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在這荒嶺之中,陰師的地位,僅次於鬼蠱婆婆,但他的能力,怕是與鬼蠱婆婆不相伯仲。

李長生的臉上,露出一絲輕笑,冷冷說道:“你當真以爲你這番手段有所作爲?在我面前……不過是班門弄斧罷了……”

話音落下,一道符咒打出,化作淡淡金光,閃出外頭。

只看見符咒落地,竟然化作一個虛影,瞬間與一名神屍相結合,一股淡淡的金黃色光芒,從神屍的身體之中發出。

夜夜強寵:惡魔,輕點愛 磅礴的威勢,從天而降,神屍怒吼一聲,一股攻勢滾滾而出,瞬間將身旁四周的陰屍擊成四分五裂。

遙遠處,密林之中,發出了“嘩啦啦”的聲響。

只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緩緩地朝這一頭走來。

黑影每一步踏在大地之上,就發出了一聲巨響,整個大地都震動起來。

待到看清黑影的面容,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

這陰屍將軍身穿銅鐵鎧甲,手拿一把戰斧,臉上的面容幾近猙獰,哪裏還分得清五官,只看見騰騰的氣息,從他的鼻息之中發出。

這就是陰屍將軍?

賈爺看在眼裏,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陰屍將軍,生前還確實是一名將軍,死後被埋在了荒嶺之中,結果被陰師所發現,祭練之後成爲了強大的陰屍將軍,受陰師所操控。

一身戰力,早已經逆天,全身上下,刀槍不入。

重點是這陰屍將軍生前,殺敵無數,身上帶有滾滾的邪煞之氣,死後這些邪煞之氣被陰師祭練之後,纏繞在了陰屍將軍的身體四周,不斷縈繞着的黑氣,像是鎏光一般,即便是在黑暗之中,也顯得格外顯眼。

李長生和這陰師鬥法,一時之間,竟然不分高下。

足以看出,這陰師厲害無比,而且他知道李長生的身份,卻是不服。想想他生前窮盡一生時間修煉道門術法,卻是未能獲得飛昇的資格,而李長生卻是獲得了飛昇的資格卻又沒有飛昇。

在陰師看來,他的能力不比李長生弱,此番鬥法,一來是想幫鬼蠱婆婆復仇,二來也是想證明自己。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陰師發出了巨大的咆哮聲,只看見一道幽藍色的影子,出現在了遙遠的夜空之中。

這個影子,卻是隻剩下一個頭顱,一個幽藍色的影子頭顱。

這就是陰師。

他的臉上,露出了憤怒、不甘的神情,眼神之中像是閃着奇異的光芒,朝着李長生看來。

感受到了陰師眼神之中凌厲的殺意,李長生卻是渾然不懼,遙望過去,眼神之中帶着堅毅,冷冷說道:“你本有大修爲,若能轉世重修一次,或許就可以突破自身,成就仙位,即便是專修與鬼道,也可以獲得鬼仙之位……只可惜……你修行不穩,心基不堅,竟然助紂爲虐,如今……你與邪魔妖道有何區別?”

“憑什麼?憑什麼……”陰師怒吼着:“你李長生難不成天資比我聰穎?你只不過仗着你有一個好哥哥而已……早早學得了道門之中最強的術法,獲得飛昇的資格……倘若你與我一樣,怕你今時今日,連我都不如。”

“可笑……可笑……”李長生冷冷笑着,露出了輕蔑的神情,說道:“我道心堅定,窺得天道,是早晚的事情,你與我相比?不配……”

李長生一番話,徹地將陰師激怒,滾滾的氣焰,騰騰而起。

那陰屍將軍似是感受到了陰師的怒火,揮舞着戰斧殺了上來。

而李長生這頭,原先那獲得加持的神屍,也張開雙臂發出了一聲怒吼,淡淡金黃色的光芒縈繞周身,迎向了陰屍將軍。

滾滾的威勢,震天而起,兩道光芒,瞬間交織在了一起,一道金黃色的光芒,一道暗黑色的光芒。

陰屍將軍的體積龐大,足足高出了神屍兩個頭的差距,但是面對這氣勢騰騰的陰屍將軍,神屍卻似是渾然不懼,豪氣萬丈,戰意滔天。

(加更,求推薦小票票,近期會不定時爆發加更。) 怒吼聲傳出,只看見陰屍將軍高舉戰斧,朝着神屍劈了過來。

威猛的氣勢滾滾而出,鋪天蓋地。

神屍卻是絲毫不懼,雙臂迎上一擋,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電光火花閃耀而出,賈爺與玲瓏都看得目瞪口呆。

