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同事也都很驚訝,又給李平送了一小波強悍值。

李平指著牆腳的白色無字的瓶子,我網上買的,沒想到今天竟然用上了,哈哈。

臭屁事件就這樣歸於平靜,李平喜提「大胃王」稱號,成為財務部的「飯量一哥」。

十分鐘之後,李平跟其他人一樣躺在椅子上午休,神識進入系統。

他現在有快4000的強悍值,還有一次初級技能兌換券,先兌換個什麼技能好呢?

加班技能讓人很羞恥,必須兌換一個能發展成副業的技能才行,萬一哪天公司倒閉了,不至於喝西北風啊。

系統中的技能多得離譜,沒有看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寫作,編程,理財,駕駛,烹飪等等等等,五花八門,多得根本看不過來。

就先來個編程技能感受一下,現在編程越來越流行了,很多小孩都開始學了,這是未來的趨勢,必須緊跟時代的fashion。

開啟個編程技能,把工作都自動化了,擺脫加班,就有大把的時間來思考人生,談戀愛(泡妞),掙掙錢,養養花,溜溜狗。

這才叫人生啊! 「請宿主選擇要兌換的編程技能的語言種類,C語言,python,Java,C++、PHP……」

李平沒有往後看太多,小白學編程必須學python啊,這個語言簡單易上手,號稱三分鐘入門,10小時成小咔,功能還賊強大,絲毫不弱於其他老牌的編程語言。

「python除了不會生孩子,別的都會。」

這是編程界廣為流傳的對python的至高評價。

「宿主即將消耗一張初級技能兌換券兌換初級python編程技能,是否開始兌換?」

「是。」

轉瞬間,無數的python編程的知識,視頻,文字,代碼等形式的內容以每秒上千兆的速度向李平的大腦洶湧傳輸進來,就像用硬碟拷貝數據一樣,持續了將近一分鐘。

「恭喜宿主已經永久掌握了python初級編程技能,人生苦短我用python。」

李平會心一笑,搜索腦海,發現那些內容已經深深地「刻錄」在了他的腦海里,而且沒有絲毫的陌生感,他甚至覺得那些內容已經是他永久記憶的一部分,就像兒時的悠久記憶一樣。

他神目清明,嘴角露出淺淺的笑意,自信心開始爆棚。

先寫個牛逼的程序來證明一下自己,寫個什麼好呢?

李平這邊正想著,王飛忽然隔著過道著急上火地對他說:「李平,省公司下班前要全區18個縣市區網格的維修費,還要三年的,你幫我搞定一下吧!」

李平習慣性的就想說:「好的,沒問題!」

半秒鐘之後他告訴自己:「我李平再也不是慫人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麼老好人,凡事不懂拒絕,幫忙協作可以,但絕不是一句話就能讓我言聽計從了,我要討價還價。」

他望著一臉著急的王飛,淡定地笑道:「不是吧,18個縣市區,每個單位都是單獨上報的,一個月就是18張表,一年可就是216張表,三年可是648張表,下班就要,你這是要我的命啊,這麼玩以後沒法一塊開黑了?」

王飛愣了一下,這種麻煩活,李平以前可從來沒有拒絕過,今天怎麼……忘了,他小子已經脫胎換骨了,以後不能再像以前那麼使喚他了。

王飛隨即帶著笑臉央求道:「江湖救急啊兄弟,我現在正匯總著另外一套表,也要求下班前上報,實在是忙不過來啊。

怎麼樣?你的脫單大計就包在哥身上了,身邊剛好有妹子說想脫單,長得老好看了,我給你撮合撮合,哈哈。」

李平一口答應了下來,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妹子這活他也得干啊。

黑暗之淚 「來自王飛的感激值+220。」

李平大概估算了一下,要干王飛請他幫忙的活,按以前ctrl+c,ctrl+v的速度,不吃不喝不上廁也得3個小時,那可是能讓你複製粘貼到吐的648個表啊,恐怖如斯!

