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規第二條?

凡,蒼梧山上奴僕,若有對山中核心弟子有不軌之心,抽皮拔筋,永墜死獄!

轟!

歐國雄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全身忍受不住的顫慄起來。

「蒼梧山內事,其餘人退卻,違者死!」

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 秦洛再次開口。

這一句話說出來,凌厲的殺機陡然乍現。

「出去,你們都趕緊滾出去!」

歐展鵬扭頭咆哮,將身後驚愕的眾人紛紛趕出別墅。

他這才哆嗦著開口問道:「二小姐,不知……不知道這個小畜生,哪裡招惹到了您?」

「今日,因為你歐家人的暗殺,師尊座下四弟子,差點喪命。」

秦洛的美眸閃爍著寒芒:「這件事情,你怎麼解釋!」

什麼!

歐展鵬,去暗殺蒼梧山上的核心弟子!

歐國雄心裏面咯噔一下,猛地抬起銳利的眸子,死死盯著死狗一樣的歐展鵬。

「歐展鵬,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乾的,給我說清楚!」

歐國雄厲聲問道。

「爺爺……救我啊,我沒有暗殺什麼四弟子,我……」

歐展鵬眼眶內儘是驚駭:「我只是去教訓一個楊浩,我不知道他就是……」

咻!

寒芒閃逝。

歐展鵬的話語陡然停止,他瞪大的眼睛,咽喉血液濺射而出。

他至死都不敢相信,這個女人,竟然敢當著歐家家主的面,親手將他斬殺!

「歐國雄,今日,我斬你歐家嫡子,可有異議!」

森然的話語聲響起。

秦洛面無表情的看了過來。

嘩!

歐國雄頓時汗如雨下,趕緊匍匐在地。

「稟……稟二小姐,老奴沒有……沒有異議!」

歐國雄顫慄的說道,他是蒼梧山上的奴僕,自然知道山上那恐怖萬分的刑罰。

「這件事,念你不知情,我可以放過你們歐家,再有下次的話……」

秦洛淡漠說道。

「是是……老奴,老奴保證沒有下次了,保證!」

歐國雄渾身一個哆嗦,忐忑問道:「二小姐,那個楊浩,莫非……莫非就是蒼老座下四弟子?」

他二十年前被遣下山,那個時候蒼梧山的核心弟子,還只有唐天朝和秦洛兩人,楊浩還沒有上山。

「沒錯,他就是蒼梧山的老四。」

幽幽的聲音傳來。

秦洛最後一個字落地,身影已然消失不見了。

歐國雄心裏面舒了一口大氣,想到剛剛那種懸在脖子上的陰冷殺意,就不由得滿頭大汗。 吱嘎!

大門被推開。

歐國雄疲倦的身子漫步而出。

「家主,事情怎麼樣了?」

歐家眾人紛紛上前問道。

「傳歐家家主令。」

歐國雄深呼一口氣,旋即厲聲開口道:「剝除歐展鵬繼承人的身份,另外,這段時間所有歐家子弟,不得外出別墅半步!」

嘩!

眾人震動,滿是驚疑聲!

「父親,展鵬,展鵬他人呢?他怎麼沒和你一起出來!」

歐亞華焦急開口道。

「唉……歐展鵬這次,招惹了一個龐然大物啊!」

歐國雄低嘆一聲,語氣充滿了驚恐:「進去收屍吧,這件事你也別想著報復什麼的,他得罪的人,就算我歐家強盛百倍,都沒有資格去報復!」

你是我以墨書寫的思念 轟!

如雷重擊。

所有歐家人頓時就呆在了原地。

死了!

歐家的繼承人歐展鵬,就這麼平平談談的死了!

而且,連報復的資格都沒有?

……

歐家發生了什麼,楊浩自然是不知道的。

因為他整整昏迷了三天!

精神力過度耗損,加上身受重傷,直接就讓他陷入了深度昏迷當中。

三天後。

楊浩迷迷糊糊醒了過來,厚重的眼皮,使得他花費好一會兒才睜開了眼眸。

入眼的到處都是白色,應該是醫院的病房……

咦?

手上怎麼握著一個柔軟的東西?

楊浩一清醒過來,就感覺右手掌心裡,傳來一道舒適的手感。

下意識一捏。

「嘖嘖,這手感真不錯,可惜就是隔著衣服啊。」

美妙的手感傳來。

「嚶~!」

一道誘人的呢喃聲發出,楊浩手上的動作噶然而止,一雙賊眼滴溜溜一轉,努力的撇過頭瞄了過去。

噶!

轟隆隆!

腦袋裡傳來一道轟鳴,楊浩原本迷茫的眼眸,瞬間就瞪得如牛眼睛一般大小!

我嚓咧!

