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的那個人??沒有因爲他的大喝??停住腳步??而是像靈貓似的往他鋪上一鑽……

“滾出去……”加大的語氣??不容置疑的怒意??驚嚇住了樓主他肩膀的那個人??嬌小的身子??舉止侷促的撩開被褥??慢吞吞的下牀??怏怏不樂退回房門口 027 古董店

香草要去市裏拿血液鑑定單子。陪同的人自然是文根。臨出發前。她沒有等到鍾奎來送。而是獨自一人不管不顧的往車站方向走去。

香草在離開縣城時也沒有驚動徐倩。因爲一晚上的擔驚受怕加上疲乏。此刻的她還沉溺在夢境中。那個久違了。多日不見的女人。再次毫無預兆的出現在夢境裏。

在夢境裏。她沒有任何抵禦能力。就那麼木訥。機械的站在女人面前。很近的距離。惶恐不安。置身在來自四面八方的詭異氛圍中。卻不能有半點可以掙脫開來的力量。

女人手持一隻漂亮。玲瓏剔透酷似玫瑰花的玩意。遞給她。一副詭祕的神態說道:“水晶玫瑰開敗的時候。就是你生命結束的關鍵。”

女人猙獰的笑意。在徐倩發出驚愕般的大叫時。消失在夢境裏。一覺醒來。渾身汗溼。貼身小衣早已溼透。

頭昏腦漲般翻身爬起。迷迷糊糊瞥看了一眼香草的鋪位。空蕩蕩的。才驀然想起她今天要去城裏。房間裏有一座老式衣櫃。衣櫃有一個圓形的鏡面。

腳步漂移走到鏡面看自己頭髮凌亂。面色慘白的模樣。眼圈下一圈兒陰暗。這都是昨晚跟蹤那不知名背影留下的印證。昨晚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卻無法分辨出。誰是誰非。

洗臉漱口。完畢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就走出房屋。鍾奎家的房客好像都好忙的樣子。無論早晚。院壩裏都是空蕩蕩。好像除了徐倩、香草。就沒有其他人存在的感覺。

天、陰沉沉的。徐倩仔細算你一下。來縣城也算是第二次了。第一次。發生你柳樹枝事件。之後很匆忙的就離開了。這一次她一定要仔細的看看縣城人文風貌什麼的。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看有沒有可以發掘的新鮮事。

在鍾奎他們沒有在的歲月裏。縣城平添了好多不同項目。不同類型的經營戶。比如徐倩走進的這一家古董店。從店外落地玻璃窗。她看見一件瓷器。那是一個花瓶。

是花瓶裏的水晶玫瑰。吸引了她的眼球。

古董店好像沒有人。徐倩視線定格在花瓶上。下意識的走了進去。並且拿起了花瓶。仔細認真的看着花瓶裏的水晶玫瑰。

玫瑰好逼真。如果不是手指觸感是冰冷的感覺。以及沒有玫瑰那種特有的香味外。她會以爲這是一隻真的玫瑰。花瓶也很精緻。細勁白瓷底的五彩花瓶。花瓶上一個妖豔嫵媚的女子。傍依在欄杆上。欄杆外是一處荷塘。荷塘裏開着朵朵粉紅色的荷花。濃疏有致的荷葉下。一對對鴛鴦相依偎在一起。

不知道什麼原因。就那麼一瞥。一注目間。她就喜歡上。這隻玫瑰。跟之這隻花瓶。並且愛不釋手的拿着就捨不得放下。

特別是那花瓶上的女子。給徐倩的感覺。就像是她自己。那女子。在花瓶上雖然很小的樣子。畫得極說精緻。那倚靠欄杆的慵懶模樣。茫然的表情。都是那麼的讓人產生遐想和憐憫。

身後傳來腳步聲。本能的意識告訴徐倩。一定是古董店老闆回來了。扭頭轉身那一刻。暗自猜想老闆會不會是一個儒雅。風趣的老頭子。

當視線真格的對視時。她愣住了……此人似曾相識。卻沒有印象。她的頭腦頓時陷入一種無邊的迷惘中。好像一下子有很多東西向她涌來。又好像有摸不着看不見的精靈在抽離她身體而去。 前任男神 第一時間更新

