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懷裏盡顯小女兒嬌羞的冷苒,龍清絕的嘴角再度上揚,深邃的眸光中柔軟的一塌糊塗。

從來不知,原來自己竟然能被這麼一個女人征服,只想要保護她,愛她,疼她……

這種感覺從現在更加強烈,垂眸看着冷苒腰間的哪朵血紅的梅花印記,他湊過去親了親哪朵梅花印記,他的脣瓣很冰,卻能夠灼燒冷苒的肌膚,讓她不由得渾身一顫,“你幹什麼”

“很美,苒兒”

冷苒一愣,不解的側過頭,看着龍清絕正凝視着她的腰肢,她忍不住垂眸看了下去,原本延伸至腰間的傷口消失了,而且疼痛感也沒那麼強烈了,之前傷口處深壑的青已經淡去,如今流淌的血液映出來,變成映紅的血液紅色,而那形狀好似一朵染了血色的梅花,正在腰間的位置。

“這是什麼?”

冷苒疑惑了,據她所知,她身上可沒有什麼類似於梅花形狀的胎記,而且,她背上明明傷的很嚴重,爲何,現在竟然傷疤都不見了?

雙世寵妃之城城要火了! “這是陰陽調和的效果,娘子,如今你已經從內到外都是爲夫的人了……”

說着,龍清絕溫熱的指腹慢慢劃過那多殷紅的梅花,冷苒只覺得一股刺骨的痛襲來,待她再睜開眼時,她腰間的梅花旁邊卻是多了一個絕字。

“龍清絕……”

冷苒雖然不知道他刻這個字有何用意,不過這般赤luo裸的宣言她是他的,讓她又驚又喜。

龍清絕但笑不語,指腹劃過自己胸口的位置,而後留下一個字“苒”。

冷苒看着這個字,心口一熱,暖暖的,這是龍清絕的承諾,愛的承諾!

“從今以後,你屬於我,而我亦屬於你!”

龍清絕低沉的嗓音飄來,冷苒還是那麼呆呆的望着他俊美如斯的側顏,一切美好的好似夢幻,讓她回不過神來。

看着冷苒那傻傻的可愛模樣,龍清絕勾脣笑的格外寵溺,低頭親吻了一下冷苒的髮絲。“咕嚕嚕……”

原本美好的讓人冒泡的畫面,卻是因爲冷苒肚子裏發出的不和諧聲音打斷了。

冷苒小臉唰的一下紅了,羞的低下頭,恨不得此時找個地縫鑽進去。

“等我”

龍清絕一笑,視線有意無意的劃過她的肚子,而後翻身起來。

冷苒看着龍清絕在自己面前赤條的身體,不禁垂下眸去,即使她和龍清絕已經擁有了彼此,可是她仍舊不敢直直地盯着他的身體看。

看着窗外投射進來的陽光,再看着龍清絕慢條斯理的穿戴衣服的模樣,不由得疑惑了,天亮了,龍清絕不用變成小孩了嗎?

果然,他以前變成那模樣是在捉弄她。

這般想着,冷苒氣鼓鼓的冷眼瞪了一下龍清絕的背影,視線剛好落在他精壯的後背上,不由得臉頰一紅。

想到昨晚,冷苒羞的連耳根子都紅了,龍清絕身形看起來修長,也看不出很壯,沒想到身體卻是這般精壯,昨晚他在她身的每一個動作都顯示出了他恰到好處的力道,精力更是好的嚇人,如果不是她實在困的厲害,他們或許到現在還在…

冷苒越想越心如鹿撞,頭也埋的越低。

龍清絕穿好衣服回頭看着正在低頭傻笑的冷苒,不禁又來到玉棺邊,伸出雙臂將楚喬困在自己的雙臂之間,脣湊近她的鼻尖,聲音極其暗啞地問道,“笑什麼?”

冷苒當然不知道自己在傻笑,驀然擡頭視線撞進龍清絕那深邃的墨眸裏,努力掩飾自己的心虛道,“我有笑嗎? 帝國總裁的天價逃妻 沒有啊!”

