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地面上,竟然…竟然用十塊堆疊起了一條類似於萬里長城般的過道,這過道蜿蜒曲折,一直盤旋到整個地下宮殿的正中間。

宮殿的正中間有一個圓形石臺,石臺四周,俯臥着九隻形態各異的上古神獸雕像,其中兩個我認得,一個是貔貅,一個是霸下,另外幾個認不全了。

這九個神獸雕像的頭顱皆是朝着圓形石臺的正中間,圓形石臺的周圍,燃燒着一圈旺盛的烈焰,在石臺中心,有一把金色的龍椅,龍椅後背上雕琢着一條騰空而起的飛龍,盤旋在龍椅的四周。

而龍椅之上,一具骷髏盤腿而坐!

骷髏背上的那根脊椎骨,顏色明顯和其他的骨頭不一樣,這條脊椎骨竟然是血紅色的!

祖師爺雙眼一亮,指着那盤腿坐在龍椅上的骷髏說道,看!他身上的脊椎骨,正是通天龍脊!

我靠,經歷千辛萬苦,我們終於來到了崑崙龍脈之源!

當下我轉頭四看,心說到底該怎麼過去,看了半天,終於找到了那類似於萬里長城一般的過道盡頭,我正要從洞口走過去,祖師爺卻猛然一擺手對我說,先不要動!

我一愣,然後疑惑道,怎麼了?通天龍脊不就在眼前嗎?趕緊取走了,回去幹掉陸吾。

祖師爺指着地下宮殿東南角的一處雕像說道,你看那是什麼?

由於地下宮殿裏,光線較暗,整個地下宮殿中,只有正中間那圓形石臺上燃燒的一圈火焰照亮着周圍,此時我眯眼仔細看去,發現那是一處石雕,像是一個人形模樣的石雕。

我說,那石雕怎麼了?

祖師爺說道,你看那石雕站在什麼位置上?

我又眯眼看了看,發覺那石雕站立的位置,正是在這萬里長城一般的過道上,而且還是站在了過道正中間,這裏邊的過道造型看起來很像萬里長城,但是卻沒有長城那般雄偉。

頂多就算是迷你版的長城,整個過道也就容一人通過,此時那石雕站在通道的正中間,將整個通道都擋住了。

我說,難道那個石雕就是放在那裏故意擋路的嗎?

祖師爺搖頭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你先不要下去,讓我看看周圍的情況再說。

祖師爺開啓天眼查看四周,我開啓法眼跟隨祖師爺一起觀看,這裏沒有陰氣,整個地下宮殿裏充滿了地靈之氣,可謂是人間仙境,如果在這裏修煉的話,閉門十年,再次出山之日,定能成爲一代高手!

只可惜,我沒那麼多的時間,師傅和七師叔都藏在地下室裏,我們得到了通天龍脊之後,還要趕回去找他們,況且,別看通天龍脊就在眼前,能不能得到還是一回事。

祖師爺我倆觀看了許久,我說,祖師爺,別看了,反正這裏沒啥妖魔鬼怪,我看也沒啥陷阱,畢竟前邊我們已經走了那麼多關了,而且路過青絲瀑的時候就能完全說明一件事。

祖師爺和婷婷同時一愣,問我什麼事?

我說你們想啊,三千弱水,夜孫鳥,地蟒,燃火神樹,這麼多厲害的關卡都走過了,爲什麼到了青絲瀑的時候,那麼容易就過?可能嗎?

他倆沒說話,我繼續道,那就是因爲青絲瀑纔是最厲害的關卡,因爲邪惡之人,或者壞事做多之人,更或者心存歹念之人,肯定不會輕易通過青絲瀑的,我們既然通過了青絲瀑,那就說明我們是好人唄,我們命中應該得到通天龍脊,就這個意思啊,你們說是不是?