他年齡不大。是那種成熟階段的男性。他俊朗飄逸。迷人的微笑。好不掩飾的釋放出無窮的魅力。一種潛在的蠱惑力。幾乎迷惑住徐倩……

她頓了頓。努力剋制心裏的慌亂。穩定之後急忙出口問道:“你這個多少錢。”

老闆搖搖頭。

“不賣嗎。”徐倩突然很緊張的樣子。手指捏住花瓶。不想放下。

“不是。”老闆低沉的聲音。在她聽來。很熟悉的語調。“她是無價的。”

“無價。”徐倩苦笑。最終依依不捨的放下花瓶和水晶玫瑰。“看樣子。我是買不起了。”

“如果你喜歡。”老闆沉吟着。深邃的目光。目不轉睛盯着徐倩。

難道想敲詐。或者是因爲自己喜歡。想來一個漫天要價。徐倩暗自猜測。避開對方的視線。眼睛看向外面。剛纔還寥寥無幾的街道。現在已經熱鬧起來了。

“如果你喜歡。我可以不要錢。”老闆牙齒好白。白得跟花瓶瓷器一般。

不會吧。怎麼可能白白送我。我是第一次來這裏。素不相識。徐倩狐疑的瞥了對方一眼。拒絕道:“不。不能。我不能隨便要陌生人的東西。你不要錢。我就不買。”

老闆苦笑一下。沒有多說什麼。麻溜的包裹好花瓶。“十塊錢。”

徐倩遞給他十塊錢。拿着沉甸甸的的花瓶離開了。

陰沉沉的天。變化不定。沒有太陽卻悶熱無比。這種悶熱。預示着雷雨即將來臨。轟隆隆。一聲聲沉悶的雷神。時遠時近。

徐倩不由得加快了步伐。進門時卻意外的看見鍾奎在家。

一杯酒。半斤幹鍋胡豆。一雙木筷。美滋滋的綴一口。然後愜意的仰頭。眯縫眼眸。想什麼呢。不知道。反正思維在這一刻已經凌亂。

徐倩看見鍾奎又在喝酒。心就像被針扎一般疼。

鍾奎醉眼朦朧。瞥看到徐倩進屋。手裏捧着什麼東西。咧嘴一笑道:“買了什麼好東西。”一杯酒在手。仰脖一口飲盡。

徐倩苦着臉。視線落在那仰脖時。暴露出來的喉結上。愣愣的呆了呆。“沒什麼。一個花瓶。”爾後想起什麼又問道:“香草他們去城裏了。”明知故問吧。看來捉鬼店鋪今天沒有開門。

鍾奎顧自的飲酒。好像沒有聽見徐倩的話。

他時而蹙眉。時而撅嘴。心裏的苦楚。沒有誰知道。昨晚的事情。讓他對曾經那麼喜愛。那麼關懷的她產生了厭惡感。感情就是這麼奇怪。

徐倩進房間。放下手裏的物件。剝開包裹的紙皮。滿心喜歡的欣賞起花瓶來。冷不防背後襲來一股疾風。花瓶歪斜一倒。骨碌碌滾動寸遠的距離。一下子就跌落在地。‘呯’摔得粉碎。 028 雷雨

怎麼來的風。徐倩驚愕扭頭回看。身後除了一堵冰冷的牆壁。什麼都沒有……視線投向右邊。窗口處。在窗口處。翡翠色的窗簾布。被外面吹進來的風掀得一波一波的滑動。無語。心痛的拾起地上已經摔碎的花瓶。花瓶碎了。唯獨那隻水晶玫瑰依舊鮮豔嬌嫩。

徐倩很可惜這隻花瓶。不知道怎麼就聯想到夢境裏。那個女人說;水晶玫瑰開敗的話。會不會跟花瓶摔碎有關聯。如是這樣。就必須要去新買一隻來把這隻水晶玫瑰插進花瓶裏。但是。在當時看的時候。好像只有這一隻的。也不知道古董店裏還有沒有第二隻。看看時間尚早。就來到客廳。預備喊上鍾奎陪同去看看。