再加上他現在手頭上的活,這是妥妥的要加班的節奏。

好在他李平已經有技傍身,剛開啟的編程技能,立馬就有用武之地了,李平甚至有些小興奮,正好可以藉此機會來驗證一下剛掌握的技能。

李平喝兩口白開水潤潤嗓子,起來活動片刻,坐下擼擼袖子開始幹活,可他手握著滑鼠不知道點哪裡好了。

我擦,python程序和編輯器還沒裝呢,寫個毛的程序啊。

李平不緊不慢的打開搜索引擎,找安裝源,五分鐘之後完成安裝,又安裝了幾個常用的三方模塊,準備工作就此完成。

vcode編輯器打開的剎那,李平有種老友的親切感,思索片刻,編程思路立即確定,放在鍵盤上的雙手幾乎不帶想地開始敲擊起來。

importpandasaspd

importxlwingsasxw

classHeBing_Excel():

……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鍵盤越敲越快,十指出現道道殘影。枯燥而單調的聲音在李平聽來像鋼琴曲一樣美妙動聽,代碼不斷地從手指中流淌出來。

「我擦,我都已經這麼牛逼了嗎?我這哪裡是編程,簡直是打字比賽啊,有這麼編程的嗎?想都不帶想的。」李平對自己都佩服得五體投地。

一分鐘之後,李平敲下了最後兩行代碼。

if__name__==『__main__』:

hebing_excel()

整個敲代碼的過程,毫無阻滯停頓,幾乎不經過大腦,無比順暢,無比絲滑。很難讓人相信這是編程,還是第一次。

李平被自己近乎完美的表現深深地震撼到了,用欣賞的目光看著自己敲下的30幾行代碼,就像欣賞著一個絕代佳人,心裡滿滿的成就感。

他很遺憾不能用系統收集自己的情緒值,要不然現在他的強悍值會蹭蹭的往上長。

15:18,王飛的648個基礎表也剛好用微信傳了過來。

下載,解壓,給表格合併程序設置好路徑和參數,點擊設定好的運行鍵F4,程序瞬間飛了起來。

監視窗口裡每個表格合併完的提示瘋狂的刷屏。

李平用手指愜意敲擊桌子,就像是跟著美妙的音樂搖擺一樣享受極了。

3分鐘之後,程序提示:「648個表格已經合併完畢,是否繼續使用神級表格合併程序?確定—1,其他—退出程序。」

李平在設定好的路徑找到了合併好的表格,打開開始仔細檢查。

「沒毛病,完美,沒毛病,完美……」

他一邊檢查,一邊心裡嘚瑟:「人生的第一個程序就如此的完美高效,我真是太牛逼了,忍不住想給自己磕頭啊。有了這神技能,以後再也不用加班了!哈哈哈哈……」

表格合併完,李平並不急著發給王飛,現在離下班還遠著呢。損失點強悍值也無所謂,他想體驗一下別人著急他不急,掌控全局的感覺。

關掉表格,李平帶著爆棚的成就感開始寫第二個程序。

他每個月要做一套五個表的報表,每次都要2個小時以上的時間,絕大部分操作都是毫無意義的重複勞動。

李平把做表的流程在紙上畫出來,仔細捋了一下思路,然後開寫。

他這次寫代碼的速度比第一次還要快一些,用了三分鐘的時間寫了70多剛代碼,循環,判斷,終止語句都寫得恰到好處。

李平找出上個月的基礎數據,設定好相關參數,程序再次飛了起來,2分鐘搞定了原來2個小時的工作,效率提升了60倍。

他趕緊打開表,仔細核對了一下,五個表全部都正確,比他手工填的還要好,格式什麼的都已經統一設定好了。

接著他寫了兩個短小精悍的程序,很快把手頭上下午要處理的工作都搞定了。

一看時間還早,李平就開始摸魚了,找妹子們聊天。他的心現在已經野了,覺得自己不能把目標就定在張影身上,應該多撒網廣撈魚,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和無窮的潛能肯定能找個更好的對象。