我這一連串的話語,頓時讓祖師爺和婷婷繞懵了,兩人眨巴了一下眼睛,隨後祖師爺說道,呃,好吧,那你試試吧。

我說行,當下尋找到萬里長城過道的入口,先是輕輕的踩上去了一步,這一步我並沒有用力,只是虛踩,因爲我怕有陷阱。

虛踩上去之後,我又用力壓了兩下,感覺地面很堅實,應該不會有什麼陷阱,當下就用力踩踏了上去。

我每走一步,都會小心翼翼,此時順着蜿蜒曲折的萬里長城,朝着裏邊慢慢走着,婷婷雙手捂住嘴巴,看樣子她很緊張。

我刻意笑道,婷婷,怕毛啊,沒事,你看我走的多自在。

說話間,我還故意蹦了兩下,祖師爺立即訓斥道,不要鬧!

我吐了吐舌頭,慢慢的朝前走着,等我走到了那石像面前之時,我終於看清了這石像的造型。

這是一個威武的大將軍,他手中握着一把劍,背後插有八面令旗,咋一看,威武了得!

我圍繞着這石像來回觀看,觀看了許久,也沒發現什麼特別之處,當下就輕輕的繞過石像,準備通往最後的圓形石臺,等我上了石臺,就能得到通天龍脊,屆時龍脈在手,此等上古神物,我回去就弄死陸吾,媽的,我讓他裝逼!

等我繞過這身背八面令旗的石像之後,就在我準備朝前走去的時候,忽然一陣細微的咔咔聲傳入我的耳中,我一愣,當下豎直了耳朵朝着四周傾聽,過了許久也沒發現什麼動靜,然後就繼續朝前走着。

過了一會,那咔咔聲越來越大,就連祖師爺和婷婷都聽到了,祖師爺說道,張亮,小心!可能有陷阱!

婷婷也是雙手捂在嘴邊,不停的告誡我一定要小心。

我笑着說沒事沒事,就在此時,我忽然感覺腳下所踩踏的萬里長城過道忽然也顫抖了起來,不過顫抖的不明顯,就像是輕微地震一樣。

我靠,我瞬間站在原地,朝着四周看去,你大爺的,這可真有點令人恐慌,如果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一個魔鬼,我倒不害怕,但就是這種看不到的危險,才最瘮人。

我站在原地不動了,此時那咔咔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大,我仔細一聽,尼瑪,就是從我身後那石像上傳來的。

我回頭一看,靠!石像上的石塊正在緩緩咧開!有些石塊已經掉了出來,石塊裏邊,赫然就是一個活人!

石像上背部和胸部的石塊率先掉落,露出了裏邊的金甲,隨後胳膊和大腿上的石塊也在緩緩掉落,露出了上邊的金絲銀線,隨着背後那八面令旗上的石塊也掉落之後,那八面令旗赫然將我嚇的站在原地說不出話!

八面令旗上寫着八個字!

天、地、將、法、智、信、仁、勇!

這八面令旗上,八個字各有不同,閃爍各異的光芒,隨着那石像最後頭顱上的石塊也慢慢掉落,那金色的盔甲逐漸完全顯露在我的眼前!

此人的頭盔之上,雕有一條金色麒麟,整個人穿着金甲,手裏的寶劍,卻是散發着銀色的光芒,猶如寒光爍動!

就在我冷神的一瞬間,祖師爺大叫,張亮,快回來,我們快走!!!

祖師爺剛說完,我還沒回過神,還沒理解這是什麼意思的時候,那石像身上的石塊完全掉落,此時,那金甲將軍猛然轉頭,從鼻孔中喝出兩團煙氣,振聲道,爾等何人,膽敢擅闖禁地!

隱婚萌妻:老公情深不換 我丟你個嗨啊,他一說話,頓時整個地下宮殿都在顫抖,臥槽,好像要引發地震似的,他那幾個字說出口,讓我震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我一挺胸膛,振聲說,我乃九天十地菩薩搖頭怕怕霹靂雷電金光小少俠!張亮是也!你可曾聽說過?! 那身背八面令旗的金甲將軍瞬間就愣住了,他自己還唸了一遍,嘴裏嘀咕道,九天十地菩薩搖頭怕怕霹靂雷電金光小少俠?名字這麼長?何方神聖?沒聽說過啊..

我一看他被我說蒙圈了,當下繼續說道,真武大帝你可曾知道?我老表,你懂不?知道啥是老表嗎?就是好兄弟,懂不?玉皇大帝知道不?我叔!我給你說,你老老實實的給我站在原地,別讓我打你小報告啊!