“古董店。”醉眼朦朧的鐘奎。紅臉張飛的看着她。

好大一股刺鼻酒味。徐倩下意識的掩口鼻。避開對方。被酒精染紅的眼珠子。匆忙點點頭道:“嗯。我不小心摔碎。想去看看還有沒有第二隻。”

“好吧。我去看看……”鍾奎起身。歪歪斜斜的就要走出去。

看他一副酒醉的樣子。擔心在路上出事。徐倩只好嘆息一聲道:“算了。還是明天去看吧。要不。等香草他們回來再說。”

鍾奎原本也不想出去的。既然徐倩這麼一說。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絕對不會說喜歡你 他就順杆爬。默默無語的重新坐回沙發。並且告訴對方。他預計香草和文根。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在晚飯之前返回。

臨近黃昏時分。天空越來越陰沉。鉛灰色的雲塊。大坨大坨的壓來。整個大地就像被鍋蓋蓋住。空氣壓抑。悶熱得就像要爆炸似的。一隻只蜻蜓。低飛。多得可以隨手一抓好幾只。

雷聲、風聲、雨聲齊鳴。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霎時間。天昏地暗。飛沙走石一般。天地混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閃電在天際遊動。肉眼無法分辨出此刻是白天還是黑夜。

徐倩最怕這種駭人的惡劣天氣。也最怕那閃動。簌簌移動就像一根透明電線似的閃電霹靂。她用一隻塑料口袋。把碎裂了的花瓶裝好。那隻奇特的水晶玫瑰則放置在牀頭上。

鍾奎好像醉了。仰臥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着。第一時間更新

‘喀嚓’一道藍色霹靂。從遠處搖動着哧溜而來。‘啪啦’一聲震天雷聲。震動地面。屋脊。老屋子裏的柱頭都似乎在搖晃一般。屋裏的電燈在炸雷響起那一剎那。應聲熄滅。瞬間。除了那屋外白茫茫的水柱還在傾瀉之外。屋裏頓時陷入黑漆漆一片。

雨水嘩嘩的響。流淌下來。匯成一條條混濁的水流。風加大力度。吹拽着樹枝。第一時間更新幾乎吹彎了它們的枝幹。

一道比一道。兇猛的雷聲。在頭頂響起炸裂。驚得渾身顫動的徐倩因爲害怕。捲縮在鋪上。不敢動彈。也不敢出去。

房門在雨水和風聲的抨擊下。微微顫動着……發出輕微的‘咔嗒’聲響……又是一道閃電。一個黑影突兀的冒雨衝了進來。

一道透亮的閃電。滲透窗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影射進來……映照到從屋外衝進來來的人。他白森森的面龐。溼漉漉的頭髮黏在額頭上。

此人進屋來之後。從門口帶進來一溜的水漬。褲管還在滴答雨水。他不管不顧。徑直走到沙發前。複雜的眸光。帶着恨意。直愣愣的盯着鍾奎。

在做夢的鐘奎。第六感的意識。告訴他有危險靠近。冷不丁的睜開眼睛。視線接觸到一抹冷森森僵直的目光。

“文根。你……不是陪同香草去城裏了嗎。怎麼回來了。”鍾奎驚覺迷迷糊糊坐起身。詢問道。

“她在醫院……”文根很奇怪的樣子和站立的姿勢。引起了鍾奎的注意。

“你沒事吧。趕緊去把溼衣服換了。”他一邊說着話。一邊試圖爬起來。因爲酒醉。導致神智還處於迷糊狀態。行動起來明顯有些不利索。

‘嘶。’文根打了一個冷戰。冷戰的樣子很驚秫。呲牙咧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在窗外。微弱的光亮下。鍾奎好像看見他嘴角冒出兩顆。不同於人類的牙齒……

疑心是自己眼花。一隻手攀住沙發邊沿。一隻手揉揉眼睛。再次看時。他已經閉嘴。沒有看見那兩顆寒森森的牙齒。

“香草有什麼問題。”問出話時。鍾奎已經站立起來。

“她……她有病。被扣留了。”說着話。 一見輕心霍少的掛名新妻 文根背起手。一步靠近鍾奎。

“你……”鍾奎的話還沒有說完。猝不及防就遭文根一拳頭砸來。頭嗡嗡嗡作響。下意識翻身一滾。滾落下沙發。跌坐在地上。“你瘋了……”

