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過去了,朋族領地上建起了一座座水泥化城市;

幾十年時間過去了,雙月星開始進入了文明交匯的時代,面對的依然是戰爭;

幾十年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朋族從骨器時代進入了鋼鐵時代,正在向能量化時代進發,可敵人依舊強大;

而同樣幾十年時間過去了,那個當初廢墟般的浮空山,現如今已經成了朋族的祭司山,上面存在着朋族最大最完善的高等分類學校,朋族祭司學校,是朋族所有祭司的源泉。

不過此時飛在空中的空幻三人,顯然並沒有發出太大的感慨。

“雙月,叫聲哥哥。”

“不要。”

“真不可愛,知道麼,小蘿莉要學會這種方式,才能獲得大家的喜愛哦。”

“不需要。”

“哎,現在的小孩子啊,真是的。”

“姐姐說,我比你大。”

“額……不對,你形成自我意識才幾年,很顯然我比你大。”

“我更厲害。”

“……強權啊,這是赤果果的強權!天理何在。”

“有事?”

“¥%#@”

看着空幻和雙月兩個在那裏耍寶,8051則在一旁毫無形象的捧腹大笑。隨着相處時間越來越長,空幻對待雙月,也從最初的謹慎小心,到現在完全是毫無顧忌,不過大部分時候,空幻都很意外地敗給了這隻貌似人畜無害的小蘿莉。

“喂,空幻,欺負小孩子很有樂趣麼?”

笑完之後,8051支起身子,看着滿臉鬱悶的空幻,以及滿不在乎的雙月,調侃般地問道。

“有沒有搞錯,明明是你在那兒笑,我可是受害者!”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的空幻,果斷予以反駁。

不過,這種行爲顯然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我和藍胖子的修仙之旅 “所以說,雙月只是我的妹妹,你可不許打她的注意。”

“是,這可是咱們【嗶——】的結晶,咱怎麼會……哎呀!”

滿臉通紅的8051,狠狠地將空幻踩在了地上,連續不斷的無影腳顯然讓空幻連句遺言都沒有說出來,就被強悍的大地之神KO,迴歸大地了。

至於在一旁滿臉疑惑,卻一如既往地學習着8051,同樣偷偷給了空幻一腳的雙月蘿莉,大家還是繼續無視吧。

而此時,8051惱羞成怒的話語依舊在繼續:“還不是你這個魂淡不解釋清楚,又說什麼這樣很好玩,不如保密雙月的身份!西奈!去死!”

氣若游絲的空幻,無奈地看了看黑暗的世界,留下了一句很有即視感的話語。

“灑家這輩子,值了……嘎。”

……

“啊!什麼亂七八糟的!”

有念力保護,這點傷害顯然連破皮都沒有,從地上起身的空幻,用念力將身上的泥土之類物質清理乾淨,然後很是疑惑地打量了一下四周。

剛剛他似乎感覺到了很詭異的聲音,不過此時,他身旁的8051正滿臉不爽地看着自己:“現在怎麼辦,就算我解釋,一羣傢伙都不相信,現在我們居然得灰溜溜地跑出來。”

“嘛,也沒什麼。”擺了擺手,空幻戲謔地看着8051氣惱的表情,突然覺得這樣的表情其實也不錯。

不過,他顯然忘了8051的一大惡習。

“很不錯啊,是不是想在轉生一次啊?”

“不,不是!”(居然有被聽到了內心想法。)

吸氣。

看着滿身黑霧的8051,身旁的雙月很是純真地眨了眨眼睛,然後上前扯了扯8051的衣角,咬着小手手指,另一手則指了指空幻,又指了指8051,用充滿稚嫩的童音問道。

“姐姐,爸爸?媽媽?”

“……”

陷入黑暗前的空幻,在最後一刻確認了一件事,小蘿莉其實是天然黑。

※※※

“如果當初唐僧帶的是三個美女,而不是三個妖怪,即便路上沒有八十一難,恐怕都不能活着走到西天吧,所以說那些妖怪還是太弱了啊,連5的戰鬥力都沒有。”

“你說什麼?”

正在教授着某天然黑星球小蘿莉一些生活常識,並共同探討着星球意志能力的運用方式的8051,似乎源自女性恐怖的直覺,猛然擡頭看向空幻。

“沒,沒什麼,我只是說祭司山快到了。”

“哦。”

“呼。”仔細想想,族羣裏面那些傢伙做的的確有些過分,白農居然大大咧咧地衝進去要看侄女,可想而知本來還抱着好玩的心態不發一言的8051,在當時的表情了。

不過,這些都是過去式。

即便不是也是,不然空幻可不想面對傲嬌的某小8,特別是這位身後還跟着一位強悍的蘿莉。 至尊狂帝系統 本來隨着經驗的增加,空幻在某些時候已經可以和8051打個平手了,但現在突然多了更強力的雙月,空幻頓時被天平彈到了宇宙空間……

“先把形象整理一下吧,再怎麼說也是長老,你現在亂七八糟的樣子,可是會讓長老院受到質疑的。”