我本以爲自己的牛逼吹的震天響,讓那身背八面令旗的金甲將軍都給唬住了,沒想到他卻忽然振聲喝道,一派胡言,哪裏有什麼玉皇大帝!你這賊人,定然覬覦龍脈!尖嘴猴腮,油嘴滑舌,吃我一擊!

我靠,我油嘴滑舌我承認,我特麼尖嘴猴腮?老子長這麼帥,竟然尖嘴猴腮?

媽的別說他生氣了,連我也生氣了,我運氣金石太歲外加飲血太歲,口中暴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劍法!

瞬間手上幻化出一柄方天畫戟,朝着那金甲將軍進攻而去,他手持寒光劍,一劍揮動過來,頓時帶動呼呼的破風之聲,我將方天畫戟上燃起神將之火,與他的寒光劍猛然對拼了一下。

砰的一聲,鐵器撞擊的聲響傳來,我感覺渾身一震,嗓子一甜,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這一瞬間我才明白,我在這貨面前,絕對是個戰五渣!

我的肉體被他兵器上的力量衝擊的後退了好幾步,頓時跌坐在了地上,祖師爺運起不滅金身,朝着金甲將軍飛來,同時在空中展開絕仙扇,猛甩一扇,口中大喝,飛來峯,拙!

頓時從地下宮殿的一角中飛出了一座黑色的山峯,那山峯只有房間大小,不過用來鎮壓這金甲將軍,應該還是夠用的!

金甲將軍冷哼一聲,輕蔑道,小小伎倆,也敢在本將面前賣弄,將神旗,破!

金甲將軍雙手呈劍狀,朝着飛來峯一指,頓時後背上第二面令旗飛出,那令旗上寫着一個將字,是天地將法,智信仁勇八個字當中的第二個!

將神旗一飛出來,頓時上邊的將字光芒大盛,令旗在空中翻轉身子,呼嘯起一陣颶風,瞬間將飛來峯吹的不見了蹤影。

靠,我坐在地上,捂着還一直隱隱作痛的胸口,將這一幕盡收眼底,祖師爺的飛來峯,對着金甲將軍完全構不成任何威脅!

祖師爺人在空中,再次大喝一聲,長空雷電!天降暴雨!話音剛落,祖師爺一甩絕仙扇,整個地下宮殿當中開始電閃雷鳴,而且從宮殿的上方開始落下雨點。

金甲將軍將手中寒光劍朝着天上一指,振聲笑道,在後世這些伎倆的面前,我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引天之術!

金甲將軍剛說完,他寒光劍上光芒一閃,頓時一道光芒從劍刃上飛出,飛到了宮殿上方之後,便消失不見,此時整個宮殿當中,並沒有多出什麼。

但下一刻,我猛然瞪大了眼睛對婷婷揮手喊道,快躲進通道,快!!!

婷婷不敢大意,哦了一聲趕緊跑回了通道,就在婷婷剛鑽進通道的一瞬間,忽然整個地下宮殿中,雷電縱橫!暴風呼嘯!整個地下宮殿被這些雷電映照的忽明忽暗,那狂風襲來,我感覺自己都他媽坐不穩了,好幾次都差點被吹飛!

金甲武士召喚出來的雷電以及狂風,瞬間將祖師爺的蓋了下去,而且祖師爺身在空中,還沒來得及躲避之時,忽然一道雷電橫着劈出來,一下子擊中了祖師爺!

祖師爺渾身閃爍着電光,晃晃悠悠的朝着地下掉落,正好掉落在我們的身前,我趕緊扶起祖師爺,發現祖師爺已經吐了一口金色的鮮血。

我靠,這麼猛?還打個叼毛啊,這金甲武士動動手指頭都能弄死我們,這通天龍脊我是別想得到了。

那金甲武士見祖師爺掉了下來,此時收起將神旗,轉身大踏步朝着我們二人走來,我看他走路的姿勢,就想走過來一劍砍掉我倆的腦袋。

我趕緊擺手說,別!別別別!大哥大哥你先別生氣,你先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

我剛說到這裏,他就舉起了寒光劍,準備砍死我和祖師爺,正在這個時候,祖師爺振聲說道,我們走過了燃火神樹,還通過了青絲瀑,我們來這裏,並無惡意!