龍清絕揚脣一笑,眸光裏盡是幸福寵溺的味道,既然有人不承認,那他也不逼供了。吻了吻冷苒的鼻尖,“好好睡,備好早膳我叫你”

冷苒點頭,“嗯。”

龍清絕一走,冷苒躺在玉棺上,卻是怎麼也睡不着了,腦海裏揮不去的是龍清絕深邃眼眸中溢滿的深情,心中頓時一甜,嘴角兩邊映照出淺淺的梨渦。

既然睡不着,冷苒也索性不睡了,翻身起來時,身上光溜溜的,讓她不由得再次臉紅,視線督見了被褥上的那一抹梅紅,宛若綻放的梅花,讓她心微微一顫,她成親了……現在已爲人妻,以後還要爲人母……

她伸手把被褥上的那張棉帕收了起來,出了玉棺,走到了屏風後面,把整個身體浸泡在溫熱的水裏。

她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愛上一個鬼……

輕煙邈邈間,冷苒在水中半眯着眼眸,木桶裏的水溫剛好,讓她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朦朦朧朧間,她看到一張無比滄桑的血臉,那張臉……是她奶奶!

此時的沈鳳賢向她伸着如同樹幹般乾枯的手,一雙空洞的眼眸流着血淚,臉上早已血肉模糊一片,她張着嘴,從漏風的嘴裏艱難的吐出兩個字:“救我……”

說着,那雙乾枯的手卻已經緊緊的扼住了冷苒的脖子,死死的扼住,死死的,冷苒只覺得呼吸不暢,那感覺好似整個人溺水了一般,那感覺要死了……

冷苒不停的掙扎,不停的雙腳亂踹,眼淚流出來,她想喊卻喊不出來,最後,她看到奶奶裂開嘴,那嘴裏流出了腐臭的血液,而後她猛的撲過來,對準冷苒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

冷苒猛然驚醒,雙手慌亂的拍打,在木桶裏濺起無數水花,她吃力的坐起來,胡亂的摸了一把臉上的水。

胸口噗通噗通跳個不停,剛纔的窒息感覺是因爲她整個人滑入了木桶裏,才感到溺水的窒息,但是那個夢,無比真實,讓她忽視不了。

奶奶……

一想到奶奶,冷苒翻身而起,快速的穿上衣衫,急匆匆的走出去,她要找龍清絕,她要回去核桃灣村。

剛開門,冷苒就撞入一個冰冷結實的胸膛,剛一擡頭,冷苒一驚,愣在原地。

只見面前這個人一身淡青色長袍,頭戴紫金道冠,腰間一個陰陽黑白八卦玉帶,玉帶上掛着玉八卦雙碟纏繞的玉佩,身後揹着一把碧玉通透的寶劍,身形如玉,就這麼靜靜的站在哪裏就讓人感到一股飄渺的出塵之氣。

再看那張輪廓分明的容顏,鳳目疏眉,面色紅潤,神態飄逸。

這個人是道士吧?可是卻又和道士不像…

冷苒愣愣的看着面前這個道士模樣的男人,絲毫沒有發覺站在一旁那張黑沉下來的小臉。

“咳咳……吃飯了”

奶聲奶氣的聲音帶着一絲彆扭和一絲怒氣的飄了過來,頓時把處於呆滯狀態的冷苒拉回來了。

側頭,對上那雙染滿了戾氣的雙眸,頓時眉頭一蹙。

看着龍清絕那雙稚嫩的臉頰,那雙黝黑充滿彆扭的眸子,眉頭不由得更加擰緊了。

龍清絕作甚又變會小孩模樣了?這嗜好可真是要不得。

也不知道怎麼得,冷苒看着龍清絕變成男人,她就不自然的感到害羞,臉紅,但是當龍清絕變成孩子的時候,只要對上這一張粉琢玉雕的小臉,她就下意識用孩子看待他。

冷苒也很彆扭,不知道這樣是爲什麼,也許是變成孩子的龍清絕周身散發的戾氣和氣場沒有變成成年男子的氣場大吧…

“想必這位便是冷姑娘了,在下楚玉清”

看着站在面前有些發愣的冷苒,楚玉清一笑,這個女人確實姿色不錯,高挑白希,眉目含情,顧盼生輝,更主要的是,楚玉清第一眼看到冷苒覺得她有一種讓男人不可抗拒的靈透和可愛,什麼時候,他精明睿智的龍兄喜歡這種可愛型的女人呢。

“見過楚公子……”冷苒禮貌的俯身,點頭。

刺激求生之踏遍群星 “楚兄千里迢迢而來,想必還未用早膳,移步花廳用膳吧”迷你版的龍清絕,一身月牙色小長袍,頭戴白玉冠,跨着小步子走過來,一隻軟軟的小手伸了過來拽住冷苒的手,那氣勢就好似在宣誓他是她相公一樣。

不過,被這麼一個小小的,軟軟的小屁孩牽着,說出這種很沉穩的話來,冷苒還是不由得嘴角抽搐了幾下,總覺得彆扭。

低下頭在龍清絕的耳邊輕聲問道:“你怎麼又變成孩子了?好玩嗎?”