擡頭看了看遠處懸浮在空中的黑點,8051回頭之後,正好看到空幻褶皺的衣服,起身伸手扯了扯,讓其顯得平整一些。

雖然很想說句‘這都是誰害的’,但看着此時8051的表情,空幻卻自覺地將這些話嚥了下去,然後繼續用念力帶着三人飛行。

此時能量化已經進展了幾年,空幻的四翼、體內循環和部分內臟已經完成了能量化,現在正在促使肌肉和剩餘內臟,就體重而言,此時的空幻已經只有一名同體型原人的1/3不到。

而體重減輕的同時,能量卻是在急劇增加,因此整個輕飄飄的身體,通過星球磁場移動能力,就能輕鬆地長時間飛行。

不過,爲了照顧兩位強勢的同夥,空幻的念力也沒有閒着,而是帶着根本沒什麼重量的8051和雙月飛行。

換句話說,此時的空幻更像是坐騎,雖然很悲劇就是了。

【空幻,到祭司山後,亡魂問題恐怕有點棘手。】

正在空幻享受8051難得的‘溫柔’之時,突然在腦海之中響起了聲音,雖然那個聲音完全就像是空幻自己的想法一般,但語調和感覺上,很明顯是8051。

可是,這並不是精神交流啊?

【不要回話,聽着就好了。】

見空幻有詢問的念頭,8051眨了眨眼睛,狠狠地扯了扯空幻的衣領,瞬間止住了他的話。而空幻,則下意識地看了看雙月,發覺她還在自己的念力引導之下,欣賞着屬於她的世界時,才微微鬆了口氣。

然後,空幻將疑惑的眼神投向8051。

【空幻,不要忘了,雙月和我都是星球意志。】

【而亡魂,是本應該回歸星球意志,進入自然循環的存在,卻被朋族給截留了絕大部分。】

【如果只是靈魂級以上這些不會自然消散的存在,他們不受星球召喚,那還沒什麼。可是,那大量的靈魂級以下亡魂的存在,如果讓雙月知道,恐怕會有不好的情況發生。】

聽到這些,空幻心中一驚,朋族截留亡魂的目的,是爲了留下這些擁有了大量知識的個體,以便從其它方面彌補朋族缺乏人口的情況。

但無論怎麼說,在星球意志看來,這都是和其作對,這與8051之前的行爲顯然不可同日而言。

畢竟,8051應該是受到了星球生物的支持,所以才能獲得一部分星球意志的身份;可朋族這種行爲,卻是完完全全地搶奪了星球意志循環的一條……

這時,空幻突然想到什麼一般看向8051,用心中清晰的想法問道。

(8051你呢?是不是也有不舒服的感覺?)

愣了一下,8051小聲說道:“這……是的。”

不過看到空幻緊張的表情,8051卻展顏一笑,伸手撫平空幻身上的衣服,然後擦了擦空幻驚出的冷汗。

【擔心個什麼勁,我只是說要注意,不要忘了,有我在哦。】

【而且,星球意志中,我屬於感性,會在規則外思考情況,所以我不會對我們的種族做什麼,不過……】

【雙月是理性的,她只以規則考慮事情,幸好現在朋族的靈魂級以下亡魂都進入了亡魂界,所以暫時不會被雙月發現,但這都是暫時的,朋族不可能不產生新的亡魂。所以,我們必須想出一個符合規則,至少大部分符合規則的方法,讓朋族這種情況從暗處進入明處。】

“這……”

“看來的確要好好想想。”

兩人的聊天內容,並沒有被雙月發現,她只是高興地坐在念力之上,看着下方飛馳而過的大地。

因爲只要身處雙月星星球大氣以內,都是屬於星球意志的常駐能力覆蓋區域,就和朋人自然散發的電磁場或者精神力一樣,所以雙月沒有任何不適。

而感受着眼花繚亂的景色,她的心中,也在對之前作出的留下來的決定感到一絲小小的得意。

“蟲子。”指着雲端下方,雙月突然發聲,將心懷鬼胎的8051和空幻兩人給嚇了一跳。

知道看着雙月純真眼神,重要的是她的動作,看出並沒有對空幻這方產生什麼想法,兩人這才冷靜下來,相視苦笑。

可是,當兩人順着雙月的手指看向身下之時,卻瞬間表情豐富起來。

“蟲子,這是?”空幻無語……

“也許在雙月看來,的確吧。8051不太確信自己的說法。”

很讓空幻無言的是,下方居然還是一位老朋友,就是那位土龍先生。

“怎麼到處都有他的身影啊。”空幻鬱悶地揉了揉額頭,滿臉無奈。而聽到空幻的話,8051則疑惑地看向空幻:“你見過?”

“見過兩次。”

“運氣真好。”

“謝謝,每天都能見到你,咱的運氣就已經很好了。”

“……”

這時,雙月蘿莉的話,意外地解救了一時失言的空幻:“蟲子,打架。”

立刻降低高度,讓自己看的更清楚,空幻這才發現,原來土龍居然正與一頭體型略小,但依然龐大的鱗甲狀生物對咬。

“難道是兩頭史詩生物!”