金甲將軍冷哼一聲,手中動作明顯遲疑了一下,他說道,一派胡言,何人到這裏,不是爲了通天龍脊?此物乃華夏氣運之根本,豈能讓你們拿走?

我知道,他們那年代,還沒電視機什麼的,所以都講究個證據,我趕緊對祖師爺說,快,祖師爺你把你跟陸吾爭鬥的畫面播放出來,給這貨看看,他就明白了。

祖師爺一愣,沒明白播放出來是什麼意思,我趕緊說,哎呀,就是用法術,將那天爭鬥的情景再次浮現出來,就這樣。

祖師爺恩了一聲,隨手伸手在面前畫了一個圈,唸完了符咒之後,頓時祖師爺和陸吾爭鬥的畫面從裏邊顯現了出來,祖師爺還特意給陸吾從左臂上取出魔神骨臂的鏡頭來了個大特寫,好像怕這金甲將軍看不清楚似的。

金甲將軍一愣,盯着那魔神骨臂看了好久,他全神貫注盯着畫面,此時完全沒有了想殺掉我們的敵意,一直到畫面看完,我才說道,現在你信了吧?我們能順利走過青絲瀑,說明我們不是壞人啊,我上學的時候,年年都是少先隊員,學校紅旗手!三好學生!

祖師爺此時嚴肅的說道,將軍,我們前來此地,並非覬覦通天龍脊,只是那邪派中人手持魔神骨臂,我等爲了消滅此人,這才迫不得已來到此處,希望你能理解。

妻子的抉擇 那金甲將軍眯眼思索了許久,隨後淡淡的說,現在我信了,那手持骨臂之人,你們定然不是他的對手。

我一愣,趕緊問,爲什麼啊?你怎麼知道我們打不過他?

金甲將軍淡淡一笑,說道,那魔神骨臂乃上古魔器,是刑天的一根肋骨!有此等魔器在手,你們這等實力,自然是無法收拾得了!

靠!我靠靠靠!

原來那魔神骨臂,竟然是刑天的肋骨!媽的,怪不得那麼厲害啊,刑天何許人也?戰神!曾經敗給了東帝,東帝斬下他的頭顱,他以腹爲頭,雙乳做眼,肚臍爲嘴!繼續手持雙斧,不死不休,一直戰鬥!

我說,既然我們打不過他,那你這正義之士,就幫忙把他幹掉唄!

金甲將軍說道,我被派到此處鎮守通天龍脊,我是不能隨意出去的。

我說,那好辦啊,你讓我們拿走通天龍脊,等我們幹掉了那貨,回頭再給你送過來行不?你要嫌慢,我給你包郵,行不?

金甲將軍說道,通天龍脊,我肯定不會讓你們拿走!我說你這不是扯…後邊的蛋字我不敢說,因爲我不確定用一個蛋字來換我一個人頭,這種事到底值不值。

我說,你不讓我們拿走通天龍脊,你也不能跟我們一起出去幹掉他,那我們怎麼辦?出去等死嗎?你這自詡正道之士,到頭來不還是見死不救嗎?切,我算明白了,什麼正道之士啊,還不是大難臨頭各自飛,整天裝清高,得了得了,我們走了啊,我們回去送死了啊,這天下用不着你們這些正義之士了。

我剛站起身,此時攙扶着祖師爺朝外邊走去,祖師爺還納悶爲什麼我說話這麼偏激,我特意給祖師爺眨了眨眼,示意他跟我這走就對了。

果不其然,我們剛走兩步,那金甲將軍就說道,且慢!不如我送你們一樣寶物,你們便可戰勝那魔神骨臂,如何? 我一聽這話,幾乎是他媽蹦着回來的,我一下子竄到金甲將軍的面前,欣喜的說道,你想給我啥法寶?在哪呢?快拿來啊!

金甲將軍將手中寶劍遞給了我,說道,此劍名爲玄鐵劍,乃是用崑崙山巔之鐵鑄就而成,降妖除魔不在話下,那魔神骨臂雖然比我這玄鐵劍更厲害三分,但那使用魔神骨臂的男子,法力和修爲卻沒有多深厚,無法徹底催化魔神骨臂的威力,你用此玄鐵劍定能收服他!

