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眼睛眯起。

藏在一個什麼東西里面?有意思。

“小黃,你看着攤位,我去看看。”陳浩抱起黑貓,跟在了這四個人身後。

不多時,陳浩就看到,四個人在一個角落擺攤,然後拿出了東西。

看的出來,他們也是黑市的常客,動作很熟練。

觀看了片刻,在幾個人把攤位擺好之後,陳浩就抱着貓過去了。

看到這麼快就有人光顧,老者倒是淡定,穩坐後方,不動聲色。

女孩熱情開口:“前輩,看中什麼了?我們這裏所有東西都價格公道,比其他攤位都要便宜。”

陳浩笑道:“價格公道?難道說你們這裏也能人民幣購買?”

女孩笑道:“一部分可以,不過也有一部分,需要交易,這是黑市規矩。”

陳浩點點頭,沒說話,走到攤位前觀看。

什麼古錢,銅器,玉符,還有桃木劍,一些奇花異草。都是普通,有些甚至根本就是凡物,毫無靈性。

不過環視一圈後,陳浩看到了一座小塔。

這塔很有意思。

通體古銅色,高不過一尺,卻有九層,小巧的身體鍛造的惟妙惟肖,非常精緻。

從小塔身上自帶的氣息可以看出,這東西並非現代產品,而是一個古董。

不過小塔本身,並非法器,看起來普普通通。

在陳浩打量小塔的時候,黑貓喵嗚了一聲,似乎在告訴陳浩,就是這個東西。

陳浩看了片刻,問道:“這個塔怎麼賣?”

女孩正要開口,老者突然上前笑道:“道友,看中這玲瓏寶塔了?”

玲瓏寶塔!!

陳浩嘴角一抽,瞥了一眼老者。

老者很淡定自若,繼續道:“這可是我師門傳承的寶貝,只可惜,後輩不孝,已經用不起了,留着也是浪費,我再三深思,決意拿出來,希望落入有緣人之手。道友到來,一眼就看中,顯然有緣分,如果你喜歡,可以讓給你,只是這價格嘛……”

陳浩懶得聽他胡扯了,直接道:“道友,你說一個價格。”

老者笑道:“這等法寶,自然不是金錢能夠衡量,如果道友能夠拿出讓我滿意的寶貝,我可以和你交換。”

陳浩笑了:“道友,你這就不合規矩了吧,讓我拿東西交換,你也要有一個標準啊,是什麼樣的寶貝,你才肯換?”

老者驚疑的看着陳浩。

說出這種無禮的話,他居然沒有反駁?是真的看重這東西了?不能吧,這玩意自己到手也有些年頭了,也沒發現有什麼奇異的地方啊?

就在老者斟酌思索的時候,陳浩繼續道:“我說,你到底賣不賣?我都問了,你這當老闆的卻不開口了,難道是調戲客人嗎?”

老頭回神,嚇了一跳。

調戲客人,這可是黑市禁止的,若是被坐實,以後就別指望再來了。

“道友,賣,當然賣,不過我要換一顆靈石。”老者終於開口,不過這一開口,卻是嚇死人。

就連他身邊的兩男一女都嚇了一跳,一臉無語。

這一個普通的東西,居然要換靈石,師父這臉皮,也是沒誰了。

不過很快,兩男一女,包括老頭都愣住。

“好,我要了。” 唉……

陳浩的果決,讓兩男一女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即便是老者,也是心臟一跳。

我特麼都做好坐地還錢的準備了,結果你給我來一個毫不猶豫,直接答應!

這可是靈石啊,有價無市,修行者必備的神物!

在你眼裏,就這麼不受重視?

在老者愣神的時候,陳浩卻是果斷拿出了一顆靈石,然後放在老者手中,然後提起了九層小塔,轉身就走。

“等等。”

看陳浩如此,老者下意識的喊了一聲。

陳浩轉身,似笑非笑的道:“怎麼?後悔了?”

老者乾笑:“沒,怎麼會,我就是好奇,道友認識這小塔?”

陳浩道:“你不是說了嘛,玲瓏寶塔啊!”

老者:“……”

陳浩再次轉身離去,沒有多說廢話。

老者看了看手中蘊含靈機的石頭,又看看陳浩的背影,目光閃動不定。

陳浩這種態度,讓他突然有種感覺,自己虧大了。

那小塔怕是比一顆靈石要貴重的多。

可是黑市規矩,交易兩清,自己要是開口討回,先不說能不能成,這以後,自己怕就要掛在黑名單上了。

可是不討回,這種被人從手中奪走寶貝的感覺……

老者正在糾結的時候,突然身邊一道聲音道:“師父,這就是靈石嗎?我馬上就要感悟入道之機了,這靈石正好輔佐我,師父,你看……”兩個青年之一,目光炙熱的看着靈石。

另外一個青年不滿了:“師兄,又不是你一個人達到了這個境界,我和師妹也不比你弱,同樣都需要……”

“好了,看看你們,成何體統,一顆靈石而已,還想窩裏鬥怎麼着?”老者沒好氣的打斷了幾個弟子的對話。

幾人頓時沉默,不過眼神依舊熱切的看着靈石,滿是期待。

老者收起靈石,淡然道:“如何使用靈石,等回去再說,現在,繼續擺攤。”

說完,他轉身走向後面的椅子,坐下來,穩如泰山。

幾個弟子相互看看,眼神各異。

迴轉自身攤位,陳浩拿起小塔把玩,同時問道:“小黑,你說這裏面藏着東西?”