那神屍憑藉着雙臂的力量,竟然硬生生襠下了陰屍將軍戰斧的一擊,戰斧的威勢劈斬在神屍的手臂之上,猶如砸在了鋼鐵之上一般,竟然沒有切動分毫,要是換做其他人,估計雙手都要被這一斧頭斬斷。

神屍被李長生的力量所加持過後,本身自帶着天兵天將的力量,猶如神助一般,強悍無比。

卻見神屍整個人向前猛然一撞,小小的頭顱撞擊在了陰屍將軍的腹部之上。

“咚”的一聲。

陰屍將軍整個人被震退好幾步,踉踉蹌蹌。

神屍一擊得手,連忙乘勝追擊,雙拳擊出,一股滾滾的攻勢,化作犀利的風刃,在這一瞬之間,竟然金光閃耀,璀璨耀眼。

陰屍將軍身子雖然龐大,但是行動卻是遲緩了不少,比起神屍來說,根本不夠靈敏,完全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滾滾而來的拳勢擊中,整個人再次向後震退。

只看見陰屍將軍身後的一棵蒼天大樹,此時此刻陰屍將軍撞在了上頭,發出了一聲巨響,那大樹竟然攔腰截斷,向後倒去。

接連被神屍打壓,陰屍將軍似是十分憤怒,怒吼一聲,召喚援手。

後頭無盡的陰屍接到召喚,瞬間如同餓狼一般,猛然朝着神屍撲了過來。

神屍雙臂不斷擺動着,瞳孔之中,綻放出了通紅的光芒,那一具具撲上來的陰屍,被他一手抓住,不到眨眼之間,就撕裂成兩半,身首異處。

一時之間,只看見神屍整個人被無數的陰屍給包圍住,雖然勇猛,衆多陰屍只要敢上者,無一不四分五裂,但神屍這一下子卻是被這些小陰屍給拖住。

陰屍將軍緩過神來,怒吼一聲,揮動着手中的戰斧,只看見戰斧揮舞而過,發出一陣陣強大的勁風,不到片刻之間,滾滾的黑氣凝結而起,在半空之中,像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帶着一股熊熊的威懾力,像是要將天地萬物都吞噬一般。

卻見陰屍將軍一個衝刺,奔跑上來,腳步落在大地之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整個山林在這一刻,都顫動起來。那原本圍着神屍的一羣陰屍,十分有默契地讓開了一條道,陰屍將軍趕到,揮動着巨大的戰斧,再次朝着神屍迎頭劈斬而下。

就在這一刻,高空之中那黑氣旋繞而成的漩渦,也猛然朝着神屍壓了下來,如同泰山壓頂一般,威勢滾滾,摧毀衆生大地。

屋子內道壇前做法的李長生,看到這一幕,心中也不禁顫了一下。

他可不擔心神屍不是陰屍將軍的對手,他是害怕陰屍將軍這一擊太過強大,硬生生在神屍的身上留下缺口或痕跡。要知道,這些屍體,可是要趕往村子裏的,萬一有損壞了,可是免不了要被一頓責怪。

想到這裏,李長生揮舞起銀白色的短劍,另一隻手一下子拿起道壇之上的一張符咒,在四根蠟燭之上輕輕一晃,口中念道:“三界侍衛,五帝伺迎。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滅爽,精怪亡形。內有霹靂,雷神隱名。啼發哽鬱,夔順噒嗗。吽啵咭唎,噓哼徑嗶。軒興哆啹,壘霆唏咈。唌噂逆役,壽呼徑吃,喥囉釋離。洞慧交徹,五氣騰騰。金光速現,覆護真人。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咒語念罷,四根蠟燭的火苗頓時“蹭”的一下,大亮起來。

就連那瓷碗上面插着的香火,這一刻,也像是被催動了一般,大亮起來,三根香火快速燃燒。

屋外頭的神屍像是感應到李長生的命令,通紅的瞳孔之中,光芒一閃,身形瞬間向後一閃,沒有去強行接陰屍將軍這一擊。

“轟隆隆”的巨響傳出。

陰屍將軍一戰斧劈斬而下,竟然劈了個空,落在了大地之上。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只看見面前的大地,瞬間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一路延伸,直到李長生等人小房屋門前。

“賈爺……幫忙續香……”李長生突然大叫了一聲。

一旁的賈爺身子一顫,連忙拿起道壇之上的香火點燃,插在了瓷碗當中。

李長生每做法一次,這瓷碗之中的香火就會燃燒得快幾分,如今一番鬥法下來,這原先點着的香火,都已經快燃燒到盡頭了。

這道門斗法,最忌諱的是斷了香火。

“風輸左擁,火車右行。照耀三界,化作赤城。八卦鬥底,羅布四圍。威罩天下,炎烈飛威。鬼精見者,入地萬丈,化作灰飛。古木惡廟,永劫塵迷。急急如太乙元君律令。”