下班前五分鐘,王飛突然問:「兄弟,表匯總好了沒有呢,好了快發我吧。」

李平從摸魚中驚醒過來,笑道:「好了好了,你先把妹子微信給我,我再給你發表。」

「看你饑渴的樣子。」王飛調侃著把妹子的號發給了李平。

李平見妹子交表,搜到妹子,頭像點開一看,正點,比張影還要漂亮。

今天堅決不加班,回家找妹子繼續聊去。

李平掐著點,在下班那一刻站起來,從容自在地向外走去。

同事們都驚訝了,加班狂李平怎麼不加班了,好不適應啊,他活真的幹完了嗎?

「來自王飛的驚訝值+130。」

「來自王悅的驚訝值+118。」

「來自……」

李平的心情無比豪邁:「你們盡情的驚訝吧,羨慕吧。少陪了。

老子今天不加班,老子終於解放了!」 李平騎著小電驢悠閑地出了公司,向西邊望了一眼,太陽還老高,看起來還有些耀眼。

入職一年多來,他很少能像今天一樣準點下班,此刻有種翻身解放做主人的激動。

他找了一家上檔次的燴麵館,要了一大碗至尊燴面加10塊羊肉,兩塊提籃燒餅,風捲殘雲一番填飽肚子。

以前他飯量小,從來沒吃這麼high過,也沒機會這麼奢侈過,這頓飯最大的意義是犒勞自己。

「照現在的飯量,我得再找份兼職才能養活自己啊。」李平自我調侃一句,騎車回安樂小窩去了。

60多平的小屋一團糟,簡直跟狗窩沒什麼分別,衣服雜物扔得到處都是,有些發霉的氣味,完全符合單身懶狗的氣質。

攻妻不備,前夫要復婚 李平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屋子亂,狗不嫌家貧,他是不嫌家亂。

一個住,又沒有人檢查,用得著打掃整理嗎,完全沒必要,李平每次都這樣把自己勸得心安理得。

李平窩進沙發,打開電視隨便找了個綜藝節目,聲音放大,不為看就為一熱鬧。

李平翹著二郎腿扣手機,最近聊天記錄里掃了幾眼,給張影和另外兩個妹子都發了一條微信:「晚風吹得遊人醉,直把茶樓當酒樓。正在清風茶樓喝茶,順路的來喝茶。」

他這麼發就是想試一下妹子們的反應,不怕她們真的會去。

過了兩分鐘,只有張影回過來微信:「不跟摳門的人喝茶。」

「來自張影的怒氣值+18。」

這一測試李平就知道,目前大概也只有張影對自己有那麼點意思。

這也難怪,他以前人慫氣短,跟妹子說話放不開,只有到張影頭上才算逆襲了,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對張影各方面都挺滿意,但覺得王飛介紹的妹子也許會更好,不行回頭再來找張影,自己也沒什麼損失。

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 這種心理就像撿麥子,總覺得最大的那顆會在前面。

「氣性大的人會變醜。」李平回了一句。

影:10萬噸鎚子.gif

「來自張影的怒氣值+56。」

李平得意地傻笑幾聲,然後一邊跟張影聊著,加了王飛介紹的妹子的微信,出奇順利的通過。

王飛在微信上告訴李平,這個妹子叫趙琪,家裡資產過千萬,老爸是做藥材生意的,人稱「藥材大王」。人長得膚白貌美,聲音還甜,性格有些驕橫,其他都還好。

李平覺得雖然目前他跟趙琪的差距極大,可他不介意當上門女婿啊,現在不挺流行贅婿的嗎?