我一比中指說道,靠!我還以爲給我什麼呢,就一把破鐵劍啊,我日。

金甲將軍一愣,問我,靠是什麼意思?我日是什麼意思?我趕緊說,恩,意思就是不太好。

金甲將軍愣住了,隨後說道,放心吧,這玄鐵劍如果讓他使用,定能斬殺手持魔神骨臂那人。

金甲將軍說的就是祖師爺。

我說,玄鐵劍看起來不怎麼好用啊,哥們,要不把你後背上那八面令旗借我爽爽?

金甲將軍一怔,隨後說道,這恐怕不行,此旗威力巨大,若是心善之人掌握,倒還罷了,若是落在了邪魔外道的手中,定然會給天下蒼生帶來浩劫的。

我說,你看我這長相,像壞人嗎?就在金甲將軍準備點頭的時候,我趕緊又拉來祖師爺說,你看他這長相像壞人嗎?這一次金甲將軍倒不吭聲了。

我承認,金甲將軍可能感覺我這個人猥瑣了點,但祖師爺不同啊,白面書生一枚,怎麼看都不像反派吧?

祖師爺也是作了一揖,然後說道,將軍,我能感受到玄鐵劍的威力,但用玄鐵劍來對付魔神骨臂,我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不如就讓令旗借與我們,等我們用完了,定當按時奉還。

金甲將軍陷入了思索,我趕緊說,我祖師爺修煉出不滅金身,這是道家中人所有人追求的道中極道,你看我祖師爺像壞人嗎?你不信得過我,也得信得過我祖師爺吧?

金甲將軍沉思許久,最後說道,那好吧,這八面令旗名爲吞天戰旗,是一套腰旗,如果你想用,我可以借給你,用完之後,記得送回來。

我說行啊,這太好了!

金甲將軍此時伸手摸向自己的腰肢,原來這套戰旗的下方,是一條龍頭腰帶,有手掌那麼寬,前邊是龍頭,後邊是八個插槽,那八面令旗就插在後腰上那八個插槽之上。

此時,金甲將軍解開了腰帶,將這吞天戰旗遞給了我,並將使用的口訣全部都教了我一遍,我興奮的說,哎呀,遇到好人了啊,有這玩意,我回頭就弄死陸吾去!

金甲將軍忽然說道,等你們斬殺了那等邪魔外道,切記將魔神骨臂也要帶回來,行嗎?

我說可以啊,魔神骨臂我留着也沒啥用,給你帶過去也行,當下,金甲將軍就對我們說道,那你們就速速回去吧。

我和祖師爺順着原路返回,走過青絲瀑,路過燃火神樹,最後走到了三千弱水的石門前,祖師爺用不滅金身籠罩在婷婷的身上,但火麒麟始終沒辦法安置,這貨也聰明,在我尋找龍脈的時候,他就一直在通道里等着我,祖師爺一看火麒麟,然後說道,收魂戒沒有了,我送你這個東西,煉玉鐲。

我問祖師爺,這東西是幹什麼的?

祖師爺說道,與收魂戒功效相同,同樣可以收魂,我靠,我欣喜道,有這玩意那就更好了,我一揮手運起法力,將火麒麟收進煉玉鐲,隨後我們三人游出弱水,來到了崑崙山巔。

我讓吞天戰旗中的那根腰帶纏在了自己的腰上,頓時身後揹着八面令旗,尼瑪,感覺威風八面,簡直要吊炸天。

婷婷一出來就說道,好冷啊。

我恩了一聲,然後將吞天令旗收回,我說,婷婷我揹着你,我身上有飲血太歲,而且我體溫高。

婷婷滿心歡喜,當下直接竄到了我的後背上,我和祖師爺一起,走在這千里冰封的崑崙山巔,望着那亙古蜿蜒的雪山山脈,真是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等我們來到崑崙橋的時候,正巧旅行團還沒走,我們也就是用了一下午的時間,完成了所有的事情,正巧還可以搭乘旅行團的車輛,然後回到市區。

在路上,我一直想,天池七魔已經被盡數幹掉,此時的無極宗,可能只剩下了陸吾一個人,或許陸吾還有幫手,但不管他有多少幫手,我都不會產生任何一絲懼意。

畢竟我有吞天戰旗在手,我就想學着小智的那語氣說一句,媽的,還有誰?