咒語再次響起。

只看見屋子外頭的神屍,掐動法訣,竟然一瞬間,打出了一個巨大的法印。

法印散發出淡淡金黃色的光芒,一下子將黑暗的小林子照亮。

漫天的攻勢橫掃而出,神屍面前的陰屍統統在這一刻,化作齏粉。

法印的威力非同小可,帶着破空而來的聲音,四周的虛空都像是要被撕裂開來一般,滾滾的威勢震天而起,朝着陰屍將軍壓去。

“什麼……”

冥冥的黑夜裏,似是傳出了陰師一聲詫異地吼叫聲。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他大概也沒有想到,李長生竟然能讓神屍打出道門的法印。

這神屍雖然被李長生用術法加持過,也附身了一部分天兵天將的力量,但變得銅皮鐵骨也沒啥奇怪的,可是能打出道門的法印,卻足以讓人震驚了。

滾滾的法印,震破天際,蕩起萬千重的波浪,一下將兩旁的枯枝散葉驅趕而開,朝着陰屍將軍橫掃而去。

陰屍將軍身軀笨重,即便是反應過來,要想閃躲,恐怕也已經來不及了,只得是發出一聲怒吼,將戰斧橫在身子前面一擋。

轟隆隆……

滾滾滔天的威勢,淡淡金黃色的光芒,伴隨着法印橫掃而來,一下子將陰屍將軍那龐大的身軀給淹沒。

光華四射而起,直衝上淒冷的夜空。 煌煌之威,破蒼穹而落,滅萬物而生。

滾滾的威勢,蕩掃了整個漆黑的山林,光芒一瞬之間耀眼異常。

那漫山遍野的陰屍,在這一刻,都突然停滯下來,像是被這金黃色的光芒所震懾住了一樣。

其餘的神屍,反倒像是被激勵了一般,竟然越戰越勇,所到之處,陰屍的屍體四分五裂。

別看李長生這一頭的神屍小隊雖然只有幾十具屍體,但是一番廝殺下來,竟然全部完好無損,沒一具有傷痕。

反觀陰師那一邊的陰屍大軍,數量雖多,但都是炮灰級別的,根本不堪一擊,甚至如今連陰屍將軍,恐怕也要粉身碎骨。

法印的光,完全已經淹沒了陰屍將軍那龐大的身軀。

只聽見淒厲的聲響,破空而起,聲音一下子震徹整個山林。

冥冥之中,似是聽見陰師發出了巨大的咆哮聲。

滾滾的煙塵席捲而起,鋪天蓋地,一下子將這裏的一切都掩埋住了一樣。

金黃色的光芒漸漸消逝褪去,整個山林瞬間像是安靜下來,哪裏還有什麼陰屍將軍,硬生生被神屍打出的法印,震得身軀散落一地,那把巨大的戰斧,此時此刻也已經斷裂成了兩半,掉落在了地上。

“不可能……不可能……李長生……你不可能比我強……”

陰師巨大的咆哮聲傳出,震徹整片山林。

“李長生……你若不是仗着自己有個哥哥,焉能達到今天的成就?”

“我苦練鬼術多年,如今就是要爲了證明,活着的時候,我在道術之上,不弱於你,即便在死後,我的鬼術,也不弱於你……”

“你不可能比我強……你的神屍藉助天兵天將之力,已佔得先機,非我陰屍可比,但今時今日,我要鬼術盡出,殺你於漫漫長夜之中……”

陰師似是要將這所有的疑惑、所有的不甘盡數怒吼而出。

他隱於荒嶺之中數百年,即便是鬼蠱婆婆,也對他敬畏有加,今晚他前來此處,就是想要憑藉着自身的實力,打敗李長生,證明自己。

可萬萬沒有想到,無數的陰屍,一夜之間,竟然被李長生的神屍盡數屠盡,這一場鬥法,他已落了下風。

但他不甘,他不服……

遙遠的黑暗密林之中,只看見一個幽藍色的影子,一閃而來,一下子出現在了小房屋的前方,滾滾的威勢,像是天空之上的雲朵一般,也朝着這裏壓了過來。

外頭,一時之間,天際電閃雷鳴,狂風大作。

呼嘯而來的狂風,帶着陣陣咆哮,像是要將這小房屋摧毀一般。

所有的神屍,此時此刻在這股強大的威壓之下,竟然都動彈不得。

村支書銷魂的三十年 陰師出現,果然非同尋常。

房屋之內的賈爺和玲瓏早已經看呆,一股冰冷的寒意,蔓延在了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和毛孔。