之前看病的老中醫說他腸胃不好,建議吃軟飯。

這是玩笑話,平哥可是能隨意開掛的人,前途無量,什麼樣的女人自己配不上。要是對方有眼光撿了他這個漏,那是她的福氣。

這樣想來,李平雖然實際上還是窮屌絲一個,可已經不缺底氣和氣勢了,並不覺得自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趙琪上來第一句話就把李平驚到了:「如果你是女人,你會跟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嗎?」

李平覺得這妹子肯定是感情受挫了,或者被家裡逼婚了,豪門戲碼就是刺激啊。

他決定賭一把,就按照第二個推測的思路走,於是說道:「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但如果註定無法培養,那就堅決不要跳進墳墓埋葬自己。」

「來自趙琪的崇拜值+180。」

妹子接著說家裡逼她嫁給一個政要家又胖又丑的兒子,她死活都不願意,不想一輩子就這麼完了。

錯嫁替婚總裁 在這個移動社交時代,對身邊的人無話可說,卻可以向陌生人打開心扉的情況並不奇怪。

李平裝逼成情感導師跟趙琪繼續聊下去,兩人越聊越是投機,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趁著熱乎勁,李平試探道:「跟我結婚,我帶你脫離苦海」

趙琪立即回復:「你有千萬財產嗎」

「沒有」

「你有房嗎」

「沒有」

「你有車嗎」

「沒有」

「那你有病吧」

李平:……

最後一句話可算是把李平給刺激到了,我特么可不就是有病嗎,跟一個不認識的小娘皮扯什麼犢子呢,簡直浪費我的時間。

算是見識富豪家公主的脾氣了,翻臉比翻書都快,一言不合就暴走,這特么誰受得了啊。

李平把手機放到一旁,開始思索人生。不管他現在內心如何的強大,可是始終改變不了他仍然是一個窮屌絲的事實。

不行,我要成為有錢人,成為富豪,成為超級富豪,成為全華國乃至全宇宙財富金字塔最頂尖的那一小波人。

他以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野心,那是因為有自知之明。可現在不一樣了,平哥可是有強人養成系統的人,可以隨意的開掛。

老天爺雖然賜給他的不是一個能讓他躺贏的神豪系統,可李平覺得只要善用強人養成系統,也能實現自己的雄心壯志。

說干就干,李平立即行動起來,找出紙和筆,羅列出自己感興趣又有可能實現他財富雄心的技能,篩選了一遍,最後留下三個技能,寫作,編程和理財。

他現在已經有了初級的python編程技能,想撈點快錢來證明自己。

兩分鐘后,李平進入國內流量最大的威客網站,搜索Python編程,出現了幾百條買家需求,代碼代寫,小程序程序開發,畢業生作業,網站建設等等內容非常多。

他從上往下一個挨一個的看,只要提交時間還沒有截止,打開Vcode就是干。

終極學生在都市 簡單的方案,他三五分鐘搞定,稍複雜點的十幾分鐘,再複雜點他就搞不定了,編程水平現在畢竟才是初級啊。

李平一口氣寫了如痴如狂地敲兩個多小時,敲得他兩臂發酸,十指發麻,成果是提交了十幾個方案。

起來活動一下,撒泡尿,喝幾口水,李平又重新坐到電腦旁。

忽然他的威客賬號收到一條信息,打開一看是自己的方案通過,買方已經支付了1000元的酬勞,除去3%的個人所得稅,他還能到手970。

威客賬號又有一條方案通過的信息,這次給有2800多進賬,這讓李平興奮得手舞足蹈。

媽蛋,一個月拼死拼活才能掙多少錢呢?我分分鐘就掙了一個月的工資。

有這光速吸金技能,我還上個毛的班啊。

一小時平均掙快2000,一天按8小時能掙1萬六,一個月除去四個雙休按22天算,就是35萬2,一年就按10個月算就是352萬啊,百萬富豪啊。

這種掙錢速度,分分鐘躋身中產階級。

編程這條吸金致富路,他只是剛剛開始啊。 晚上11點,李平躺在床上興奮得久久不能入眠,他看見了財富自由的希望。

掙錢能力都已經這麼強了,要不要辭職呢?

話說辭職的念頭會在上班族的腦海裡間歇性地爆發。

想了一會,李平覺得還是再等一段時間再說。

他是個穩紮穩打的人,覺得自己對編程行業還不夠了解,如果今晚的情況只是曇花一現,那就不值得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