文根瞪着活脫脫就像得了紅眼病似的眼珠子。沒有因爲對方的大喝。而停止進攻的舉動。他就勢撲向在地上沒有起來的鐘奎。高舉針管預備扎向他……

雷、雨、風肆意狂吼。混淆着屋裏的打鬥聲。屋裏混亂得跟什麼似的。只聽見。‘呯’‘啪’不知道什麼東西倒地傳來的雜亂響聲。

一道道閃電。劃破黑漆漆的空間。刺拉拉的光束。驚鴻一現般映照着屋裏交織在一起的身影。慘叫聲、嚎叫聲、分不出誰是誰。

血……飛濺在地。地面狼藉一片。閃電的光亮。時而映照在白森森的面龐上。時而映照在黑乎乎的鐘奎臉上。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屋裏好像多了一個人。反正就在鍾奎無法抵禦。文根那駭然增長的力量時。突然憑空出現另一個人。

徐倩在屋裏躲避許久。迷迷糊糊的睡着……一聲炸雷。再次把她從夢境中驚醒。驀然想起呆客廳裏的鐘奎還酒醉睡在沙發上。就趕緊披衣下鋪。順手拿上一牀被單準備給他送去。

雷雨已經減弱。雖然電燈還沒有亮。藉助外面的光亮。完全可以把客廳看得清清楚楚的。地面上一片凌亂。狼藉……驚嚇住了徐倩。

地上躺臥着兩個人。天。發生什麼事情了。徐倩驚愕的蹲身翻動貌似想從門口跑離。卻被攔截的人。翻動開來一看。“鍾奎……你醒醒……”

“額……”鍾奎輕輕答應着。渾身無力般依舊不能自己站起來。

“你怎麼啦。”說着話。徐倩再次把目光投向另一個人……應該說不是人。是一個可怕。被撕碎了的軀體。亂蓬蓬的頭髮。遮蓋着他的面龐。從那披散的頭髮來看。他不是男人。而是 029 含香殞命

翻開另一具慘不忍睹的軀體,徐倩驚愕得捂住眼臉……不敢目視……怎麼可能?不會的,自己一定是在做噩夢。並且還沒有從噩夢中醒來,她不是香草,不是的……

鍾奎劇烈咳嗽的聲音,把徐倩自我憧憬的畫面擊碎,活生生的把她拉回不願意面對的現實裏。“啊……啊啊……怎麼會這樣?”絕望,惶恐的哭聲,最終爆發……

鍾奎鐵青一張臉,呆然的跌坐在地。無神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在關鍵時刻,突然出現救了自己的妹妹香草。

其實文根在幾天前就發現自己不對勁,他怕聽見水聲,怕吵鬧。怕黑,有一種很迅猛的發狂感,在意識清醒時,就跟正常人沒有兩樣。在發病時,就躲避在屋裏,用被褥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徐倩到鋪子上找鍾奎時,他正在那一面破鏡子面前照自己很突然長出來的犬牙。

文根的感染來源是香草,記得他被她咬破脖子時,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症狀。卻怎麼也沒有想到,狂犬病的潛伏期居然可以這麼長。

香草血管裏流淌的是親生父親,鍾明發的血液,帶着狼人的血統。在門鄰村那段暗無天日的歲月裏,誤食了病狗的肉湯(死於狂犬病的病狗)導致香草成爲狂犬病攜帶者。

香草是攜帶者,她抓了左小木,導致他感染狂犬病。並且很快就發作,最終死於心力衰竭。

文根是在最近發作。

恰好是冉琴懷疑問題出在香草身上,而讓她去醫院抽血化驗,所以誰也沒有注意到他身上。

香草和文根是去了城裏,卻沒有去醫院,而是在半道因爲發作,渾身難受急速返回。卻在中途遭到雨林,因爲雨水的刺激,潛伏在體內的病毒爆發了最迅猛的趨勢。

一路上,他在盤算着如何報復鍾奎,在文根衝進屋裏時,他還極力保持幾分鐘的清醒。

當文根瘋狂般撲來,高舉一管裝着感染狂犬病病毒的血液扎向他。他是因爲自己被感染了狂犬病毒,心絕望那時刻,極度扭曲,想旁破罐子破摔,把鍾奎也感染上,這樣子心理才平衡。

