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癩子小聲道:“確認完畢,沒有埋伏。”

“哈哈!”黃玉天立馬笑了出來。

他用真氣連接着斷裂的骨頭,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

聽到笑聲後,姜超猛地看向聲音的來源。

“你還活着?”姜超問道。

黃玉天得意洋洋道:“你都沒死,我又怎麼會死呢?哈哈哈哈!”

姜超繼續低頭填起土來。

黃玉天弄不懂了。

他是沒看見我嗎?

“喂!我們是來殺你的!還準備偷走你師父的肉身!”

姜超淡淡道:“埋在這裏的,除了我師父以外,還有你的師父,等我填完土吧。”

想起王天祥,黃玉天心中也是有了些感觸。

忽然,黃玉天問道:“你怎麼知道他是我師父的?!”

這件事情,姜超應該不知道的呀!

畢竟我從來都沒和他講過!

“馬癩子是我的人,他告訴我的。”姜超繼續填着土說道。

黃玉天一驚,猛地和馬癩子拉開了距離。

難道真是這樣?!

“馬老弟!你可別忘了我給你的一個億!大家都在江湖上行走,你這事如果被傳了出去,你還如何做人?!”

背信棄義!

這可是江湖大忌!

沒等馬癩子開口,姜超搶答道:“沒事的,這裏只有我們三個,殺了你之後,我再把你剁碎了喂冥王,不會有人知道的。”

“我們的這個計劃天衣無縫,你完全是在按照我撰寫的劇本在行事,你仔細想想癩子到底幫你什麼了?其實什麼也沒有。”

“連老鬼都還活着,木頭活到這把年紀,也該死了,我還怕他覬覦我的董事長之位,謝謝你幫我殺了他。”

一連串的話說下來,黃玉天是徹底不相信馬癩子了。

“你這個叛徒!”黃玉天跟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三棱槍刺。

馬癩子嘆了口氣,一巴掌拍在了黃玉天的腦袋上。

“你腦子有問題嗎?你用什麼武器殺死木頭的自己心裏沒點數?”

黃玉天一拍腦袋想了起來。

無論是短箭還是槍刺,那都是魯班門的土特產,並且自己當初警告兩人時,都用過那種短箭。

而且如果馬癩子是姜超的人的話,那麼王天祥根本就不會死。

“那,那你去把姜超殺了呀!”黃玉天說道。

雖然根據事實來說,馬癩子應該不會有問題了,可黃玉天還是要看到馬癩子把姜超給殺了之後,才能安心。

畢竟這纔是實打實的東西,其他的都是騙人的!

要是他倆能打個兩敗俱傷,那麼自己豈不是美滋滋?

馬癩子不耐煩地伸出了手,黃玉天面帶微笑地將槍刺遞了過去。

“你這個不是紮在木頭屍體上了嗎?怎麼還有?”馬癩子疑惑道。

黃玉天笑道:“我綁在腿上的,左右各一個,行走江湖沒兵器可不行。”

馬癩子白了他一眼,拿過槍刺,往前走了幾步,看着面前的姜超,冰冷道:“還有什麼遺言麼?”

姜超搖了搖頭,繼續填土。

馬癩子舉起槍刺,正蓄力呢。

忽然停了下來。

“你他媽倒是上呀!”黃玉天火急火燎道。

馬癩子問道:“要不等他把你師父的土填完吧?”

怎麼說也同僚一場,即便王天祥看不上馬癩子,但這會兒王天祥已經死了。

總裁老公,乖乖就 人都死了,還說什麼呢?

況且這個也是黃玉天的師父呀。

“怕什麼?!我又不是死人!等打死姜超後,我親自給我師父填!趕緊上!”

事到如今,黃玉天只希望兩人趕緊打,能死一個就好了,能死兩個就太特麼爽了。

輕塵公司董事長之位,豈不是白撿來的?

到時候,我背後的那個大人物指不定要怎麼獎勵我吶!

哈哈哈哈哈!

馬癩子再度舉起手,瞄準了姜超後,便把三棱槍刺給擲了出去。

破空聲襲來。

三國之戰神召喚 強風吹起了姜超的頭髮,擦着他的臉龐,就過去了。

然後。

然後就掉下了山崖……

鏡頭從山崖拉向姜超,只見他還在慢吞吞的填土,彷彿之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你他媽怎麼回事!?這麼近你都扎不中?!你倆不會真是一夥兒的吧?!”

馬癩子一驚。

“完了,董事長,這傻子發現了,怎麼辦?!”

本章完 馬癩子是真的驚呆了,他知道黃玉天不是什麼好鳥,但一直都認爲他的智商不會太高。

如今讓他發現了這件事情,是在馬癩子意料之外的。

人,最可怕的不是愚蠢,而是聰明。

太過聰明的人,招人煩,招人厭,招人恨。

黃玉天一驚,自己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居然一語成讖。

“你他媽什麼時候背叛我的?!你們之間不是沒有聯繫嗎?!姜超不是把你踢出管理羣了嗎?!”

馬癩子想了想。

“嗯……一開始董事長說要革我職,我就不怎麼信,現在的局勢十分微妙,他哪裏捨得這麼做呢?”

“不過當時是還沒肯定啦,可後來,董事長派羅漢來殺我,我就知道,這裏面定有貓膩。”

“原因很簡單吶,羅漢根本不能殺人,董事長派了這麼個人來殺我,豈不是脫褲子放屁?”

