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

宋靜書挑眉看著錢掌柜,「你的意思是,想要關掉包子鋪?」

但若是要關掉包子鋪,錢掌柜自己做主不就行了嗎?

為何還要來,與她商議什麼事兒?

見宋靜書猜出來了,但也只是猜了個大概,錢掌柜便連忙說道,「我的確是打算包子鋪。」

「不過,我是想著,你能不能一併收購了我的包子鋪?」

錢掌柜小心翼翼的看向宋靜書,眼中滿是忐忑不安。

「什麼?你要我收購你的包子鋪?」

宋靜書想過錢掌柜這一趟,怕是有無數種可能,卻沒想過,錢掌柜是來讓她收購包子鋪的!

她驚訝的站起身來,錯愕的問了一句后,短短一句話的功夫,宋靜書心裡已經千迴百轉。

如今靜香樓的生意已經走上了正軌,她有時候也在想,這靜香樓面積有些太狹窄了。

遇到用餐高峰期,不少食客都只能在外面等候……

有的等不及的,就只得去附近的飯館用餐了。

她也為此損失了不少銀子。

宋靜書也想過擴充靜香樓的面積,但奈何左右鋪子人家都在經營,自己也沒有法子。

眼下,錢掌柜居然提出這個要求? 看著錢掌柜一臉苦兮兮的樣子,宋靜書忍不住皺眉,「你可考慮好了?這包子鋪當真打算關門了?」

她雖然有擴充靜香樓的打算,但那到底也不過是念想而已。

如今有了機會,宋靜書自然得再三確認。

「考慮好了。」

錢掌柜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如今這包子鋪要是繼續開門,只會埋沒祖宗留下來的產業……我已經考察過了,這個鎮子上怕是只有你,能將我這譜子的作用發揮的淋漓盡致。」

「所以,這個決定是我深思熟慮后,才來找你的。」

錢掌柜一臉認真的說道。

原本他也想過,將鋪子賣給其他人。

但一則沒有那麼合適的人;

二來,他也想過直接賣給周家,不過人家周家也不會平白無故的收他這個鋪子。

索性,錢掌柜還不如賣給宋靜書得了。

這樣一來,不但能報答前一次宋靜書對他的恩情,甚至還能讓周少爺滿意……

畢竟,直接去討好周少爺,還不如來討好宋靜書。

這麼一來,周少爺才會更加深刻的記得他錢胖子這麼一個人。

再說了,錢掌柜的包子鋪,到底是祖宗留下來的產業。

若是就這麼賣給其他人,經營不好的話也算是糟踐了。

而宋靜書這個人啊,滿肚子都是鬼機靈的法子,瞧瞧這才幾個月時間,就將靜香樓的生意做得十分火爆……所以將包子鋪賣給她的話,錢掌柜相信她定是會讓包子鋪的生意更加紅火!

見錢掌柜神色認真,宋靜書蹙眉問道,「若是我買下你的包子鋪,不一定會繼續賣包子,你可還原賣給我?」

「那是自然!」

錢掌柜愣了愣,「既然將鋪子都賣給了你,那自然你想賣什麼就賣什麼,我也會強求的。」

「很好。」

宋靜書點點頭,沉吟片刻后對他說道,「要買下你的鋪子是個大事兒,你且容我與周友安商議商議,下午給你答覆。」

看這樣子,也是十拿九穩了。

只是,還需要與周少爺商議一下。

錢掌柜心裡鬆了一口氣,點頭出去了。

目送錢掌柜出去后,宋靜書也才收拾了一下,回了周家。

沒有了碧珠和周丙的周家,當真是讓宋靜書感覺,這空氣都無比清新。

她直接去了書房,果真看到正在忙碌的周友安,「周友安,你忙得事兒緊急不緊急?」

宋靜書進門問道。

周友安從一堆賬本地契中抬起頭來,語氣溫和的問道,「不緊急,你有什麼事?」

宋靜書從不會在青天白日的時候回周家,一般回來定是找他有事。

於是,宋靜書將錢掌柜的話告訴周友安后,笑著問道,「你覺得,眼下靜香樓有沒有必要擴充一下面積?或者說,我要不要搞個靜香樓二店,能接待更多的顧客?」

聞言,周友安沉思了片刻后,點頭說道,「的確很有必要。」

當初宋靜書說想要開個美食樓,那會子周友安還只當她只是閑著無聊,或者想要逃離他身邊而已……

當然了,那會子宋靜書也的確是這樣的想法。

但看著她整日里無所事事,周友安只當是為哄她開心,給她開了靜香樓。

卻沒想到,在這短短几個月時間裡,宋靜書能將靜香樓經營的這麼厲害!