卻不料,在伸出針管時,被鍾奎伸出胳膊一擋,針管紮了一個空,結果插在沙發扶手上。原本還保持兩分清醒的文根,在計劃落空之後,原形畢露,露出白森森的犬牙,張牙舞爪對着鍾奎拼死撲來。

香草是因爲文根撒謊說要去衛生間,在車站四處尋找不到,才覺得事情惡化了。因爲當初,她親眼目睹左小木的死狀,在冉琴把心裏的疑問說出來時,也很清楚他是被自己抓傷之後才發病的。

左小木的情況,讓她不由得聯想到曾經也弄傷過文根的事件。可是一經她時刻的觀察,發現他沒有什麼異常狀況,也就心存僥倖感,滿以爲文根沒有遭到感染。

而如何在去城裏的路上,香草還是做好的最壞的打算。這一次去,有可能是一去不復返,說不定就被扣留在城裏不能回來。

在車

上,她千叮萬囑的要文根好好保重。卻沒有想到,在轉車途中,他會趁機下車說去衛生間,溜之大吉了。

最初,香草以爲他是膽小,害怕什麼,纔會溜走。可是後來一想,不對!文根還不知道自己的情況,怎麼可能害怕,除非是他自身出了問題,纔會這麼倉促,不顧她,一個人就溜走了。

這樣一來,香草哪還有心情去城裏,她還得儘快返回查看文根溜走的原因是否跟自己的病況有關。如果是這樣,那麼鍾奎很徐倩就危險了。

文根在返回縣城時,去縣醫院偷了一管注射器,忍住發病期間的難受,抽出一管自己的血液。做好一切準備,就急急忙忙返回鍾奎家,預備和他同歸於盡的想法。

他恨鍾奎,恨香草……覺得愧對父母!就在他和鍾奎扭打在一起,難分難解,對方被強壓在地就要被他尖利的犬牙咬住脖頸時。

香草出現,她雖然具備狼性的力量,卻因爲屢屢發作折騰,身體已經虧損得差不多了。文根正當發病期間,體力大於她好幾倍,兩個人狂叫着,撕咬着,完全泯滅了人性的善良,爆發出獸性才具備的狂野。

雙方都極盡全力,拼命要扼殺對方,撕裂了彼此的肉皮。血飛濺在地,鍾奎被香草拖拽至安全處,再次返身時,被文根圈住腰部,狠狠的撕咬一口……血從她的腹部冒出,眼淚混淆着血液流淌一臉。

鍾奎輕輕合上香草那微微還沒有閉上的眼眸,大滴大滴的淚珠滾落在刀削般的面龐上。

徐倩在門外不遠處,就是院壩裏那顆掛鳥籠的位置下端,發現了文根已經僵硬的軀體。同樣是慘不忍睹,面目全非。

那一日,徐倩和鍾奎不敢驚動其他人。用一個大木板車,把他們倆的屍體連夜拉到附近的山上,用松油點火,焚燒!

第二日,鍾奎親自紮了一大堆紙張做的嫁妝。並且電話告知冉琴這邊發生的情況,讓她在局裏把這件事做一個細節記錄。

冉琴聞言暗自心驚,幸虧的是,香草和文根沒有在發作時傷害其他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鍾奎嫁妹,婚禮是在半夜三更,夜深人靜的時候舉行的。沒有誰敢在這時觀看,這場罕見的婚禮,參加婚禮的人員,有冉琴和徐倩以及將帥,還有主持人鍾奎。