事實也的確如此。

不僅是馬癩子,就連清然也注意到了。

當時清然還刻意問了馬癩子,姜超是否派羅漢去殺他,當馬癩子說“是”的時候。

清然已經不想抵抗了,因爲他能猜到,姜超實際上在做局,自己順其自然即可。

不然的話。

同爲主管,馬癩子憑什麼如此輕輕鬆鬆的就拿下清然呢?

別看清然是個小老頭,他若是發起威來,馬癩子無論如何都不是他的對手。

人類的身體結構,沒有任何人比清然懂得多。

對付人的方法,清然知道的海了去了。

至於對付鬼畫獸。

一針即可。

老鬼的全稱就是“針老鬼”。

能獲得這樣的名號,也是花了巨大的代價才換來的。

整件事,從頭到尾,姜超連一個屁都沒放。

原因很簡單。

默契。

純粹是默契。

之前姜超一直沒收網,那是因爲他想弄清楚黃玉天背後的人,究竟是誰。

如今,弄是弄清楚了,卻搭上了王天祥的性命。

若是能夠重新選擇一次的話,姜超一定早在九都鎮的山林,就把黃玉天給殺了。

現在的形式很明顯了,姜超和馬癩子,有兩個人。

而黃玉天,只有一個人,並且兩根槍刺還都沒了。

哪方勝利,高下立判。

“姜超!馬癩子已經加入我了!你不能相信他!”黃玉天扯嗓喊道。

姜超點了點頭。

“我知道的,一個億是麼?癩子已經和我彙報過了,並且及時轉到財務部了,感謝你對我們公司的大力支持。”

“只不過很可惜,我並不打算給你股份,即便給的話,你也沒命花,所以我先幫你收着,若有來世,我再給你。”

哪兒來的來世?

黃玉天殺了王天祥,這種人,姜超拿下後會先虐個半死,然後拉回公司讓所有成員都虐一遍,完事兒再殺了。

然而這還不算完。

姜超必須通過特殊渠道,讓黃玉天在地府也吃盡苦頭。

打個比方,將其投入無間地獄,並且要求宮三元調整無間地獄內的時間流速。

在凡間是正常的,可在無間地獄內,已經過了幾萬年。

等他享受完畢後,再投胎當個幾世畜生,任人宰割的那種。

然後……

不說了,太殘忍了。

當然,一般人是絕對享受不到這種待遇的。

姜超也不怕宮三元不批,因爲王天祥可是宮三元的老兄弟的。

相信宮三元想出來的整人方法,要比自己殘忍多了。

“不止!我給他的錢,根本不止一個億!還多着呢!”黃玉天叫囂道。

若能挑撥他倆的關係,那麼自己今天也不是沒有半點勝算。

“嗯,我司的經營理念就是在鐵的規則下,充滿了人情味。那點錢,就當是外快了吧。”

畢竟馬癩子這幾天還是很危險的,天天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

掙倆錢咋了?

容易嗎?!

馬癩子臉上掛起了邪惡的笑容。

“老八……你今天死定了……嘿嘿嘿……”

黃玉天的眼珠子一通亂轉着,然後一拍大腿道:“可他殺了我師父!我師父可是三朝元老!”

“就算人是我殺的,但沒有馬癩子的幫助,我也贏不了!他有罪,你趕緊懲罰他!你們不是有鐵一樣的規則嗎?!”

談到這個,姜超停止了填土的動作。

“的確,癩子,這件事你欠我一個解釋。”

一個巴掌拍不響,而且當時黃玉天在馬癩子的老鷹上,如果馬癩子拒絕和王天祥戰鬥的話,那麼王天祥也不會死。

起初姜超只是想要震懾他們一下,怎料會引出這種局面來。

當然,姜超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馬癩子或多或少應該也有一些吧?

馬癩子聳了聳肩膀道:“我本來想跑的,可木鳶的速度比我快,這種情況下,我想着打傷他後,就開溜。”

“怎料當木頭髮現,老八是他徒弟後,整個人都快炸了,直接從遠程攻擊變成了近戰。”

“當時老八的話語,也一直在刺激的木頭,我沒想到木頭年歲這麼大,脾氣居然還是如此火爆。”

“就這樣,木頭因爲怒火攻心,導致真氣渙散,老八趁着這個時間,就把木頭給殺了。”

“再然後,我想挽回也沒用了,剩下的你都知道了,以上內容句句屬實,若有半句虛言,天打五雷轟。”

姜超嘆了口氣,繼續填土。

當初王天祥登上崑崙後,被扣了那麼多的壽元,算下來活到一百多也的確差不多了。

千不該萬不該,黃玉天連着王天祥的命魂一塊兒給毀了。

“你放屁!我師父煉神還虛二階的實力!陽火值高達兩萬多!運行真氣全憑意念即可!”

“根本不是什麼怒火攻心!我是他的徒弟!我一出手他就能看出來!明明是你用了定身術!”

“之前我收買你的事情被我師父知道了!他就去打了你一頓!你懷恨在心,找到機會就殺了他!”

當時,黃玉天是故意找王天祥的,因爲他知道,王天祥不會辜負輕塵公司。

他也是故意把馬癩子與朱鵬的名字報出去的。

這樣,輕塵公司便會大亂。

簡直完美。

令他沒想到的是,無論是姜超還是王天祥,都沒有殺了馬癩子或是朱鵬。

朱鵬個慫蛋,居然把錢上交,馬癩子被革職,也是意料之外。

至於後面買斷馬癩子,純粹是看中了馬癩子的能力罷了,後面的事情是屬於將計就計。

馬癩子淡淡問道:“董事長,你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