只看見外頭那幽藍色的影子頭顱,露出了猙獰的面容。

陰師幽藍色的影子一晃,露出了猙獰的面容,發出了淒厲的聲響。

在這一刻,他身後的所有山川大地,彷彿都開始移動起來,日月星辰變化無窮,虛空之中,只看見無盡的滾滾黑氣洶涌而出。

磅礴的威勢鋪天蓋地,震懾千里。

八千里黑夜漫漫,如風起雲涌,似是黑暗之中,有百萬雄兵,振臂高呼吶喊。

像是深淵地獄之中,發出了惡鬼的嚎叫聲,冥冥的虛空之中,似是出現了一尊巨大的魔像,散發着幽幽深邃的黑光,一雙眸子,注視這裏。

李長生冷冷一“哼”,面色冷峻,將手中銀白色的短劍放在了道壇之上,舉步走到了房屋的門口,看着不遠處隱隱約約、朦朦朧朧的陰師,沉聲說道:“你不服……我就打到你服……”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道術到底有多強嗎?”

“你不是想試試,到底是我的道術厲害,還是你苦修幾百年的鬼術厲害嗎?”

“修煉法門,千千萬萬,然道家術法,當爲最強……”

“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人世間最強的道法……”

大作的狂風,將李長生的衣衫都吹拂起來,他整個人仿似站在了狂風之中,周身上下,似是出現了一股淡淡的光芒,將他縈繞在了其中。

那是一種世間至純的氣息,無與倫比。

只看見李長生雙手開始掐動法訣,口中念動起了咒語。

“天元太一,精司主兵。衛護世土,保合生精。華衣繡裙,正冠青巾。青龍左列,白虎右賓。佩服龍劍,五福之章。統領神官,三五將軍。有邪必斬,有怪必摧。敷佑福祥,啓悟希夷。邪怪消滅,五帝降威。護世萬年,帝德日熙。黃龍降天,帝壽所期。景霄洞章,消魔卻非。急急如律令。”

隨着咒語響起,滾滾的威勢騰騰而起。

他的周身上下,仿若一股煌煌的威勢,從大地之中騰騰而起。

這一刻,萬物寂靜,萬籟無聲,千萬的光華,閃爍天際,整片山林,此時此刻都被照亮。

頭頂的高空之中,似是呈現出九龍怒吼盤旋的畫面,鳳凰如從火海里涅槃重生一般,聲威並出,煌煌之光,破天際而來,摧枯拉朽,撼動星河,璀璨耀眼,不可直視。

磅礴的威勢,滔滔而來,如同大江東去,江海盡開。

這一刻,黑夜,如同白晝一般。

這一刻,是道術與鬼術的對決。

賈爺和玲瓏兩人,都已經完全看呆,眼前的一切,如同在夢境之中一般。

倘若不是親眼所見,誰也不會相信,在這一刻,面前竟然同時出現了兩極分化的景象。

陰師的那一頭,就像是沉浸在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而李長生的這一頭,卻如同豔陽春天,生機勃勃。

猛然之間,只看見無數的光芒涌動起來,仿若山河大地,都開始變幻一般。

滾滾的威勢,震天而起。

磅礴巨大的力量,同時從李長生和陰師的身體之中狂涌而出。

這一刻,傳來山洪破石的巨響,傳來了萬物衆生的狂吼,傳來了九天之上的驚雷,傳來了十八層地獄之下的鬼嚎。

……

(加更。喜歡本書的朋友,幫忙多評論一下,打個5星4星的也行,給點鼓勵!最近惡意的1星太多。) 滾滾威勢盡出,如同九天之上湖海星辰、碧落黃泉一般,絢爛無比。

只看見高空之上,九龍破虛空而起,凝蒼穹之勢,咆哮九天銀河,無盡的光芒閃耀而出,洞穿陰師身後重重的黑暗。

沉睡的大地,仿若在這一瞬之間被喚醒。

七彩的神光掉落下來,瞬間將陰師吞沒。

總裁別拽:小小祕書很大牌 一聲聲怒吼和咆哮,似是不甘,似是不屈。

但此時此刻,鬼術盡出的陰師,竟然絲毫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滾滾的威勢,震盪天地而生,山林之中,狂風穿林過境,呼嘯連連。

整個荒嶺,仿似在這一刻,都震動不止,漫山遍野的陰屍,在這一刻,都化作濃水和灰燼。

在這絢爛的光彩之下,耀眼異常。

賈爺和玲瓏,已經完全看不見站在小屋門口的李長生,他的身影,也已經被無盡的光華所覆蓋住。

刺眼璀璨的光芒,讓賈爺和玲瓏都禁不住別過臉,遮擋住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