再次坐長途汽車回到了市區,等我們到了開天教的時候,師傅的傷勢已經痊癒的差不多了,在七師叔的照料下,師傅已經能夠使出以前十之八九的法力。

一看到我們凱旋而回,師傅笑道,有祖師爺出馬,自然是手到擒來啊。

祖師爺卻笑道,不,這不是我的功勞,完全都靠張亮,如果不是他,我們肯定無法得到上古神器。

我從懷中取出吞天戰旗,將令旗插在腰帶上,然後帶在了自己身上,對師傅笑道,師傅師傅,你快看,我屌不屌。

師傅哈哈一笑,說道,我徒弟最屌了,有了這等上古神器,我們收拾陸吾,易如反掌啊!

我恩了一聲說道,從今天起,我們山門大開,等着陸吾來找茬吧,媽的,我弄死他!

就在我說話之際,忽然那個遙遠的聲音再次傳來,還是那個女人說出來的話,她在我腦海中說道,大王,我快要出來了。

大王,我好想你。

大王,你要等着我。

我猛然一甩頭,心裏疑惑道,這聲音到底是從哪裏傳來的?感覺很遙遠,又感覺離得我很近。

與此同時,我的手機互相響了,我拿起來一看,正是周璐璐打來的。

我看了衆人一眼,說道,你們先聊,我出去接個電話。

說話間,我走到了開天教外,接通了電話。

找我有什麼事?

周璐璐說道,我想逛街去買衣服,我想讓你陪我,可以嗎?

我本來想拒絕,但在我沉默了兩秒之後,周璐璐趕緊說道,算我求你了,你陪陪我好嗎?

這兩句話說出來,我真的找不出拒絕的理由,思索了片刻,我說,那好吧,我陪你去。

當下周璐璐告訴了我匯合的地點,我掛了電話,回去跟他們幾人說道,我還有點事,要先出去一趟,你們先留在開天教吧,對了,吞天戰旗就先留在這吧,免得陸吾找上門之後,咱們對付不了。

說話間,我將吞天戰旗以及那個腰帶全部都放到了桌子上,回房間裏帶上兩千塊,然後打出租車出來,婷婷本來想跟我一起去,但我想了想,還是不要告訴她,以免讓她心裏吃醋。

她現在變成了人,我有的是機會跟她ox,說的不雅觀一點,我哪怕是搞定了陸吾之後,我天天抱着她在牀上ox都行,只要我有那個體力。

等我到了時代商場之時,周璐璐已經在這裏等着我了,她穿了一身粉色小洋裝,看起來很高雅,至少在我這個屌絲看來,她很高雅。

我走過去,略微尷尬的說道,抱歉,來遲了。

周璐璐微微一笑,臉上露出兩個小酒窩說道,沒事啊,我也是剛到,走吧,我們逛商場去。

隨後我和周璐璐朝着商場內部走去,剛進商場,我猛然感覺周圍好像散發着一股陰氣,我不敢大意,畢竟我已經和無極宗鬧的不可開交,雙方只要一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此時我悄悄打開法眼,觀看了一番,映入我眼簾的一幕,讓我瞬間嚇到了一跳! 在商場的門口,坐着一個衣衫破陋的老太太,她手裏端着破碗,來來回回的看着過路的行人。

她是鬼魂,別人看不到她,但她仍然堅持端着碗,每過一個人總會伸出破碗來乞求,正巧我們走到了那老太太的旁邊,老太太也朝着我伸出了破碗,我不露聲色,從兜裏掏出了一百塊,悄悄的扔到了她的碗裏。

當然了,因爲我開啓了法眼,我能看到那是扔到了她的碗裏,別人卻看不到,正巧周璐璐就看到了,她疑惑的問我,你幹嘛把錢仍了?

我笑着說,沒事,你不懂的,相信我就好。

周璐璐疑惑的看着我,過了一會,她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表示贊同,表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