邱世傑癲狂咆哮,看向楊浩的眸子充滿了惡毒。

見到這邱世傑再度拔槍,而且神情癲狂,周圍的人紛紛色變,趕緊後退,這子彈可不長眼睛,弱勢者邱世傑射歪了,指不定誰倒霉呢!

「嘖嘖嘖,就你這樣的廢物,根本就不配持槍,有膽子,你開槍試試?」

楊浩玩味般的開口道。

對方開槍,他便有理由下殺手,這個邱世傑已經觸動了他內心的底線!

「草,你他媽別逼老子,就算槍斃你,你以為我會有事?」

邱世傑神情癲狂,直接拉開了槍械的保險栓。

似乎下一刻,他就要直接扣動扳機!

「住手!邱世傑,你瘋了嗎!」

就在這時,人群外圍傳來清脆的聲音,這道聲音充滿了憤怒和不敢置信。

李詩詩快步衝過來,俏臉上原本就是布滿了寒霜,此時見到邱世傑拿槍指著楊浩,那股寒意更是冷冽幾分。

「邱世傑,這裡是李家,你還不放下槍械!」

李詩詩嬌喝厲聲說道,同時嬌軀也是跨步,直接擋在了楊浩的面前。

嗯?

這妮子……

楊浩摸了摸鼻頭,對於李詩詩的好感急劇上漲,能夠幫他擋在子彈的前面,這份魄力不小啊!

「詩詩,你來的正好,這個暴徒公然闖進李老爺子的壽宴,還出手傷了我好幾個人,這是個窮凶極惡的暴徒,詩詩你趕緊躲開!」

邱世傑面色陰沉的說道。

「邱世傑,我叫李詩詩,不叫詩詩,這一點你給我記清楚了!」

「還有,楊浩是我帶回來的人,他不是什麼暴徒,依我看,這就是你和賈哲那混蛋一起下的套吧!」

李詩詩俏臉冰寒,語氣更是冰冷冷的開口道。

「詩詩,我們兩家有聯姻,你怎麼幫助這個外人,卻……」

邱世傑一副傷心的神情說道,可是話還沒說完——

「住嘴,邱世傑我就和你明說了!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那個可笑的娃娃親我也會請求我爺爺取消掉的,還有,衣服從今天起就是我男朋友了!」

「所以,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以後請你不要再和我套近乎!」

李詩詩冰冷開口道,其實這些話他是準備找個合適的機會攤牌的,可是沒想到現在的局面變成這個樣子,她不得不出來維護楊浩。

嘩!

她的這番話語,給眾人造成的影響可不低。

中海李家和南京邱家的關係,可是華夏軍部的一樁美談啊,兩位老將軍鐵血戎馬,年輕時是兄弟戰友,年老后依舊是親家,可是現在李詩詩的話語,卻是直接將這關係給捅破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李邱兩家的關係不是一直很和諧的嗎?怎麼突然就宣布不聯姻了嗎?」

「你問我,我問誰去……這個消息太過驚人,從來沒有半點風聲出來啊!」

「唉,這畢竟是老一輩的聯姻,這幾十年過去,風氣大改,現在的年輕人誰還服從長輩的婚姻包辦啊。」

「話是這麼說,可這是南京邱家啊……」

周圍人議論紛紛,李詩詩聽到這些議論,嬌軀不由得微顫,她懼怕的正是這一點,擔心自己的決定會對李家造成不好的影響,可是擔心歸擔心,要讓自己嫁給一個討厭的人,這一點她實在是做不出來!

議論聲愈加高漲,李詩詩俏臉有些蒼白,但還是倔強的站在原地,擋在楊浩的身前。

這事關乎到自己一輩子的幸福,就算沒有一個人支持她,她也會奮戰到底的!

突然。

一隻溫暖的打手,攀上了李詩詩嬌弱的肩膀,一把將其摟進懷裡。

「詩詩,你放心,一切有我。」

楊浩咧嘴一笑,語氣異常溫柔的開口說道。

「額……」

李詩詩嬌軀一顫,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楊浩堅定的話語無疑給了她勇氣,甚至都忘記了自己的嬌軀已經被楊浩完全的擁入懷抱。 楊浩的舉止,直接將周圍的議論聲給驚沒了。

大家目瞪口呆的盯著面前的楊浩和李詩詩,兩人行為親昵就如同真正的情侶一般,至於邱世傑,雙眸猩紅都快要噴出火來了!

李詩詩和他聯姻二十多年來,就從來沒給過他好臉色看,剛才更是宣布不準叫她試試二字,可是現在,那個可惡的楊浩卻當眾叫她詩詩,還把她摟進懷裡?

這可是他邱世傑的未婚妻啊!

這一刻,邱世傑只感覺自己腦門上頂著一頂大大的綠帽子,這件事若是宣傳出去,他邱世傑還有臉面可留?

「草,一對狗男女,賤人!」

邱世傑內心怒罵,可是臉色還是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詩詩,那個暴徒肯定是個騙子,公然挑釁中海李家河南京邱家的關係,這小子絕對沒安什麼好心!」

「詩詩,你躲開,我要開槍了!」

邱世傑提醒一句,同時陰毒的眼神卻是直勾勾的盯著對面的楊浩,這麼近的距離,他有信心將其一擊斃命,畢竟這些年他在南京可沒少喂子彈訓練槍術。

「邱世傑,你給我住手!」

李詩詩面色劇變,想要阻擋,可是卻是被楊浩摟在懷裡側身擋在前面。

「沒事的,就這廢物還打不死我。」

楊浩溫柔笑道。

「呵呵,你他媽死到臨頭還要裝逼,我帶要看看,子彈殺不殺得死你!」

邱世傑獰笑一聲,這個時候李詩詩已經被楊浩擋住,正是最好的射擊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