如今在靜香樓用餐的顧客越來越多,也的確是該擴充一下靜香樓的面積了。

見周友安答應了,宋靜書開心的直拍手,「是吧!我也覺得應該搞個靜香樓二店了!」

「只是……」

說著,宋靜書嘿嘿笑了兩聲,臉色有些窘迫。

還不等她開口,周友安便無奈的搖了搖頭,「銀子不夠?」

「對,還是你最了解我了!」

宋靜書頓時嘿嘿笑了兩聲,「不過應當差的也不多!畢竟錢掌柜對我說,要報答前一次我的恩情,因此不會收我高價。」

「更何況,這是他主動上門要將鋪子賣給我的,應當不會敲我竹杠吧!」

介入醫生手記 周友安點點頭,「他這鋪子,預估最多也就值兩三百兩罷了。」

「兩三百兩?這麼低的價格?」

宋靜書有些詫異,「他說他這鋪子是祖宗留下的產業呢。」

周友安掃了她一眼,淡淡的解釋道,「即使是祖宗留下的產業,即使他的鋪子面積不算小。但一則是他主動要售賣,二則因為鋪子里出過人命,因此要大打折扣。」

聽到這話,宋靜書忍不住雖周友安豎起了大拇指,「高,你還真是高!」

不愧是寧武鎮第一商家巨頭啊,周友安看待問題這眼光,當真是讓宋靜書覺得,自己騎著馬都追不上。

她還想著,這錢掌柜的包子鋪,怎麼著也得要個四五百兩銀子呢!

卻沒想到,兩三百兩就能搞定?

「若是兩三百兩就能搞定的話,那我就不需要從你這邊借銀子了,我自己的剛剛好。」

宋靜書心裡有了大概的底,「那你先忙著吧,我去找錢掌柜詢問一下價錢怎麼樣。」

「嗯。」

周友安繼續埋下頭處理事情,直到宋靜書都要跨出門檻了,才突然說道,「對了,從今往後莫要說什麼找我借銀子的話來。」

宋靜書頓時身子一僵,有些疑惑的轉頭看向周友安。

這人要說什麼?

說一句,留一句的,這樣的話分明是要讓人誤會。

就像是,他不願意給她借銀子一樣!

「往後若是缺銀子,直接來找我拿,這整個周家都是你的。你要多少拿多少,本少爺便是你的錢袋子。」

周友安頭也不抬的繼續說道。

宋靜書懸在喉嚨里的心頓時就放回了肚子里,沖著周友安翻了個白眼,沒有答話便出去了。

很快,宋靜書便與錢掌柜商議好了,只給二百五十兩銀子,錢掌柜便將地契與房契都交給了她,老淚縱橫的看著包子鋪,無聲的嘆息著。

「宋老闆啊,往後你可要好生對待這個鋪子,這可是我老錢家幾輩人的心血啊……」

錢掌柜擦了擦眼淚,哽咽著說道。

宋靜書也有些無奈。

這兩百兩、三百兩銀子她都能接受,偏偏錢掌柜要了個二百五十兩銀子!

這分明就是在說她是個二百五么! 將手續辦妥后,宋靜書命人將包子鋪里的蒸屜什麼的,全都給錢掌柜送了回去。

反正,她是要將隔壁改造成靜香樓二店,也不需要這麼多的蒸籠。

那些個桌椅,宋靜書也打算全部都換成新的。

所以,也都全部給錢掌柜送回去了。

錢掌柜見狀,死活要退還宋靜書幾十兩銀子,說是這些個蒸籠啊、桌椅什麼的,既然一併賣給了宋靜書,就是她的東西了何必還要給他送回去?

如此一來,宋靜書不是虧了么?

宋靜書當然沒有收下那銀子,反而還給錢掌柜出了個好主意,「反正你家距離這街上也不遠,有了這蒸籠桌椅的,也可以在自家門前搞個流動小攤,專程賣包子。」

「這樣既節省了鋪子門面費,還只賺不虧呢!」

聽了宋靜書的建議,錢掌柜頓時眼前一亮,「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呢?」

錢掌柜激動地直搓手,「而且就在自家大門前,我還能幫著照看孫子,也為我兒媳婦他們減輕一些壓力啊!」

瞧瞧,這便是為何人家宋靜書能將靜香樓經營的這麼好,自己的包子鋪卻直接關門的緣故。

敢情人家宋靜書這腦袋瓜子靈活,滿腦子都是賺錢的點子!

反觀他自己?

從前靜香樓剛開張那會子,錢掌柜還滿心埋怨,說是靜香樓搶走了他的生意,害得他每個月都虧損不少。

眼下看來,可不是他自己不會做生意么?!