空幻有些詫異,一個人一生都難得一見的史詩生物,今天居然出現兩位,這種情況,顯然讓空幻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8051和雙月,雖然很可能掌握着雙月星所有的史詩生物,但也沒親眼見過多少,所以此時也顯得興致勃勃。

土龍‘細長’的身軀相比起那隻鱗甲狀爬行類生物顯然小了點,但它很好地利用了自己遁地的能力,眼見不妙就鑽入地下。

但隨着時間推移,鱗甲狀爬行類生物在付出了腹部幾個傷口之下,漸漸摸清了土龍的攻擊套路。

似乎帶着些簡單智慧的它,在土龍即將破土而出之時,突然跳離原地,然後迅速轉身擺尾。

幾十米長,數米粗如同長鞭一樣的尾巴,帶着呼呼風聲和閃閃鱗光,狠狠地擦着地皮將剛剛竄出地面半截的土龍攔腰截斷,讓雲端上的空幻和8051頓時吸了口涼氣。

空幻可是很清楚土龍的身體結實度,那可是當初空幻費勁千辛萬苦,帶着用鱗鐵做成的手套,也沒能劃出一道口子的存在。

“好霸道的力量!”

“的確,那麼大的衝擊力,我都擔心那個鱗甲爬行生物的尾巴沒事吧。”

戰鬥的過程枯燥,但結束的似乎有些微快,還沒等空幻緩過來,佔據上風的土龍,居然就被對方給一尾巴砍成了兩截。

諜海王牌 “沒死。”

同樣關注着場景的雙月,突然冒出這麼三個字。

大家都知道,蚯蚓是即便斷成兩截也能存活的存在,而土龍與蚯蚓雖然大小天差地別,可在某些方面似乎並無區別。

雙月說話之時,地面上那半截土龍身體還只是在痛苦扭動,而稍稍有些鬆懈的鱗甲爬行生物的腹部下方,卻突然衝出又一張大嘴,然後直接穿過了鱗甲生物的身體。

若非這隻土龍離開土地時,下方那流血的斷口,衆人恐怕會認爲這是兩隻土龍。

但很快空幻便發現,的確‘已經’是兩隻了。

適應了疼痛的地面半截土龍,居然漸漸支起身子,開始繞着慘嚎中的鱗甲生物遊動,而攻擊得手的那半截,卻小心地潛入地底,似乎防備着這頭鱗甲生物。

不過,腹部受了重創的鱗甲生物,卻沒能擁有土龍那樣強悍的能力,在最後咆哮着向地面土龍衝擊之時,再一次被地下的土龍衝出,最終倒地不起。

接下來的進食場景省略……

看着離開的兩頭土龍,從8051處得到確認之後,空幻才帶着三人降了下來,而此時,地面上只剩下一片小山般的新鮮骸骨。

“果然要接近了才能感覺到震撼啊。”

之前在幾千米高空,所見到的不過是拇指大小的兩隻怪物打架,但當站在鱗甲生物屍體前時,幾十米高的骨架,對比自身一米多點的高度,就顯出了雙方的差異。

鬼使神差的,空幻看向一旁的蘿莉問道:“雙月害怕嗎?”

“怕?”

看着歪着腦袋的雙月,空幻敗退。

現在朋族早已進入鋼鐵時代,眼前一大堆的骨頭並無太大作用,至於那種強大的鱗甲,似乎被土龍重點關注,居然被吃的一點不剩。

掃視了一眼對方的尾骨,空幻試了試強度,比鋼鐵略強,但弱於鱗鐵,想了想,空幻還是沒打這麼點尾骨的主意。

而就在空幻三人即將離開之時,卻突然間,從骸骨上面傳出一股心悸的感覺。

同時,8051身旁的雙月卻是眼前一亮。 彈幕——

【總覺得這最後一個名字有點奇怪,有點熟悉,但又想不起來什麼。】

【我也……「

【管他最後一個名字是什麼,我們看弟弟就好了!】

四排人齊后,言昔瞥了眼彈幕,就開始了遊戲。

這是一款槍戰遊戲。

分段挺高的,言昔手速快,一直剛槍,遊戲里除了那個Q,基本上都開了語音。

言昔一向話少,此時也是。

除了問林子很大要不要槍,基本都沒說話。

與此同時,直播里響起了一道彆扭的華國語言,還帶著點地方味兒。

豪門契約:勾心小妖妻 「快快快,言昔,打開那口門讓我進去!」

「我要死了要死了,誰有葯,給我一條葯!」

「那個方向有一口房子!」

「……」

言昔操作著人物去找肯尼斯:「您等等,我馬上就到。」

【哈哈哈哈這個肯先生是歪果仁,這破碎的量詞!】

【一口房子,一口門,一條葯,一坨樹……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我明明是來看言天王打遊戲的,讓然笑死在這位肯先生頭上!】

【只有我注意到言天王用的是「您」嗎?這位肯先生到底是誰?】

【肯先生好厲害,又爆了一個人的頭。】

【這個Q到底是誰?怎麼不說話,竟然一個人飛剛槍場去了。】

彈幕上正說著,目前存活人數只剩8個人了,林子很大一直狗在中間,動都不敢動一下,全程躺,只有言昔三人還活著。 妙影別動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