冷苒不懂便詢問了出來,可是誰知道她一出口便被龍清絕拋過來一個白眼,小龍清絕眉頭輕輕一挑,拽住冷苒的手大步往前走,極其自負的從小嘴裏吐出讓冷苒吐血的四個字:“本王喜歡。”

冷苒眼角猛抽,突然有一種,龍清絕變小智商也變小的感覺,這麼自負帶着一股子彆扭味道的四個字,根本就是孩子氣。

她是越來越看不懂這個鬼了,白天變孩子,晚上變小孩,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白天以孩童的身子來掩飾什麼身份還是別的原因,總之,冷苒相信她若是問,龍清絕也不會告訴她。

翻了翻白眼,順其自然吧,誰叫她跟了一個鬼呢。

剛進了花廳,冷苒下意識的想要鬆開龍清絕的手,去準備茶水。

可是她手剛試着要掙脫,龍清絕的小手卻是一把死死的拽住了冷苒的手,捏進小小軟軟的手裏。

冷苒下意識的蹙眉,嗔怪的瞪了龍清絕一眼,他幹什麼呢,這還有個外人看着呢。

“我……我去倒茶”

實在是掙脫不開,冷苒有些尷尬的開口,可是龍清絕犟的就像不懂事的小孩,然後嗤笑了一聲,不以爲意的說:“本王的夫人還需要親自倒茶嗎?”

說着,他伸手打了一個響指,頓時花廳門嘎吱一聲開了,便烏黑一串的鬼姬進來了,手裏端着各式各樣精緻糕點,還有一壺上好的新芽龍井。

冷苒不由疑惑了,這些都是鬼姬,爲何白天可以出來?

看着他們一個個穿着黑色的素衣,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看不清楚臉,而且這大熱天的,竟然周身泛着冷氣。

果然是鬼啊,這陰冷的感覺,即便是白天烈日炎炎,也讓人感覺到冷的渾身打顫。

面對冷苒和龍清絕兩人一系列動作,楚玉清只是淡淡的督了一眼,並未多說什麼,端起散着清香的茶盞輕抿了一口。

見他一副見慣不慣的表情,冷苒也從剛纔的尷尬中坐下來,督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龍清絕,小小的他只是蹙着眉頭喝茶。

“龍兄想要化腐生肌,這還是需要去看下龍兄屍身的腐爛狀況”

楚玉清放下茶盞,淡淡的說道。

龍清絕端着茶盞的小手一頓,隨後濃眉擰成了毛毛蟲,粉琢玉雕的小臉上一片沉重。冷苒聽着什麼死肌重生,什麼屍身什麼的,不由得好奇道:“什麼叫化腐生肌?”

ωwш ¸tt kan ¸℃O

“就是讓壞死的肉如同枯木逢春,長出新芽”楚玉清笑道。

冷苒一驚,不由得張大嘴巴,他說是讓死人重新復活嗎?怎麼可能?

“不管如何,先去趟核桃灣村!”龍清絕擰緊眉頭,袖中拳頭緊握,下了決心。

聽到回核桃灣村,冷苒頓時把他們的說的事拋到了腦後,連忙拽住龍清絕,“清絕,我們回核桃灣村救救奶奶吧,你不是說只要正真的洞房……”

“咳咳咳……聒噪的女人,要去核桃灣村,那還不去準備下”

冷苒的話還未說完,龍清絕小臉一紅,頓時尷尬的咳嗽起來,雖然他覺得冷苒能依靠他,他很開心,不過畢竟夫妻間的事情還是不要讓楚玉清知道的好,不然他指不定又怎麼損他了。

冷苒哦了一聲,後知後覺的注意到一直低頭裝作飲茶的楚玉清,以及他眼眸裏劃過的笑意,頓時臉上一紅,羞得趕緊離開花廳去收拾回核桃灣村。

“太陰之女果然名不虛傳,陰陽調和後,你身上的鬼氣明顯強多了,只是要除掉你身上的蠱毒還需要一些時日,不過比起她全身的血液……”