黑貓點頭,爬過去,伸出爪子,抓住了小塔。

猛然,一道鋼爪從黑貓爪子中彈出,狠狠的在小塔上一抓。

之後,黑貓收回爪子,看着小塔。

陳浩有些迷糊的看看黑貓又看看小塔,這是什麼行爲?

正疑惑呢,陳浩突然眼睛瞪圓。

他看到小塔被黑貓抓出一道裂痕的地方,悄然間,恢復了原狀。

臥槽,這玩意能自動恢復?而且還這麼快,這是什麼鬼?

陳浩目光凝重的打量小塔,可是陰陽眼都完全看不出小塔的古怪,哪怕被小黑抓傷又恢復的地方,都顯得平平無奇,就好像那被抓出的傷痕就是個錯覺。

寶貝,絕對是寶貝,不過小黑說,這寶貝藏在什麼東西里面,這寶塔也沒藏啊。

陳浩看向黑貓,黑貓喵嗚幾聲。

公雞就驚奇道:“浩哥,貓姐說,那東西融入到了寶塔裏面,和寶塔混爲一體,所以寶塔才擁有了恢復的能力。”

陳浩倒吸冷氣。

這意思是,寶塔的恢復能力,是某個神奇東西帶來的?臥槽,什麼玩意這麼牛逼?那要是和人融爲一體,豈不是人就會成不死之身?

“小黑,有辦法把它弄出來嗎?”陳浩問道。

黑貓看看小塔,搖了搖頭。

陳浩正要再問,突然一道聲音響起:“咦,賣藥?特麼還是感冒藥,補腎藥,呵呵,真是稀罕了,參加黑市也有幾屆了,就沒遇到過還有賣藥的,把這裏當什麼了?廣陵黑市,果然越來越墮落,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來騙人。”

這話太刺人,讓陳浩忍不住看去。

這說話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穿着時尚,頭髮光溜,打扮的人模狗樣。

不過這傢伙意外的天賦不錯,居然是個入道修士,看起來也有幾年道行了。

在青年身邊,跟着幾個年輕男女,都是差不多修爲的修士,顯然是一個修行界的小圈子。

青年說完,一個女孩推了推他,道:“宏成別亂說,能進來黑市的,可都不簡單,小心惹麻煩。”

“不簡單?一個破賣藥的,有什麼不簡單?扯淡,那是你們不敢說,這廣陵黑市現在一屆不如一屆,誰不知道,只是沒人敢說罷了,可是即便如此,那也不能什麼都拿進來賣吧,還白加黑,腎寶片?呵呵,外面幾十幾百塊前的東西,在這裏要賣多少,幾千,還是幾萬?”青年冷笑反駁,一副你們不敢言,我卻不顧忌,愛誰誰。

女孩還要說話,突然身邊另外一個同伴道:“我去,這裏也有鎮魂丹,還要六六六億!這尼瑪,窮瘋了吧!”

這話一出,一行人都是看向了標價的銀盒子,然後同時無語。

不過女孩打量片刻後,卻是上前,開口道:“道友,這鎮魂丹,能不能便宜點?”

唉……

女孩的同伴們傻眼了。

陳浩笑而不語。

女孩認真的看着陳浩道:“道友,我是真心想要買這個,我出六億,你看怎麼樣?”

陳浩還沒反應呢,青年卻是嚇了一跳,上前道:“秋桐,你瘋了,這明顯是騙……”

“你說誰騙呢?”一道聲音響起,語含憤怒。

“當然是……額……”青年還沒說完,突然頓住,目光錯愕的看着跳上桌子的公雞。

“我們騙誰了?你告訴我,我們騙誰了?”公雞看着青年,語氣認真的詢問,雞眼中帶着凌厲的光澤。

“你,你……百年大妖!”青年一個哆嗦回神,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就連他的幾個同伴,也都是目瞪口呆,驚駭不已。

能說話的動物啊,這是隻有修煉到了百年道行的大妖才能凝聚妖魂做到。

這尼瑪,這所謂的騙子攤位,是一個大妖的?這下,踢到鐵板了。

“我說錯話了,我道……”青年驚慌的就要道歉。

畢竟攤主太可怕了,百年大妖啊,這絕對惹不起,這一刻,他無比懊惱,果然是嘴臭惹麻煩。

“我就問你,我們騙誰了。”公雞卻不管,直接打斷了青年的話,繼續逼迫。

青年:“……” “說,我們騙誰了!”