黑白無常前來助陣,浩浩蕩蕩的一隊迎親隊伍,都是幽魂組織起來的。新娘子香草,新郎文根,都是紙紮的。

爲了感謝這些幫忙的幽魂,鍾奎還特意在一座空壩子請戲班子唱戲。 拒嫁豪門:總裁的迷煳妻 戲臺上忙忙碌碌的戲班子,上下竄動的演員們,臺下是一排排沒有人坐的板凳。

香草和文根的故事到此打住。

鍾奎精神恍惚,徐倩盡心盡力的照顧他。在一年之後,她生下一個乖巧的女兒。

同時冉琴因爲和將帥出國,在旅途中飛機失事,死於空難。據說留下一個女兒已經好幾歲了。

鍾奎瘋瘋癲癲的,時而清醒,時而糊塗。徐倩要供養女兒,勞碌奔波,身體狀況不是很好。 捉鬼筆記 001 貪

故事就像一幅畫。看得見的一下就明瞭。看不見的。卻是一個謎。給人們留下猜測和想象的空間。本故事也有很多不解之處。比如;小明怎麼會在無意中畫出一幅恐怖漫畫來。畫中的情景。最終成爲現實。鍾奎爲什麼在妹妹香草死於和文根狂犬病爆發廝殺之後。瘋癲了呢。徐倩在古董店遭遇到的情景。究竟預示什麼故事發生。

冉琴因爲和丈夫將帥一起去國外探親。最終殞命在返回途中。飛機失事和他們的宿命。以及故事暫時告一段落。而接下來是發生在他們倆孩子身上的故事。別忘記。他們倆的孩子。不是等閒之輩。

先來重複一下小明漫畫事件。記得那個鬼精靈嗎。鬼精靈是孩子。小明也是孩子。所以她藉助小明的思維。把即將要發生的事情。用筆畫出來。可惜的是。只有徐倩注意。被她及時發現。收藏了漫畫。

小明結婚了。在農村。人們以種田爲主。不懂得搞第二副業。一夕一夏都在田地間度過。小明是家裏唯一一個成年的男人。那麼就得跳起母親寄予厚望的重擔。

爲了家族興旺。爲了繼承羅家香火。他再也不能隨同師父四處奔走。得呆在家裏。娶妻生子。不能陪同在師父左右。並不是就不能來看他。

小明帶着新婚不久的妻子來看師父。

師父邋邋遢遢。滿臉髒兮兮的樣子。鬍渣就像絲毛草。竄動至耳根處。徐倩帶着一孩子。還得經營店鋪。還得照顧他。

以前是鍾奎補助小明。現在反過來是小明補貼師父。給他送來新鮮的大米。第一時間更新?蔬菜。瓜果等農副產品。偶爾閒置時。也有那麼一些人。來找小明看風水什麼的。

小明跟隨師父。學到一些鎮壓邪事的皮毛。加上他也愛看書鑽研什麼的。所以也就對風水產生濃厚的興趣。久而久之。也就看出一些常人不懂的門道來。

這也就是。鍾奎給小明除了種田之外的一個出路。在後來小明果然是小有收穫。 炮灰 成爲。當地一小有名氣的風水先生。

第二個問題。鍾奎爲什麼在安頓好香草和文根的冥婚之後。變得瘋瘋癲癲的了呢。那一晚偷偷潛進他房間的不是別人。正是香草。

處於狂犬病發作期間的她。身體方面發生在微小的變化。同時另一方面也如同獸性發作一般。一種原始的衝動。在不間斷的折磨着她。

香草知道自己時日不多。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貪戀人生。是每一個人即將面臨是視覺中人類的想法。由於某一種潛在的因素。促使她很想很想……所以纔會悄悄潛進鍾奎的房間。爬上他的鋪。緊緊的抱住他。

意料之中。鍾奎儼然責罵。暴跳如雷轟走她。苦逼的香草。她是因爲。媒灼之言。父母之命(鍾奎的話)才勉強答應和文根成婚。心裏愛的。喜歡的卻是鍾奎。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過。

鍾奎是愧疚。第一時間更新?他覺得自己虧欠香草太多。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後一次。他都拒絕了她的索求。同時也覺得對不起徐倩。基於種種心理壓力和負疚感。在不堪重負下。精神崩潰。變成一個邋里邋遢。神智癲狂的廢人一般。