於是,錢掌柜更是執著的想要退還給宋靜書五十兩銀子,卻又被宋靜書給塞了回去,「我不差你這五十兩銀子,倒是你,用著五十兩銀子繼續發家致富,重新做起來吧!」

宋靜書對他鼓勵道。

不管怎麼說,錢掌柜也只是喜歡貪小便宜了些。

但這麼久以來,與宋靜書化干戈為玉帛后,對她倒也算是真誠。

更何況,如今他上有老下有小,錢家處處緊缺……在這樣的情況下,錢掌柜還堅持,要報答上一次宋靜書對他的恩情,不願收宋靜書的高價。

這個鋪子,比周友安的預估還低了好幾十兩銀子。

對於宋靜書來說,的確不缺這五十兩銀子。

可對於錢掌柜、對於整個錢家來說,這五十兩也算是給他們救救急。

聞言,錢掌柜對宋靜書更是感激涕零,不停的拍著胸口說道,「宋老闆的恩情我錢胖子永生不忘!只要宋老闆需要我錢胖子,隨時隨地知會一聲便是,我錢胖子絕對不會說半個不字!」

「好!錢掌柜豪爽!」

宋靜書與他客氣幾句后,便趕著回了靜香樓。

既然買下了包子鋪,就該著手重新翻修一下了……

這翻修的事兒么,主要又交給了周友安。

到了傍晚時分,絡腮鬍兄弟幾人大汗淋漓的來了靜香樓,說是將幾千斤麥子,已經全部放好了。

看著幾人累得不成人樣,身上的汗水都可以洗澡了。

宋靜書心下滿意,便叮囑李媽和翠荷,給絡腮鬍兄弟幾人做了飯菜。

然後,便讓他們回去歇息了。

次日,宋靜書帶著周友安,迫不及待的去了放麥子的地方,她買下的簡易的「釀酒廠」。

好在這麥子都是村民們晾曬好了的,宋靜書大可以直接釀造啤酒。

這啤酒花,高駿也給她運了不少回來。

宋靜書眉飛色舞的對周友安說道,「等我將啤酒釀造出來,就著香辣小龍蝦,在這夏季的夜裡……那才叫做一個冰爽有味!到時候,只管讓你喝得停不下來。」

對於宋靜書的話,周友安毫不懷疑。

這麼久時間的相處,周友安已經知道,宋靜書的確有這樣的魔力。

她就像是天生會做這些稀奇古怪、卻又美味不已的食物一般。

那些個就連他都沒有聽說過的東西,宋靜書又是如何知曉的?

比如說啤酒花、石花籽,這些東西宋靜書是從哪裡聽來的,又是怎麼知道能將它們做成美味的食物?

宋靜書,當真只是一名普通的山裡姑娘嗎?

周友安隱隱有些懷疑。

宋靜書沒有察覺到周友安的懷疑,只繼續興奮的說道,「夏日裡便是啤酒配小龍蝦,或者配燒烤也行……對啊,我怎麼忘記了,靜香樓大可以推出燒烤系列做夜宵啊!」

「到了冬日裡,啤酒配火鍋、配烤全羊,嘖嘖那個美味爽,勁兒簡直不擺了。」

說著,像是已經看到了火鍋配啤酒的場面,宋靜書忍不住閉上眼中,在腦海中盡情的回想著那美味勁兒。

看著她興奮的模樣,周友安眼中的幽深,愈發的明顯起來……

釀造啤酒與做小龍蝦的事兒幾乎可以同時進行。

畢竟,啤酒還需要發酵,眼下小龍蝦的來源也還在尋找。

因此,宋靜書打算先釀啤酒,等啤酒發酵的時候,再推出小龍蝦來。

……

今兒天氣晴好,宋靜書將靜香樓的事兒扔給翠荷幾人後,自己做了甩手掌柜,只帶著青玉來「啤酒廠」,準備開始釀造啤酒。

她仔細的查看了一下麥子,發現的確何時釀啤酒。

便讓絡腮鬍去尋了石磨過來,開始將麥子碾碎。

其實,做啤酒更適合的是還未成熟透的麥芽,可惜她想到這個點子的時候,已經過了麥芽的季節。

如今,也只有這成熟的麥粒。

因此,宋靜書這第一次,也只是來試試能不能做出啤酒來。

絡腮鬍兄弟幾人力大無窮,即使這幾日搬運麥子已經虛脫了,但休息一夜后又生龍活虎。

用石磨將麥子碾碎后,宋靜書燒了一鍋熱水,將碾碎的麥粒倒進了熱水中。

要將麥粒倒入這熱水中啊,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