“她是我龍清絕的女人,還用不着你來指手畫腳”

楚玉清的話還未說完,龍清絕眼眸中已經升起了一絲戾氣,他狠狠的瞪着他,小嘴裏蹦出的話卻是不容反駁。

楚玉清一愣,蹙起眉頭,不可思議的看着龍清絕,最後問道:“龍清絕,你該不會……動心了?”

龍清絕一記刀眼刮過來,那周身散發的鬼氣纏繞在小小身軀四周,卻透着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戾氣。

-本章完結- “她是本王的女人,你若敢動她,就得死!”

楚玉清看出龍清絕是認真的,驚愕的同時也沒再說什麼,只是黝黑的眸中閃過一絲思量。

楚族一家,這幾百年來都在爲龍清絕尋找契機,到他這一世,終於找到了傳說中的太陰之女,而龍清絕起死回生的重任更是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怎麼能不盡心幫龍清絕復活?可是太陰之女的血液和身軀是腐肉生肌的良藥,爲何他不直接採取最直接的方法,反而要結什麼陰親……

————

剛踏入核桃灣,四周就散發着陰冷之氣,整個村莊霧濛濛的,看不太真切,明明烈日的天,卻硬生生的被一團白霧給隔離了,踏在進村的路上,讓人感覺一股毛骨悚然的陰森感。這村子是怎麼了……

冷苒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寒顫,這種感覺,就好似四周有無數雙眼睛在死死的盯着她一般,整個村子飄散着一股詭異之氣。

楚玉清和龍清絕的臉色都變得格外凝重,看來核桃灣村果然成了那個人的目標!

看來他們必須要快些行動了!

冷苒不由得心一提,腳步也加快了,當她衝進沈家院子的時候,被眼前的景象看的目瞪口呆。

下意識的退後,額頭上滲透出汗液,此時此刻的沈家小院,外面籠罩着一團黑漆漆的霧氣,那些張牙舞爪的惡鬼們正啪在她家院子外面的結界外,對着結界又砸又咬,他們的樣子好似餓極了的猛獸,迫不及待的想要衝破結界進去裏面享受美食。

冷苒嚇得不斷倒退,怎麼會有這麼多鬼,若是他們發現了她,一定被撕碎成渣渣。

可是世事難料,就在冷苒轉身想要回去找龍清絕時,有個正張着血口大嘴不停撕咬結界的女鬼,那頭顱卻突然就這麼直接旋轉過來,一雙血窟窿般的雙眸死死的盯着冷苒,而後像是打了雞血似的,極度興奮的撲了過來。

啊——

冷苒害怕的尖叫出聲,下一秒,那女鬼便被一根漆黑的墨線纏住,而後發出滋的一聲,好似被烤糊的肉一般,發出糊臭的氣味。

而後冷苒便被一隻軟軟的冰冰涼涼的小手拽到了一邊,而後就見楚玉清足尖輕點的躍了上去,與那些鬼影糾纏在一起。

看着楚玉清身形矯健,招式凌厲,那些鬼魂根本就不是楚玉清的對手。

很快,圍繞在沈家院子門口的鬼魂便消散了。

冷苒直愣愣的看着楚玉清,沒想到他如此厲害?

“看夠了嗎?”

冷不丁的,一個別扭的聲音響起,冷苒側頭,發現龍清絕的小臉已經沉了下來,那雙黝黑的眸子裏似乎能看出他的極度不爽。

冷苒抿了抿嘴,很自覺的把眸光收回來了,也不知道這龍清絕這般小氣,她不過是感嘆這人的道行竟然如此深,他竟然甩臉色給她看。

冷苒心裏的倔強勁兒起來了,不由得嘟起嘴,鄙視的看了一眼龍清絕。

龍清絕看着被自家媳婦兒嫌棄的眼神,頓時小臉更加黑了,他倒不是不想出風頭,而是這身板根本就不行……

現在被嫌棄了,小臉扭曲成了麻花。

感覺到龍清絕的怒氣,冷苒也收檢了些,畢竟她不過也是逗逗他而已,誰讓他沒事幹就老愛扮成小孩來讓她心裏不平衡呢。

婚不由己,總裁請放手 不到半盞茶的功夫,楚玉清已經把四周的結界鞏固了,而後堂屋門嘎吱一聲被打開,冷苒雖然很想立馬就衝進去,但是拽住自己手的那雙手卻是緊了緊,讓她不由得蹙起了眉頭,疑惑的看向龍清絕。