青年不說話,公雞語氣再次大了一分,氣勢更加強大。

青年區區幾年道行,在公雞的氣勢下,完全不夠看,整個身體都在瑟瑟發抖。

“我,我說錯了,我道歉,我賠禮,我認錯,放過我吧。”青年被逼的都要哭了,雙腿打顫,尿意上涌。

“我就問你,我們騙誰了?”公雞沒有放過他,再次逼問,氣勢更強。

寵嫁豪門:邪少輕點疼 這一下,青年再也扛不住,一下子癱倒在地,褲襠都溼了。

“道友夠了吧!”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然後一箇中年模樣的男子走了過來。

公雞沒搭理他,看着青年繼續開口:“我問……”

“夠了!”

中年男子看公雞不鳥他,頓時臉色一沉,不滿的大聲呵斥一聲。

公雞這下扭頭看向了他,雞眼閃爍:“你吼我!”

中年男子面色難看道:“道友,這裏是廣陵黑市,請遵守規矩。”

“怎麼?這裏的規矩,就是客人可以隨意的羞辱,污衊攤主,而攤主只要唾面自乾,還要笑臉相迎嗎?”陳浩笑着開口,意味深長。

中年男子皺眉:“道友,這不過是一個無知小輩的戲言,何必放在心上?”

陳浩咧嘴一笑:“戲言?如果我現在對外宣佈,廣陵黑市就是一個騙人的地方,廣陵黑市藏污納垢,欺……”

“閉嘴。”中年男子不等陳浩說完,猛然開口,怒視陳浩:“道友,你過分了。”

陳浩冷笑:“過分?對你們是過分,對我就是戲言,這種雙標準,我想問,這是廣陵黑市的規矩嗎?”

中年男子正要說話,一個年輕人走過來,道:“趙管事,這位是我有關部門廣陵分部的……”

“不用你說,我和有關部門沒關係,也用不着借用你們的名號,我就問一句,廣陵黑市,是不是雙標準?” 西門慶締造王國 陳浩強勢打斷了年輕人的話,看着中年男子問道。

中年男子驚愕的看看年輕人,又看看陳浩,他沒想到這個人居然和有關部門也有關係。

一個百年大妖,說起來可怕,但是對於能夠庇護黑市的門派來說,單獨一隻還是不夠看,他們也決不允許黑市被人挑釁,這樣他們以後還怎麼庇護黑市,從中獲取好處,延續傳承。

可是面對有關部門,卻不得不慎重,別看有關部門內部水很深,各有統協,互不干涉。但是一旦有人敢冒犯有關部門任何一個分部,那這個部門就會空前的團結,到時候這個覆蓋整個國家,甚至蔓延到了國外的恐怖部門,絕非任何一個勢力門派能夠抵抗的了的,曾經有多少自以爲道行了得,能夠縱橫天下的強人,成爲了反面教材。

這也是有關部門存在這麼多年來,雖然整體修行實力比道門勢力要弱的多,可是卻無人敢於挑釁的主要原因。

所以,年輕人說,陳浩是有關部門的什麼人,中年男子一下子糾結了。

有關部門,真的惹不起,如果鬧出亂子,他肯定會被推出去頂罪。

“小黃,給他一點懲戒。”

看中年男子不迴應,陳浩毫不猶豫的開口。

公雞正壓迫年輕人呢,聞言擡起雞爪,就要抓向年輕人的嘴。

就在這時,中年男子下意識的就要阻擾。

而陳浩身影一閃,擋在了中年男子面前,強大的法力,徹底爆發。形成一股恐怖的氣勢,反壓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面色一變,身體蹬蹬蹬的退後了好幾步,面色都有些蒼白了,眼中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

好強,太強了,這個年輕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道行! 寵妻 他這麼年輕,這不科學!

啊!

這時,年輕人慘叫一聲,嘴被公雞抓的血肉模糊,痛苦哀嚎。

中年男子面色難看至極,看向陳浩道:“道友,你這心胸也太狹窄了,只因爲一句話,你就這麼傷害人?你這不是正道所爲。”

“如果雙標準就是正道所爲,那這個正道,恕我沒興趣。”陳浩冷笑反駁。

中年男子語塞。

陳浩繼續道:“好了,一報還一報,嘴賤還嘴報,這小子你們可以帶走了,讓他記住教訓,以後可別亂說話了,禍從口出可是老祖宗留下的警言。”

中年男子看着陳浩片刻,一言不發的走過去,把年輕人架起,然後快速離去。

原本和年輕人一起的幾個人,這會兒全部躲在一旁,沒人爲同伴說一句話。

等年輕人被中年男子帶走,陳浩就回轉了攤位之後,公雞也安靜下來。

不過這時候,卻沒人敢來陳浩這邊。