精緻絕倫的俏臉,雖略帶疲憊和蒼白,卻也掩飾不住那抹驚艷,皓齒蛾眉,肌膚嬌嫩,絕美的眼眸微閉休憩,也有一種恬美溫柔的美感!

這……這是美女總裁,沈冰凝!

楊浩的目光徹底獃滯,傻傻的盯著自己的手臂。

只見沈冰凝雖然在休憩,但還是將楊浩的胳膊,緊緊抱在了懷裡

「咳咳咳,怪不得手感這麼好啊。」

楊浩咧嘴傻笑起來。

「嚶~!」

慵懶的嚶嚀聲響起,沈冰凝蠕動紅唇,換了個姿勢,直接將楊浩的手臂給壓在嬌軀下。

嘶!

滿手都是溫香軟玉!

楊浩樂得嘴巴,都咧到耳朵後面去了。

半個小時后,沈冰凝從睡夢中醒了過來,一睜開美眸,就看到一雙笑嘻嘻的眼睛。

「呀!楊浩,你醒了!」

沈冰凝一下就跳了起來,歡喜般叫道。

「沈姐,我昏迷了多久啊。」

楊浩嘴上隨意說道,隨後將手掌抽了回來,不動聲色的在鼻尖一抹。

恩!

嘖嘖嘖,不錯不錯,還有香味……

楊浩內心笑開了花。

「楊浩,你都要嚇死我了!」

沈冰凝嗔怪的白了楊浩,輕輕拍打著自己胸口說道:「你是不知道,你這都昏迷三天了!」

三天?

楊浩心裡一驚:「這麼久?沈姐,唐老和大小姐怎麼樣了?」

「放心吧,都沒事了,這幾天他們天天都來看你呢!」

沈冰凝開心的笑道,看到楊浩清醒過來,這是她這三天內唯一笑過的一次!

「沈姐,你該不會……這三天都在照顧我吧?」

楊浩突然眨眨眼睛說道。

因為他看到病房的櫃檯上,擺著粉紅色洗漱用品,還有一些簡單的衣物。

「恩……那個,那個我怕醫院的護士……不細心,所以就過來了。」

沈冰凝低聲呢喃道,說話的聲音也是愈來愈小。

楊浩的眸子變得柔情起來:「沈姐,這三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的,楊浩你是為了救我才受傷,我……我自然是要來照顧你的。」

沈冰凝俏臉微紅的低語道。

「嘿嘿,沈姐,你害羞的模樣真好看!」

楊浩笑嘻嘻的揶揄道。

「啐,就知道耍嘴皮子,都躺倒病床上了還這麼不正經!」

沈冰凝風情萬種的白了楊浩一眼,可是不知道怎麼,她的嘴角還是浮現一抹誘人的微笑。

公主的復仇交響曲 這要是讓外人看到,肯定驚呼起來。

身為中海市有名的冰山美人,沈冰凝平時可是不苟言笑的!

「嘿嘿,我這可是真心話,沈姐你平時多笑笑,肯定會更加迷人的。」

楊浩笑著說道,隨後感覺躺著不舒服,就雙臂想要撐起來。

可是!

噗通一聲!

由於長時間沒有活動,胳膊一麻竟然又摔倒下去!

「哎呀,你別動!」

沈冰凝俏臉立馬焦急起來,感覺來到楊浩面前,垂下身子細心的扶住楊浩的腦袋。

「你現在是長時間卧病,還是要精心調養的。」

沈冰凝一手扶住楊浩,另一隻卻是拎過靠枕,體貼的放在楊浩身後。

由於病床過大,她只好踮起腳尖,才能堪堪將手臂繞到床頭。

這樣一來,優美的上半身,就不可避免的貼近楊浩的面門。

清香襲來。

楊浩笑眯眯的任由沈冰凝擺布,近距離觀看之下,美女總裁姣好的身姿展現無疑。

突然。

「哎呀!」

一聲驚呼,沈冰凝站立不穩,一個趔趄就撲到在楊浩床上。

「我去,這酸爽……」

楊浩只來得及閃過這個念頭,面門就被軟玉完全的覆蓋,沁人心扉的香味使勁鑽進他的鼻息之間!

「嚶~!」

沈冰凝只感覺溫熱襲來,強烈的男性氣息,熏得她心兒發顫,全身酸麻無力。

婚不由己 懷裡嬌軀微顫,楊浩的呼吸也是急促起來。

太誘人了!

美女總裁就像一顆熟透了的果實,散發出迷人的氣息,令他沉迷其中!

「楊……楊浩,你,你沒事吧。」

沈冰凝驚慌失措,酥麻無力的玉手,下意識的撐靠在床榻上,想要借力起身!

嘶!

楊浩雙目瞬間瞪圓,內心的邪火轟的一下爆涌而出。

因為……

沈冰凝這下意識的動作,兩個貼得更加緊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