第三個問題;徐倩遭遇到的古董店老闆。在香草和文根的事情忙碌完後。她再次去尋找那家古董店。卻撲了個空。古董店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在古董店的位置。新開了一家足底按摩店。

她不相信眼睛看見的。就四處去問。問來的都是統一答案。縣城從古至今都沒有出現過什麼古董店。如果是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在夢境中。那麼那隻用絹帕包裹起的水晶玫瑰。又是怎麼回事。

怏怏不樂返回鍾奎家。那一晚她徹底失眠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也是那一晚。鍾奎發高燒。忽冷忽熱。就像得了冷熱病似的。徐倩衣不解帶一直照顧他。他還是喊冷。最後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她鑽進被褥抱住他……那一晚他們倆成爲現實中的夫妻。

孩子就是那一晚成功落戶在徐倩肚子裏的。孩子出生了。是一個漂漂亮亮的女嬰。她覺得孩子像誰。卻苦於一時想不起來。最後放棄瞎想。把精力放在照顧鍾奎和撫養孩子上面。

神祕的水晶玫瑰。被徐倩偷偷包起來。藏在衣櫃裏。孩子在一天天長大。鍾奎精神狀態卻一天天加重。不但酗酒。還發瘋。

徐倩欲哭無淚。原本把他當做是自己唯一的親人。而如今卻成爲一個頹敗。成天喝酒的醉漢。喝酒之後。還玩失蹤。屢次四處找尋。才把他找回來。一番好言相勸。細心安慰。哄住之後想給他把鬍鬚剃乾淨。這丫的就是不配合。最後不得不放棄。

人生就是一部電影。在電影裏的你和他。就是主導電影整個劇情的角色。徐倩萬萬沒想到。陪伴鍾奎的最後人選是自己。吃苦受累的也是自己。

可是她怎麼也不會想到。正因爲她的宿命。纔會導致鍾奎癲狂。一個四柱純陰人。渾身都帶着邪氣。凡是與之結婚和挨近的親人。都不得善終。

鍾奎命硬。雖然命是保住了。卻在精神方面出了問題。最後居然在徐倩眼皮下。在小縣城消失不見了。連同鍾奎消失的還有那把鍾馗劍。以及他隨身攜帶的小布袋。

有人說看見他出現在門嶺村。還有人說看見他已經離開了縣城。還有甚者。稱;說鍾奎已經死了。他的屍骨就埋葬在門嶺村。

徐倩發瘋般四處尋找他。如同石沉大海。杳無音信。時代在變遷。歲月在流逝。如干年後。小縣城也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舊城改造。撤遷危房等事宜在悄然進行中。

徐倩周圍也發生了變化。一個女人要帶一個孩子。很不容易的。在一些好心人的撮合下。有人給她介紹了一名在殯儀館工作的男子。

這就是命。相生相剋吧。一個在殯儀館上班的男人。渾身早已沾滿邪氣和隱晦的東西。完全可以剋制徐倩命理的邪氣。他們最終走在一起。

命運就是捉弄人。徐倩在嫁給這位男子之後。得了一場大病。長期臥病在牀連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當男人去上班之後。她悄悄的拿出那朵神祕的水晶玫瑰。驚訝的看見。水晶玫瑰果然是黯然失色。果真就像一朵凋謝的花朵那般。沒有了色澤和光彩。 002 嗔

歲月把記憶消磨得支離破碎。?卻還是隱隱出現一些引人回首的片段。捉鬼店鋪沒落了。蜘蛛網掛滿屋檐下。緊閉的店鋪門。都在無聲的告訴人們。鍾奎不見了的事實。

秋天來臨。樹葉兒枯黃成爲卷狀。凋零的掛在樹枝上。在風的撲打下。微微顫抖隨時都有可能飄下樹枝的趨勢。一個頭戴白色孝布的孩子。臉上掛着淚痕。在一位滿臉鬍渣漢子的帶動下。一步三回頭的走下山去。

山上埋葬着她的親孃。第一時間更新漢子要轉走去城裏上班。孩子是他的女兒。那埋葬在呆在冰冷墳塋裏的是他老婆。孩子不是自己的親生。可是如今他是孩子唯一可以倚靠的親人。除了跟他走。別無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