而龍清絕卻是看向了楚玉清,楚玉清衝他點點頭,他才鬆開了冷苒的手。

冷苒這纔回過神來知道龍清絕是在詢問這屋子安不安全,見楚玉清點頭,才鬆開她的手。

冷苒知道龍清絕對她好,只是每次看着這小身板,她就彆扭,爲何他白天不敢以真身跟着她回核桃灣村?

進了沈鳳賢的房門,冷苒的眼眶就不由自主的溢滿了淚水,變成殭屍的奶奶全身血肉模糊,額頭上貼着一張符籙,筆直的躺在土炕上一動不動,不過好在她周身的黑氣少了很多,印堂上還有一點淡黃色的光輝在籠罩着。

www¤Tтkд n¤C〇

“這是什麼?”

指着那光輝,冷苒下意識的問道。

“鎖魂咒,只要在七七四十九天找回三魂四魄,奶奶便不會死”

龍清絕黝黑的眸光看了一眼冷苒答道。

他費了好大力才把沈鳳賢從蝕骨洞裏撈起來,還好,他去得及時,不然奶奶一定被那人關起來了,沒想到他依舊不死心,虎視眈眈的想要再次利用核桃灣村這處陰盛之地。

冷苒一愣,頓時破涕爲笑,她擦着眼淚,猛的拽住龍清絕的手,眼中慢慢的感動:“是你救了奶奶,你的意思是奶奶有救是嗎?”

看着那雙清澈明亮的雙眸,閃爍着希翼的光,龍清絕的心微微一蕩,下意識就反手握住冷苒的手,堅定的點點頭,從喉骨裏溢出一個字:“嗯”

“謝謝你龍清絕,謝謝你!”冷苒激動而高興的拽住龍清絕的手,想要把他拉到沈鳳賢的炕頭讓他救奶奶。

龍清絕的小臉劃過一絲尷尬,黑眸中劃過一絲不忍。

因爲蠱毒的原因,雖然已經陰陽調和,蠱毒得到了控制,但是想要徹底清楚,那還需要些日子,而且沈鳳賢三魂四魄早已不知飄到哪裏去了,若是被閻王殿的鬼差勾去,縱使是他也無能爲力,現在他也必須先把肉身從腐爛中救活才行,沒有肉身的屏障,他即使解除了蠱毒,也不能以鬼的形態走在烈日下不受影響。

“冷姑娘,你莫急,這魂魄遊蕩在何處還不知道,需要些時日找回魂魄才行,沈大娘已經保住了命門,短時間不會有問題。”

楚玉清突然開口說道。

冷苒一聽,心也放下來了,點點頭,對着楚玉清感激一笑:“謝謝楚公子”

龍清絕看着冷苒和楚玉清之間的互動,臉色有些不好看,楚玉清挑了挑眉,看向龍清絕的眼眸劃過一絲沉思,莫非這人真對這女人動心了?

這可不是件好事,他必須想辦法……

在沈鳳賢的炕頭點燃了一盞長明燈,楚玉清在四周牽了一層墨斗線,貼了幾張符籙,然後對着冷苒說道:“冷姑娘,我們上柳山的這段時辰,你就守在長明燈旁,莫要出這個院子”

冷苒點點頭,眸光不由得看向一旁的龍清絕,龍清絕衝她點點頭,示意她放心。

柳山的孤墳,那口金絲玉棺裏的屍身得搬回來,用萬年玄冰封印,然後等着開啓重生的那把鑰匙,重新擁有身軀,這樣就不用怕清修那個臭道士了。

一直到院門被關上,冷苒這才收回了眸光,看着那盞搖拽不定的長明燈火出神。

她知道龍清絕此行對她隱瞞了一些事情,而且還是一些她不能知道的事情,她也想幫龍清絕的忙,只是自己若是跟着去只會拖後腿,但願他能早些順利的把屍體搬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